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第63章 宁将军的临时反水

    “说不出来?那么便是真的了?现在有似水姑娘、岳霖指证你,又有同德钱庄的银两为证,看来这件事情确实是与你有关了?”

    楚穆清敛下眼睑浅笑道:“之前才刚刚听闻宁家是最为忠心耿耿的,如今倒是出了这种意图利用皇室子孙的性命而谋害他人性命的事情,倒是让我大开眼见了。”

    “安宁县主这般咄咄逼人,未免太过分了一些,这是少了所谓的闺秀大度。”三皇子淡淡的开口道,目光有些不善的看向楚穆清。

    这时,楚修远却是道:“小女不过是说了一些自己的感慨罢了,三皇子何必出言相责?”

    三皇子目光冷凝的看向楚修远,道:“怎么你是在质疑本皇子?你虽然贵为大丞相,但是不过就是一个臣子,有什么资格来质疑本皇子?听闻楚家一向重君臣之礼,你可知你这是逾矩了?”

    “微臣随是为臣,但是却是侍奉的是当今陛下;三皇子虽然是皇子,但是依旧是要侍奉陛下的,所以整个大周为君之人只有当今陛下一人而已。所以三皇子刚才那番话可是想暗示微臣,微臣需要以君礼相待?”闻言,三皇子面色大变,瞧瞧瞧了景帝一眼,果然见到的面上出现了一丝不悦,正想说些什么,却见楚修远面色不变,继续淡淡的道:“自古天下之人孰能无过,从古到今,那些名流千古的皇上皆是善于听取谏言之人。所以纵使是陛下这种真龙天子也需要旁人的劝谏和辅佐。三皇子既然不需要旁人的提点,想必就是不需要旁人的劝谏。三皇子是想说自己做的能够比古今皇帝都做的更好吗?”

    景帝本就是十分多疑,再加上随着岁月的推移,已经是不惑之年的景帝也是发现身体渐渐不如从前,相反的是,这些皇子也是一个个越来越厉害。所以更为注意把握自己手上的皇位,生怕出现了什么意外,心中一直也是对着这些皇子心存忌惮。

    如今景帝被楚修远的一番话,倒是有点疑心病上心头,不由有些犹疑的打量着三皇子凤凛,眸光晦暗不明,让人无法一探究竟。

    “你休得胡言乱语!”三皇子急急的道。却是一下子被宁将军拉住,宁将军对着楚修远拱拱手,然后道:“丞相大人果然是巧舌如簧,威风不减当年。只不过三皇子阅历尚且不足,平日里又是个只会专心苦干,不加言辞之人。丞相凭借自己的优势来压倒三皇子的劣势倒是有些不太好吧?”

    楚修远没有去接宁将军的话头,只是道:“现在纵火事件已经是真相大白了,不知陛下该如何处理?”

    景帝将眉头凝成一个疙瘩,这确实是一个让他左右为难的问题,如今无论如何都是不可能将楚穆清就这样定罪,而这一切都是由宁瑾瑜做出来的,按理来说,定是要将宁家诛连抄家的,但是如果一旦这么做,就意味着三皇子将没有一个强大的母族作为后盾,势必将脱离了这个王位之争,但是说实话,景帝还是有几分要将位置传给三皇子的意图,自然不会希望出现这种情况。所以,楚家和宁家两边都是不能处置的。

    若是不管压下此事?别闹了,那烧毁的几十家铺子价值的数目可是一个天文数字,谁来偿还?若是就这么算了,那么岂不是会让那些人闹上天去,到时候犯了众怒,而且还是犯了贵族中的众怒,就算他身为帝王也不是轻易能够摆平的。

    就在这时,宁将军又是道:“陛下,微臣有一个疑惑希望能够提出来。”见景帝首肯后,宁将军道:“这件事情按理来说,与晟王殿下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关系,只不过为何晟王会无缘无故出现在这儿,而且这个提供了重要线索的人也是晟王带来的。为的就是为楚家开脱,给宁家定罪名。这让臣不由有些疑惑,楚家和晟王是不是有什么交情,才会让晟王做出此事。”

    宁将军的目的很简单,既然楚修远意图让景帝怀疑三皇子,那么他也可以让景帝怀疑楚家和晟王的关系,因为楚家地位特殊,所以一旦是和其他王爷有所牵扯,定是会遭到景帝日后的猜忌和铲除。而且一旦让景帝真的以为楚家和晟王已经暗中结盟,一定会心存忌惮,决定进行打压,所以也一定不会为楚家伸张,而这件事情便也是会不轻不重的接了过去。

    晟王轻笑道:“怎么?你是怀疑楚家和本王勾结?宁将军想象力之丰富倒是让本王大开眼界,说来倒是可惜,要是宁将军弃戎从文,说不定会为我大周又增添一个话剧才子。你不是想知道本王为什么会出现在这儿吗?很简单,因为拿被烧毁的几十家铺子中,一共有三家是本王的,其中被烧得最惨的是本王的最重要的摇钱树,你说本王需不需要好好来插上一脚,嗯?”

    这下倒是让宁将军无话可说,景帝面上也没有太多变化,楚修远是个聪明人,所以他应该也是很清楚,楚家一旦有什么异常的动静就会遭受灭顶之灾,所以也不太会觉得楚家会和晟王勾结。只不过晟王……景帝默默无言,一双已经出现风霜的眼睛看着殿下那风姿卓绝的身影。

    一直默默无言的岳霖却是突然道:“这件事情本就是事实,你们宁家却在这儿颠倒是非,虽然我岳霖世代是忠于宁家,但是更是忠于大周,自然是不会容许你们在这儿做出大逆不道的事情。既然你们对我说的有所怀疑,那么草民便是以死明鉴!”

    

说着,岳霖便是一头撞在大殿的柱子上,撞的是那么绝然,使人难以阻拦,登时便是撞得脑浆崩裂,鲜血横流。在鲜血的掩盖下,没有人瞧见,死的时候,岳霖的嘴角是向上挑起的,带着一丝释然。

    而另一边,一直是十分漫不经心的宗璩,隐藏在袖子下的手却是悄声无息的盖上了一个盒子。

    岳霖是宁家专门培养出来的,自然是死忠于宁家,但是之前,晟王将人悄声无息的绑出来后,宗璩便是给他下了蛊毒。这种蛊毒并不会一下子要人性命,甚至并没有什么毒性,但却是有一个致命的一点,便是受蛊主的控制,所以只要宗璩想,就可以随时随地的让蛊虫肆意的啃咬他的肌理甚至是内脏。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全身肌肤和五脏六腑被一点一点的啃咬,这种除了痛以外,更多的还是惊惧之感。

    试想一下,一个人能够清晰的感觉到虫子在皮下蠕动,在肌肉穿梭,在内脏中游离,你说这个人会不会因为身心上的双重伤害而疯掉?

    所以几乎是一下子便是让原本是硬骨头的岳霖变成了叛变者。这之前正是宗璩大发慈悲,允许他去死了,他这才能够含笑撞到柱子上。

    景帝皱着眉,压下来心中不适,然后挥了挥手,示意旁人将已经是死得投凉透凉的岳霖给抬了出去。随后,景帝才是道:“宁瑾瑜,你还只坚持自己无罪吗?”

    宁瑾瑜咬着牙齿,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这个时候,宁将军却是悄声无息的上前,神不知鬼不觉的轻轻的在宁瑾瑜的手心写了什么。宁瑾瑜很清楚的知道,宁将军只写了几个字:认罪、换人、救你。宁瑾瑜想想便是明白,宁将军的意思是说自己先行将罪名认下,然后日后他再想办法来一个偷梁换柱,将自己给弄出来。

    宁瑾瑜虽然有些不太愿意,但是也是没有其他的办法。只能僵直的跪下,道:“臣,认罪。只不过这一切都是受旁人挑拨。”

    就在这时,让他深感不可思议的是,宁将军突然道:“逆子!你居然真的敢干这种伤天害理的事情?你叫我宁家有何颜面存活于世?从今往后,你与宁家再也没有一丝关系!”

    晟王轻笑道:“宁将军等这个时候才与宁瑾瑜划清关系,未免太迟了一些。”

    “那依晟王爱卿所见,又该如何处置?”景帝看着他,缓缓的说道。面上没有一丝表情,让人无法猜测他的意图。

    晟王笑道:“很简单。如果按照法令,那么便是将宁家满门抄斩。”顿了顿,晟王又是扫了一眼四周面色大变的众人,又道:“不过,宁家怎么说也是有一名皇子,若真的是按照法令,那么……加上五公主并无大碍,所以宁家倒是可以从轻。嗯……臣倒是有一个意见,就是将宁瑾瑜这个主犯处死,然后再让宁家赔付纵火事件中所有损失,嗯,本王的应当是要两倍。另外,宁家嫡系子孙,四代之内不得入朝为官。”

    宁将军不由暗中瞪了晟王一眼,虽然已经是为他们免除死刑了,但是,这些东西要是真的全部执行下来,那么宁家也和死全了差不多,到时候要财没有财,要势力没有势力。

    景帝顿了顿,然后道:“这也是有点……”虽然没有说完,但是旁人也是明白,皇帝这分明是觉得还是太重了一些。晟王笑道:“这不过是臣随口一说,有一些重,也是有可能的,陛下宅心仁厚,自然是可以从轻处罚宁家的。”

    景帝要得就是晟王的这个台阶,于是景帝道:“既然如此,那么朕便是把宁瑾瑜交给你处罚了,宁家赔付那损失的几十家的铺子损失,至于怎么赔付,便是听听晟王的意见吧。宁将军因为教子不严,夺取车骑将军一位,将位一级。”

    宁将军咬着牙,好不容易才是道:“臣谢皇上开恩。”晟王轻轻一笑,然后挥挥手将人把岳霖拖了下去,宁将军看着依旧是戴着一副不可置信的神情的宁瑾瑜,嘴唇蠕动了一下,却是什么都没有说。

    一边冷眼旁观的楚穆清静静看着,嘴角划上一丝浅薄的笑容,宁将军,现在先让你尝尝痛失儿子的滋味,要不了多久,你便是可以下地狱陪他了……

凤皇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