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首页 | 好看的小说 | 完本小说 | 小说库 | 小说排行榜 | 玄幻小说
背景:

字体:

第2章 这个男人有毒

    四目相对的一瞬,男人眸中有微光一闪而过,随即嘴角微微弯起,温如春风般的笑意就那么浮上他俊朗的脸庞,一下子便掩盖住了曈底原有的一切情绪。

    苏栩栩听到他总是仿佛带着三分慵懒的嗓音,徐徐向她开口:“哦?看来这位公子……”

    说到“公子”两个字,男人语声微妙的一顿,秋水潋滟般的眸子在她身上悠悠一转,然后苏栩栩清楚的看到他衔在唇角的笑意,似乎深了深,就仿佛不经意之间在她身上发现了什么了不得的、有趣的东西一样。

    苏栩栩只觉一股莫名的寒气缓缓自心底攀起,顷刻间,周身的皮肤已是爬过了一层鸡皮疙瘩。

    有一瞬,她以为自己的女扮男装,被男人一眼看穿了,可是,还未等她反应过来,不远处的男人却仿佛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样接着先前的话头续道:“……似乎对在下的花费,有些不以为然?……”

    眉眼轻挑,男人言笑晏晏的问。

    苏栩栩这才发现,这个男人虽然模样长得十分好看,却不是那种周正端庄的好,倒颇有些眼带桃花的意思。

    被这样一双眼睛瞅着,苏栩栩只觉一张老脸,十分没出息的烫了烫。

    咳咳咳,赶忙定了定神,苏栩栩呵呵干笑两声,尴尬的要死:“没有,没有……我只是个……”

    把几乎冲到嘴边的“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吃瓜群众”堪堪咽下,苏栩栩手忙脚乱的从桌上抓起一把瓜子,道:“……嗑瓜子的……你们继续,继续……”

    男人似被她的狼狈取悦,脸上的笑意越发的浓深,不要钱似的放送,只照的苏栩栩一张脸都几乎要烧了起来。

    实在受不了这样的目光攻击,苏栩栩赶忙垂了视线,一手扒拉过桌上的茶壶,一边装作给自己倒茶,一边暗暗嘘了一口气……总算是不用再对着男人那双瞧起来笑的十分暧昧的眼睛了……

    暧昧?没错,苏栩栩发誓自己从那个男人的眼中看到了某种微妙的类似于暧昧的情绪……垂眸瞅了瞅自己的一身男装,苏栩栩只觉得一阵一阵的恶寒。

    她能感觉到男人的视线在她身上又停留了一会儿之后,方才漫不经心的移了开来。还未等苏栩栩放松紧绷的神经,便听他极有辨识度的声音再次响起,这次却是朝着二楼的孟怀瑾说的……

    “孟公子,还要继续吗?”

    这“继续”,指的自然是方才被苏栩栩无意之中打断的、眼下还未决出胜负的花魁初夜竞价大会。

    都已经“七万两”了,还要继续?

    有钱也不是这个败法啊。

    尽管跟自己没有半毛钱的关系,可是苏栩栩还是感到了深深的肉痛。

    看来有这个想法的,不止她一个人,因为在男人说出这句话之后,偌大的青楼,一瞬间仿佛更静了些,所有人,全部屏气凝神,齐齐望向二楼的孟怀瑾,紧张的等待着他的反应。

    “咔嚓”一声,孟怀瑾手中的折扇就那样硬生生的被他自己掰断了,锦衣少年瞪着底下男人的目光,简直要杀人一般。

    “八万两。”

    三个字,几乎是从少年齿缝里挤出来的一样,隔着老远,苏栩栩都仿佛能够听见他咬碎一口白牙的声音。

    她都几乎要同情他了。

    “九万两。”

    相较于孟怀瑾打肿脸充胖子的痛苦和艰难,从底下的男人口中吐出的这三个字,可谓是极之轻松的,甚至可以说是愉悦的。

    偌大的青楼里,一丝声音也无。

    用九万两来买一夜风流,全大胤最败家的败家子加在一起估计都干不出这样的事儿来。

    这个男人简直有毒。

    苏栩栩下意识的往嘴里灌了一口茶水,本意是想冷静一下,孰料刚入口,一股辛辣的味道,便迅速在舌尖漫延开来,且直冲脑门而去,苏栩栩没防备,一下子呛咳起来……

    苏栩栩顾不得自己手中的茶水,什么时候换成了烈酒,因为整个青楼的人,再一次将目光齐刷刷的转向了她……

    苏栩栩简直想死的心都有。

    “小……少爷,你怎么样?有没有事?……怎么办?……”

    身旁,同样一身男装,扮成小厮模样的丫鬟绿桃,显然被这突然的变故吓到了,只知道手忙脚乱的帮自家小姐顺着气。

    难为她还记得要叫自己“少爷”,而不是“小姐”……苏栩栩一边苦中作乐的想道,一边咳得眼泪都快流出来了。

    那道清清凉凉的嗓音,就是在这个时候响起的,说的是……

    “喝点水会好些……”

    随之一盏清茶,递到苏栩栩的面前……豆绿底绘的粉彩茶碗,澄亮的茶色,执杯的手势,修长而白皙,玉石一样无暇。

    苏栩栩微微抬头,一眼就撞进了那双幽深似海的墨眸里。

    原本跟她隔着三五张桌子的男人,就那么突如其来的出现在她的面前,居高临下的望着她,毓秀挺拔的身姿,在她眼底投下巨大的阴影,将她严严实实的笼罩住。

    苏栩栩只觉一颗心像是被人重重捏了一下般,短暂的停顿之后,是反扑般疯狂的悸动,因为跳的太过快速,以致于连先前折磨的她欲死的咳嗽都忘了。

    “你……”

    呼吸有些不畅,苏栩栩近乎慌乱的从座位上起身,企图离面前的男人远一点,只可惜动作太急,刚一动,膝盖却狠狠的撞上了桌腿儿,坚硬的梨花木磕在骨头上发出极其清脆的声响,尖锐的疼痛一瞬间由膝盖漫延至五脏六腑,激的苏栩栩一下子眼底冒出泪来。

    太疼了!疼的她简直想骂人。

    手臂上却突然传来一股温热的力度,将她跌跌撞撞的身子,稳稳托了住……

    

“小心。”

    男人滚烫吐息,堪堪擦过苏栩栩的耳畔,带着微微的湿气,炙的她一颗心都不觉颤了颤。

    苏栩栩勉强抬起头,眼睁睁的望着近在咫尺的男人,脸上是一种完全懵逼的表情,显然是被结结实实的吓得呆住了。

    “你没事儿吧?”

    男人漆黑眸底浮着一层淡淡笑意,波光粼粼的迎住她呆视的目光,削薄的唇,勾起一抹恰到好处的弧度,轻声唤她,“兄台……”

    低沉柔和的嗓音,香酿如酒,平添丝丝暧昧一般。

    苏栩栩发誓自己从他的这一声“兄台”之中,听到了某种戏谑的意味……嗯,就像是一个人在逗小猫小狗那种感觉……

    变态!

    苏栩栩暗暗咬了咬牙,狠狠瞪了面前的男人一眼。

    “我没事……”

    冷静下来,苏栩栩这才发现自己跟这不知名的男人貌似靠的有些过近,心底打了个冷颤,苏栩栩如避瘟疫一般的想要跟这人离远一些,察觉到她的防备和抗拒,男人眼波未动,在她轻轻挣扎一下的同时,便顺势放开了贴在她手臂上的手势……

    其一脸正直的样子,倒颇有几分谦谦君子,温润如玉的模样。

    望着那张刀削斧砍般的俊颜,苏栩栩一瞬以为方才自己从他身上看到的种种危险和恶劣,都是自己的错觉。

    一旁,刚刚反应过来的绿桃,立马跳到了自家小姐的身旁,以一种保护性的姿态,紧张的盯住眼前一看就像不怀好意的男人。

    好吧,看起来不只是自己有这样的感觉。

    苏栩栩松了一口气。

    因为这一番动静,整个青楼的人都一时忘了先前还处在白热化的花魁竞价大会,纷纷将目光投诸在他们身上,苏栩栩实在没有被人如此围观的爱好,一边暗怪自己出门不看黄历,一边只想赶快脱身,从这尴尬的无以复加的地方逃离……

    “我还有事儿……”

    苏栩栩假装镇定的抬眼将众人扫视了一番,然后学着电视里的古人一抱拳,也顾不得这动作到底有多中二,干笑道,“各位继续……告辞……”

    刚转身,背后便传来男人懒洋洋的声音,阴魂不散一般:“我与孟公子还未决出胜负……兄台难道不打算留下来看看,到底今夜谁能够拔得头筹,抱得美人归吗?”

    苏栩栩脚下不由的一顿。她实在很想告诉他,她对他们这些有钱没地方花的纨绔子弟之间的烧钱游戏,一点儿也不感兴趣,一转脸,却看到对面的男人轻飘飘的向着不远处的孟怀瑾……锦衣少年不知什么时候从二楼下了来,此刻就站在离他们三五步距离的地方……投去一瞥……

    那个眼神……怎么说呢?没有任何的不屑,或是挑衅的成分,闲适的就像是在看一个已经一败涂地的手下败将一样……笃定,而且好整以暇的,叫人牙根痒痒……

    毫不意外的,锦衣少年纵欲过度的一张脸容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急剧的涨红,像是随时都会爆发的一座活火山。

    “你以为本公子会怕你?”

    被激怒的少年,简直半点也不负重望,恨不得咬牙切齿,“不就是银子吗?我孟家有的是……我出十万两……”

    “十万两……”

    男人慢悠悠重复着这天价一般的数字,唇角微掀,笑的如春风十里。他意外的没有立即接口,而是转向了一旁的苏栩栩,漫不经心的问道:“兄台觉得我应该加价吗?”

    这跟她有半毛钱的关系吗?

    苏栩栩按捺住想要骂脏话的冲动,抬起头,狠狠瞪向面前的男人,一息之间,在心底将诸如“加,最好加到破产才好”、“滚,关我什么事儿”、“去死”之类的反应全都过了一遍,然后在几乎脱口而出的瞬间,脑海里电光一闪,福至心灵:“我觉着吧……”

    目光扫过眼前一众面目模糊却满溢着兴奋的恩客,在高台上正待价而沽的花魁身上微微一顿,然后落在了对面的锦衣少年与蓝衫男子身上,苏栩栩清了清喉咙,开口道:“两位乃是……”咽下冲到嘴边的“败家子中的翘楚,纨绔子弟中的战斗机”一句,转口道,“……人中龙凤……家财万贯,富可敌国……”

    “我觉着吧,如果只凭银子多少来争夺佳人,两位实在是半斤八两、难分伯仲……”

    说到这儿,苏栩栩故意语声一顿,瞧起来似乎有些犹豫。

    对面的男人,显然十分的贴心与捧场,恰到好处的做出感兴趣的模样:“哦?莫非兄台有更好的办法?”

    对他这副好整以暇的模样,苏栩栩实在是看着碍眼极了,忍住想要拔腿就走的冲动,嘴上皮笑肉不笑的谦逊着:“不敢不敢,我只是有个小小的建议……”

    眼珠悠悠一转,瞳底闪过一丝狡黠,只听苏栩栩继续说道,“……不如两位学方才的花魁遴选的办法,也比一比才艺……比方说,唱个曲儿啊,跳个舞啊,或者是吟个诗作个对儿之类的,实在不行,表演个胸口碎大石也可以……”

    “总之,谁能够讨得在场众人的喜欢,谁就是今日的赢家,就可以抱得美人归了……”

    苏栩栩最后说道。

    偌大的青楼,空气像是凝固了一般。满座恩客,皆是目瞪口呆,面面相觑,显是一时被她这大胆而奇特的“提议”给惊住了。

    苏栩栩倒是一片淡定,津津有味的看着众人的反应。

    诡异的宁静之中,突闻一声低笑。那笑声极轻也极清,似屏气凝神间起手拨动的第一声琴鸣;似暮春风起时拂过湖面的第一片柳絮;似寂静深夜里扑簌而至的第一滴落雨……直坠入人的心底,荡起丝丝的涟漪……

    抬眸,那笑声的主人,就那么斜斜望住她,晏晏笑意自眼角布到眉梢,如同暗夜里盛放的一株罂粟。

    危险而迷人。

    他一个标点符号都没有说,但这一眼望来却偏偏仿佛含了千言万语。

    叫人莫名的心慌意乱。

    这个男人是真的有毒。

    被瞅的有些发晕的苏栩栩,恶狠狠的再一次想道。

暴君难缠:爱妃,束手就婚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