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首页 | 好看的小说 | 完本小说 | 小说库 | 小说排行榜 | 玄幻小说
背景:

字体:

第3章 法力失灵了

    从刚刚的情况上看,明明生龙活虎的人,也看不出要检查些什么。再加上裴叶菱本身就是一个已经被宣布了死亡的人,怎样都可以。

    最终裴妈妈也同意了医生的建议,毕竟,刚刚这么多人都没办法让她松手,以她以前的身体情况,怎样也做不到这些。

    再说,凌晨被宣布死亡的她,现在这样,对于他们来说,真的是一个大好消息。

    当然,虽然大家都非常怪异于她身体突然的变化,却顶多也以为是回光返照了。

    既然这样,她不喜欢检查,不喜欢医院,那就离开吧,让她的生命停留在她想要停留的地方。

    所以,最终,无论是荣家的人,还是裴家的人,都同意她出院回家。

    医生去办理出院手续了,现场也顿时安静了下来,裴妈妈这才把视线转向了荣少顷:“少顷,你的伤怎么样了?”

    “没事。”荣少顷淡淡地回应了一声,后伸出那只受伤的手,再一次看了看。

    他很是不解,受了伤,怎么会感受不到一丝的疼痛?

    随着裴妈妈的这句话,裴叶菱再次把视线转向了荣少顷,也因为他的这个动作,她看到了他戴在手上的戒指,就是她被救出封印的香炉时所藏身的那个东西。

    这才知道,原来他就是她的恩公。

    五百年前的仇人,居然会在五百年后变成恩人。是老天爷太会开玩笑呢,还是他注定会有一世是死在她的手上。

    荣少顷见她的视线一直盯着他无名指上的戒指,也是有些不解,这是他们两个的结婚戒指,还是她自己挑的,怎样都不会以这样的表情盯着看。

    就算昨晚在紧急情况之下掉了,他想,当时同样被送进抢救室的她,肯定不知道这件事。

    从她刚刚的表现上看,完全看不出是一个将死之人的样子。

    加上他伤口的事情,总感觉这一天来所发生的事情,太诡异了。

    又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走进来,看向站在窗边的荣少顷:“荣先生,根据检查,你的伤在送来这里之前就已经处理,并无大碍,只需要吃些药,可以出院了。”

    荣少顷并没有回应,只是点了点头。手上的伤,他也感觉不到痛,所以非要出院,展伟祺怎样劝说都没用。

    医生将视线转向裴叶菱,脸上带着淡淡地笑意:“荣先生、荣太太,恭喜你们夫妻俩一起出院!”

    “夫妻?”本来一直注视着荣少顷的裴叶菱,并没有对医生的话有多大的反应,直到听到这两个字的时候,这才转向医生。

    她虽然脱离了五百多年,但脑子算是正常的,按照这个医生刚刚对荣少顷和对她的称呼,以及所说的事情,裴叶菱理清了这里面跟她是夫妻的人正是荣少顷。

    “菱菱,你这是怎么了?”裴妈妈连忙来到裴叶菱的边上,见她注视着并不出声的荣少顷,脸上呈现出满满的担忧。

    因为突然俯身到裴叶菱身上,所以一时不太清楚过去的这个人到底是个什么样的,怕露出什么破绽,可她也没办法解释,只能无视裴妈妈的这个问题。

    “荣太太的情况变化地太大,大概是大脑神经有些跟不上。”却没想到医生居然帮她解释了。

    这个解释,大家也并没有太大的怀疑,毕竟当初裴叶菱跟荣少顷结婚的时候,也是突然的决定。当时,她的情况很不好,简简单单的婚礼,只执行到一半,她就被送到医院来了。

    就这样,裴叶菱跟着荣少顷一起出了院,一起回家。她肯乖乖的任由着他们,只是因为她觉得这样也好,枕边人是最有机会杀人的。

    五百年前,她一心想要嫁给他,两个双宿双栖。可现在,终于是夫妻了,可她一门心思只想着要他死。

    “少顷,你妈说你们两个现在平安无事,一家人吃顿饭,时间定在明晚,就先去荣宅?”挂下电话的裴妈妈,看向坐在副驾驶座上的荣少顷。

    荣少顷以点头来做应答。

    得到他的同意,坐在驾驶座上充当司机的展伟祺,也就直接往荣宅平稳地开去,毕竟车上坐着两个“病人”,他也不太敢开得太快。

    

大约过了半小时,车子开到一栋庄严的别墅前,气派的大门也随即缓缓打开,车直接开了进去。

    别墅共有三层,每一层的设计都各有特色。进入大门,他们三个下车,由展伟祺将车子开至车库。

    走过一条鹅卵石铺成的小路,路两边种着银杏树,小路尽头往后拐,映入眼帘的是清澈见底的室外游泳池,微风徐来,引起一道道美丽的涟漪。泳池的对面就是三层别墅,别墅大门边上摆放着各型各色的花木盆景,使人心旷神怡。

    一进门,映入眼帘的就是双楼梯以及中间的小型喷泉。明亮如镜子的瓷砖,华丽的水晶垂钻吊灯,衬得整个大厅格外富丽堂皇。

    刚回到家里,就有一个贵妇喜忧参半的过来迎接她,本要问些什么的她,见裴叶菱的脸上略显倦意,也就没再说些什么,让裴妈妈带着她来到她和荣少顷的房间让她休息。

    裴妈妈陪着她来到房间里,帮着她躺下休息,替她盖着被子,温柔地说着:“好好休息一下,要是不舒服的话,记得喊妈妈。”

    直到看到她闭上双眼后,裴妈妈这才起身,准备到一旁的沙发坐下时,荣少顷推门进来。坐下的动作停滞一半,见他进来,作为长辈,也不好再待在这里,于是,就过去,出了房间,顺手带上门。

    荣少顷在裴妈妈离开之后,停下脚步,立在床尾处,就这样注视着她,片刻之后才移开视线,往窗台走去。

    在他的视线移开的那一刻,一直紧闭双眸的裴叶菱刚好睁开,望着他的背影。

    此时的他,站在窗边,视线盯着楼下看,面无表情地沉思着,仿佛心中有事般地矗立在那里。

    裴叶菱小心翼翼地下了床,刚好对上了此时转头看着她的荣少顷,薄情的男人,就连无情的目光都跟五百多年前一模一样。

    她觉得现在只剩下他们两个,是该好好的报当年之仇,一步一步往他逼近,而他的表情始终如一,毫无任何变化,完全看不出他的情绪变化。

    当来到他的面前准备动手的时候,她的脑海里突然闪现出曾经的美好,以及她永生也难忘的那天,他的冷血无情,他的薄情寡义。

    再一次准备施法的她,突然记起来,她好像法力失灵了,并不知缘由的她,也只是以为是被关了这么久的缘故。

    所以,现在没了法力的她,只能另想它法了。

    他的视线再次望向了窗外,仿佛那里有什么东西比她更重要似得。可裴叶菱却觉得,这似乎是老天爷在给她机会。

    她脚步轻盈地走至他边上,望了望楼下,三层楼,而且楼下就是一处假山,摔下去,撞到头部的话,情况应该也不容乐观。

    她的脑子里仿佛浮现出他摔下去的情景,头撞在石头上,而他,躺在血泊中……

    这么想之后,她的脚步慢慢往他挪去,在来到他边上抬手准备推的那一刻,他突然转头,注视着她,也不说话,就静静地看着她。

    眼神中仿佛在问,你干什么?

    此时此刻的裴叶菱,仿佛是一个准备偷东西被当场抓住的小偷似得,缓缓将抬起的手放下,顿时有些不知所措。毕竟,她现在没有一点法力,等同于一个凡人,要是被他发现的话,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她募地转身,离开了他的面前,可是,却不想,刚走两步,左手腕就被荣少顷给抓住,狠狠地往回拉,丝毫没有把她当做一个曾经被宣布死讯的人。

    没一丝防备的她,毕竟没想到他会有这样的举动,裴叶菱就这样被他给拽到他的眼前:“裴叶菱,你刚刚要干什么?”

    被他抓着手都感觉到恶心,裴叶菱想要挣脱的,但是现在没了法力的她力气终究比不上他,见拗不过,她突然停下动作,本来冷冰冰的脸上瞬时浮现出一抹妩媚的笑容,抬起右手,轻抚着他那张冷血的脸颊:“这、样?”

    裴叶菱这突如其来的挑。逗竟然让荣少顷一时之间失了神,所有人都觉得身体突然康复的她变化太大,从医院到家里的这条路上,她话都没有说一句,就算不适应,也不该是这样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样子。

    但是,她现在突如其来的举动,也着实让他意外,之前的她虽然会围着他转,却从来都不会做出这样的举动。

    门被打开,可能是看到她们两个此时的暧昧动作,又把门关上,也因为这个小插曲,荣少顷这才缓过神来,放开她的手。

    裴叶菱脸上那魅惑笑容也随着他的放手而消失,再次被冷血取而代之。

    荣少顷走了,一个电话打破了此时他们两个人的尴尬。

    看着他离开的背影,裴叶菱觉得,反正两人是夫妻,想要杀他的机会,多得是,不急于在这一时。

家有仙妻:首席轻轻宠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