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首页 | 好看的小说 | 完本小说 | 小说库 | 小说排行榜 | 玄幻小说
背景:

字体:

第2章 她与定王青昶终究是错过了

    施荔带着妹妹施荟、弟弟施荙回到家中,不见父亲施玄攸,只有母亲何夫人与姨娘沈夫人急得团团转。

    “你们可算回来了!若再出去乱跑,母亲也不管你们了!”

    何夫人说着抹起泪来,沈夫人也淌着泪劝道:“姐姐不必忧心,荔儿是个懂事的孩子,她知道分寸的。孩子们这不是好好的回来了么。”

    施荔知道出了大事,忙跪在地上,急道:“母亲,都是女儿的错,今日带着弟妹们去进香,也不知竟会出这样的大事!只是回来没看到父亲,不知父亲是否进宫去了?”

    “出了这样大的事,你父亲和老爷子自然都入宫了。”何夫人总算止住了眼泪,叹气道,“如今皇位未决,日后还不知是怎么个情况。你们乖乖带在府里,千万不要出去惹事!”

    “是,母亲,女儿知道了。”施荔忙忙点头道。

    何夫人又想起什么似的,转身对沈夫人叮嘱道:“妹妹,茶儿还小,你要多费心了。”

    “妾身明白。”沈夫人黛眉微蹙,略略点头。

    宫里究竟是怎么个情形,府中上下谁也不知。只是若不及早立新帝登基,自然举国大乱,因此这个时候,祖父和父亲所在之处,必然有一场血雨腥风。

    施荔回到自己的房里,怔怔的不想吃东西,只是担心着亲人的安危,也担心着整个大郢朝的未来。

    “皇上也是的,以前不提早立太子,如今突然薨逝,倒让我们白白悬着心。”绮菱也是提心吊胆,不由得抱怨几句。

    施荔忙用眼神喝止她,怒道:“绮菱,虽是在府中,你怎敢说这样的话?现在是危急时刻,绝不能有一丝一毫的行差踏错,小心被人拿住了把柄!”

    绮菱远远地坐在圆凳上,绣着一只肚兜,吐着舌头道:“奴婢不是有心的,只是为小姐抱不平。”

    “不过,这也不怪你,说来便话长了。”施荔望着窗外盛绽的春景,不由感慨,“宁皇后原是荥纯太后的侄女儿,薨逝后封为贞静皇后,一门几代荣宠,故此宁皇后所生的晋王,原本是该封为太子。只是宁家到了近二十年,却一代不如一代,朝中无良才可用,全是内阁首辅章以津把持朝政。而这敬贵妃,可是章以津的亲妹妹,势力如日中天。因此章氏一派,自然要求立敬贵妃的儿子恒王为太子了。皇上为了平衡新旧两派的势力,所以才一直没有立太子。”

    绮菱听得入神,手里的针线也放下了,又问:“那这里面怎么又有蜀王的事?蜀王原是皇上的弟弟,莫不是……他想当皇太弟?”

    施荔抿嘴一笑,低声道:“蜀王虽说是皇上的弟弟,可他的母亲是前朝的许贵人,出身庶民,位份极为低下,哪里能觊觎皇位呢?我猜,他大约是想拥立并无实权的皇后之子做傀儡,将来自己把持朝政。”

    听了这话,绮菱频频点头,回过神来,又低头绣着,只是轻叹一声。

    “但愿,祖父和父亲不要有事才好。”

    施荔从袖中掏出丝帕,里面包裹着今日从崇福寺求得的签文。只是那下下签的箴语,却让她心里不能平静。

    

到了第三日傍晚,宫里再次下了宫门抄。

    定先帝庙号为肃宗,葬于乾陵。立肃宗第三子恒王为新帝,改年号为建元。

    “什么?立了恒王!”

    何夫人急速地喘着气,大睁着眼睛,盯着来报信的探子。

    一旁的沈夫人、长子施荿、二女儿施荔也都各怀心思,表情低落。

    施荔不知该说什么,也不知自己能做什么。只是她明白,祖父和父亲选择的王爷,算是败了。而此刻,祖父与父亲两人还没回府,不知还要在修罗场里煎熬多久才是个头!

    施荔和哥哥施荿慢慢走出了正房,往后面的园子里踱。施荔看着比自己大两岁的哥哥,心里隐隐担忧。

    园子里景色倒极好,春日渐深,迎春和桃花开得茂盛,粉嫩嫩如烟云一般。施荔随手拾起一瓣迎春,叹道:“这草木倒不为时局所扰,依旧开得如此灿烂。只是,人却不能如此。”

    “人有生死,草木也有枯荣,都是四季轮回而已。”施荿显得年少老成,幽幽叹道。

    “哥哥不怕么?”施荔问他。

    施荿低头一笑,有些无奈:“怕又如何?自古以来,王朝更迭,时移世易,谁又能阻挡得了?”

    见哥哥似乎并不紧张的模样,施荔也略略放心,嘴边牵起一个弧度:“哥哥既能看得开,妹妹也放心许多。但愿这场风暴过去,我们一家安然无恙就好。”

    “自然会无恙的,不必担心。”施荿拍了拍施荔的肩膀,眼神里含着鼓励,“只是委屈了你,定王那边,想必是不成了。”

    “姻缘自有天注定,我不觉得委屈。若是有缘,自然会在一起的。若是无缘,何必硬牵?”

    施荔天真地笑着,看向哥哥。此时她的脑海里,全然没有什么婚事,爱恋,她这样小,还不懂得“情”之一字,究竟意味着什么。然而,她与定王青昶,终究是错过了。

    第二日清晨,施弥衡与施玄攸回府,匆匆洗漱更衣之后便又回宫,随新帝扶陵至乾陵。这一场国丧,直闹到七日之后,才算是能让人稍微喘口气。

    随后,恒王莒渊登基为帝,时年十九岁,后举办了盛大的登基仪式。

    同时,封母亲敬贵妃为太后,居寿乐宫。封恒王妃姜氏为皇后,居椒房宫。加封内阁首辅章以津为世袭罔替绥阳侯,由长子承袭。

    “还好皇上只是加封了章以津一门,并没有对蜀王有所处罚,我们也算是能松口气了。”

    夜深了,何夫人为丈夫施玄攸更衣,见丈夫总算能归家安枕,也算是定了心。只是施玄攸心中却阴云沉沉,皇朝的更替,怎会那样简单?他们的性命,也不过是在帝王的喜怒之间。

凰倾朝野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