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首页 | 好看的小说 | 完本小说 | 小说库 | 小说排行榜 | 玄幻小说
背景:

字体:

第一卷:春 第19章 游诗会

    “夫人,晋安王府的王妃送来了拜帖,邀您去看游诗会。”

    “游诗会?”接过描金的拜帖,打开一看。

    “是,每逢春末,京都都会举行游诗会,才子小姐们饮酒对诗,畅谈国事,直言自己的见解看法。陈国民风开放,对女子很是开放,所以,陈国多得是才女。”

    “不就是变相的相亲吗,双方看对眼,才情好,家世也相当,就成就一桩美事罢了。”碧蕊整理着篮子中的丝线,头也不抬的说道。说的那么正经,还游诗会,干脆改成相亲会罢了。

    “碧蕊可是思春了。”笑意盈盈的看着闹了个大红脸的碧蕊。

    “夫人惯会取笑女婢。”娇羞的搅了搅衣角,嘟着嘴,“奴婢才没有呢,奴婢要永远侍奉在夫人身旁。”

    “嗯,是是是。”不再逗下去,再逗下去,就要发火了。抬头看向一旁的碧云疑惑的问道:“既是才子佳人的盛会,又怎会邀请我们这些已婚的。”

    “听说今年是晋安王妃举办的,晋安王妃是京都有名的才女,只是嫁了人,不再参加这游诗会了。不想今年轮到晋安王府来操办,晋安王妃也想要参加,就加了个为自家孩子相看夫婿儿媳的由头,请了各家的夫人。”碧云含笑的看着余初君,没想到这晋安王妃也是个人才,找了这样一个由头来遮掩,真是个可人儿。

    挑了挑眉,轻松地将线头穿进细小的针孔,对碧蕊说道:“上次叫你打听的可打听清楚了?”

    听到夫人问到自己,立马端正了坐姿,道:“只几天我去各个茶馆都坐了坐,打听到,皇长孙是六年前被找到的。”

    听到是六年前时,手紧了紧。

    “说是常宁公主途经禹州时,偶遇了皇长孙,由于小时见过,眉眼中与太子有几分相似,再看到皇长孙佩戴的龙纹玉佩,才确定皇长孙没有死。奴婢无能,只能查到这些了。”

    “住在禹州。”禹州吗?会不会,是假的?看着羞愧的碧蕊,笑道:“无事,恐怕也只能查到这么多了。”

    “夫人,我们去吗?”

    “既然是晋安王妃相邀,又岂有不去的道理?碧蕊,给我准备衣裳。”

    “是,夫人。”欢快的应下,蹦跶着去准备衣裳了。

    游诗会自古就有,先前是京都的才子们为了有出人头地的机会,王公贵族也为了招揽人才,以便了解才子们的才气,双方你情我愿的情况下举办的游诗会。

    又由于民风开放,许多家中小姐也男扮女装混了进来,且与那些才子的文采不相上下,后来慢慢演变成这般,凡是有才气的女子男子都可参加。有的看对了眼,也成就了一番佳话,晋安王妃也是曾经有名的才女,只是后来嫁了人,退出了这个圈子。

    如今恰好轮到晋安王府来操办,晋安王妃那颗沉寂的心又开始躁动了。

    刚出门,就看到景以寒披着披风,立在那。顿了顿,目不斜视的向前走去。

    “姐姐。”抱着微凸的肚子,拦住余初君,假意行礼,见余初君没有说什么,站在自己的面前等着自己行礼,微微咬着嘴,又一脸得意的样子道:“姐姐没怀过孕,自是不知怀孕的艰辛,实在是难行礼的很,能做到这般已是实属不易。”

    冷冷的看着景以寒惺惺作态的样子,就像在看一个小丑。真是死不悔改,摔了一次跟头,现在又要出什么幺蛾子。

    “大胆!一个卑贱的小妾,就如此嚣张,见了主母还不下跪,看来果真如传言般是小门小户出生,如此不懂规矩!”

    “大胆,竟敢说我卑贱,你算哪根葱!”头一次听到有人如此这般说自己,真是胆大包天。也不看看余初君是哪根葱,还想让我对她下跪!

    见来人是一个穿着短打粗布衣的妇人,就存了轻视之意,这里是寿府,我说这般,又有谁敢说出去,再说了,还会将余初君的身份揭露,让下人们知道余初君竟是这般粗鄙不堪,哪能和自己比,该让他们仔细瞧瞧,谁才是这寿府真正的女主人,真是一举两得。

    轻蔑的看了余初君一眼,对面前突然出现的妇人说道:“讨好人也要看准了人来讨好,你这般可真是瞎了眼!”

    “放肆!没想到寿府的小妾这般嚣张,怪不得小君这般委屈。”皱了皱眉头,转头看向一旁弓着背的寿府管家:“我看你们寿府也该教这小妾学学规矩了。”

    “正候夫人说的是。”管家擦了擦额头上的汗。都说正候夫人年轻时跟随丈夫上阵杀敌,死在她一杆长枪下的亡魂不知有多少,那堆起的人头都有一座山那么多,可谓是威名远播。果然不假,这正候夫人一怒,竟比老爷还恐怖!

    “多谢姐姐为妹妹出头,只是这是寿府的事,姐姐还是不要牵扯进来的好,让正候爷难做,妹妹心里也惶恐。”对正候夫人行了一礼,端庄大方的说道。

    

“无事无事,就让他难做又何妨,小君你就何必如此心软?”豪气的摆了摆手,感动的牵起余初君的手,“小君你真善良,我们快走吧,不然就晚了。”自己上阵杀敌,身上自然带有戾气,寻常的夫人都避着自己,害怕得紧。以前只有小华理自己,没想到这寿夫人也这般和自己的胃口,面对自己不躲不闪,坦荡的很。那些夫人不是避自己如蛇蝎,就是相中自家权势有意巴结,看着就倒胃口。

    “嗯。”温婉的笑了笑。

    “哦,我们快走吧。”恐怕小华也等急了。

    “嗯。”藐视着一旁毫无存在感,恨不得隐身的景以寒一眼,笑了笑:“你还是不要叫我姐姐的为好,毕竟你长我几岁,这样叫起来实在不是很中听。再说,自古也没有小妾叫主母姐姐的规矩,纵然你是贵妾,又怀了夫君的孩子,也始终是小妾罢了。”最后看了一眼底下的下人,见下人们缩了缩脖子,满意的笑了笑。

    “这样才对嘛,就该这样整治整治。”满意的点点头,看来小君也不是一味的退让,还是有骨气的,“走吧走吧,我们快走吧。”

    “嗯。”点了点头,挽着正候夫人的手,齐齐上了马车。

    “多谢姐姐刚才为我解围。”

    “小事一桩,不值一提。”摆了摆手,无所谓的说道,“话说你那夫君这般可恶,你为何不干脆和他和离,自己活得痛快?我们陈国从不拘小节,离了可以再找,只要看对了眼,你情我愿,不还是可以再嫁的吗?”

    “想啊,但只要想到我和夫君和离,便宜了景以寒我就不痛快了。只要景以寒不痛快,我就痛快了。”看着正候夫人,挑眉笑道:“姐姐可是觉得我表里不一?”

    “怎么会!这样才是我的好小君啊,原想着你是个任人揉搓的面团,却不想是我们看走了眼,竟是个带刺的小刺猬。”哈哈大笑用力的拍着余初君的肩,搪塞的看着面前带点小调皮的笑脸,“前阵子那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妾做的事,你肯定也在后面偷偷地笑吧。”

    揉搓着肩膀,也笑道:“终日捕食,总有被捕食的时候,她既然想要蹦跶,就要做好摔跤的准备。谁让我不痛快,我必让她比我不痛快千万倍。”

    呆愣的看着面前笑得无害的女子,赞同的点点头,“嗯,有我当年的几分风采。”如果小君真的只是个软柿子,当真值不得我们这个圈子,如果不是,又一味的装傻充楞,将我们看作傻子,也是个不好的。但刚才却直言,丝毫不遮掩,聪明,知进度。小华说的果然没错,这寿府家的夫人果真有点意思。

    “抬举了。”摇了摇头,“初君怎敢跟曾经上场杀敌、保家卫国的姐姐相比。”

    “哈哈!”拍了拍余初君的肩帮,不骄不躁,懂分寸。自己算是真正接受面前这个手无寸铁的女子了。

    “姐姐,到了。”放下帘子,看到晋安王府的大门,道。

    “走吧,估计小华都等急了。”

    果然,刚走进大厅,就听到小华不咸不淡的声音:“你可算来了,咳咳,是在哪撒野去了,瞧你也不注重些仪表,这般穿着就来了,也不怕别人笑话,当做村妇。”

    “还真被你给说中了,刚才去小君家,就遇到了那个不长眼的小妾,说我是山野村夫呢,你说好笑不好笑。”大喇喇的坐到尔华的旁边,招呼余初君也坐过来。

    “不好笑,自作自受。”

    虞桐:……

    “这位夫人是——”像,太像了,真像小月,只是小月比面前的夫人年轻些,也健康些。这夫人面色苍白,身体消瘦,一看就是久病之人。

    “怎么?”淡淡的看着面前的素衣女子,刚才看虞桐对自己挤眉弄眼的,就知道虞桐对这女子认可了。

    “实在是唐突,刚才看到夫人,竟像看到了儿时的玩伴,一时失神,忘了礼数。”抱歉的点了点头。

    “哦,竟有这事,不知寿夫人曾经在何处安身?”挑了挑眉,不会这般巧,是她天天挂在嘴边的两个好友中的一个吧。

    “青曲镇,我那好友,名叫何尔月。”期待的看着面前与小月有七分像的夫人,难道,小月住在京都?

    “原来是你啊,你口中的好友,就是我的妹妹。”这般巧,遇到了小月的好友,可惜如今她不在京都,不然就可以好好聚聚了。

    正想在说什么,就听见有下人来通报:“皇长孙到!”

    一时,大厅中的小姐夫人都压抑着激动的心情,端庄的走了出去,决心要以最好的姿态去看看皇长孙。

    “我们也去吧。”虞桐一手抓着何尔华,一手拉着余初君就冲了出去。

旧时明月今时雨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