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首页 | 好看的小说 | 完本小说 | 小说库 | 小说排行榜 | 玄幻小说
背景:

字体:

第3章 预言师

    传言,巫族预言师能未卜先知,能占卜未来,谁能得到预言师的提点,谁就可逆天改命。

    这两天莫羽下达了一个奇怪的命令,所有巫人每天都要鞭打自己,不流血就不许停。

    我知道他是什么意思,巫人团结,虽内斗不止但遇外敌却相当团结,巫人更看不得同族受难。

    我的身上留着着巫族血液,身为巫人我不能看着族人受罪而袖手旁观。

    我来到了主厅求见场主。

    “奴隶,你有何事见大人?”守门的士兵问道。

    “劳烦大哥帮我通报一声,我有办法让预言师现身。”

    ……

    “你有事要见我?”莫羽冷声问道。

    我跪在莫羽的面前吓得不敢抬头,好半天才说道“父,我有办法,让预言师现身。”

    “哦?你说!”

    听我如此说,莫羽冷哼一声,玩味地看着我,眼神里面充满了不相信。

    他相信与否对我来说并不重要,只要我的族人安全就行,其他的我也懒得管。

    “父,不知道你可听说过巫族有个预言?”

    这个莫羽有个习惯,每个奴隶要叫他父而不能是别的,这样才能显示他的仁慈。

    “什么?”莫羽问道。

    “曾经我看过一本书,上面说巫族曾经有个预言,说是只要巫神之子降临凡事,巫族重新崛起于大陆。”

    “我自然知道父的意思,可父就算那些巫人加在一起,也比不了一个巫神之子。”

    “只要父放出消息,说您与大祭师抓住了巫神之子,相信预言师一定会现身。”

    听我如此说莫羽点了点头,语气中带有肯定之意。

    “好,不错!”

    接下来又冷冷地道:“你为何要帮我?”语气中充满了疑虑,眼神中冒着杀气,只要我一句话没对就会死在他的手里。

    “我危难之际是父收留了我,给我活干,给我吃的,更收我为义子,我对父感恩戴德,父的事就是我的事。”

    “我一直想找个机会报答父,可一直没有机会,现在终于有个机会了,我当然要表现一番。”

    俗话说:千穿万穿马屁不穿。人人都讨厌小人,人人都知道遇到小人只有杀。可当你真正面对的时候,你也会喜欢的。

    因为人的骨子里就有被人奉承的基因,人人都希望有条忠心的狗在自己的身边,这也和人的懒惰基因有关。

    听我说得有理,莫羽收起了身上的杀气,人也变得正常起来,看样子我又逃过了一劫。

    “好吧,那你就去安排吧。”

    ……

    由于莫羽对我的信任,矿场的人都对我非常尊重,虽然我只是人级下奴,但却享受这天级上奴的待遇。

    由于我的安排那些巫奴终于可以不用被打,但我却从他们的眼里看不到感激,反而有一种恨意。

    古书上说:不在其位不谋其政,在其位,受以礼。未在其位,而受以礼,必受其辱。

    意思是说一个人在那个位置上,就会享受这个位置所带来的福利,无果要付出代价也能受得起。

    可一个人如果不在那个位置上,却要享受这个位置所带来的福利和待遇,那所带来的代价你也要承受。

    现在有莫羽罩着我才无事,若一日莫羽烦了,那我将死无葬身之地,恐怕再翻身就难了。

    ……

    “皇,你过来一下!”

    由于我现在是天级上奴待遇,所以我有自己独立的大屋子,还不用干活。

    这天我正在屋子里面呆着,一名上奴走了过来,笑着对我道。

    “狗,何事?”

    “有新人来了,场主说分配给你。”

    上奴说完就拉着我去了外面。

    来人是一名长得俊美的少年,年龄大约十一二岁,穿着一身破旧的衣服,但就算这样也挡不住他身上那优雅的气质。

    “你叫什么名字?”

    我问道。

    “夜阳,你也可以叫我阳。”

    听对方如此回来我愣了一下,我知道这个时代平民和奴隶都是有名无姓的,有姓氏的人不是贵族就是王族,或是被主人赐予。

    但我怎么看他也不像是最后一种。

    “行,以后你就跟在我身边吧。”

    我的话刚落,只见夜阳冲我施了一礼。看来他很有礼仪,看来以前也是大户人家。

    “多谢先生。”

    上奴把我拉到旁边,小声对我说道:“皇,以后你要小心一下这小子。”

    听他这么说我感到好奇,这夜阳不是很老实嘛?怎么我看这上奴好像很担心的样子,难道我看错人了?

    “他不是很老实么?”

    我好奇地问道。

    

“你别看他现在老实,其实他是个不老实的主。他是个笑面虎,在别的矿场打架、挑唆他人,看来你以后有得忙了。”

    上奴对我解释了一番,但语气中也有一丝看笑话的味道。我以为终于分到我一个年轻人,但谁想到却是个刺头。

    上奴走了,我转圈打量着夜阳看得他直发毛,心里不知道怎么想的,不过看他脸上厌恶的神情,想来他跟我看大祭师是一个想法。

    “先生,我对男人没有兴趣。”

    夜阳突然来了一句。

    听他这么说我差点喷了出来,他竟真的是这个想法,我晕啊!

    “你、你不要过来。”

    这时,我们两个听到女生害怕的声音。在这个地方女生绝对是个风景线,我和夜阳立刻跑了过去。

    ……

    “美人儿,你就从了我吧!”

    “不、不要,公子,你就放过我吧!”

    眼前的女孩儿是名巫女,而眼前的少年则是硕。也许在矿场呆的时间太长了,这硕看到女生就有些性急。

    女孩儿十分地害怕,不断地向硕求绕。

    “如果你让我舒服了,我答应你,让你摆脱奴隶的身份,从今以后你就是我夏人。”

    自启将天下人分成九等,巫民就位列九等人之下。夏人是除了天人外最高的一等,能成为夏人等于一下子连跳了好几级。

    要是别人定会兴奋起来扑过去献身,可女孩儿不但没有兴奋,反而更加地害怕了。

    “如果你让我舒服了,我让你成为奴隶。”

    我与夜阳再不出手就麻烦了,于是我大喝了一声。

    听到我的声音硕与女孩儿都吃了一惊,不过他们看我们的眼神是不一样的。

    女孩儿看到我们眼里充满了希望,那叫一个激动。而硕看到我们脸立刻扭曲起来,一脸的阴气,看样子我们坏了他的好事。

    “你们怎么在这里?这里是你管辖的区域么?”

    硕阴冷地笑道。

    我还没说话夜阳就扑了过去,看来他是想揍这家伙一顿,可他这下把我吓了一跳。

    先不说硕的身份,他的义父可是大祭师,他绝不可能如那些奴隶一般只会用蛮力,硕的身手不一定有多强,但也不是普通奴隶能对付的。

    果然,硕见有奴隶扑向自己先是一愣,随后就非常地欢喜。只见他往后一退躲过夜阳的攻击,然后开始反击。

    夜阳被硕打倒在地上,硕不断侮辱着夜阳。

    看着被打的夜阳,我走了过去准备救下夜阳。我不是一个好心肠的人,这里的奴隶没有三千也有八万,要是我一个个救那我不累死。

    可夜阳是我带来的,我如果不能把他带走,那我不是太没有面子了。所以我才打算救他的。

    “公子,今天的事就算了,万一被大祭师知道的话……”

    我每走一步身上的战意就越浓,我用大祭师来危胁硕。虽然大祭师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但表面的活儿比硕做的足。

    果然,听我提到大祭师,这硕有些畏惧起来。

    “这次就算了,如果再有下次我不会绕你。”

    硕说完就离开了。

    女孩儿看到危险终于解除,身子一软瘫倒在地。我此时有种束手无策地感觉,虽然我有着古代和未来的记忆,但不代表我无所不能。

    “找、找大夫。”

    听夜阳如此说我先是一喜,但随后大感失望。在北山矿场,奴隶是没资格生病的,如果你真的病了,那就等着自生自灭吧。

    “我来救她。”

    这时,一名长得苍老,脸上满是皱纹的老者走了过来,对我们说了一句。

    我以前没见过这个老者,他是怎么进来的?

    “你背着她跟我来。”

    “那他怎么办?”

    我指了指夜阳问道。

    “如果他想跟过来自己想办法。”

    老者面目无情,冷冷地说道。

    ……

    我们来到一处矿洞,老者让我把女孩儿放在稻草堆上,就把我拉到了一边。我不明白,这老者不救人拉我做什么?

    “老头儿,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好奇地问道。

    “你可知道我是谁?”

    老者那苍老伴随着沙哑的声音响了起来。

    我不知道这老头儿是什么意思,我今天是第一次见他,怎么可能知道他是谁,可我现在又不敢得罪他。

    “不知前辈大名?”

    我施礼道。

    “巫族,蓝部,平,我就是巫族的预言师。”

    听他如此说我愣了一下,我不知道这家伙什么意思,巫族预言师?他如果真是预言师,那他不得好几万岁了?

    看我的神情,平知道我不相信他,于是笑着道:“老夫,没有必要骗你。”
作者有话要说:
各位,不好意思。由于敏感字的原因,所有有时我可能要用假字代替,如对您的阅读产生了不便,请谅解。

巫乱II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