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首页 | 好看的小说 | 完本小说 | 小说库 | 小说排行榜 | 玄幻小说
背景:

字体:

第5章 还魂

    我眼珠滴溜溜的转,我发现,黄大旗不见了,如果他稍微有点眼力见,肯定去我家找我,发现我不在,或许我就有救了。

    不过我想快要来不及了,一双冷如霜的手正在我的脖子上,我脖子上传来了刺骨的疼痛,好像最脆弱的颈子已经被折断了。

    “救……”我喊不出声来,感觉我快要死了,从脖子上传来的冰冷的感觉渐渐充斥到我的胸口,慢慢弥漫到全身,我闭上眼睛,想让这种痛苦缓解一下。

    突然,我看到我的脚下,我门前的大黑狗蹿到了我的脚下,对掐着我脖颈的金晓芳一阵狂吠。

    它能看见这个淹死鬼吗?

    我感觉我的脖颈一松,但大黑却“嗷呜”一声被一股力量牵引到了池塘中间,大黑狗拼命的吼叫,在池塘上空挣扎。

    我感觉到了金晓芳冷冰冰的笑容,印在它已经膨胀腐烂的脸上,让人觉得那么的惊悚。

    这个时刻来不及觉得淹死鬼的可怖,相反我更心疼我的大黑狗,我在想办法,对了,我自己游过去接住它!趁着金晓芳施法控制大黑的时候,我一个猛扎入了水,拼命游到塘心,对着上空的黑狗伸开了双臂。

    “回来!”岸边有人在喊,我的意识突然变得模糊了起来,因为我发现我的头已经逐渐下沉,而身体不受我的控制,僵硬如石头似得沉入了塘底。

    狗是会游泳的,大黑在金晓芳施法淹死我的时候,因为没有法术控制先我一步入了水,所以我沉入塘底之后,是它咬着我的衣服,死命扑腾着四肢要将我往岸边拖。

    这个时候我就纳闷了,金晓芳为什么不持续控制我将我淹死了呢。

    等我全身湿透半死不活的爬上了岸才发现,先生已经用了一根柳枝条将金晓芳控制住了,他抽一鞭子,淹死鬼就尖叫一声,许是看金晓芳死于非命时还很年幼,先生不忍心将她灰飞烟灭,停了手,念起了往生咒:

    太上敕令 超汝孤魂 鬼魅一切 四生沾恩

    有头者超 无头者升 鎗殊刀杀 跳水悬绳

    明死暗死 冤曲屈亡 债主冤家 讨命儿郎

    跪吾台前 八卦放光 站坎而出 超生他方

    为男为女 自身承当 富贵贫贱 由汝自招

    敕救等众 急急超生 敕救等众 急急超生

    金晓芳在我眼中越来越模糊,终于化成了一缕青烟消失了。

    看我还像个落汤鸡一样趴在岸边,先生走了过来,喊道:

    “小不点,带我到你家去看看。”

    我连忙起身,苦着一张脸,这回回去指不定要被怎么教训呢。

    先生拽住我的衣领,用非常小声戏谑的口吻和我说:“你这回碰到的脏东西是个小姑娘,是不是跟上次比起来好多了?”

    回想起上次那个,我哧溜从他身上滑下来,一溜烟的往家里跑去,正好撞到我二叔的肚子上,把他冲的一个趔趄。

    我嗖的冲向了我的杂货房间,飞快的把湿衣服换下,并擦干了身体,打算等先生过来,就来个死不认账。

    二叔在门口嘟囔了一句:“小谦在搞什么东西。”就看见了彬彬而来的先生了,赶紧跟先生问好:“马先生好久不见了,你这次来我们家是找我娘吗?”

    先生点了点头,手上拿着一个白瓷的瓦罐,上面用符咒封印着,我在杂货房间往大厅方向偷窥着。

    奶奶把房门打开,看见先生在大厅,从里面迎上前去,并吩咐二叔赶紧给先生泡茶。

    这时候他两围桌而坐,先生很郑重的将那个白瓷的瓦罐放在桌子正中央,对奶奶说:“刚才小谦又遇鬼了。”

    奶奶听说,关切的问起:“没有关系吧?”

    先生朝杂货间方向看了一眼,我慌忙把门掩上,奶奶放高声音喊道:“小谦出来一下。”

    我不敢不从,只得低着头走了出去。

    奶奶跟先生都在大厅,这时候二叔也走了出来,把刚泡好茶叶的杯盏放在先生的手上,对奶奶说:“娘,都五点了,我让翠枝炒几盘菜,先生就留下来吃个便饭吧。”

    奶奶点了点头,二叔就去了后堂厨房,去帮二婶干活去了。

    奶奶招呼我坐到长板凳上,让我在旁边坐着,她要跟先生聊事情,好像跟我有关,对我并不避讳。

    “马先生,你这次来是为了什么?”奶奶开门见山,询问先生特意赶来我家的事由。

    “还记得上次给小谦招魂之事吗,那次小谦的魂并没有当时召回。”

    奶奶跟我都大吃一惊,先生看我们面色有些惊慌,挥挥手表示无碍,继续说道:

    “人有三魂七魄存于肉身,肉身若死,七魄自然灰飞烟灭,但如果身前怨气很重,怨魂将存于肉身变身厉鬼,比如小谦所遇到的僵尸鬼跟那个淹死鬼,都是属于一魂强行存在尸身上的厉鬼。”

    

我点点头,就当听知识了吧。

    “但是要想肉身不死,三魂多一个不行,少一个也不行,所以那个僵尸鬼中的怨魂要想进入小谦体内,必须要挤走小谦的一魂。而我上次给小谦作法虽然是招魂之术,但是在驱赶异魂之后必须等七七四十九天之后,主魂才能归来。”

    “所以,我现在过来,就是给小谦送魂来了。”

    奶奶指了指那个白瓷的瓦罐,先生点了点头,奶奶正准备去拿,被先生制止了,先生对奶奶说:

    “等天黑吧。”

    奶奶跟先生决定今晚给我安魂,不过得等吃过晚饭之后,天全黑透的时候才能进行。

    我觉得很神奇,我竟然缺少一魂还能无病无灾的蹦跶了一个多月?我拉拉奶奶的袖子,提出了这个疑问。

    “你八字虽然很阴,但是命格很硬,少了一魂之后,淹死鬼才敢惹你啊。”先生似笑非笑的接话道。

    奶奶点了点头。

    这时候天虽然没有全黑,但是家里已经点上了煤油灯,二叔二婶今天做了不少的菜,但是还是素菜为主。

    奶奶不好意思的对先生说:“今年生产队的收成不好,所以我们领的肉票粮票很少,这些菜还有一部分是我的儿媳妇在山上采下来的,希望马先生别嫌弃。”

    先生夹了一筷子的蕨菜,说道:“我以前在山上跟着师傅,本身就不吃肉,在山下呆了这么多年,已经很少能吃到这道菜了,别说,这山珍的味道跟当年比起来,味道旗鼓相当。”

    先生笑眯眯的也夹了一筷子给我,“你多吃点”。

    我有点心事重重的嚼着菜,感觉味如嚼蜡,这安魂会不会很恐怖,我今天已经被那个金晓芳吓得不轻,真心不想大晚上还整一出让我睡不着觉的事了。

    奶奶本来吃的不多,这次尽招呼马先生吃菜,自己的饭都没动多少,马先生让奶奶多吃点,二叔二婶也附和起来,毕竟奶奶年纪渐渐大了,身体已经是全家人最关心的事情了。

    奶奶笑着吃了几口饭,说:“马先生如果吃好了的话,就先跟我去一趟我的房间。”

    马先生点了点头,就跟着奶奶去了房间,却没有叫上我,这让我很是诧异。

    说好的要给我安魂呢?

    二叔二婶在收拾碗筷,我忐忑不安的盯着奶奶的房门,感觉奶奶跟马先生一定认识很久了,他们之间的秘密看来很多,而且很诡异的是,奶奶从来没提起过,也不愿意让人知道他们之前的任何交集。

    我想会不会跟那个老李家差点灭门的诡异之事有关呢?

    我又想起马先生家门口贴着的那两个类似门神的图像,那么熟悉……

    “小谦,到我房间来一趟”奶奶中气十足的在她卧室喊了我一声。

    我立马推开门走进奶奶的卧室,一进门就能看到斜对面的窗户,旁边的神龛,摆放着三根香,我乍一看供奉的神像,不禁“啊”的一声,心想,这不就是马先生门前贴着的图像吗。

    “过来。”奶奶又喊了我一声,我走到奶奶床前的一个八角桌旁,上面已经放好了那个所谓的我的“魂器”。

    上面的符咒已经被揭开,奶奶房间的煤油灯被奶奶放在了角落里面,所以房间非常昏暗。

    “开始吧。”奶奶对先生说道。

    先生没有说话,只是很小心的把白瓷瓦罐上面的符咒揭了下来,我有点恍惚,先生把瓦罐的盖子打开,这时候一个全透明的我浮现在我的面前。

    我盯着“我”,对先生说:“他要怎么进去啊?”

    先生摇了摇头,示意我不要说话。

    只见“我”在我的面前起起伏伏,大概作为魂也是需要修炼一下,才能回归主体,看来“我”的这一魂够懒的,目前连移动都难。

    我叹了口气,山不就我我就山吧。

    我朝“我”走了过去,使“我”跟我合二为一,但是很奇怪,不能相融,只要我一动,“我”就出来了半边,我弄了半天,就是不得其法。

    先生说,“你这样可不行”,边说边走到“我”的旁边,拿出一个短笛,示意我先跟“我”重合,然后开始吹笛。

    这是一首“安魂咒”,我感觉到“我”在我身体里渐渐沉了下来,透明的部分也渐渐收进我的体内,看起来“我”在我的身体里慢慢消失,我的肉体渐渐清晰了起来了。

    这时候奶奶突然说道:“先生,你还等什么?”

    马先生一阵迟疑,奶奶突然拉高了声音说:“你答应过的!”

    我从来没见过奶奶对马先生声音这样严厉,只见马先生叹了口气,从怀里摸出了一个绿莹莹的柳叶,叮嘱我闭眼,用柳叶在我眼皮上来回摸了两摸。

    回过声对奶奶说:“好了。”

    他摇头晃脑直叫可惜,嘱咐我今天好好休息,就直接去客房睡觉去了。

通灵册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