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首页 | 好看的小说 | 完本小说 | 小说库 | 小说排行榜 | 玄幻小说
背景:

字体:

第3章 一夜未归

    四楼豪华包间里,谈笑风生,灯光迷离,人们的脸上都带着笑。香槟蛋糕,鲜花水果,让这个包间里的生日的气氛十足。

    叶其玉犹如仙女一样,她穿着一袭白色的定制纱裙,站在舞台中间,拿着话筒羞涩的说:“这首歌,我要献给我最爱的少权。”

    “喔~”她一说完,台下的人马上鼓掌欢呼。

    她脸上的红晕更浓了,前奏缓缓的响起来,她开口唱了起来。

    大家都安静的听着,傅少权躺靠在最大的那一个沙发上,他看着舞台中间的叶其玉,俊美的眼睛却逐渐的眯了起来。

    今天也是洛安宁的生日,谁给她过?他勾了勾唇角,端起面前的一杯酒,正要喝的时候,旁边的孙少笑着问:“刚才你出去干什么了?”

    傅少权的目光沉了沉,似笑非笑:“收拾贱人。”

    孙少不解,看看贺少。贺少对孙少摊手,表示他也不懂傅少权。

    傅少权喝完杯中的酒,放下酒杯径直向台上的叶其玉走去。

    叶其玉含情脉脉的看着他,他揽起叶其玉的腰,在众人的目光之下,吻在叶其玉的嘴唇上。

    “嗷~要死人了~”沙发上的单身狗们表示受到了一万点的伤害。

    有的地方热闹如天堂,有的地方却清冷如地狱。

    洛安宁后来只在包间里待了三十分钟就被傅少权派人来接走了。

    她和萧寅泽一句话也没有说,许多人向他敬酒,她没有机会和他说话。

    不过,看着他有现在的成就,她很开心。

    大宅里只有洛安宁和佣人,傅少权没有回来。院子里的灯平静的亮着,在黑夜里却显得有点儿孤寂。

    洛安宁缓缓的拉上窗帘,有点儿落寞的走向床。傅少权的朋友圈里,发了一张他咬在叶其玉的脖子上的照片。两个人亲密恩爱。那是洛安宁给他拍的。

    她自己在她的心口上开了一刀,鲜血淋淋。

    有人在给叶其玉过生日,可她呢?没有人记得她的生日。

    床上的手机这时候响了一下,她收到了一条微信。她伸手拿起手机,打开微信,是一个请求添加好友的消息。

    她点开,发现是萧寅泽。

    有点儿惊讶,她点了同意。

    “生日快乐。”萧寅泽发来了一句话。

    洛安宁笑了笑,给他回了两个字:“谢谢。”

    “我给你准备了礼物,不过今天没来得及送给你。”

    “礼物?”洛安宁发过一个受宠若惊的表情,“你还记得我的生日我已经很开心了,不需要特地给我准备礼物。”

    之后,萧寅泽没有再给她回微信。她握着手机睡着了。这天,那个人始终没有对她说一句生日快乐的话。

    他只记得叶其玉的生日,根本不记得她也是在今天过生日。

    傅少权一整晚都没有回来,他和洛安宁虽是名义上的夫妻,但是他们从来没有在一起过过夜。

    除了,规定的交合。

    他虽然没有回来,但她还是有一丝胜利感。

    叶其玉纵使再爱傅少权,傅少权也非常怜惜她。但是洛安宁没有和傅少权离婚,他就不能和别的女人有身体上的亲密接触。

    叶其玉就算赢了洛安宁很多,但这一点儿,她赢不了。

    洛安宁笑了笑,心里却是苦涩的。她得到了男人的身体,却得不到男人的心。

    萧寅泽自从知道洛安宁被傅少权管得很严后,他就把送给她的礼物,临时换了。

    洛安宁看着惟妙惟肖的蛋糕,真是想抓狂。萧寅泽知道她喜欢吃甜食,还送给她一个这么漂亮又诱人的蛋糕模型。

    这是分分钟想馋死她的节奏啊,她想吃,又吃不到。

    这笔仇,她记着。

    自从那天晚上在云天和傅少权见过一面后,洛安宁已经几天没有见到傅少权了。

    他没有来公司,她的生活就和他没有交集。

    谈下了起亚的合同,办公室里的人都很高兴。这种激动的氛围,持续了几天都没有降下去。

    这天早上,洛安宁刚到公司,却感觉到一种怪异的氛围。好像有乌云笼罩在办公室的上空。

    助理夏一晗的电话这时候打过来,她的声音哆嗦着,好像受到了惊吓:“洛……总,您……到公司了吗?”

    洛安宁心里一突,严重的不好的预感向她扑来。她神情一泠,问:“到了,怎么了?”

    

“傅……总……”

    “马上到我的办公室来!”夏一晗的话还没有说完,电话那边传来傅少权带着怒气的暴吼。

    夏一晗的手机应该是被傅少权抢去了。

    洛安宁站在办公室的门口,她沉了沉气,让心中那股疼痛沉下去。傅少权对她的这种态度,她不是司空见惯吗?为什么还要感到心痛?

    “进来。”

    傅少权的办公室门开着,洛安宁站在旁边敲了敲门,他冷冽的声音就从里面传来。

    洛安宁稳步的走入,她刚刚走到办公室的中央,哗啦一盆冷水,直接淋在她的头上。

    傅少权咬着牙齿站在她的旁边:“被冷水淋的滋味如何?”

    湿冷的水从洛安宁的头发上滴下来,她全身湿透了。他办公室的温度极低,冰冷的风吹在她的身上。

    她感觉彻骨的寒。

    比身体冷的,是心。

    她一张脸惨白,双眼带着恨意的抬头看他:“傅少是想让我把这种感受写下来吗?”

    办公室的温度,因为这他们两个人的对峙,变得更低。但是,暗中又有一股强烈的火药气息,一触即发。

    夏一晗在一旁吓得瑟瑟发抖,她想上前给洛安宁批一件衣服,可是她不敢。

    总裁办公室的墙壁是全玻璃试的,它采用的是世界上最先进的光感技术。按下遥控器后,外面的人就不能看见里面的东西。而当他解除开关,外面的人又可以看见里面的情形。

    此时,总裁泼洛安宁水,乃至洛安宁湿漉漉的站在办公室中央的情景,全被外面的员工看见了。

    傅少权选择办公室的地方很独特,他选择和员工最多的那一层,而不是像其它公司的高层,职位越高,办公室所在的楼层越高。

    他选择的办公室和洛安宁的遥遥相对。

    正因为人多,他每一次羞辱洛安宁的场面,都被员工看见了。

    而公司的人基本上都知道,总裁不待见总裁夫人。大家都以为,总裁和叶其玉是真爱,被叶家养大的洛安宁,是颇有心计,费尽心思嫁给傅少权,以至于让傅少权和叶其玉这对真爱不能在一起。

    “真可怜,又被总裁欺负了。”

    “要是我我就走了,带着钱远走高飞。”

    “也许人家要更多的钱呢?”

    外面的人议论纷纷,洛安宁被欺负了,她们却不觉得洛安宁是受害者,反而都在说风凉话。

    “呵。”傅少权冷漠的扯了扯嘴角,冰冷的眼眸里漫出恨意:“你想多了,我只是想告诉你,这是什么样的滋味。要是你下一次再让其玉淋雨,我会让把你泡在冷水里一天。”

    洛安宁听完,脸色变得铁青,声音也带着愤怒:“我什么时候让你的宝贝淋雨了?”

    他让她受这种罪是因为他的心肝淋雨了?还是她造成的?可笑,她根本没有做这种事!

    傅少权在她身边走了两步,如毒箭一样的目光始终盯着她,他的声音如三尺玄冰:“你是没有,可是你的手下有!她明知道司机是我给其玉派的专人司机,为何要用公事压司机?让其玉在外面等了三个小时,最后淋雨?”

    洛安宁的眼眸变得深邃,一丝怒意从眼眶满出来。她紧紧的咬着牙说:“你派给她的专人司机,我如何能请动?”

    叶其玉真狠,连带着身边的人,也变得阴毒无比。

    洛安宁的人,确实在前天坐了叶其玉专人司机的车。可那司机,当时并未说叶其玉等着,也并不是像傅少权所说的,她是拿公事压那位司机。

    好一个颠倒是非,反咬一口啊。

    “你心思歹毒,以为所有的人都像你一样吗?”傅少权目光一沉,紧紧的盯着洛安宁:“其玉心地善良,怎么会说是你拿公事压他?还是我派人查清,才知道你处处置其玉于死地!她连生病发烧了,也求我不要讲责任怪罪于你!”

    好一个求他不要将责任怪罪于她。如果叶其玉真的不想让傅少权归罪洛安宁,那就什么也不要说啊。她装着可怜说不是洛安宁的错,那不是指明告诉傅少权,就是洛安宁的错?

    洛安宁抿紧嘴唇,一个字不说。

    如果傅少权认定是她的错,那么她解释得再多,他也不会认为她没有错。

    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

    “你现在马上去向她道歉。”傅少权压抑着怒气,狠狠的丢下这句话。

    洛安宁默默的把拳头捏紧,这样的事,不是只发生了一次。从她嫁给傅少权起,就不断的发生。

    最开始,她也反抗过。可是,反抗的后果就是,傅少权变本加厉的折磨她,羞辱她。

    道歉有什么大不了的?道歉又不会让她洛安宁少一块肉。可是,眼睛为什么那么痛呢?酸酸的,仿佛有什么东西要滴下来。

    叶其玉,你给我的耻辱,我会加倍还回去的。

    依山傍水的一间别墅里,宽大的卧室,叶其玉躺在定制的超级奢华大床上。

    她看起来面容苍白,也确实像生病了。

前妻的诱惑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