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首页 | 好看的小说 | 完本小说 | 小说库 | 小说排行榜 | 玄幻小说
背景:

字体:

第1章 逝世

    新生大陆分南北,下属四洲八城。日暮城下的刺绣村,四面环山,一条河围着山脚流淌,仅一条山路通向城镇。这里封闭,以刺绣为生,以刺绣为荣,男女老少皆会。否者,会被嘲笑驱赶。

    刺绣村山脚的一处破败茅屋“绣娘蠢,绣娘笨,绣娘不会绣花卉。”一群小儿团团围住一个七八岁大的小女孩,不住的嘲笑。

    “你们让让,我要给我娘亲送药了。”小小的绣娘已经习惯了嘲笑,虽然难过,但并不会在意太多。

    “走,我们不要跟她玩,她这么笨我们会被她传染的。”小儿哄笑着散去。

    看着走远的背影,听着欢快的笑声,绣娘有些羡慕。

    “咳,咳,咳咳。”压抑的咳嗽声传来,拉回了绣娘的思绪。

    “娘亲,你还好吗?药熬好了,快趁热喝了吧。”绣娘急急的跑进四面漏风,屋顶漏水,里面仅一块木板搭的,铺着潮湿稻草的床的屋子,这是绣娘跟她娘亲唯一的避风港。

    “娘亲没事,累不累?”凌凤慈爱的温柔的摸着绣娘头顶稀疏泛黄干枯的头发,忍了忍眼眶里快要溢出的泪,仰头把那碗黑乎乎的药水喝下。

    “娘亲,绣娘不累,”蜡黄的小脸,却充满了满足的笑。

    “娘的好孩子”。

    夜晚,绣娘躺在娘亲的身侧,听着背向她小声抽泣的娘亲,绣娘悄悄的叹口气。她知道娘亲又听到白天自己被嘲笑的事情难过了。

    绣娘摸摸怀里已经被自己摸的泛黑的碎布,还是没办法,始终下不去针。在心里暗暗发誓:我一定会绣出东西的。

    半夜,绣娘被撕心裂肺的咳嗽声惊醒“娘亲,你怎么了?”绣娘点燃自家最值钱的油灯,看着咳得快要背过气,脸色通红的娘亲有些害怕。

    “绣娘,咳咳,娘,娘亲没事,只是,以后你,你一定要照顾好自己,咳咳。”凌凤知道自己已经油尽灯枯了。

    “娘亲我会照顾好自己,也会照顾好你的。”绣娘紧紧的握住凌凤的手,似乎有些明白发生了什么。

    “答应娘亲,娘亲以后不能陪在你身边了,一定要照顾好自己。”她想在去之前得到一个承诺,哪怕是自私的想要自己安心,也想要一个承诺。

    “不要,我要娘亲陪在我身边,娘亲会一直陪在我身边的,我去找村医爷爷。”绣娘很害怕,害怕从此自己一个人,她不要。甩开凌凤的手就往外跑。

    “绣,咳咳,”凌凤想要拦住,可是却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

    绣娘拼命的奔跑,就想快点,那样娘亲就没事了。路上一片漆黑,小小的绣娘摔了一次又一次,满身的乌青,却没想放弃。

    “村医爷爷,村医爷爷,求求你救救我娘,村医爷爷。”绣娘使劲的拍着村里唯一的草根大夫的家门,心里很着急。

    “来了,来了,别敲了,”村医被人从梦中吵醒,脾气有些不好,他是村里唯一的大夫,经常会遇到这样的事,也就见怪不怪了,慢慢起身,点上灯笼开门。

    “村医爷爷,请您快点,我娘亲不行了,”绣娘如热锅上的蚂蚁,急得不行。

    “哟,原来是绣娘啊,你娘怎么了,”村医打开门见是村里唯一不会刺绣给村里丢脸的外来户,就更加不着急了。

    “我娘咳得很厉害,村医爷爷,求您去给看看吧。”蜡黄小的脸上挂满了泪痕,满是希冀的看着村医。

    “老头子,是谁啊,大半夜的?”屋里一声苍老的女声传来。

    “是绣娘,说她娘快不行了,让我给去看看,”村医慢吞吞的回答着自己老婆子的话。

    “绣娘娘亲?她娘三天两头的咳,这不都好好的嘛,有什么可看的。”老姝不以为意的话传来。

    “不是的,村医奶奶,我娘亲真的病的很重。求求您了,村医爷爷,去看看吧。”小小的单薄的身子在夜风中不断的颤抖。现在已是深秋,绣娘却只穿着薄薄的单衣,小手小脸冻得通红。

    “行了行了,反正起来了,我就去看看。”村医也不是铁石心肠的人,只是如一般人一样的排外而已,又因这外人让自己村丢脸,情绪大了些。

    “谢谢,谢谢村医爷爷,”绣娘见村医终于答应,急忙往家跑。可是见村医还在后面慢悠悠的走着,只好按捺住急切等着。

    村医妻子见村医瞧病去了,想了想,说不定这次是真的熬不过去了,于是也起床,叫上村里平时要好的几个大娘也往绣娘家去了。

    

刚到家门,绣娘就急急的跑进去“娘亲,我把村医爷爷请来了,你会好起来的,”绣娘见自己娘亲还有呼吸,放下心来。又急忙把村医拉进屋。

    “村医爷爷,您快给我娘亲看看。”绣娘因为疾跑还在不停的喘着,蜡黄的小脸也出现了一丝红晕。

    “好,别急,”村医这才放下药箱,缓缓的把脉。时而摇头,时而蹙眉,看的绣娘抓心挠肝的又不敢出声打扰。

    村医放开把脉的手,这时村医妻子也带着人来到,意外的是还来了好些人,就连村长都来了“你娘是不行了,准备后事吧”。

    刚来的人听到,一阵唏嘘。

    “不会的,村医爷爷,您再给看看,救救我娘吧,求您了,您一定有办法的对不对。”绣娘不刚相信自己听到了,跪下来苦苦的求着村医。

    凌凤看着跪在地上的小小的人,眼角的泪止不住的流,却已经没有力气说出一句话了。

    看着这样的场景,即使村里的人再不待见她们,也有些恻隐之心。“孩子,起来吧,生老病死,人之常情,别让你娘亲走得不安心。”村长妻子,一个六十多岁的老人不忍的劝道。

    “是啊,孩子,”周围的人也出声安慰。

    “不要,娘亲不会死的,村医爷爷,您再想想办法吧,”绣娘不肯就这么放弃,仍旧哀求。

    其他人见这孩子这么轴,也不再相劝。

    “唉,行了,听说,有一种荧光草可以延长人的寿命,或许可以一试。但是这只是听说,没有人见过,更没有人用过。”村医听着不甚其烦的哀求,只能说一个传说的东西,让她死心。

    “那荧光草长什么样,我去找,”绣娘一听有希望,立马有了精神。

    “孩子,那只是传说,没有人找得到的,”村医没想到自己适得其反。

    “不,只要有希望我就不会放弃,请您告诉我吧”。

    “听说那草在夜里会发银色的光,只在深山老林里出现。要找就只有晚上,可是深山里别说是晚上,就连白天都很危险,你真的要去,”村医说出它的厉害关系,希望绣娘可以知难而退。

    “我要去,请村医爷爷,还有各位叔叔婶婶爷爷奶奶帮我照顾我娘亲,”绣娘说完就冲向了黑夜。

    一群人摇头叹息。凌凤用尽最后的力气伸手去抓绣娘飞奔出去的身影,可是只是徒劳。无力的垂下,一阵咳嗽袭来,整个人如飘零的枫叶,最后喷出一口鲜血。

    绣娘一头扎进深山,一心寻找发光的草,对于周边的狼嚎兽叫充耳不闻。要是在平时,肯定吓得晕过去。

    小小的身子在山林里穿梭,不顾被树枝划伤的手臂,身上撞出的淤青,即使在深秋也浑身热汗。

    绣娘不放过任何一个地方,佝偻着仔细寻找。可能是上天对可怜人的照顾。终于,在一处陡峭的斜坡上,绣娘看到一个发光的小草正在向她挥舞着双手。

    绣娘惊喜的趴下,慢慢的滑向斜坡中间的荧光草。一手抓住一株脆弱的小草,踩在一块凸起的石块上,弯腰艰难的去采荧光草,近了,更近了,“呼,终于抓住了。”在绣娘还没来的急高兴的时候,手上借力的小草突然断裂,脚下的小石块也不受力的脱落,绣娘毫无预警的朝山下滚落。

    “啊,救命啊,”惊恐的声音在山林响起,却得不到任何回应。绣娘一路向下,压断了许多跟她一样脆弱的花草。也一路被碎石撞击。疼得快晕过去了。

    眼看要到低端,一块尖锐的大石正对绣娘的眉心,绣娘吓得没了声音,身体不受控制的撞上。顿时,额上鲜血直流,绣娘彻底晕死过去。手上却仍是紧握着荧光草。

    一切似乎归于平静,刚刚的惊叫声好像只是一场梦。要不是绣娘正虚弱的躺在那里,或许一切就真的只是一场梦吧。

    一道白影闪现,站在绣娘的身侧。看着那满脸的血污,好看的眉蹙了蹙。伸出手指,一道白光闪入绣娘眉心,鲜血停止了,伤口也愈合了,只是一道如宝塔的淡淡的痕迹怎么也抹不去。白影也不在意,一个闪身,消失不见。

    悠悠醒来的绣娘一时间有些迷糊,抬起手来看着手上的荧光草一震,想了起来,立马站起来,用衣袖随便抹了两下脸上的湿滑,双手双脚并用的爬上斜坡,往家跑。

    “娘亲,娘亲,我找到了,你不会死了,娘亲。”绣娘兴奋的跑进屋,看着躺在床上的娘亲满心高兴,走过去拉起她的手。

    所有人一直没有走,见满身是血的绣娘进来吓了一跳“孩子,你娘她走了”。

    “什么走了?娘亲在这啊?娘亲,你的手为什么这么凉啊?”绣娘没明白他们说的是什么,娘亲明明在这。

    “你娘她死了,”村医妻子见这孩子还在犯迷糊,索性说白了。

    “不会的,不会的,娘亲说过会一直陪着我的。娘亲,我找到荧光草了,你的病会好的,娘亲,你睁开眼看看我啊,娘亲。”绣娘站在床边拼命的摇晃着已经冰冷的凌凤,哭得上气不接下气,让周围的人都红了眼眶。像珍宝似的被绣娘握在手里的荧光草也掉落在地,无人理会。

绣娘修仙路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