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首页 | 好看的小说 | 完本小说 | 小说库 | 小说排行榜 | 玄幻小说
背景:

字体:

卷一:惊变 第1章 毁容

    东楚国,玄鸿帝二十三年,初春。

    阳光普照大地之日,辽都家家户户张灯结彩,门窗梁柱皆贴满大红囍色,整座都城陷入空前绝后的沸腾当中。

    今日是东楚国有‘战神’之称的珩王公孙珩迎娶心爱之人的大喜之日。

    庄严而霸气的珩王府邸,一眼望去,犹如红色海洋,衬得满堂光华。

    前来庆祝的皇亲贵胄,达官贵人站于王府门前谈笑,只听街头传来一阵锣鼓声响,抬头看去,远远看到俊美如神的珩王一袭火红色喜服,姿态稳健坐于骏马之上,紧随其后的是一顶八人大红花轿,花轿后是新娘子的丰厚嫁妆。

    震耳欲聋的鞭炮声,欢天喜地的锣鼓声,清晰的传入围观的百姓和官人耳畔。

    众人瞧见新郎官公孙珩干净利索的下马,神情愉悦的走到停稳的花轿前,按照习俗右脚踢向花轿,待里头递来一团红绸缎,他自然而然的拉住这一端,新娘则拉扯着另一端,迈着莲步走出花轿。

    一席红艳似火的喜服,在金色晨光的照耀之下,显得愈发美艳夺目。纤细白皙的双手,与火焰般的艳红形成鲜明对比,充斥着众人的视觉感官。

    一双新人缓缓步入殿内,王府总管书梓焕张口高呼一声,“婚礼开始……”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妻对拜!”

    庄严的气氛中,一双新人三拜之后,便真正成为结发夫妻!

    “新人礼成,送入洞房!”

    殿内亦是传来一阵阵欢喜的鼓掌声,吆喝声,满堂气氛格外美妙。

    话落,新娘在随身侍女的搀扶下,一步,两步,三步的步入后院……

    倏然间,一声惊慌失措的呐喊声,夹杂着凌乱的脚步声,匆匆从府邸门口处传来,“等一等!”

    公孙珩冷沉的俊颜,让满堂宾客看的心惊,一边为那胆敢破坏王爷大婚的人捏上一把冷汗,一边又纷纷侧目看向不速之客。

    仅仅是一秒钟的功夫,众人纷纷张大眼眸,身体僵硬如雕塑一般。

    这、这是怎么一回事?怎么又冒出一个新娘?

    来人一袭鲜红花嫁衣,心急如焚的冲向公孙珩面前,双手揪住他的喜服,心急如焚道,“长歌,错了!她不是……”

    兴许是跑的太急促,以至于声音很是喘息,断断续续的说着,却让公孙珩及满堂宾客明白了。

    原本热闹非凡的成婚场景,瞬间雅雀无声。

    公孙珩俊眉微蹙,如果说真正的新娘在这里,那么刚刚随他拜堂的女子又是谁?

    喜帕下的女子终于意识到不同,缓缓掀开喜帕,露出真实容貌。

    标准如瓜子般的轮廓,细长的柳眉下,一双潋滟的双眸,犹似一泓清水,面如桃花,红唇似火,风姿卓然,肌肤胜雪,无疑乃倾世佳人。

    沐无忧万没想到掀开喜帕,看到的是新郎与想象中的截然不同,染上胭脂的脸蛋瞬间惨白到极点,一双生动的眼眸,流淌着震惊失措,分外垂怜,细眉微蹙,颤颤道,“刚才与我拜堂之人是你?”

    清冷孤傲的嗓音,别有一番韵味。

    公孙珩一步步走向女子面前,出乎意料之外遽然出手,狠狠掐住她细白的颈脖,声音阴森至极,“你好大的胆子!竟敢冒充珩王妃!”

    过于强烈的戾气,令众人心凉了一大截。

    “放开我!”沐无忧在他眼中看到决然杀气,眸光微暗,如玉脂般的双手用力制止他蛮横的举动,奈何公孙珩半点不为所动,反而越发用力,以至于呼吸渐渐薄弱。

    “长歌,不要冲动!”席娅婻纵然心中不悦,却还是说情,她不想着他们两人成婚的日子内见血。

    砰的一声异响,一袭红衣无情坠落于地,沐无忧只觉五脏六腑都被狠狠的撕裂一般,疼到骨髓当中。还未晃过神,头顶上传来一道阴森而嗜血的声音,“来人啊!将人丢出去!”

    话落间,沐无忧艰难爬起身,迎面直视公孙珩寒鸷狠绝的目光,呛声道,“今日之事,谁是谁非,尚未定论,珩王爷一味欺辱我一介女流,算什么君子?我沐无忧纵然来自民间,可也知道是非黑白,礼义廉耻!”

    沐无忧!辽都富商沐德之女,亦是中书令之子云枫杨今日要迎娶的新娘。

    所有人惊骇之余,非常有默契的看着眼前的一幕。

    

中书令的媳妇,误打误撞的跟珩王拜了天地,而原本是珩王妃的席娅婻,却没能如愿的与心爱之人成婚。这种局面,真是令人极其尴尬。

    公孙珩凤眸微眯,丝毫不为所动,声音依旧寒森,“你以为本王会信你无辜?”

    这个世界不可能有这般巧合的事情。

    沐无忧苦笑一声,身在局中,她非常清楚仅凭自己苍白的解释,根本无济于事,他们亦不会相信自己清白。

    满堂宾客不计其数,却无一人肯站出来说只字片语,便是最好的说明。

    沐无忧眸光微抬,右手取出发间金步摇,在公孙珩表情愈发冷冰时,果决疾速的朝右脸颊惊天一划,顷刻间血溅三尺,倾世容颜,毁于一旦,满堂哗然,惊骇不已。

    咚的一声,步摇无情坠地,发出沉闷之声,如同人呜咽哭泣。

    剧烈的疼痛抽走沐无忧所有力气,可她笔直站立于殿堂中央,凝视着被自己的鲜血溅满一身的公孙珩,孤傲而嘲弄,“如此王爷可相信?”

    公孙珩面无表情,紧抿嘴唇,默不作声,喜服下的双手慢慢蹙紧,内心冲击不小,万万没想到这女子如此果决狠心。

    沐无忧不屑的移开视线,眸光清冷的扫视发愣中的满堂宾客,语气冰冷而决然,“诸位来客,今日一事,有目共睹!公孙珩是非不分,一味咄咄逼人,我沐无忧不愿背负欺世骂名,故自毁容颜,证明清白!另在此宣告,我沐无忧与公孙珩拜堂一事不算数,既无夫妻之名,又无夫妻之份,往后亦无任何瓜葛。”

    一席话说的铿锵有力,不带半点回转余地,孤傲冷清的容颜寒气渗人,莫名心生畏惧之意。

    无视满堂宾客震惊的表情,沐无忧踩着红绸缎,高傲决然的离去,留给众人一道似火焰般的背影。

    原地,公孙珩看向已经消失的背影,精神片刻恍惚。

    “长歌!” 手腕被人不安的抓住,公孙珩回神,迎上神色忐忑不安的席娅婻,宠溺一笑道,“不要怕!有我在!”

    末了,朝书梓焕示意一眼,书梓焕忙吩咐众人清理台面。待喜堂重新布置后,公孙珩方与席娅婻拜了天地。

    仪式依然继续,但满堂宾客的心思早已不再。

    ……

    宽阔平坦的大街上,沐无忧一身红妆如同鬼魅般游走,一半完美,一半惊骇的容颜,令尚未散去的百姓纷纷投以诧异而惊愕的目光,对本人更是指指点点。

    短短的半刻钟功夫,她错嫁入公孙珩的事情,已经在整个辽都传开。

    有的人更是对其投了菜叶,鸡蛋,仿佛她是十恶不赦的坏人,破坏了他们战神与心爱之人的婚礼,是个不知廉耻的女子。

    沐无忧面无表情,承受着旁人各种奚落,各种嘲弄的表情,心被狠狠的伤害,自尊亦是身受打击,她仅有的一点孤傲,绝对不允许她对旁人解释任何。

    哪怕,解释以后,能够改变她这种局面。

    “小姐!”一声尖叫之声,身体被人紧紧抱住,沐无忧眸光氤氲的看着眼前清秀可人的女子,僵硬的扬起一抹勉强的笑容,声音如同苍蝇般,“元溪,你又犯路痴了,一个不留神,你就又迷路了!”

    元溪紧紧的护住沐无忧,看着脸颊上触目惊心的伤口,心疼的眼泪直流,“小姐,您的脸……”

    沐无忧惨淡一笑,拍着她的肩膀,“回去吧!”

    “小忧!”温润低沉的嗓音从后方传来,沐无忧的身子一僵,她没有回头看云枫杨一眼,只是冷冷的说,“枫杨,你我终究是有缘无分!婚事就此作罢!”

    “不!小忧!”云枫杨不顾这是公众场合,强行将人纳入怀中,痛彻心扉的大喊,“别对我这般残忍!随我回府成婚!不管你变成什么模样,你依然是我最美丽的新娘!”

    沐无忧眼睛发酸,内心五味杂陈,缓缓推开他,半垂下头,一字一句的说,“枫杨,谢谢你对我的好!可是,我无法答应你!”

    顿了一声,她苦涩一笑,“今日的事情,虽非我过错!但在世人眼中,我亦已是不洁之人!你那么美好,我又怎能害你!你我往日种种,就此忘了!珍重!”

    清风徐徐,吹起沐无忧身上的衣裙,红如火,艳似丹。

    一头墨发披散于两边,春风吹拂,发际飘飘。

    擦肩而过时,眼泪无声坠落,沉没于尘埃之中,消散于天地之间。

    沐府,坐落于辽都以南,与她们所在的位置是截然不同的两个方向。

    往日只需要半刻钟路程,今日却硬生生的走了半个时辰。

    奢华豪气的沐府门口,还挂着鲜红的大红灯笼,地上还遗留着燃烧过后的鞭炮纸,满目大红之色,在此刻看来却成了一种莫大的讽刺。

    “小姐,外面冷,我们进去吧!”元溪担忧的看着发愣出神的主子,沐无忧嗯了一声,踩着鸳鸯绣花鞋逐步走向台阶口。

    “站住!”倏然间,一道严肃到极点的声音传来。
作者有话要说:
花开盛世,飘然而至!新作来袭,敬请期待!

盛世皇妃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