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首页 | 好看的小说 | 完本小说 | 小说库 | 小说排行榜 | 玄幻小说
背景:

字体:

第4章 回宫

    次日一早,静人寺外就已经备好了一辆精致雕花的上好马车,先去跟静心师太告别之后才带着清霜白露踏上了马车,启程回宫。

    马车走大道下了山,又静静行驶了四个时辰才入了东颐皇宫中门,换乘了软轿,又走了大半个时辰才到曾经她与母妃住的锦华宫门口,锦华宫离东颐皇的乾和宫和皇后的栖凤宫相隔不远,又与御花园相邻,但与后宫其他妃子的宫殿有些距离,也就少了很多打扰,是个难得的好地界。锦华宫内的风格也是大气繁美,楼阁水榭皆有江南园林的精致,当时甚得母妃喜爱,在刚以太子妃被立为皇后时锦华宫也是作为皇后的宫殿使用的。现在中宫栖凤宫曾经是名叫顺承宫,因母妃被夺了后位而又重新立了邱氏为皇后之后东颐皇也未曾让母妃迁出锦华宫,也足以可见母妃曾经也是盛宠一时的,也正因为如此才将顺承宫改为了栖凤宫,不过,栖凤?云画意有些好笑,栖凤就代表你是名正言顺的凤凰了么?毕竟曾经在太子府邱氏也只是个妾而已,连侧妃的份位都不是。锦华宫门口,听棋和陶嬷嬷也早就候在门口了,见到云画意,两人都忍不住喜极而泣,自从公主离宫已有七年之久,这几年来她们每日每夜都在担心,就怕公主有个好歹,如今公主可算平安回来了,听棋姑姑和陶嬷嬷都双手合十的念着“阿弥陀佛!”

    如今再见到两人云画意也是觉的无比亲切,轻声道:“听棋姑姑,乳娘,我回来了。”

    两人忙擦掉眼泪上前给云画意见礼,云画意抬手托住她们不让她们跪下,嘴上嗔道:“听棋姑姑和乳娘可真是,我从那外头回来,连杯水还来不及喝一口呢,姑姑和嬷嬷现在还讲究这些虚礼。”

    两人闻言连忙告罪起来,伺候云画意回宫内歇息,秋霜哀怨的望了云画意一眼,公主这么说,回头她就要被姑姑和嬷嬷责怪没有照顾好公主了。

    听棋和陶嬷嬷忙张罗着为云画意沐浴收拾,在两人的伺候下,云画意舒服的泡了个花瓣澡,沐浴完又任由她们穿衣梳妆,听棋是原来冷贵妃的贴身大宫女,最擅长的就是髻发梳妆,巧手一转,听棋撩起一半头发盘成发髻,插上一只凤凰嵌明珠步摇,剩余的墨发都披散在身后,清雅又不失公主的贵气,云画意小的时候梳发就是听棋在负责,自然也知道她最不喜繁复,因为听棋为她梳发每每都选的素雅大气的发型,云画意左右偏头看了看,赞道:“果然还是听棋姑姑最懂我的心思。”

    听棋笑道:“奴婢多谢公主称赞,公主还是先吃些东西再去见太后吧。”

    云画意点点头依言在桌前坐下,陶嬷嬷早就备好了吃食,准备了一些燕窝粥配了几个清爽可口的小菜,云画意顿时觉得很有食欲,安然的就着菜了吃小碗粥又吃了些个点心,才带着听棋和秋霜往太后的懿德宫去了,却在快到要的时候遇上了从另一条岔路上款款而来的云佩柔。“五姐。”云佩柔声音轻柔,吐气如兰。云画意微微颔首:“六皇妹这也是来给皇祖母请安么?”

    云佩柔笑道:“正是呢,刚和繁桑在城里逛了逛,这才刚回来。”

    云画意不为所动,微微含笑道:“六皇妹与贺郡王感情好也是一桩佳缘,恭喜六皇妹了。”

    云佩柔微微一愣,似有些诧异的看了云画意一眼,她这样提到陆繁桑云画意也不为所动,难不成云画意当真不喜欢繁桑?云佩柔略微皱眉很快又在心里否决了这个想法,不可能!繁桑如此出众,云画意怎么可能不喜欢,定然是装模作样的。

    云画意看着她眉梢微挑:“六皇妹这是怎么了?”

    “没事。”云佩柔低头羞涩的道:“多谢五姐吉言。五姐的婚事也定了,柔儿也在这里祝贺五姐。”

    云画意挑了挑眉,她这个和亲的婚事有什么好祝贺的?微微点头道:“走吧,该进去请安了。”说完便转身往不远处的懿德宫漫步而去。

    云佩柔咬着唇,心里暗恨不已,瞪着云画意的眼眸里射出一股近乎凶狠的光来。“公主……”随身宫女珠儿低低喊了一声。云佩柔这才暗自吸口气,沉声道:“走吧。”

    懿德宫里皇后带着各宫受宠的妃子也都在陪着太后说话。见云画意和云佩柔一前一后的走进来,兰嫔用帕子捂嘴笑道:“看来两位公主的感情当真是好,来请安都是一起的。”

    欣妃嗤笑一声道:“兰嫔看来还是进宫晚了些,要说这谁关系好都有可能,唯独咱们这两位公主关系可好不了。”宫里人谁不知原本与贺郡王定亲的淑华公主,如今却变成了淑文公主,这换的可不止婚约还是和亲的人选。至于太子府那个意外给外头人看看也就罢了,像她们这些在深宫里过活的女人,谁相信是意外?

    瑜贵妃看着皇后微沉的脸色,敛下了眉眼不屑的笑意轻咳一声道:“欣妃妹妹也不能这么说,如今咱们这两位公主一位是有情人终成眷属,这另一位也是为我东颐国做了大贡献。”她也没想到皇后想出的不让云佩柔去和亲的办法居然是主动勾引贺郡王闹个人尽皆知,这样南越也不愿意要个不干不净的和亲公主,又帮女儿定了个好亲事,这一箭双雕用得也是漂亮,至少目的是达到了,至于名声,出生就是至高无上的公主,就算名声有污,又有谁敢多说什么?还真是邱氏的女儿,贱人也只会用这些上不得台面的手段。

    皇后微微皱眉,略微不满的看向瑜贵妃:“贵妃这话是怎么说的?之前的事情都是意外,你们不都是知道的,这公主的名声可不是能随便污蔑的。”瑜贵妃话的意思竟敢说柔儿不知羞耻。

    “好了。”太后这才开口道:“你们个个都是能说会道的,可消停一会儿罢,别吓到两个丫头。”说罢伸手向云画意招手道:“淑华丫头,过来哀家瞧瞧。”

    云画意上前几步,福了福身道:“淑华给皇祖母请安。”

    太后含笑指了指旁边的椅子对云画意道:“起来坐下罢。”云佩柔不依的上前对太后嗔道:“皇祖母偏心,如今五姐回来了皇祖母就不疼柔儿了。”

    显然太后对于云佩柔的撒娇极为受用,忙拉住她慈爱的问道:“今日又去哪里疯了?”

    云佩柔娇颜微晕,盈盈浅笑道:“繁桑说城里今日有花会,带我去瞧了瞧,知道皇祖母喜欢牡丹,柔儿可特地带了一盆最好的回来孝敬皇祖母呢。”

    “好,好,好。”太后满意的点点头连说了三个好字,看向众人道:“这些个皇子公主里头,还是柔丫头最得哀家的心思。”

    皇后闻言顿时喜笑颜开,附和道:“这丫头也是有些心思,原本今日她要出宫,臣妾还不乐意,就怕又出什么岔子,现在看来倒是臣妾多想了。”

    太后道:“现在已经定亲了倒也无碍,总要好好培养培养感情的,不过到底是金枝玉叶,却是不能出什么差错的。”说着便侧首跟云佩柔嘱咐道:“以后出宫多带着人,可万不能出什么事让你母后担心,可明白了。”

    

云佩柔乖巧的点点头道:“皇祖母放心,柔儿明白了。”

    云画意看着面前慈爱和乐的一幕心里没什么想法,不代表别人没有,至少欣妃看着面前这一幕就极为刺眼,也是有一个女儿的,可却不得宠爱。

    欣妃打量着坐在对面垂眸不知在想些的云画意,不可否定,云画意真的出落得比曾经她们都讨厌的冷贵妃更美几分,那清雅脱俗的气质更是将号称东颐第一美人的云佩柔比了下去,思及此,欣妃掩唇笑道:“这么几年不见,淑华公主可出落得果真是风华绝代了,我们淑芹还不及淑华公主一半。”

    瑜贵妃点头,附和道:“果真是,我看在这宫里还没有及得上淑华公主的。”

    闻言,皇后和云佩柔的脸色都沉了沉,云佩柔隐藏在宽大袖袍里的手紧攥成拳,盯着云画意的目光也带着嫉妒和恨意。

    云画意挑了挑眉,这后宫的女人都闲着无事不针对别人一下就会死么?无奈的轻叹口气,云画意道:“欣妃娘娘和贵妃娘娘当真是繆赞了,淑华蒲柳之姿,当不得如此夸赞。”

    “淑华公主不用如此谦虚,本宫也是说实话罢了,淑文公主,你说可对?”瑜贵妃含笑道。

    云佩柔掩下眼眸里的憎恨,柔声道:“贵妃娘娘说得不错,柔儿也是如此认为,柔儿可好生羡慕呢。”

    云画意对于这种有事没事总要挑拨两句的人也很是无语,淡淡浅笑道:“以淑华看来,母后凤仪天下那才是最美不过的。”

    皇后微微一怔,显然没想到云画意竟将话头转到了她身上,瑜贵妃眼神微闪,也只有跟着淡淡附和了两句。

    “这么热闹,这是在说什么呢?”东颐皇和廉王联袂而来,朗声笑道。

    众人忙起身给东颐皇见礼,太后见到许久没有没有见到的小儿子也是满心欣喜,拉着廉王道:“这是在做什么?竟是许久都未曾进宫来了。”廉王是与东颐皇一母同胞的兄弟,比东颐皇小了十二岁,今年也不过才三十有二。

    廉王笑道:“儿臣奉皇兄之命去了一趟江南,耽误了一段时日,今日一回来就进宫来给母妃请安了。”

    太后点头笑道:“无妨,你皇兄派你去办之事必定是极重要的,可不能耽误了正事。”

    廉王点点头在太后旁边坐下,因为廉王进宫来了众女眷都觉得有些不便,因为纷纷起身告退。云画意走在众人最后,却正好见瑜贵妃已经踏出殿门的身子略微侧了侧极隐秘的看了廉王一眼,那隐含爱意的眼神让云画意扬了扬眉,这瑜贵妃跟廉王倒像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南越安王府。

    书房里,听完来禀的下属说完的消息,宁尘言挑了挑眉,淡淡道:“知道了,下去吧。”来禀告消息的下属应了声是,恭敬的退了下去。书房里一袭红衣的念无离摇着描金折扇懒懒的笑道:“看来那淑华公主也是位奇女子,不仅对于和亲一事毫无异议的接受,居然还暗藏了那么多的势力,而且她的二表哥居然还跟你是朋友,这也真是……”太奇遇了。

    宁尘言点了点头,思索道:“去查查那个背叛是谁。”

    “嗯?”念无离愣了愣才反应过来他所说的叛徒是指谁,无语道:“你干嘛抓他,你不是该谢谢那个叛徒么?若不是那个叛徒晚了那么久才报消息,你还能娶得美人?据说淑华公主可比那个什么东颐第一美人美多了,而且她的母家是冷家,冷家不止是清流名门还很有钱啊。可见这次皇帝对你可真不亏!”

    宁尘言淡淡道:“冷家除了她还有三个名正言顺的嫡系公子,而且司徒二公子对我有大恩,这次的叛徒就当给他付药钱了。”

    念无离翻个白眼,默默道:“司徒二公子哪次给你医治后你没付银子?”

    宁尘言温和平静的看了他一眼,念无离连忙举手投降:“我去查,我去查还不行么!”真是的,老老实实说是想讨好大舅哥他又不会嘲笑他!

    “那你去不去东颐?你的身体也该去找司徒二公子看看了吧?”

    宁尘言沉吟了片刻才道:“你跟我一起去。”

    “为什么?”念无离瞪大眼,拔高了声音。

    宁尘言淡然道:“这次我在东颐肯定是待不了多久的,你跟着送嫁队伍回来。”

    主要是为了保护新娘是么?!念无离哀怨的叹口气,想他也是一代风流倜傥的人物,居然就被人如此奴役,这人真是太无耻了,但是无奈某人实在道行太高,他这种小虾米就只有被奴役的份啊!

和亲帝妃:药罐王爷别纠缠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