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首页 | 好看的小说 | 完本小说 | 小说库 | 小说排行榜 | 玄幻小说
背景:

字体:

第2章 两道圣旨

    “儿臣参见父皇,母后,见过各位娘娘。”

    “臣参见皇上,皇后娘娘,见过各位娘娘。” 太子和太子妃,云佩柔陆繁桑都分别行礼。

    东颐皇点头道:“起来吧。”

    云轩成没有起身反而低下头道:“儿臣来向父皇请罪,儿臣不敢起!”

    东颐皇打量了他几眼,道:“你要请什么罪?”

    陆繁桑低头咬了咬牙道:“皇上,臣也要请罪!”

    东颐皇挑了挑眉道:“哦?都要请罪,那都说来听听,到底要请什么罪?”

    陆繁桑眼角瞥见了跪在她身边的云佩柔,云佩柔眼眸低垂轻咬着唇角,两只手也紧紧的拽着袖口,紧张忐忑的模样让陆繁桑只觉得一阵心疼,心一横陆繁桑率先开口道:“臣在太子府冒犯了公主,导致公主失了清白,请皇上降罪!”

    东颐皇眼眸微眯打量着眼前的四人,神色平静的问道:“你们怎么都会去太子府?就算都去了,淑文也该在内院,为何会跟贺郡王在一起?”

    太子妃道:“六皇妹是臣媳邀请的,只是正巧有几位夫人拜访,臣媳便先招呼客人,因六皇妹觉得无趣,而六皇妹也常来太子府对府中非常熟悉,臣媳便请六皇妹先随便逛逛,稍后再去寻她,六皇妹便去了花园的观景楼……”

    太子接着回道:“贺郡王也是儿臣叫来的,儿臣本看着今日天色好,想同贺郡王一起到城外骑马,却是底下人回话耽搁了一会,谁知贺郡王也去了观景楼……”

    “呵呵……”一声轻笑响起,欣妃眨了眨媚眼道:“这……也未免太过巧合了一些,太子和太子妃都邀请了客人,却又都有事耽搁了,这太子府的花园也不小,却正好贺郡王和淑文公主都去了观景楼……”此言一出,原本众人眼中的迷惑都变了变,这难道真不是淑文公主和贺郡王借着太子府的地方幽会么?

    云佩柔愣了愣,抬头瞪着欣妃恨恨的道:“欣妃娘娘可莫要血口喷人,这岂是可以随便胡诌的!”说着就转头看向东颐皇急切的解释道:“父皇不是这样的,虽然我和贺郡王都去了观景楼,可那又有什么奇怪的。观景楼是太子府整个花园景致最好的地方,每次太子府的客人也有不少在逛园子时爱去观景楼的,儿臣今日只不过刚好遇到了贺郡王,这也不全是太子皇兄的贺郡王的缘故,是今日在观景楼换香的丫头做错了事才导致出事的,我们已经将那丫头带过来了!”

    众人有些了然,那换错的香是什么香她们这些生活在深宫的女子自然是知道的,虽然是上不得台面的东西,但是各宫里指不定都私藏着一些,太子府里有也不奇怪。

    东颐皇皱了皱眉才沉声道:“带上来。”

    侍卫将捆绑好的红英带过来扔到地上,东颐皇转动着手上的玉扳指问道:“是你换错了香?”

    红英忙好好跪起来喏喏的道:“是……是奴婢错了,求皇上饶命啊!奴婢再也不敢了,求皇上饶命!”

    坐在一旁一直没说话的惠妃咦了一声道:“这丫头怎么有些眼熟……”皇后和太子心里都是一紧,到了现在已经是最后关头,可不能出一丁点的差错。

    昭嫔看了看众人的神色掩唇轻咳一声道:“不过是个丫头,许是惠妃姐姐记错了罢!”

    惠妃仿若没听见般沉吟了片刻道:“我想起来了,这丫头之前不是楚王妃身边的人么?我还记得这丫头容貌生得不错,我还打趣过楚王妃大气说这般俏丽的丫头都提到身边,还是不久的事,怎么如今又去了太子府!”

    云轩成皱了皱眉,脸色阴沉的问道:“你当真在楚王妃身边伺候过?”楚王妃身边伺候的肯定是一等丫头,如今你一等丫头却进了太子府,这代表的意义可就不一样了。

    红英瑟缩了一下才颤声回了声是,瑜贵妃神色冷凝,冷笑道:“前些日子楚王妃进宫请安,跟我提过几句,说身边有个丫头犯了错被撵了出去,想来就是这个丫头了,怎么,难不成被已经被撵出去的丫头做了错事还要算在楚王府的头上?至于为何去了太子府,那为何不说,太子府为何偏偏要买这个丫头!”自己不检点还想要将脏水泼在自己的彦儿身上,当她是死的不成!

    “好了!”东颐皇喝了一声,众人都住了口不敢再说话,东颐皇眼神微沉,扫了眼沉默不语的陆繁桑道:“你当如何?”

    陆繁桑沉声道:“臣向皇上求娶淑文公主为妻,求皇上恩准!”

    东颐皇看着他并不说话,陆繁桑咬牙静静的等着,只觉得那股来自帝王的威压也越来越沉,背上的汗水侵湿了整块里衣,待到他觉得快有些撑不住时,东颐皇终于收了目光,淡淡道:“淑文禁足半月,贺郡王杖责一百,其他的再议,太子跟朕去御书房!”

    看着有人来拉陆繁桑行刑,云佩柔慌忙道:“等等,父皇,求父皇开恩啊!”杖责一百,那哪里能受得了!

    东颐皇淡淡瞥她一眼,冷哼一声带着云轩成拂袖而去,皇后忙让孟嬷嬷去拉云佩柔起来,带回栖凤宫去。东颐皇和皇后一走,众妃也都没有心思再坐着了,瑜贵妃看着惠妃冷笑道:“惠妃妹妹真是好记性,连个丫头也记得如此清楚!”

    惠妃淡淡道:“谢贵妃姐姐夸奖,不过是那丫头容貌出众,妹妹多看了两眼罢了!”

    瑜贵妃打量她几眼,不屑道:“最好是如此,妹妹最好不是有其他的心思!”

    惠妃点头微笑道:“那是自然。”。

    瑜贵妃又警告的瞪了她一眼才拂袖而去。

    御书房。

    东颐皇看着底下的三个儿子,淡淡道:“今日之事,你们也都有耳闻,南越来了国书,和亲公主要是皇后之女,如今出了这种事,你们觉得如何是好?”

    楚王云彦成道:“父皇,两国和亲可是大事,现在淑文的清白已毁,宫外也已经传的人尽皆知,若是我们再将淑文嫁过去只怕南越觉得我东颐诚心不足,若是以此挑起事端,必定会令我东颐元气大伤。”

    “但若是南越诚心打算以此挑事,既然要求了要皇后之女,那就算封一个公主过继到母后名下也是行不通的。”云轩成接口道。

    云彦成沉思了片刻,神色一亮,带了些自得道:“父皇,若是必须要皇后之女,我东颐也并非没有……五皇妹如今已是及笄之年,再住在宫外也是不妥的,以冷贵妃和五皇妹的身份也是再恰当不过的……”更重要的是五皇妹的生母是曾经的冷贵妃而冷贵妃曾是是父皇还是太子时娶的原配,若论皇后之女的嫡出,有谁比得过五皇妹。

    “住口!”东颐皇神色一变,厉声道。显然也是想到了冷贵妃,看着云彦成的目光带着怒意和失望,他可以不去管他们之间的竞争,但是今天有原楚王府的丫头毁了淑文的清白,现在又是如此不知好歹。

    云轩成低着头也感觉到了东颐皇神色的变化,唇边掠过一丝极淡的笑意,他也知道以五皇妹和亲是如今最好不过的法子了,但是前提却必须要父皇先将冷贵妃追封为皇后,而恰巧父皇的禁忌就是冷贵妃。气氛是令人窒息的沉默,云彦成有些不明白自己到底是哪里触怒了父皇,但是也不敢多言。

    康王云宇成在心中微微叹口气,这云彦成是不是上了两年战场,挣了些军功就把脑子给丢了?居然敢明目张胆的提冷贵妃,就算想死可干嘛要连累他!云宇成在心里默默诽腹了一番这才开口道:“父皇息怒!三皇兄也是为东颐着想,我国现在国库空虚,但南越却还有着几分力道,还要提防着西梁,我们现在确实不能再开战了!”

    东颐皇这才皱了皱眉,微叹口气道:“罢了,你们都先下去。”

    三人这才松了口气,连忙恭敬的退了出去,东颐皇有些疲惫的闭了闭眼,冷贵妃,他已经有许多年没有想起自己这个原配妻子了,冷贵妃曾是冷家的大小姐,天姿国色,才学出众,可也正因为她是冷家的大小姐,他才会故意忽略她,待他登上了皇位也没有让她做几天皇后,原本他以为再也不用给她皇后之位的!

    “皇上,太后娘娘来了。”丁公公进来禀告道。

    “快请母后进来。”东颐皇起身相迎。

    太后命身后的宫女将汤盅放到桌案上,又满满的乘了一碗给东颐皇才让人退下,心疼的看着东颐皇道:“皇上纵是为国事劳心劳力也该注意自己的身子,这汤是刘嬷嬷亲自熬的,你小时候最爱喝刘嬷嬷熬的汤?正好今日多喝一些。”

    东颐皇依言坐下来,端起碗喝了几口才笑道:“劳母后担心了。”

    太后叹口气道:“你是皇上,也是母后的亲儿,自然是会担心你为了国事拖垮了自己的身子,今日淑文的事情母后也知道了,皇上打算如何处理?”

    东颐皇道:“如今闹得人尽皆知,也只有为他们赐婚了。”

    太后点点头:“也好,总归是要给个交代的。”

    东颐皇思索了片刻道:“母后觉得朕追封冷贵妃如何?”

    “哦?”太后奇道:“这又是为何?”

    东颐皇沉声将南越及云彦成的提议说了一遍,又加了一句道:“朕希望以母后的名义派人将淑华接回宫中。”

    太后点点头道:“这本也不是大事,明日我就派刘嬷嬷前去,冷贵妃追封了也无妨,什么比得上国事重要?这样也算是全了南越的要求,毕竟冷贵妃曾经也是太子妃。“

    东颐皇点头道:“那便有劳母后安排。”

    次日一早,皇宫里就传出了两道圣旨,一道自然是为淑文公主云佩柔和贺郡王陆繁桑赐婚的圣旨,直到听到了圣旨的消息,身在栖凤宫的皇后和云佩柔才真正的放下心来,另一道却是追封曾经当过几天皇后却又在冷家倒台之后被贬为贵妃的冷贵妃为庄顺皇后,冷家和冷贵妃的事情也曾经是长安城里的人们津津乐道的话题,现在又突然追封,人们自然又是讨论了个热火朝天,毕竟冷贵妃的生女淑华公主现在还在以为东颐祈福为由久居城外的静人寺,深居简出,就是皇家和长安城的聚会也是从未参与过的。

    “公主,公主,不好了不好了!”秋霜慌忙的从屋外奔了进来。

    幽雅简洁的房间内,有着淡淡沉香弥漫,闻之便让人沉心静气,书案前,一个窈窕无双的身影正提笔练字,少女十五六岁模样,身着一袭素衣,长发未挽,只用一条发带将如瀑的墨发束在身后,清丽绝俗的容颜上脂粉未施,简单却让人移不开眼,少女停下手中毫笔抬眼看向她道:“怎么了?”

    

“公主,皇上下旨为淑文公主和贺郡王赐婚了另外还追封了贵妃娘娘为庄顺皇后!”秋霜满脸焦急的道。

    闻言云画意挑了挑眉,清眸中是一闪而过的惊愕。她倒是不在意东颐皇下旨为谁赐婚,但是东颐皇突然下旨追封母妃为皇后这事就是匪夷所思了。

    “可有听到消息为何突然要追封母妃?”

    秋霜愣了愣,清秀的小脸上闪过一丝迷茫,这是现在应该重视的事情么?跺了跺脚,秋霜微怒道:“公主,现在不是该说贺郡王和淑文公主的事么!”

    “哦?那父皇为何会突然下旨为他们赐婚?”云画意从善如流。

    秋霜咬牙道:“听人说是因为淑文公主和贺郡王在太子府幽会,有个丫头错换了那上不得台面的香,他们一没把持住就有了肌肤之亲还被人发现了,皇上这才下旨赐的婚,听说皇后娘娘已经将那丫头赐死了!”

    云画意眨眨眼:“所以不管是因为什么他们现在都已经有了夫妻之实,圣旨已下,我还能如何?”

    秋霜撇撇嘴,满脸不悦道:“那公主就这么算了?”

    云画意好笑的看着她:“那你希望我去抢亲?还是你觉得我该去求父皇?”

    “当然不是!”秋霜不甘心的嘟囔道:“可当初皇上为贺郡王指的王妃是您啊,现在白便宜了淑文公主。”

    “这是不是便宜以后还得两说,当初我与贺郡王的婚约不过是个口谕,现在有了这档子事要全了淑文给皇后和邱家一个结果那我份婚约自然就做不得数了,而且以淑文的性子,她也不可能甘心低我一等屈居侧妃,就算她甘愿,父皇和皇后也不会同意的,堂堂皇家公主,为人做妾,皇家才不可能丢这个脸。”

    秋霜恼怒的道:“那就要牺牲公主?这长安城也不止贺郡王一个男子。”

    “可偏偏是淑文和贺郡王发生了这件事。”而且听这个幽会的说法那贺郡王和淑文本来也该是两情相悦才会有这幽会一说。

    “这淑文公主和贺郡王真是好不要脸面!”秋霜咬着牙跺了跺脚,跟与自己姐姐有婚约的男子不避嫌的在太子府里幽会而且不带人才会出这种差错,当真是好不知羞耻!

    “我不稀罕的你却是稀罕上了,这话可不能拿到外头去说,若是被有心人拿去做文章,我现在可保不住你。”云画意淡淡提醒道,话里却没有任何责怪之意。

    秋霜鼓着腮帮子,气呼呼的道:“公主放心,奴婢省得!”

    “公主,湖阳长公主和苏小姐来了”门外侍候的小丫头进屋禀告道。

    云画意抬眸就见一个中年美妇携着一个娇美绝丽的少女踏进屋内。

    云画意连忙起身迎上去:“皇姑姑,浅儿。”

    湖阳长公主是先帝最宠爱的女儿,从出生便养在当今太后身边,太后有两子但无女儿,因此对湖阳长公主也甚是疼爱,长公主今年也不过才三十五六,保养得宜的容貌上更因去年添的小世子而多了几分慈爱之色,浑身上下都流露着出生于皇家的优雅和贵气。

    苏浅也同样是百年书香世家出生的嫡女,气质高贵,风姿优雅。

    湖阳长公主拉着她仔细打量了一番,确定她神色无恙才放下心来道:“看你无碍,本宫便放心了,这回却是委屈你了,谁能想到会发生了这种事,依本宫看来那陆繁桑也不是个好的,皇姑姑自会替你好好寻个良人,再请你父皇下旨赐婚。”

    云画意对于湖阳长公主和苏浅一听到圣旨就立刻赶了过来的事心里也很是感激,忙着拉她们坐下,文雅的笑道:“让皇姑姑担心了,我本也没有见过贺郡王,更谈不上伤心难过,如此想来六皇妹与贺郡王也应当是两情相悦罢,那倒也是一桩良缘,我却是为他们高兴的。”

    湖阳长公主点点头,对云画意的端庄娴雅也满是欣慰,虽然长在宫外,但仍比从小养在宫里千娇百宠的淑文更添了几分大气。

    “能如此想最好,若是为此气坏了身子,那才是最不值当的。”想起淑文的做派,湖阳长公主又皱起了眉头:“这淑文也真是太不像话了,也不知皇后娘娘是如何教养的,堂堂公主之尊,要什么样的如意郎君没有?非要跟姐姐的未婚夫勾三搭四,见了面不仅不带着人,还做出这种事。”

    云画意淡然笑道:“皇姑姑又想这些做什么,淑文的事情总有皇后娘娘去操心,倒是静心师太前些日子还跟我说皇姑姑有段时候没来静人寺了。”

    湖阳长公主十八岁那年下嫁给了邑阳候崔笙,由于多年来都没有子嗣,便常上这静人寺来求送子娘娘,也方便照看她,终于于年后为邑阳候诞下世子,又来了寺里还愿,一来二去,跟身为住持的静心师太也就熟识了,空闲时候常来同静心师太说话,捐一些香油钱。

    湖阳长公主道:“师太在讲经呢,我忙着来看你,也没顾得上过去,见你好好的,皇姑姑也放心了,这就去跟师太打个招呼,你跟苏家丫头也说说体己话罢,过会子我便直接先回去了,东黎这孩子现在认生,连他爹都是不顶用的”东黎便是邑阳候府世子。

    “是,皇姑姑慢走。”

    目送湖阳长公主离开,苏浅才拉着她担忧的道:“若是难过,便跟我说说吧。”

    云画意摇头笑道:“难道你以为我是不想皇姑姑担心才故意那么说的?”

    苏浅盯着她不说话,明媚的眼眸中写满了“我就是这个意思”几个大字!

    云画意轻叹一声道:“你看我可像难过的样子?我是真的觉得无所谓,不必担心。”

    苏浅摆出一副明显不信的神色,轻哼道:“那贺郡王可是长安城的春闺少女们心仪的如意郎君之一,年轻俊朗,气宇非凡,还身居郡王高位,又深得皇上赏识,不知多少女子想往里钻呢,这个被错过了,你就当真没有半点想法?”

    云画意斜睨她一眼道:“莫非这贺郡王也是你苏大小姐心中的如意郎君?”

    苏浅轻哼一声,傲然道:“金絮其外,败絮其中,本小姐还真不喜欢!”

    云画意无奈:“那你看不上的我就能看上了?”对上苏浅的眼眸,两人心照不宣的相视一笑。

    能作为对方最好的朋友,苏浅自然也相信云画意是真的一点都不将贺郡王放在心上的,摆摆手叹道:“罢了,罢了,不如你嫁给我大哥吧,我大哥虽没有贺郡王的爵位,但其他的我大哥可一点不比他差什么。”

    云画意挑了挑眉,打趣道:“你什么时候也能做你大哥的主了,也不害臊。”

    苏浅坦然笑道:“那有什么可害臊的,能有个好嫂子才是顶顶重要的,总不能娶个见识浅薄之人闹得家宅不宁吧。”

    苏家是东颐有名的以书香传家的世家大族,苏浅的大哥苏钰是苏家本家的嫡子,以后更是整个苏家的家主,这种百年大族家世渊源,盘根错节,苏家的当家主母自然不是能随便乱选的,先当以清流名门从小精心培养的大家女子为最好,次的也必须是教养学识都好的书香门第。

    “未来苏家的少夫人你父亲母亲自会慎重选择,娶个皇族公主却并非幸事。”云画意轻声说道。

    苏浅眨眨眼,她从小也是被精心教养长大的,并非不懂这些,当然也就知道让意儿嫁给自家大哥是不可能的,苏家可从未打算跟现在的东颐绑在一起,只是大哥对意儿一向是盛赞不已所以才那么一说,不成也是在意料之中,转而便说起了长安城里的其他事情……

    “公主,诗姑娘来了。”秋霜恭声禀告道。

    苏浅闻言识趣的道:“你既还有事,我就先走了。”

    云画意点点头,先等苏浅出去了才让人请诗蓝嫣进来。

    “属下见过公主!”一个婀娜妖娆的女子从屋外进来,美艳魅惑的容颜上带着凝重之色。

    云画意示意她坐下,方才问道:“这是出了什么事了?”

    诗蓝嫣道:“刚刚三公子去了红袖楼,吩咐属下给公主带几句话,三公子说今天才传来消息说南越与东颐议和亲之事,要求以皇后之女和亲,这才有了淑文这件事,至于下圣旨追封贵妃娘娘也是因为皇后之女已经不能再嫁了,所以才有了追封贵妃娘娘这个原本明媒正娶的太子妃为皇后,这样您也是皇后之女,还更加名正言顺一些。”

    云画意秀眉微蹙,冷笑道:“原来是打的这个主意,想要皇后之位,又不愿意付出在这个位置可能付出的代价,哪里就有这么好的事情。”

    “那咱们现在怎么办?”诗蓝嫣担忧的问道,这次去和亲完全就是去当炮灰的,谁知道两国能安稳多久,还有个虎视眈眈的西梁,说不定就等着两国两败俱伤,好坐收渔翁之利。

    云画意思索了片刻才有些遗憾的道:“没有办法,是皇后先得到消息就占得了先机,同样的花样咱们不能玩第二次了,但是咱们应当先得到消息才是,为何却慢了这么多,蓝嫣,你好好查一查,只怕是咱们的人还太久没有清理过了才敢出这种漏子。”

    诗蓝嫣神色一肃,沉声道:“属下知道了!”若真是因为出了叛徒,那就别怪她手下无情了!

    “公主,静心师太有请”一个小师太进来双手合十,恭敬的道。

    云画意点点头,侧首对诗蓝嫣道:“蓝嫣,你先回去吧,和亲之事是没有办法了,咱们的势力先渐渐向南越转移吧。”

    “是。”诗蓝嫣顿了顿,神色复杂的看了云画意一眼才咬牙应道:“属下遵命!”
作者有话要说:
亲爱的们!我的标点符号真的是不好的习惯啊,每次改得心累。求收藏!求推荐啊!

和亲帝妃:药罐王爷别纠缠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