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第102章 抱抱婧儿

    再怎么不喜欢这个官场,再怎么讨厌夺嫡的漩涡,她也不得不承认,皇姐说的话一点错误都没有。历史书本来就是胜利者书写的,好与坏、善与恶,通通不重要。只要是你的手中握有权势,你便是好,你便是善。如果反之,那便是大仠大恶之人,人人得而诛之。

    思及此,翊王的眼神悄然无息地落寞了下来。

    看到胞妹这副样子,她不禁恨铁不成钢道:“九儿,皇姐想告诉你的是,父君的那一套大隐之法在这般紧张激烈的争权夺位时毫无用处,它只会让你变成一条任人宰割的猪羊。鹬蚌相争,你就是她们口中的小鱼小虾,会被两派乃至更多派别的人马头一个吃掉。当然这并不是我惺惺作态不想去夺位的理由,但是我有什么错?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自然不想当皇帝的皇女也未必是好皇女。”

    说到这个不想当皇帝的皇女的问题,翊王的脑子里突然划过了一张脸,她立即抬起头来看着靖王:“皇姐,我倒是把一件事情给忘了。你昨天下午不是去拜访了八皇姐吗?沂王她怎么说?”

    在目前所有还存活着的皇女里,庆宣帝最讨厌的是靖王,对已故的云箫太女和手握重权的燕王感情微妙,剩下的她和八皇女沂王庆宣帝还看得顺眼点。所以,这个沂王会不会成为她皇姐的下一个敌对手?

    虽然翊王并不知道她在云箫太女流放之前曾经前往刑部大牢看望过前太女,可是庆宣帝很明显是了如指掌的,甚至知道她身上怀有大凤朝代代下传的太女玉印。却从来没有跟任甚人说过,更没有因为她曾经动过立翊王为太女的念头,而把她做的这件卑鄙行径告诉翊王让她一无所有。如此一来,靖王便更不明白庆宣帝在打什么鬼算盘,还有她心目中的那个继承人,她爹的那人到底是谁啊!

    “沂王同意跟我们合作,不过她也明确告诉了我,要求我助她登上太女之位。”靖王将沂王未曾用言语表现出来的心思直接毫不掩饰地告诉了自己的宝贝妹妹。是非曲直,便由她自己去判定。

    她也是时候该长大了,靖王的眼神里略过一丝痛惜,转瞬之间就被带着阴霾的眼压了下去。

    听到这话的翊王,怒了起来:“什么?她想要当太女?她凭什么要皇姐帮助她当上太女?母皇会同意吗?还是她以为她自己就是母皇心目中的那个人,简直是太荒谬了!”

    谁知靖王淡淡一笑,低声道:“别急啊,沂王想要借助我的力量坐上皇储之位,其实我也是很乐意帮她的。”

    听到这句话,翊王差点把有牛大的眼珠给瞪了出来:“皇姐,你知不知道你自己在说些什么?你要给沂王做嫁衣吗?”

    她皇姐这不是气疯了吧?居然说自己乐意帮助沂王让她上位?

    靖王音色不疾不徐地笑道:“别急啊,我的话还没有说完呢。在目前局势不清明的时候,谁给谁做嫁衣都有可能,但是沂王她妄想我们给她做身嫁衣,那也得她有这个本事和福气可以穿得上身才行。”

    “皇姐的意思是……”

    “沂王不就是想借助本王的力量去对抗燕王嘛,可以啊没问题啊。让我帮助她,那她自然而然就成了一只出头鸟,猎人的抢从来都是打的喜欢瞎出头的鸟。到时候谁挨了枪子儿,那可不是本王害的。”靖王笑得犹如朝堂之上那些游刃有余的老狐狸一般。

    沂王想要把她当成跳板跳到太女之位上面,那也得庆宣帝和燕王两个人都同意才行!没有她们两个位高权重的掌舵人同意,沂王想凭空蹦哒起来,她还真当别人都是蠢蛋?那么不能凭空蹦哒起来,沂王就一定能够得到她们的同意吗?做梦!天底下哪有那么好的事情?燕王会傻到将即将到嘴的肥肉心甘情愿地送到别人嘴里去?当然不会。那么庆宣帝心目中的继承人会是这个沂王吗?不知道。但是她既然选择了接受这个跳板,等她蹦到了太女之位上,或者说蹦到太女之位上之前,一切的结果还能够不清晰地显露出来吗?

    沂王不是傻子,靖王更不是,所以这场交易能够互利互惠之余,吃亏最大的那个人一定不是她凤奚暮。

    听自家皇姐这么分析下来,翊王也不禁为自家皇姐的聪明智慧所折服:“皇姐真是太聪明了,九儿自愧不如啊。所以我说嘛,这个皇位就应该由皇姐来坐,我就只管给皇姐打下手就好了。”

    不管于公于私,她都不是个精于算计的人,都不是个适合当皇帝的料。更多的,也是她没有这个心思和精力去算计别人保全自己。所以,母皇选择放弃她这个行为做得太对了。

    闻言,靖王精明的脸上露出一丝温和的笑意来,她笑着道:“你知道自己不适合当皇帝就好,我看你也不可能当一个好皇帝。什么只娶一夫不纳侍的荒谬话你都能够说得出,你还有什么荒唐事干不出来的?还想当皇帝呢,存心想把母皇给气死,把我们父君给气活吧!”

    翊王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音色佯作不满:“皇姐,你知道我不会生出夺权的野心就好了啊,我都已经决定全力以赴地帮助你了,你还不肯放过我和青扬两口子啊?”

    “哟哟哟,两口子这话说得真顺口,那你准备什么时候把你们这个两口之家变成普通百姓眼里的三口之家啊?”靖王继续刚才没说完的话题。

    翊王尚且还勉强堆积着的笑脸垮了下来,冲她抱怨道:“我都说了我这两年不想弄个孩子出来牵绊着我。行行行,那就这样吧,你和沐侧君还有林侧君什么时候有了好消息,我和青扬就什么时候带给皇姐我们的好消息,怎么样?”

    这般敷衍了事的话引起了靖王的不满,她轻蹙眉头淡淡训诫道:“你这是什么话?哪有人在这种事情上做比赛的?再说了,你皇姐我又不是没有孩子,我家女儿要不是我控制着生,说不定都三四个叫你皇姨的了。这件事你可别想赖啊,赶紧的,就算是我不催促你,过不了多久说不定母皇也会跟你说同样的一番话,所以你和洛氏两个人可得马上努力。”

    “孩子有那么容易生啊?那也得需要花时间……”翊王还在嘀嘀咕咕的,但显然已经开始心虚了。

    且不论庆宣帝对她有后的事情会是什么态度,光因为她只娶一夫不纳侍的问题了已经屡次对她表示出不满。如果洛氏不尽快怀上孩子,坐稳正王君的位置,凭借后宫有一个整天为了女儿沂王后嗣忿王君的常君赵氏经常冒出来蹦哒,也会让庆宣帝有意识地联想到翊王这边的情况。所以,翊王现在根本不是受到她皇姐的压力,而是受到庆宣帝那边的无形压力。如果洛氏在短时间内还怀不上孩子,庆宣帝会不会也和那个成天无所事事就盼着给自家女儿后宅里塞人的赵常君一样,会以“无后”的名义对翊王进行强制性打压,逼着她强行纳侧夫小侍,这才是目前翊王最头疼的问题。

    靖王见她仍然一副没有引起足够重视的模样,神色肃然了起来,正色道:“九儿,你应该知道我们母皇的秉性。她之所以目前没有朝你对这件事下手,是因为这件事比之目前的局势来讲排名是靠后的。如果你在兵部里安顿了下来,母皇势必会立即让你选择,要么让洛氏怀孕,要么让她给你的府邸里塞人。不管哪种情况都有可能发生,尤其是后一种,母皇不可能看着你一辈子只守着一个洛氏过日子,你迟早是会纳侧君侍君的。身为皇女藩王,后宅里没有几个像样的侧君侍夫,岂不成了大凤朝的笑话?”

    她不说这些事情还好,一说就让翊王本就不安的内心更加慌乱,她急忙阻止她的下文:“好了皇姐,你别说了。你的意思我都明白,其实你和母皇想的东西都一样,都想让我纳侧君对不起青扬对不对?”

    

“这怎么叫对不起呢,皇女藩王娶夫纳侍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什么叫对不起?简直是荒唐!”靖王动了怒。

    翊王也明白自己刚才说错了话,急忙道歉:“对不起嘛皇姐,我刚才的话说错了,我向你道歉。可是我真的不想娶那么多侧君侍夫,家里有一个贤夫,我们两个和和美美的过日子不好吗?为什么非要逼着我纳侍呢?”

    靖王一副跟她说不清楚的样子看着她,无奈道:“好了好了,你和洛氏的事情我先不管了,这件事情自有母皇会来收拾你!不过洛氏怀孕的事情你可必须得努力,母皇即便是能够忍受你娶夫不纳侍,也绝不会容忍你没有后嗣断女绝孙。”

    “哪有那么严重啊,什么断女绝孙,皇姐你说这话也太重了吧?”翊王不满地嚷嚷着。

    而此时的靖王却是一副丝毫没有开玩笑的心态看着她:“如果你觉得不严重,你尽可以就这么继续玩乐下去。等到有一天母皇实在是忍无可忍的时候,以一切雷霆手段给你翊王府塞美男的时候,你就知道厉害了。”

    翊王简直是被她这个皇姐逼得十分无奈,她双手上举表示投降:“好好好,算我怕了你好吧?行行行,我回去就和青扬商量,我们尽快要个孩子。我怕了你了,可以了吧?”

    看她一副这个孩子是为了她怀、是为了她生的模样,靖王嗤笑道:“我可不欠你的,你怀不怀生不生的关我什么事?我有我的女儿,而是还是如假包换、货真价实的款。你不让你的王君怀孕,指不定哪天他就像赵常君说的那样,和哪个野女人好上了……”

    她越说越离谱,连翊王这般没心没肺的人也听不下去了,急忙打断她道:“停停……停停停!你还是不是我亲皇姐啊,居然这么诅咒我戴红帽子?你怎么不说你不让你家沐侧君怀孕,指不定他哪天就找到个野女人怀上野种了?”

    “凤珺翊!”

    “好好好,我错了我错了……”

    靖王见她选择了认错,也不再继续逼迫她,缓缓言道:“孩子的事情你心里有个数便好,你记住,母皇再宠你也不会任由你断了自己的女嗣。”

    翊王做出一副诚心悔过的样子:“我错了,我回去蹲墙角反省去。行了皇姐,这件事情我心里会有个谱的,你就不要一直这么絮絮叨叨的了。”

    靖王赏了一个白眼给她:“我还不是为了你好,若你不是我的亲妹妹,你生不生孩子关我什么事?我懒得瞎操那样闲心。”

    “嗯嗯嗯!”

    谈完了这个话题,翊王又将话题扯到了皇姐对待婧儿的问题上去,她表示真的很希望皇姐能够好生地疼爱婧儿,毕竟婧儿目前只是一个两岁的孩子,她不应该承受大人的错误。

    靖王不置可否。

    翊王为了缓解靖王心里的不舒服和柳氏心里的难受,主动提出晚膳要在这里用,会派个人去把洛氏接过来一起陪皇姐和姐夫用回膳,记忆中似乎从来没有这么做过,大家聚在一块一起热热闹闹的用膳岂不美哉?

    靖王表示同意她的意见,便派人去翊王府请洛王君过来。有些事情翊王小孩心性听不进去,她相信洛氏定是个明事理的,有些东西她决定让柳氏或者林侧君跟他好生谈一谈,毕竟能够不惹怒庆宣帝就别去惹怒的好。帝王之怒,即便是当皇女藩王的,也没那么容易就承担下来。

    两个人回到了正厅,婧儿吃够了点心已经睡着了,躺在柳氏的怀里像一只小猫一样乖巧。看着女儿睡着的脸蛋,靖王情不自禁并且很是难得地朝着柳氏坐的软椅走了过去。

    柳氏自顾自地看着怀里睡着的女儿,眼底流露出的是浓得化不开的一腔父爱,根本没有抬起头来看妻主。也不知道是因为刚才的事情生了气还是潜意识里周遭的环境里没有靖王。

    现在的靖王脸色有些尴尬,犹豫了半晌,才心虚地伸出双手:“让我抱抱婧儿吧。”

    柳氏充耳不闻,似乎这句话没有被他的耳膜接受到。

    见状,靖王也不再继续委屈自己,上前一步便从柳氏怀里抱起婧儿,动作有些粗鲁。

    柳氏一边怕她的动作大了会弄醒女儿,一边又担心自己说话的声音大了会吵醒女儿,只得嗫嚅道:“殿下小心,婧儿睡着了……殿下动作轻点……”

    事到如今他还是在迁就她,这让靖王心里更加涌出了一股愧疚:“赫儿,对不起,我不是故意那样对婧儿的。”

    柳氏垂着眼睑,整个人全神贯注都注视着妻主怀里的女儿,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的道歉。

    靖王抱起了婧儿,看着女儿可人的睡颜,心里不禁有一丝最柔软的情思被牵动了起来。

    就在这时,突然听见婧儿说了句梦话:“父君……好吃……好甜,婧儿乖的……”

    闻言,靖王更甚愧疚,伏下额头轻轻地吻了一口女儿稚嫩的小脸。

凤宫赋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