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首页 | 好看的小说 | 完本小说 | 小说库 | 小说排行榜 | 玄幻小说
背景:

字体:

第83章 二姐傻了

    戚琉抬起头来看着杨侧夫,面上毫不掩饰那不甘心的神态:“爹爹你告诉我,我哪里比不了戚舒了?我究竟哪里比她差?她是庶出我也是庶出,凭什么我比不上嫡出的还比不上她一个同样是庶出的?”

    杨侧夫看着她这般模样,心疼不已:“琉儿,别这样……”

    而戚琉却是充耳不闻这话,她胡乱抓住杨侧夫的手臂,再次问道:“爹爹你告诉我啊,我究竟哪里不如她们了?凭什么她戚舒可以与戚芸一争高下,而我是庶出我却不可以?凭什么她戚舒要比我高贵些,凭什么?就凭她爹爹是主事侧夫吗?我不甘心,我不甘心啊——”

    “行了琉儿,”杨侧夫见状既是心疼又是无奈,他坐近了女儿,耐心对她道,“你听爹爹说,少主之位的事情不是那么简单的。即便是二小姐那种得到你母亲赏识的庶出,她也得受到族人的压制,你母亲不让你有这个心思也是为了你好。琉儿,你听话,莫要胡思乱想给你母亲添乱了。”

    戚琉疯狂的眼眸终于对准了他,她面上是更加不甘的神色:“爹爹,连你也不愿意帮我了是不是?我究竟是输在哪里?啊?你告诉我她戚舒究竟哪一点比我强?凭什么她就应该让母亲赏识凭什么我就不行?爹爹你告诉我啊!你不是说会帮我的吗?你不是说只要我愿意你就不会反对的吗?你说话啊!”

    此刻的戚琉有些魔怔。

    杨侧夫被女儿逼急了,索性扔开她的手,站起身来道:“行啦!爹爹这是不愿意帮你吗?你就因为一个戚舒,为了一个人家毫不放在心上的姐妹之情就把自己折腾成这样?少主之位有那么好坐上吗?二小姐等待了多少年?现在都没有一个像样的结果,你以为嫡庶之别有那么容易破除?要是真的有那么容易,你母亲早就彻底放弃戚芸,立你二姐为少主了!哪里还轮得到你?”

    戚琉看着杨侧夫,面色狰狞:“爹爹说过不会阻止我的,爹爹你说过的……”

    杨侧夫直视着她,平静道:“爹爹是说过,不会阻止你。可是琉儿,你记不记得爹爹也同样说过,只要你这样做会得到快乐,爹爹便全力支持你。”

    还没等杨侧夫说完,戚琉便抢先着道:“我当然记得,我争少主的位置当然能够得到快乐!爹爹,你帮我,你帮我——”

    “你这样做能得到什么快乐!”杨侧夫蓦地拔高了音量,痛心疾首地看着女儿,“你是我生的女儿,你的心思我还能不清楚吗?琉儿,你不要被仇恨蒙蔽了双眼,你根本不想要这少主的名头和家主之位,你去争这个位置心里真的会很快乐吗?”

    听到父亲将自己的心思全部道破,戚琉逐渐安静了下来,不再像刚才那样激动。

    杨侧夫重新坐在了她的榻前,凝视着自己唯一的女儿,低声道:“琉儿,爹爹是为了你好,你别去做这么危险的事情。少主之位注定与你无缘,你不能去碰与你毫无瓜葛的东西,那不是你应该得到的。”

    他当日是对女儿说过诸如此类的话,可是他也心如明镜,他当日对女儿说的是不反对她意气风发地踏上仕途之路,但不是会任由她去争夺戚家家主的位置。

    家主之位本就和他的琉儿无缘,他也很有自知之明的没想过女儿会去与大小姐、二小姐两个人争,他永远也不会有这个非分之想。况且,琉儿现在说出这种话来也不是因为她真的很想要少主的位置,而是因为她不甘心,不甘心被戚舒这样对待。

    但是他没有亏欠过戚舒的,凭什么在琉儿被她举发过后,还得因为她而变得人不人鬼不鬼的?

    陈氏父女有什么资格?!

    戚琉眼神冷漠,面无表情地道:“那好,那我现在开始读书,准备今年的秋闱去!”

    杨侧夫着急道:“行了,你给我好好躺着养伤,参加什么秋闱?戚家的事情还不够乱吗?”

    戚琉垂着脑袋,默不作声的样子。

    女儿的模样让杨侧夫心疼不已,他轻轻抚着女儿的背,好言好语道:“好了琉儿,别生气了。爹爹知道你委屈,但是你也不能乱来呀。你今天私自外出爹爹多担心你出事?你母亲回来后不也没说你什么吗?做什么要惹她生气?你听爹爹的话好生养伤,现下戚芸要回来了,你让她们俩斗就是,咱们父女俩好生过日子。将来如果你想要进入仕途,爹爹也会全力支持你。现在一个戚舒,不值得你这样毁自己的人生,她不配你这样折磨自己,知道吗?”

    戚琉渐渐地抬起头来,嗫嚅道:“爹爹……我错了对不起……”

    “好了没事了,你好好养伤便是,什么都不许乱想知道吗?”杨侧夫一脸和颜悦色。

    戚琉顺从而坚定地点点头:“嗯!”

    杨侧夫欣慰地摸了摸爱女的脑袋没有再出声。

    戚二小姐房中。

    陈叔父在女儿的榻上坐了一下午,也思考了一下午,如此这般逼迫唯一的女儿,他到底是不是错了?

    想了一下午他还是没有想明白,他到底是对还是错。

    戚钰铭站在房间的门口,见侍儿端了盛着饭菜碗的木盘步上前来,便伸手接过木盘,对那侍儿小声道:“下去吧。”

    侍儿悄无声息地退下,戚钰铭看了不远处坐在榻上的父亲一眼,叹了一口气然后端着木盘上前。

    “爹爹……”他轻声唤道。

    闻言,陈氏本来微微低垂着的头缓缓抬起来,双目无神地盯着眼前呼唤他的人。

    戚钰铭端着木盘柔声道:“爹,天色已经不早了,该用晚膳了,这是下人刚送过来的饭菜,你好歹吃一些。”

    陈氏扫视了他端着的盘子一眼,然后问:“你吃过了吗?”

    戚钰铭回答道:“儿子还未曾用过,待爹爹吃过了之后儿子再用。”

    “你去吃吧,我在这里陪着舒儿,等她醒了我再用。”陈氏说完便转过头去,默默注视着昏睡不醒的女儿。

    见状,戚钰铭出声劝道:“姐睡了一下午也应该快醒了,爹你先吃,等姐醒过来我再用。”

    而陈氏听了他的话却缓缓摇了摇头,眼神依旧没有离开过女儿。

    端着木盘的戚钰铭有些尴尬,他放也不是不放也不是:“爹,我知道我不应该这么迟才告诉爹爹姐出了事,但我也是为了……”

    话刚说了一半便被他爹给打断了:“什么都不用再说了,你去用晚膳吧,我在这里陪着你姐姐就好。”

    “爹爹当真不怪我?”戚钰铭有些踌躇。

    却没有得到陈氏的答案。

    就在戚钰铭端着木盘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的档口。忽听榻上的戚舒呻吟了一声,他面上一喜,急忙把手上的盘子搁置在案上,然后过去看姐姐。

    “姐?姐你醒了……”

    而陈氏听到女儿的声音,更是激动地握住她的手,差点哭起来:“舒儿,舒儿爹爹在这里,你快醒醒,快醒醒啊……”

    戚舒的眼睑翻动着,却依旧没有要醒过来的迹象。

    陈氏顿时哭出了声:“舒儿,你一定是在怪爹爹对不对?你怪我不支持你的夙愿,你怪我给你拖后腿……可是舒儿,爹爹也有自己的苦衷啊!爹只是希望你们两个孩子平平安安的,我错了吗?”

    

戚钰铭看着他爹这副样子,有些难过地开口道:“爹,姐是个明事理的,她不会怪你的……”

    还没等他说完陈氏便抢过话头道:“你姐姐若是真的不怪我她怎么会不睁开眼睛?她一定是在怨我这样逼迫她。可是我不逼她又能怎么办?大小姐是迟早会回来的,到时候我们父女仨的日子会更艰难,到时候族人还会容下我们吗?”

    戚家在京城的虽然只有戚如这一脉,但是这并不表示整个戚氏家族里能够说得上话的只有戚如一个人。

    戚家的祖籍梁州,得知戚芸出事那些有心的族人怎么可能不蠢蠢欲动,明里暗里给退任却还依旧掌握实权的戚家老祖宗的耳边吹了不少凉风,戚如还能收到传过来的消息不受到这那边的压力?她不说这些陈氏便应该当自己不知道,一味地当睁眼瞎帮助女儿夺位吗?

    家主不说是为了让他安心,可是他有什么权利自私自利不为妻主着想?

    “爹……”戚钰铭低喃。

    陈氏没有再说什么,说得再多也没用,他现在管不了什么戚芸什么族人的,他只要他的宝贝女儿能够醒过来、好起来。

    就在这时,戚舒似乎也明白了爹爹的苦心,她认命般缓缓睁开眼睛注视着两人。

    一见女儿醒了陈氏高兴地攥着女儿的手,一副欣慰的模样,喜极而泣:“舒儿,舒儿你可醒了!爹爹错了,你以后要去追求什么爹都不会阻止你了……只要你没事,只要你没事就好了……”

    戚舒就那样淡然地看着他,似乎睡醒一觉连话也不会说了似的。

    “舒儿,舒儿……”陈氏有些语无伦次的,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看着女儿哑巴似的状态,急忙对立在一旁身旁的儿子道,“铭儿,把饭菜端过来,先让你姐姐吃。”

    “是!”戚钰铭看着姐姐的样子似乎也有些不对劲,但他还是先把饭菜端了过来。

    陈氏小心翼翼地把女儿扶了起来,又殷勤地在她背后垫上靠垫让女儿舒服些,这边也替她将被子拉长到腋下,保证她不会着凉。这才从儿子端着的木盘里端出饭菜来,对她笑道:“舒儿一天没吃饭肯定饿坏了吧?来先喝口汤,这些饭菜是下人刚刚才送过来的,还是热的……”

    戚舒似乎不会说话了,一声不吭地看着陈氏,只是眼神还在动证明她听懂了陈氏的话。

    陈氏顾不得这么多,不管舒儿有什么问题那也得先让她吃饱饭再说。

    他端着一碗热汤,用勺子搅动了一下,然后舀起一勺汤喂向她:“舒儿来,先喝口热汤暖暖身子。”

    戚舒呆愣地看着他没反应,似乎是傻了一般。

    陈氏将汤喂到女儿口边,后者下意识地张开嘴喝下去。

    接着陈氏又从木盘上端下饭菜,耐心地一口口喂女儿吃下。整个过程戚舒都没有太大反应,勺子伸过来了便张开口吃,这让陈氏比之前更加心痛不已。

    喂女儿吃完饭,陈氏终于说到了这个问题,他问道:“舒儿,我是爹爹啊,你怎么不说话?你不会不认识爹爹了吧?”

    戚舒的眼神追随着他,却还是一言不发。

    戚钰铭叫下人将盘子和碗收拾了,跟陈氏一样坐在姐姐的榻边,注视着她问道:“姐你怎么了?我是铭儿啊,你不会不认识我和爹爹了吧?”

    他一说话,戚舒便将呆愣的目光又看向他,还是没有说话。

    “姐,我是铭儿,我是你亲弟弟呀,你不会不认识我们了吧?”戚钰铭急了,不会割个腕把脑子也割坏了吧?

    还是说,这是姐装的吗?她怨爹爹又无力改变现状便装成这个模样躲避?

    终于,戚舒开了口,她皱了皱眉然后缓缓确认道:“铭……铭儿?”

    见她终于舍得开口说话了,戚钰铭勉强笑了起来:“对,我是铭儿啊,姐你不记得我了?”

    戚舒仍然傻不拉几地看着他。

    渐渐的,戚钰铭的心情沉落到了谷底。

    戚大公子闺房里。

    立在案前的戚钰寒吃惊地转过身来,看着眼前禀报消息的小侍,不可置信地确认着传来的消息:“你说什么?二姐傻了?”

    戚舒傻了?

    这怎么可能?

    小侍道:“下奴不敢欺骗大公子,下奴得到的消息的确是这么说的。”

    “胡说八道!”戚钰寒不满地斥责道,“这些小道消息怎么能乱传?肯定是哪个多事的下人以讹传讹,你没长脑子吗?二姐割个腕能把脑子给割坏了?”

    看来戚家的下人们是该好生管一管了,居然能够容许这样的造谣传出来,简直是岂有此理!

    小侍垂着头低声道:“下奴怎敢乱禀报消息,二小姐她的确不对劲。”

    听过这话,戚钰寒亦狐疑地打量着他:“你当真不曾谣传二姐的闲话?”

    闻言,小侍顿时跪倒在地,颤抖着声色道:“下奴不敢,下奴哪里有胆子敢说二小姐的谣言……”

    见状戚钰寒便道:“那你起来回话吧,给我说清楚二姐她到底怎么了?”

    “是,”小侍站起身来,“谢大公子。”

    于是小侍将戚舒房里发生的事情如实禀告了他,戚钰寒听完,仍然觉得难以置信。

    “莫非……二姐她是装的?”戚钰寒左手环抱着右手手肘,右手撑着下巴,作思考状。

    小侍不敢多言,便应道:“下奴不清楚。”

    思索了片刻,戚钰寒对他道:“这件事情是真是假母亲会去核实的,我们就别再去管了。对了,母亲说让长姐什么时候回来?”

    小侍答道:“禀大公子,家主说让大小姐三日后回京。”

    “这就好。”戚钰寒安心了,抬头看着前方,喃喃自语道,“父亲,母亲还是很疼我和长姐的,你可以瞑目了。”
作者有话要说:
今年一定要把第一卷结束啊,进度太慢了,去年一年还不如前年半年写得多。最好半年就彻底结束第一卷,最迟今年一定得写完,一年半居然连夺嫡都没开始,太龟速了,不说日更也得三天一更吧!

凤宫赋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