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首页 | 好看的小说 | 完本小说 | 小说库 | 小说排行榜 | 玄幻小说
背景:

字体:

第73章 保持中立

    见众人皆止住了口,庆宣帝这才直视众人,目光如炬缓缓言道:“坠马一案影响恶劣之深,想必诸位卿家皆有耳闻,甚至有些人可以说是牵涉其中……”

    闻言,诸位大臣皆是一片哗然之声。

    也是,恐怕没被这次事件牵扯到的人怕是少之又少吧?

    众人在窃窃私语了少顷后便自动地安静下来,不过她们也不是特别在意这件事情。因为她们当中绝大部分人都或多或少牵涉其中,事发后的一个月里,以燕王的势力走访了多位与她结交深厚的官员,内阁的次辅韩隽便是其中特别重要的一员。可是整个内阁虽然一片力挺之声,却迟迟没有等到首辅张萧荟的表态。众人猜测她是要选择继续观望朝堂局势,摸清燕王对手真正的势力。

    众人之所以不是特别在意这件事情,就是因为法不责众。估计除了张首辅本人以外,就连右相戚如也有那么几分参与其中的态势,所以她们根本不用太担心上面那位降罪下来。

    庆宣帝见众人安静了下来,便看向人堆里的某一处,沉声唤道:“燕王。”

    燕王闻言,急忙向左侧跨列出一步来,双手抱拳应声道:“臣女在!”

    庆宣帝看着她,整个人纹丝不动:“那日猎场里的事情,朕和诸位卿家都没有亲眼看到事情的发展过程。你现在当着朕和诸位卿家的面,把那日发生过的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诉朕和众大臣,若有欺瞒之处,朕决不轻饶!”

    帝王的威严声调在剑拔弩张的朝堂之上显得格外严厉,众大臣既是在好奇观望着这一场斗争,又是跃跃欲试想要参与其中,靠拢一方谋取自己的利益。

    目前的朝堂、今天的大朝会,将是一场血雨腥风的政治风波洗礼!

    “是,母皇。”燕王拱手,答道,“那日皇家围猎,臣女本是独自一人在猎场骑着马闲走,不想竟然碰到了靖王两姐妹。臣女问及靖王为甚不去捕捉猎物,她告诉臣女今日闲暇,便和翊王随便走走。臣女问了些关于前太女的事情,便夸赞了靖王的姐妹情谊。正好又是在狩猎场上,臣女便随口一说要和她比试一番,而翊王却立马阻止了此事……”

    话及此处,站在不远处的翊王急忙出声打断了她的话:“若非你不拴好你骑的马,它又怎么会突然冲出来伤害皇姐?凤瑗屏你——”

    “翊王,朝堂之上不得无礼!”庆宣帝眸色凌厉地看了她一眼,接着道,“燕王,你继续说。”

    燕王点了点头,应声道:“是。臣女见翊王阻止了此事,便问是不是怕臣女伤及她皇姐,而靖王出来急忙打了圆场,应邀了比试。臣女当时根本没有想到这么多,只是当时全神贯注地比试,没有料到臣女的马匹竟然被人做了手脚。母皇,恳请母皇还臣女一个公道!”

    言罢,她突然跪倒在地,神色激动了起来:“臣女在这近一个月的时间里时时刻刻被人冤枉着,所有人都认为是臣女导演了这场事故,是臣女施计陷害让靖王受伤。可是母皇,稍微明眼一些的人都不是傻子,都能够看得出来臣女若是真的有此用心,又岂会做得这般明显?这分明是有人要故意陷害臣女,说不定这人就是——”

    没等她说完,翊王再一次打断了她的下文:“凤瑗屏你住口!我皇姐受伤昏迷多日,不是你害的那是谁?若不是你自己不系好你的马,它又岂能冲出来伤人?为什么它冲向的人是皇姐而不是你?你说啊,说啊!”

    “翊王!这是在朝堂之上,不得喧哗胡闹!”庆宣帝的声音再一次响了起来。

    翊王闻言,看向了御座上的威严帝王,逼着自己忍耐下来。

    见状,庆宣帝又扫视了众卿一眼,看了看立在内阁一圈人里前列的韩隽:“韩次辅是否有话要说?”

    韩隽应道:“回陛下,微臣以为燕王殿下方才所说之言甚为有理有据。呵,这里也不是损靖王殿下,微臣说句良心之言,靖王殿下在往日上朝时,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只是在前太女之案暴发后,或许是有了那么一点小心思。微臣失言,请陛下恕罪。”

    听了这话,庆宣帝的神色渐渐转向了此次事件的另一个当事人,靖王殿下。

    靖王在上朝至今一直是一副一声不吭的淡定模样,此时见内阁的人压了过来,也瞧不见她丝毫慌乱欲想辩驳的神态。

    庆宣帝看着她,面上浮现起了一丝玩味的笑意来:“靖王,你对这件事情有什么想要说的?”

    靖王抬起眸光,看向了御座之上笑意冷泛的庆宣帝,起了一丝玩味的笑意来:“靖王,你对这件事情有什么想要说的?”那威严逼迫而来的气场险些让她受不住。

    庆宣帝继续意味深长并着逗狗神情地看着她这位不愿安分的女儿。

    她一直不满这个女儿,却也没有动手整治过她。不是因为怕翊王生气伤心,而是因为她根本不愿意理会这个女儿。

    而靖王也一直怀疑自己父君的死是她造成的,所以对自己这个母皇也是非常不满。所以二人除了实在避不开的场合之外,根本没有见面的必要。就拿最近的单独见面时间来讲,也就是在靖王探望前太女之后,庆宣帝亲自来发布敕令,将她从刑部大牢叫到紫宸殿。

    除此之外二人还真心没什么特别的单独见面时机,当然,她们也必定不愿意看见对方。

    凝视着庆宣帝笑意深浓的神态,靖王开口缓缓言道:“回禀母皇,臣女那天本没想去围猎换取母皇的恩赏,便和皇妹一道遛马行在猎场里,不知道怎么的就遇到了燕王殿下。燕王下了马,我和九儿也不好意思再骑马,便都下马系好马绳。燕王殿下问臣女关于大皇姐的事,还夸赞了臣女的手足之情,臣女便以为她是和大皇姐一样的。她硬要与臣女比试功夫,还硬生生地驳斥了九儿,臣女实在撇不开面子,便只能应邀比武。可是后面燕王却对臣女下了狠手,臣女没法也同样还击,谁知道就在九儿上前欲帮助臣女的时候,燕王殿下的马却突然冲了过来驮着臣女向前奔跑。臣女根本抑制不了这匹发了疯的马,只能在最后它冲向大树之前杀了它,臣女却也被它甩了出去……”

    靖王说到动情之处,亦是朝着庆宣帝跪了下来,委屈道:“臣女知道母皇不喜臣女,可是母皇,前有大皇姐的死历历在目,后有臣女被燕王殿下坐骑所伤的深刻教训。母皇即便是厌恶臣女,也不能让燕王殿下再这般下去了……这么些年来皇姐妹的死是怎么回事,臣女和九儿还有这满朝的文武百官,都是耳聪目明的啊!”

    

庆宣帝看着她一动不动,面上的笑意早已随着她的一句句话暗淡了下去,没有人知道眼前的帝王心里面到底在想些什么。

    靖王看着她,垂下头悄然抹了一把眼泪,接着又抬起来道:“母皇,臣女即便是死不足惜,母皇又还能剩下几个皇女活在世上?燕王殿下今日可以对臣女下此毒手,来日亦可以对九儿下手,母皇一向疼爱皇妹可会忍心?就算母皇下得了这个心,难道不怕有朝一日燕王会对母皇……”

    “靖王!”燕王大步跨上前来,面色狰狞地看着她咆哮道,“你休要在这里胡言乱语,母皇英明如斯岂会听你的疯言疯语?本王对你下手?哈,真是天大的笑话!我凤瑗屏再没皇宠了,也不至于对你一个根本没有还手之力的藩王皇女下手吧?本王亦并非糊涂虫,还将此事做得如此明显一目了然?你在哄三岁小孩?!”

    二人争吵了起来,坐在高位之上的庆宣帝面色变得难看起来。

    见到二人争执,偏帮的翊王也是加入了这场吵闹大战里:“燕王你敢说大皇姐的死不是你下的手?这件事天下皆知是你凤瑗屏做得太绝,派出杀手杀了大皇姐一家,你还有脸在这里说你没有伤害过皇姐?你若是真的没有,为什么不拴好自己的马?为什么要让它冲过来伤人?你说啊!”

    燕王凝视着姐妹二人,冷笑道:“怎么,靖王殿下想人多势众,来打一场嘴仗?有理不在声高,翊王殿下,你喊得如此卖力,可知道母皇会怎么处置此事?”

    对于别的人她自是没有信心,可是对于这个靖王她对母皇是绝对有信心的。稍微清楚宫廷史的人都了解一点,庆宣帝有多不待见靖王却又疼爱她的胞妹翊王。母皇岂会在这件根本不是她做的事情上胡乱冤枉她?对象是别人倒也罢了,对于靖王,她是绝对有着信心。

    “凤瑗屏你——”翊王冲过来欲想对她动手,却被突然砸过来的一方砚台所伤。

    靖王见状,急忙抓起妹妹的手急急的问:“九儿你没事吧?母皇……”

    刚才砸中翊王的砚台自是庆宣帝扔过来的,她此刻面色极为不好,泛着阴沉。

    三人都被她的目光震慑到了,更不消说这一堆大臣。

    这时,一直保持着沉默的大臣堆里,内阁首辅张萧荟出列,上前一步进言道:“陛下,想必陛下已经收集到了这件事主谋的证据,便可以向在场所有人展示出来,还给真正的受害人一个公道。”

    张首辅发话了,也带动了大臣堆的气氛,众人也开始窃窃私语地讨论起来。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

    听张首辅的意思,难道事情真的不是燕王殿下做的?

    谁知道呢?靖王殿下也是个不安分的……

    庆宣帝像是已经石化了一般,一动不动地愣在那里冷眼看着众人讨论着接下来的发展。

    右相戚如上前,看了同样是朝臣之首的张首辅一眼,接着举着朝芴对庆宣帝道:“陛下切记,莫让敦王的死再次上演。”

    右相的话不多,声音也不大,但是凭她和庆宣帝的私交,说话的能力也比张首辅多得多。

    目前内阁这边次辅韩隽庶长女已经准备和燕王结为亲家,自然选择的是力挺燕王,另两位次辅也与燕王关系密切。那些群辅没有这些大人物的权力大,根据一直游走的形式,绝大多数也是表明支持燕王的,反倒是张首辅卿张萧荟的表现素来低调。可是按照内阁的一片力挺之声,她很难以一人之身反对起全体内阁成员的意见。

    可是谁敢说她不是支持燕王殿下的?

    而另一边的右相党,右相戚如排斥燕王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了。朝堂里说不上排斥却也选择的是保持中立,在云箫太女还在的时候,也是有意无意帮着她的。现在前太女不在了,戚相也不可能就此转换阵地,一定还会中立许久。

    但是右相不结交燕王,她的嫡长女却是巴不得早一天和燕王攀上关系,夺得从凤之功。

    如此一来,似乎好运气都围绕在了燕王殿下身侧,然而事情真的有这么简单吗?

    那些占了阵地和没有占的大臣们一个个都在观望着局势的发展,甚至包括目前还活着的皇女藩王们,也一样在等待。

    等待庆宣帝的下文,还不是最后的批复。

    终于,庆宣帝说话了,她凝视着朝堂之上所有人,缓缓言道:“好了,两位当事人已经各自把事情的经过都讲述了一遍,想必诸位卿家也明白了事情的大概。”说到这里,她笑着看向了仍然跪在地上的靖王:“六皇女,你敢在此对天起誓,你说的话绝无半句虚言吗?”

    闻言,靖王悄然握紧了拳头,抿了抿唇回应道:“是,朝堂之上母皇座前,臣女不敢虚说妄言。”

    庆宣帝唇边的笑容无限扩大,却让人感觉到如坠冰窖:“好,既然如此,那么——来人,将那个俘虏给朕带进来!”

    靖王心里一颤,却不敢在面上露出声色来,只得紧紧地握住拳头,给自己支撑下去的勇气。

    伤痕累累的黑衣女子在众人的疑惑声中被拖了进来,去掉大半条命的她却还是坚持着反驳道:“陛下……主子是冤枉的……陛下……”

凤宫赋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