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首页 | 好看的小说 | 完本小说 | 小说库 | 小说排行榜 | 玄幻小说
背景:

字体:

第3章   那种事

    唐千凌,也就是柳絮儿的上一任男友,没想到她还记得他。

    杜落尘陡然间面色僵冷,一下就愣住了。

    “你再说一次。”

    “我爱你,凌……”

    她已经很累。

    说完这最后一句,便呼吸均与的进入了梦乡。

    杜落尘觉得自己好像做了一件着实不该做的事情。

    但是,这件事情已经无可返回了。

    抱着她身体的手指没有收回来的打算。

    一点点,一寸寸,收紧。

    将她紧紧的揉进怀里,低头,薄凉的唇瓣吻在她的发心。

    他眼睛看着暗夜,有一丝寒冷的光亮,有些坚定的绝情。

    “抱歉,不能成全你跟唐千凌了,絮儿。”

    你,已经是我的了。

    房间里一切平静。

    房门外,杜妈妈很慎重将贴在门板上的耳朵撤开。

    杜爸爸很想将自己的老太婆拉走。

    却得到杜妈妈强烈的抗议,她极力的压低声音跟诱惑自己的丈夫:“难道你就一点也不关注牛鞭汤的效力?”

    “我只是觉得你这人太急功近利了!”

    杜爸爸对自己老婆的行为感到深恶痛绝,并且十分的不满跟唾弃。

    那料,杜妈妈却坏笑的勾起唇角:“我觉得我们儿子是个真男人。”

    “嗯?”杜爸爸怔了一下,下意识的就轻松进入了处处设置的话题圈套,“里面发生什么事?”

    “还不就是那种事~~”

    杜妈妈的神情少见的出现了几分猥琐。

    杜爸爸也忍不住愣怔的幻想了几秒,然后猛地摇头,好像要把脑海里那些画面都给甩出脑袋一样。

    他伸手拉住自己老婆的手腕:“你这人真是丢了我的信仰,怎么可以做听人墙角这么不光明正大的事情呢?走,你跟我走,不能在这儿继续听下去了!”

    杜爸爸态度非常强硬。

    杜妈妈觉得杜爸爸这根本就是蛮横不讲理。

    挣扎着想从杜爸爸的魔爪下逃脱出来。

    奈何杜爸爸是军营里出来的真汉子。

    在她想要拉大嗓门引起大家注意的那一刻,杜爸爸就无比敏捷的一把捂住了她的嘴,然后威胁她:“你想被你儿子知道他有你这么一个上不得台面的妈吗?”

    杜妈妈很愤怒,用几乎瞪出眼眶的眼睛来凶狠的抗议杜爸爸这是在侮辱她的人格。

    但是杜爸爸雷厉风行,把自己老婆的嘴捂住就一溜烟儿的拖到老两口的卧室去了。

    走廊里恢复平静,而且无声无息的平静着。

    这一夜分外的黑暗,窗外的月亮被乌云几度遮蔽住。

    杜落尘的卧室里,柳絮儿的侧脸不是在月亮露出来的时候出现在杜落尘的面前。

    杜落尘看着她熟睡,半点睡意也没有。

    他知道,过了这一天晚上,第二天早上太阳出现的时候必定是鸡飞狗走。

    柳絮儿知道自己前一天晚上是主动投怀送抱,说不定会悔的肠子都青了。

    但是,就算是把肠子都给悔得青了又有什么用呢?

    生米都已经煮成熟饭了。

    她能做的也就是接受事实。

    当然,杜落尘觉得柳絮儿不是一个会在走投无路的时候安于现状接受现实的人。

    她可能会为了这次意外事故而寻找她应该复仇的人。

    施寒作为把她灌醉的元凶已经是在劫难逃。

    而他杜落尘呢?

    想必也不会被她轻而易举的接受。

    黑夜一分分的逝去。

    黎明渐渐来临。

    柳絮儿的呼吸绵长而均匀。

    在窗外的天光渐渐放亮之下,突然想死做了个噩梦一样,啪的一下就跟诈尸似的睁大了眼睛。

    “杜落尘,你这个禽兽!”

    拔地而起的痛骂声尖利的回荡在杜家大宅里。

    这一天,注定不会平凡。

    柳絮儿早饭时间无精打采。

    饭桌前的每个人的神情都不大一样。

    

其中神情最小心翼翼的莫过于施寒。

    施寒作为杜落尘的远房亲戚,非常的关心自己的远房表哥。

    早晨被自己的表嫂给一嗓门喊起来的时候,就小心翼翼的把房门给上了锁。

    确定下面餐厅里没有出现实质性的战争场面之后,他才从自己的房间里安静的洗漱完毕,默默的下楼去餐桌旁边坐着等着开饭。

    他第一眼看见柳絮儿的时候,柳絮儿的两个眼圈都红彤彤的,就像是森林里被野兽给蹂躏了一整个晚上的小白兔一样令人怜惜。

    但是,施寒跟柳絮儿是有过节的,而且这过节还是一时半会儿化解不了的,俗话说嘛,敌人的不幸就是自己的万幸。

    于是,他忠实的遵循着自己幸灾乐祸的品格坐在了杜落尘的旁边,然后十分关心的问自己的远房表哥:“表哥,小水葱她怎么了?”

    自从柳絮儿出现在施寒的急诊室之后,施寒就给柳絮儿私下里取了个不伤大雅的绰号。

    没错,就是叫小水葱。

    这一声小水葱好像是被柳絮儿给听见了。

    柳絮儿马上像是复活的厉鬼一样,恶狠狠的瞪向施寒,眼神格外的怨毒。

    施寒感觉毛毛的,飞快的从餐桌上的小竹篮里拿了个牛角面包就拉开椅子逃窜出去。

    本来吧,他也不想出现在自己的表哥表嫂面前了。

    但是腹黑的表哥他妈却一下子就拽住了他的胳膊,格外亲切的问候他:“小寒啊,刚起来拿个牛角面包乱跑什么呢?”

    “没没没,没有,我……”我就是看餐桌上的氛围不太对,我想默默的回到自己的卧室里啃面包。

    姨妈你能放了我吗?

    杜妈妈当然不会轻而易举的大发善心,抓住施寒就把他给拖回到餐桌前,还把她摁在椅子上,非常和蔼的给他盛汤:“小寒啊,你不是喜欢吃甜的东西么?刚好我看你表嫂昨晚吃饭也偏好甜味的菜,这不是今天早上特意磨了黑芝麻糊,纯天然的,加上点蔗糖,可好喝了。”

    说着,亲切的给自己的媳妇儿盛了一晚,还招呼柳絮儿:“来,絮儿,趁热喝。”

    柳絮儿被杜妈妈这么一叫,觉得不好在这么亲切的双亲面前跟杜落尘作斗争。

    于是给杜落尘一个面子,收起那十分敌意的眼神,然后抓住小瓷勺喝了一口黑芝麻糊。

    可是,却万万没有想到,杜妈妈在给施寒也盛了一碗黑芝麻糊之后,还回过头来跟柳絮儿说:“昨晚辛苦你了吧?絮儿。”

    “噗——”

    她觉得自己养了二十多年的老血都被这句话给一刺激全都给喷了出来。

    她瞬间觉得自己有必要跟杜落尘的妈妈揭发一下杜落尘假戏真做把良家妇女给玷污了的事实。

    于是忽的站起身来,准备慷慨陈词。

    可是,这时候杜落尘看了一眼她的嘴巴,忽然在她要张嘴说第一个字的时候,抢先开口:“黑芝麻粘在牙齿上了,好难看。”

    “啊?”柳絮儿蓦地震惊了。

    然后飞快的捂着嘴巴跑到卫生间里去整理仪容。

    她一走,餐桌上瞬间就犹如烧开了开水一样滚烫的沸腾起来了。

    首先是施寒这个唯恐天下不乱的家伙。

    他惴惴不安又十分期待的望着杜落尘:“表哥,我今天早上听见嫂子把你动物化的形容了一下,你能给小弟解释解释这是为什么吗?”

    估计那句禽兽已经震惊了整个老杜家。

    就连早上起来喂鸟的杜落尘爷爷都十分好奇的呶呶嘴,等着杜落尘给一个合理的解释。

    杜落尘想了想,处变不惊的回答:“这个其实我妈应该能理解。”

    杜妈妈一惊,无语问苍天的愣怔了两秒,然后转头看杜落尘爸爸。

    无声的问自己的丈夫:难道我昨天听儿子儿媳墙角的事情被不幸的发现了?

    杜爸爸装作不认识杜妈妈,并且开始低头喝汤。

    杜妈妈想了一下,还是觉得自救是比较妥当的方法,然后清了清嗓子,亲切的开导自己的亲生儿子:“其实吧,落尘,你昨晚就是做的过分点了吧?”

    “妈,您到底知道些什么?”

    杜妈妈一听儿子的问话,脸上表情变了变,然后迅速的回答:“妈妈什么都不知道,妈妈都是猜的。”

    说完,还详装哀愁的叹了口气:“孩子大了,当妈妈的都猜不透儿子的心了。”

    杜爸爸看自己的妻子。想不到杜妈妈还心血来潮演技大发,还后来又补充了一句:“哎呀,妈妈不能给儿子排忧解难好伤心啊!”

    说着就用衣袖抹眼泪。

    杜爸爸已经不知道是不是该认这个女人做自己的太太还是该不认这个女人做自己的太太好了。

    都一大把岁数了,居然还这样,真是的。

    这让他们这些朴实的大老爷们如何是好嘛!

    杜落尘静静的等着柳絮儿从卫生间里出来了之后掀桌子发飙。

    施寒想了想,很是不安的跟杜落尘小声嘀咕:“表哥,我看你是不是先去卫生间看看嫂子。”

    施寒的意思是在柳絮儿发飙之前先把事情给和平的解决了。

    杜妈妈按捺不住了,站起身来:“我去卫生间里看看絮儿啊,这孩子的脸皮就是薄,你看我们说说她,她就害羞了。”

    杜妈妈很喜欢柳絮儿,走了两步却被自己儿子给拉住了。

    回头,就看见杜落尘开口:“我去。”

    杜妈妈很欣喜。

    目送儿子去找媳妇儿,还颇为欣慰的感叹了一句:“这小两口的关系还真是好啊。”

    杜爸爸跟杜落尘爷爷都赞同的点点头。

    唯有施寒沉重的叹息一声。

邪少老公悄悄爱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