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首页 | 好看的小说 | 完本小说 | 小说库 | 小说排行榜 | 玄幻小说
背景:

字体:

第5章 第6章 粽子糖

    那人眼睛瞪得溜圆,额前垂落的头发梢一翘一翘的,突然又笑起来,不生气了。他笑得弯着眼,再次将小盒子递给明殊:“好了,我瞧你也没多大,不跟你个小孩子计较。这糖很甜的,送你甜甜嘴儿。”

    明殊拿两根手指头将那糖盒子拎过来,入手一惊,这盒子看着小,份量不轻,竟然是纯金打的。四角包着青玉,盒子上透雕了五蝠牡丹,四周一圈葫芦纹,还拿米粒大的珍珠和红宝镶了牡丹蕊,且不说这盒子里是不是真装着糖,光这个盒子就值二三百两银子了。

    站在她身边的哈少良探头看见,倒吸一口凉气,咬着拳头才没叫出来。

    “尝尝啊尝尝!”这公子对明殊很感兴趣的样子,直催着她。明殊摸着小锁扣,揭了盖子,发现这巴掌大的金匣子里果真就装了满满一匣子糖。金黄色的粽子糖,一颗颗指甲盖大小,晶莹剔透,里头还裹着松仁或是瓜子仁儿,散发着淡淡的香气。

    “这可是京里六味斋的松仁粽子糖,有钱也买不来的。”那公子笑了笑,对她点了点头说,“就当是你刚刚救我的谢礼了。”

    哈少良在一旁咽了口唾沫,人家说是拿糖当谢礼,这糖能值几个钱?单这装糖的金匣子就够寻常人家三十年嚼用了。

    明殊在盒子里拈了块糖扔进嘴里,然后盒子一阖又递了回去:“糖我吃了,盒子还你。”

    那公子摆摆手:“都给你了,装着吧。”

    明殊想了想,拿了块干净手巾,把盒子里的糖块全倒出来包好又揣到怀里去,空盒子再次向前一递:“盒子还你。”

    公子讶然望着她:“我说了都给你啊,自然包括这盒子。”

    明殊一撇嘴:“糖我留着吃,盒子却不敢要。要了这盒子,以后怕是安稳觉都睡不得。您拿回去吧,小人骨头轻,压不住宝贝。”

    那人上下打量她一番,也没勉强她,笑着将匣子收了。

    哈少良急得直拉明殊袖子,低声在一旁数落她:“你傻了不是?那匣子值不老少钱呢,都够你去乡下买间宅子置几十亩良田了!”

    明殊白了他一眼,低声回道:“你当我傻啊,这儿人多眼杂,不知道什么人都混在一起,别前头我收了匣子,后头就被人暗算了。有宅有田当然好,可也得有命去享受,有福气存得住,你懂?”

    哈少良眼馋得紧,只觉得明殊胆子实在太小了点儿。白瞎了这把子好力气,却是缩手缩脚没个享福的命。

    那公子一掸袖子,把头发往耳后一别,迈着四方步晃晃悠悠就往驿馆里走,却迎面见着四个如花似玉的姑娘哭哭啼啼拎着包袱一步三叹地蹭到门口。

    两个端正的年轻人一脸张惶地跟在她们后头,一会看看这个,一会瞧瞧那个。再往后头去,却是一个熟人。玄青箭袖,冷心冷面地往那儿一站,对那两个年轻人说:“这就回去,告诉大太太,少爷差事紧,正要打马急赶回京。你们几个都不会骑马,爷也不要这么多人跟着伺候,没的白累了行程。你们几个的身契少爷会另派驿马送回中山顾家,这四个姐儿还要劳你们二位多看顾些,一路别出差错。”

    几个姑娘瞬时就哭出声来,梨花带雨地哭求道:“我们不回去,是太太要我们伺候少爷的,若是这样回去,怕是要被打死。求少爷软软心,便当可怜我们几个,哪怕是当粗使丫头也使的,千万别把我们送回去啊!”

    白衣的公子拿手指头搔了搔下巴,也来求情:“小白虎,你看她们怪可怜见的,花骨朵似的,做什么要赶走啊?留着养养眼睛也成啊!”

    白虎抬头见了是他,一时没持住,脸上露出个“卧槽,怎么是这个大麻烦过来了”的表情来,见他弯弯着眼睛正盯着自己看,忙将小心思敛了,规规矩矩给他行礼:“原来是季公子到了,小人一时没瞧见,倒失了礼。”

    季公子呵呵一笑,就手从腰后头掣了把绢纱象牙骨的折扇来,唰啦抖开,那满扇面儿的桃花扑面而来,也不管时令对不对,已经负着一只手,像模似样地轻摇着摆起了款范儿。

    “本公子掐算着你家世子爷该到江州了,果不其然,果不其然。”季公子摇头晃脑一脸得色,抬腿就往里走,“哎哎这几个丫头先别急着赶走,本公子进去帮她们求求情先。”

    本以为没指望的四个丫鬟顿时打起精神来,这公子白衣白马,举止不俗,人又长得俊雅,听这口气与世子还相熟,不知道是哪里的世家少爷,有他在世子面前说项,说不定真能有机会留下来。再不济,能得这位公子青眼,留到他身边去,也未尝不是条好出路。

    立时便有几道欲语还休的视线含羞带怯地追了过去。

    这季公子恍若未觉一般,跟着白虎走进了驿馆,只剩着那中山郡送来的二男四女面面相觑忐忑不安地站在原地儿。

    贵喜这才得档儿把脸从山堆一样高的杂物后头挪出来,对着明殊问道:“咱们怎么说呐?”

    

明殊就手扔了颗粽子糖在嘴里,嘎嘣嘎嘣咬着:“还能怎么说,总不能在外头傻站着。先回屋搁东西。”

    哈少良还一步三回头地在望,低声跟身旁的陈石嘀咕:“哎你说世子爷不会真把她们都送走吧,好歹也留一个两个的,全都送回家这也太不给大太太脸了。你瞅瞅那个圆盘脸的一很不错啊,一脸喜相,屁股又大,一看就是个好生养的。”

    陈石目不斜视,只回他“呵呵”两声。

    贵喜抬腿踢他一脚,骂道:“别混说了,让爷听着看如何发落你。”

    “得,匀你颗糖好堵了你这张破落嘴。”明殊反手塞了块棕子糖给他。

    回到屋里,明殊一边归置哈少爷的鸡零狗碎,一边在脑子里快速回忆着。师父有事没事时总爱跟她唠叨些京城里世勋权贵的来头关系,这里头数得上个儿的似乎并没姓季的。

    可是能跟庆平侯世子做朋友,且看样子还不是泛泛之交,这人家里应当非富即贵,否则以安阳大长公主的高贵出身,也不能允许嗣子结交啊。

    难不成是顾世子悄悄儿交的什么江湖朋友?

    一身功夫倒还不错,形容也有几分洒脱,只是再怎么做出一副疏阔落拓的样子,也遮不掉那一身的贵气。明殊打小眼里见的多是这样的人,这种人,世家的味儿都是渗到骨头缝儿里的,再怎么也洗不干净。

    哈少良被玄武叫了出去,让他去车马行雇辆大车送人走。看来那位季公子的求情并没奏效。哈少良一脸的痛心疾首,正要出去便被明殊拉住了。

    虽说六个人里头还有俩男的,但四个如花似玉,正当妙龄的少女一起走还是相当惹眼的。此处离中山郡还有好几天的路程,万一路上出了什么闪失可不好。

    哈少良听明殊这么一说,顿觉身上责任重大,再看那四个梨花带雨的姑娘时,就好像面前是四只香喷软嫩的小羊羔,随时要被外头大野狼叼了去,心里哪忍得,便壮了胆子去找玄武。玄武还真就给了他银子让他去找镖行的镖师护送将军府的这六人回去。

    哈少良跑了,余下的三人逛了一天早就腰酸腿疼,各自打水洗面净手,打算先去眯一小觉。

    可还没等躺下来,白虎又来敲门。

    “得了季公子粽子糖的这位。”白虎双臂抱胸,面上依旧冷如冰霜毫无表情,但一双眼睛微眯着,里头散射出来几许讽笑的意味,“季公子说他想你了,要请你一道过去对月饮酒呢。”

    明殊披散着头发,木木然回手指着自己:“我?”

    陈石和贵喜对视了一眼,“咚”的一声倒回床上,拿被子蒙住了头。

    明殊再见到那位季公子时,险些没认出他来。

    头发整整齐齐梳着,拿了碧玉竹节簪簪了发髻,身上穿着天青色银绣祥云常服,腰上系着金银双丝编的寿字纹腰带,玉饰金钩,垂挂玉玦香囊,一丝落拓样也不见,分明是个钟鸣鼎食家出来的温温翩翩贵公子。

    他身侧各坐着一位美貌女子,同样的高髻金彩,同样的琼脂朱唇,美目盼兮生辉,正浑若无骨似地偎着他,一个往他嘴里送葡萄,一个向他唇旁递酒盅。

    明殊嘴角微微抽了抽,看向自己目前的主子,所幸者,自己家的主子顾世子看起来还很正常,竹青色的道袍,黄杨木簪着乌发,眉目浓丽,只静静地端坐在季公子的对面,看起来就如一副名画,令人心胸顿开,雨后空蒙。

    见她进来,季公子抬手推开身边殷勤的美人儿,坐直了身体,抚掌笑道:“阿昀你真会挑人,连身边侍童都如此美貌,容色毫不逊于云娉云婷两位小娘子。”

    顾昀微垂双目,淡淡地说:“季明兄真会说笑,我的亲卫是男人,又何必与江州双美比容貌?”

    季明连连点头,诚恳地说:“是极是极,阿昀容色为京中第一,在你面前品评他人容貌确是不妥。”

    明殊分明看见顾世子眼中一闪而过的寒意。

    咝,怎么看怎么像是杀气。

将军嫁我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