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首页 | 好看的小说 | 完本小说 | 小说库 | 小说排行榜 | 玄幻小说
背景:

字体:

第5章 被摧毁的公寓

    余飞注意到薛美萱的脸色变得比刚才难看,他疑惑的问道:“你是不是不想和我们家总编发生关系?你觉得他不帅,还是觉得他不解风情,太高冷了?”

    这不是高冷不高冷的问题,自己连他的样子都记不得了好不好?现在的问题是破坏他人财产,他的家,他那些极品红酒,他的艺术品。

    薛美萱发觉太阳穴再次疼痛起来,她揉着揉太阳穴,放下来手来更加急切的问道:“他是不是知道我的电话号了,是不是知道我的联系地址了?”

    余飞点头,她为什么因为这种事情紧张?这是住院的基本要求,肯定这些讯息得告诉医院。

    想到一件事儿,余飞开口说道:“对了,总编怕你爸在为今天婚礼的事情生气,也就没有想办法去找你爸。你不会为了这件事情怪我们总编吧!”

    薛美萱闭上了吸气,婚礼搞成那样,就算他们通知父亲,父亲也未必会来医院看自己。

    过去的十年,父亲已经对自己的事情不闻不问了,更何况现在犯了这么大的过失。

    她摇头回答:“我不会怪他。”

    该被责怪的人是自己,自己早上离开的时候,发现那里是那个人的家,所以才会大搞破坏,把那个人的家砸得稀巴烂。

    如果知道那个人会变成自己的救命恩人,自己绝对不会那么做。

    现在怎么办?

    那些东西应该价值不菲,到底会赔多少钱?

    余飞看到她的表情越来越凝重,还以为她是在为住院费的事情发愁,余飞连忙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抚的说道:“其实你不用这么担心住院费的问题,我们家总编很有钱,一秒钟能交易上千万的业务,不会为这点儿小钱跟你斤斤计较。”

    一秒钟交易上千万?

    薛美萱的心里产生了侥幸的心里,这么说来他不会有可能不会计较那些被破坏的财务?那些东西怎么看连一百万都没有。

    这样的自我安抚之后,薛美萱的脸色好多了。

    而同一时间,在杨桓凯的公寓里。杨桓凯看着公寓被销毁得一塌糊涂的样子,他暴怒的嘶吼。

    这是被抢劫了吗?抢劫的话,怎么可能家里会被砸毁。而且被抢劫的话,家里酒柜里这么名贵的珍藏红酒应该被带走,而不是通通被砸毁。

    地毯上全是红酒,整个屋子还保留着陈年佳酿的香气。

    到底是哪个混蛋?

    突然,杨桓凯注意到客厅的茶几完好无缺。而且在茶几上还有一张纸条,杨桓凯把纸条拿起来。

    纸条上写着:三百块带走了,另外这里被我破坏的东西就当你对我的精神做补偿了。谢谢惠顾,再也不见。

    杨桓凯的脸色变得非常差,双眼都快喷出火来了,而且嘴角的肌肉还在抽搐。杨桓凯将纸条紧紧地捏住,他愤恨的将纸条捏在手心里。

    薛美萱,我这么帮你,你就是用这种方法来报答我的吗?

    再也不见,是吗?我就要你跟我天天见面,直到我玩够了位置。

    在心里发誓要狠狠的教训薛美萱一次之后,杨桓凯马上掏出了手机。他直接给余飞打电话,要余飞把薛美萱绑过来。

    余飞刚出病房,没想到会接到总编的电话,他还在为三百块耿耿于怀吗?人都走了,还要打电话回来。

    他咳嗽了两声,才接电话,他问:“总编,你找我有什么特别的吩咐吗?是不是要特别交代医院给她请看护,或者是别的吩咐。”

    吩咐的确是有,却不是让他去找医院的人,而是……

    杨桓凯收回了心神,看着满地的玻璃碎片和东倒西歪的物件,强忍住怒火吩咐道:“不用特别嘱托医院,也不需要让她留在医院做检查,马上把她给我带过来,我有事情必须要跟她解决一下。”

    有事情要解决?

    余飞听到杨桓凯的吩咐忍不住回头瞧了一眼病房,谁知道会看到薛美萱从病房里跑出来。余飞眼疾手快,马上冲上去抓住了薛美萱,才没让薛美萱逃跑。

    他呵斥的问道:“薛小姐,你要去哪里?”

    幸好发现得早,否则薛美萱跑掉了,怎么跟总编交代。更何况总编的声音怪怪的,好像一口气忍着没有发泄出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总编才忍得这么辛苦。

    薛美萱尴尬的看着余飞笑,本以为他走了,没想到会被逮个正着。

    为什么他要转过头来?

    自己只不过想安静地离开,不想等到救命恩人返回之后,再做出巨额赔偿。

    自己的存款不过只有十万,那间屋子的东西加起来绝对不止十万,也许有五六倍,也许有一百倍,也许……

    薛美萱越想越恐怖,根本就没办法继续想下去了。她抓住余飞恳求的说道:“你放我走,好不好?我家里还有事情要处理,我必须马上回去。”

    余飞压根就不相信薛美萱说的话,刚刚杨桓凯才打了电话过来,薛美萱就从病房里跑出来,哪有这么凑巧的事情。

    

自己又不是傻子,她真以为自己会相信她这么牵强的解释说辞吗?

    下一秒,余飞摇头,而且语气坚定的说道:“不行,我们家总编要见你。而且是现在,你必须马上跟我走。”

    要见那个人?

    他现在是不是回家了,是不是已经看到家里残破的样子。

    天!真的被自己猜中了,他不是那种会对这种事情善罢甘休的人。

    现在要怎么办,怎么赔偿那些损失。

    自己今天上午是因为看到那三百块钱生气,所以才搞了大破坏,不是存心要毁掉他的家。

    薛美萱的脑袋里闪过一个念头,如果跟那个人求求情,他会不会原谅自己,找一个折中的办法赔偿?

    现在自己可以说是一个亲人都没有了,就算告诉那边的亲人,也不会有人愿意拿出几十万来帮自己赔偿。

    还是这样好了,要是对方报警,自己赔偿的金额可能会更多。

    鼓起勇气之后,薛美萱不再抗拒,她打算拼命一博。最差就是分期付款,总好过被警察局的人带回去。

    说道:“好,我跟你去见你的总编。”

    态度一百八十度大转变,余飞不免觉得奇怪。不过就算再疑惑,他也不想在这个时候问。现在他只想把薛美萱带到总编家里去,否则总编发脾气就不好对付了。

    余飞前面带路,说道:“那我们走吧,不堵车的情况下应该半个小时就到了。”

    薛美萱点头,马上跟着他离开。

    ……

    跟余飞说的一样,路上不堵车的情况只要半个小时。可现在就是堵车了,差不多到了四点钟才到公寓。

    走出了电梯,薛美萱拉住了余飞。她深吸了一口气,对余飞说:“让我做一个心理准备,可能……里面的情况有点儿恐怖。”

    恐怖?

    一路上余飞都想不通为什么她的态度会转变得这么快,现在听到她的话,更加好奇了。

    到底她和总编之间发生了什么事情?

    余飞看了一眼远处的公寓门,他微笑的安抚道:“你不用害怕,总编不会无缘无故对人发脾气,只要你没有做错事情。”

    没有做错事情?

    现在可是天大的错事,要是换成自己是受害者,自己可能会把对方的皮儿给剥了。

    薛美萱简直不敢想象等会儿会发生什么事情,她不由的抓住余飞的手臂。

    余飞垂下脸来看了一看握着自己的手臂,她是在害怕吗?为什么抓着自己的这一双手在颤抖。

    她到底在恐惧什么?

    还在余飞搞不清楚状况的情况下,杨桓凯从公寓走出来,他已经换上了一套灰色的运动服。他双手环保在胸前,看着想小鸟似得拉着余飞的薛美萱。

    她在害怕?她的确是应该害怕,把自己住的地方毁了,艺术品毁了,红酒毁了,就连曾经的那段记忆也被毁了。

    如果不好好的惩罚这个女人,自己就不叫杨桓凯。

    他冰冷着一张脸,等着薛美萱问道:“为什么不进来?难道不想知道我为什么让你过来吗?”

    薛美萱扬起嘴唇,干笑了一声,慢慢从余飞的身边走出来。

    自己怎么会不知道他为什么让自己来这里,现在已经是避无可避的时候了,只能坦然面对了。

    她点头,满满的走上去。

    三个人一前一后的走进公寓,薛美萱内疚的看着公寓里了狼狈的东西。

    除了客厅的茶几完好无缺,基本上都被摧毁了。什么鞋柜啊,沙发啊,书柜啊,鱼缸啊,酒柜啊,都被摧毁得干干净净。

    杨桓凯坐在破碎的意大利真皮沙发上,隐忍的怒火终于爆发,他低吼道:“薛美萱,这就是你干的好事儿,是吗?”

    余飞震惊的看着薛美萱,薛美萱却咬住牙解释:“因为你把我看成那种女人,我又发现其实这里是你家。我一气之下就把你家给毁了,我知道错了。”

    何止错,简直是天大的错误。

    他不但是昨天的共度春宵的男人,还是今天在酒店撞到就的男人,那间外套就值36万。36万加上这里的损失,恐怕得工作四五十万才还得清。

    不吃不喝也要还那么久,自己是在作死吗?

百元新娘火辣辣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