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首页 | 好看的小说 | 完本小说 | 小说库 | 小说排行榜 | 玄幻小说
背景:

字体:

第3章 见义勇为

    薛美萱既担心又心痛,她看着父亲摇头说道:“爸,你告诉我不是像她说的那样,你没有欠那么多钱,你不会为了保住你的家人而毁掉我的人生,你不会那么冷血,你不会那么无情。”

    薛德求没想到女儿看到自己这样,听到沁淑说的那些话还不肯妥协。他最后使一把力,右手握住胸口,倒在沙发上,好像马上就要死掉似得。

    鲁沁淑知道薛德求是故意装出要死的样子,就是不让薛美萱有片刻考虑的机会。

    自己这么疼爱曼萱,曼萱都在紧要的关头跑掉了,更何况是这个自己一直恨之入骨的孽种,她在考虑之后,肯定会比曼萱跑得更快。

    她抓住这个机会,再对薛美萱下猛药:“薛美萱,你看你爸现在的样子,你真的要你爸死在你面前吗?你不答应的话,我们全家都会陪着你爸死,你要害死几条人命才开心。”

    父亲真的要死了?

    薛美萱的脑中又闪现出母亲死前那一幕,她不想连唯一有血脉相连的人也失去,她不要。

    薛美萱只能答应,她只能点头,就算要断送一生的幸福,也只能用欺骗的形式嫁给那个人。

    鲁沁淑脸上扬起了笑容,要是这孽种肯乖乖的嫁给赵翰麟,那丈夫的化妆品公司就能继续生存下去,也能拿到赵翰麟的拨款了。

    她坐会丈夫的身边,握着丈夫的大手,激动的说道:“你听到你女儿说的话了,她答应结婚了。咱们赶紧吃药,吃了药就没事了。休息一会儿,一定会好起来的。”

    薛美萱难以置信的看着鲁沁淑,但是她没有选择在这个时候和鲁沁淑争吵。

    答应父亲不就是为了让父亲活下来吗?如果现在再因为药的事情跟鲁沁淑争吵,只会害死父亲。

    薛美萱看着薛德求吃小药,看到薛德求的情况稳定,她才担心的问:“赵翰麟要娶的人是曼萱,看到我穿着婚纱出现在他的面前。难道赵翰麟不会取消婚礼吗?难道不会以欺诈罪把我们一家人送到监狱去吗?”

    鲁沁淑的脸色立马往下一沉,她又用原配的优越感教训薛美萱,她训斥道:“薛美萱,你是不是很想把我们一家人送到监狱?如果这么容易被揭穿,我们会想到这个办法来解决你爸的燃眉之急吗?虽然不知道赵翰麟为什么要娶曼萱,但是我们敢肯定他根本不知道曼萱长什么样子。”

    因为赵翰麟不知道曼萱长什么样子,所以昨天才给自己打电话,让自己冒充曼萱。

    薛美萱深吸一口气,不再纠结这个问题。她利用这个机会跟鲁沁淑谈条件,她意志坚决的说道:“既然我答应我爸嫁人,你也要答应我一件事情。如果你不答应,就休想我帮你们度过这个难关。反正我爸早就不要我了,他死不死也跟我没有多大的关系。”

    何止鲁沁淑,就连薛德求听到她说的话,都想一巴掌呼过去,打死算了。不过薛德求不想因小失大,先把她骗去跟赵翰麟结婚。至于她的要求,不是太过分,都可以满足。要是太过分,等拿到赵翰麟的钱,大可跟她一刀两断。

    薛德求握着鲁沁淑的手,让鲁沁淑控制情绪,不要误了大事。

    调整好情绪,薛德求才询问道:“美萱,你有什么要求?你告诉爸,爸可以帮你解决的,一定帮你。”

    一直以来,薛美萱都有这么一个心愿,也是唯一一个心愿。

    薛美萱沉默了两秒钟,鼓起勇气对父亲说:“我要我妈回薛家,我要你重新帮我妈修墓碑。我要我妈的墓碑上刻着你这个做丈夫的名字,你能答应吗?”

    自己什么事情都能忍,这件事情绝对不能忍。

    鲁沁淑霍然起身,她语气坚定,根本没有转圜的余地。她对薛美萱呵斥的吼道:“不可能,我不会让肖玉珍那个狐狸精嫁进薛家,我才是薛家的女主人,她凭什么资格进来。”

    狐狸精?

    又听到这三个字,薛美萱的隐忍已经到了尽头。任何人都不可能容忍别人一下羞辱她的母亲,薛美萱更加不可能容忍。

    肖玉珍未婚先孕,独自抚养薛美萱17年。薛美萱心里很清楚肖玉珍受了多少罪,为她付出了多少,所以薛美萱决不让任何人羞辱,讥嘲薛美萱。

    薛美萱咬住唇瓣站起来,第一次在薛德求的面前这么放肆,第一次一巴掌朝鲁沁淑呼过去。她发狠的说道:“如果你再干在我面前说我妈是狐狸精,我保证撕烂你的嘴。”

    薛奕晨可是被鲁沁淑当成稀世珍宝捧在手心呵护长大的,他对鲁沁淑的感情当然深了。看到母亲当着自己的面被私生女打,怎么可能不动气,怎么可能不出免维护?

    薛奕晨臭着脸,一点儿面子都不给薛美萱,一把抓住薛美萱的手吼道:“薛美萱,你凭什么打我妈?我妈说得一点儿都没错,你妈就是狐狸精,你妈就是第三者。如果你妈不是破坏别人的第三者,你又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薛德求没想到儿子沉不住气,连妻子也沉不住气,他对妻子失望的怒吼:“鲁沁淑,你是不是想看到整个家都散掉?这么一件小事情也值得你跟美萱吵得面红耳赤?玉珍已经死掉了,你就不能忘记过去的那些事情吗?拿一点点同情心出来,了了玉珍临死前的心愿。死者已矣,任何过错都应该被原谅。”

    

说的容易,一个女人原谅丈夫的出轨已经很不容易了,还要原谅破坏自己婚姻的第三者吗?

    下一秒,鲁沁淑闭上眼深吸一口气,睁开眼的时候已经妥协的重新坐到了沙发上。

    薛德求看到她安静下来,这才握着薛美萱的手,表现出父亲慈祥的一面安抚道:“别生你大妈的气,她也是觉得委屈才会跟你吵。放心,你的要求我这个做父亲一定会答应。”

    听到这番话,薛美萱就放心了。

    她闭上眼,听从父亲的安排:“来吧,让人帮我化妆换婚纱。”

    薛德求看了鲁沁淑一眼,鲁沁淑还怕薛美萱会改变主意,她马上去把化妆师给叫进来了。

    上午十一点半,婚礼喜庆的音乐声想起。

    薛美萱在父亲的护送下,从休息室一路走到了中庭花园,越过了拱形的花门。她来到了众人面前,看着宾客坐在小道的两旁,她的实现变得模糊,头疼的感觉再次袭来。

    她突然感觉头晕眼花,好像随时都要晕过去了。

    身为夫妻你的薛德求,怎么可能不了解女儿。女儿有场所恐惧症,随意都可能在人多的地方崩溃。可是现在是婚礼现场,总不能在婚礼还没有完成的情况下,让这些宾客都离开吧!

    赵家是名门望族,决不允许这么丢脸的事情发生。

    薛德求的大手拍了拍薛美萱的手背,他压低了声音在薛美萱的耳边安抚的说道:“没事的,婚礼很快就会结束了。美萱,你忍耐一会儿。”

    薛美萱强忍着太阳穴的头疼,在父亲的搀扶下一步步的走向新郎赵翰麟。

    而坐在贵宾椅上的杨桓凯清楚的看到了新娘子换人了,他知道新娘子的长相。而且新娘子还换成了和自己发生关系的女人,这个女人昨天在酒吧灌酒的时候大吵大闹,说要谈一场轰天动地的恋爱,怎么这会儿就跟赵翰麟搭上了?

    这是直接要跳过交往,步入婚姻殿堂的意思吗?

    在杨桓凯疑惑重重的时候,薛德求已经把薛美萱带到了赵翰麟的面前。

    赵翰麟虽然没有跟薛曼萱正式见过面,但是却默默的跟踪了薛曼萱两年,他怎么可能认不出薛曼萱。

    这个被薛德求带到面前来的女人不是薛曼萱,她是个冒牌货。

    薛德求并没有发现赵翰麟的异样,他给薛美萱使了个颜色就走到了一边坐下来。

    赵翰麟在心里冷笑,连脸上的表情也变得难看,近似狰狞了。

    司仪正要开始主持婚礼,他却扬起了大手阻止司仪举行婚礼。

    薛美萱根本没有心情心虚,她现在脑袋晕晕的,看他好像看到了三四个影子,还怎么去心虚。

    她声音断断续续的问道:“为什么不举行婚礼?”

    举行婚礼?

    一个冒牌货也敢要求自己举行婚礼,她凭什么?

    下一秒,赵翰麟从身上掏出了一叠照片,他狠狠的将照片仍在薛美萱的脸上,一点情面都不留的羞辱道:“为什么我不举行婚礼,这就是理由。你这个冒牌货也想嫁给我赵翰麟,你以为什么人都能跟我结婚吗?”

    不但薛美萱听到这话震惊,连薛家的人都震惊不已。他们谁也没想到赵翰麟会有薛曼萱的照片,难道这次的婚礼要取消了吗?

    薛美萱摇摇晃晃的从地上把照片捡起来,她连看照看都看不清楚了,真是随时会倒下去。

    坐在骚动的宾客堆里的杨桓凯不由自主的站起来,不由自主的冲到赵翰麟的面前抱住晕晕欲坠的薛美萱。

    她的脸色苍白,看上去情况很差。

百元新娘火辣辣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