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首页 | 好看的小说 | 完本小说 | 小说库 | 小说排行榜 | 玄幻小说
背景:

字体:

第2章 要嫁人2

    杨桓凯看到余飞想笑又极力压抑的表情,第一次后悔做一件事情。杨桓凯收起懊悔的神情,又摆出了做总编的架势问道:“让你一早就去接佳汐过来,为什么我来这里这么久了,都没有见到佳汐。”

    从刚才就帮总编停车,现在又听总裁说这个笑话,一时之间不记得佳汐小姐的事情。

    余飞连忙解释的说道:“我去接佳汐小姐的时候,佳汐小姐说她临时有个重要的人要见,会在婚礼开始之前过来,我就先过来等总编你了。”

    有重要的人要见?

    杨桓凯在心里叹口气,其实今天的婚礼也不是特别重要,佳汐不能在婚礼开始之间赶过来也不重要。她有她自己的事业,事业要紧,自己尊重她的事业。

    不过……

    现在杨桓凯看到余飞这张脸,就巴不得这张脸从自己面前消失。

    杨桓凯任性的命令道:“你出去等佳汐,免得佳汐来的时候找不到地方迷路,那样的话可能会打扰到婚礼。”

    余飞接到命令,当然是马上行动了。

    不过他可不会真的认为杨桓凯是担心万佳汐才把他支走的,他断定是因为刚才那个笑话。

    余飞那张要笑不笑的脸在杨桓凯的面前消失了,杨桓凯面前消失,杨桓凯才舒服了一些。

    而同一时间,薛美萱坐出租车匆忙的赶过来了。本来可以更早一点的,不过在发现昨天晚上待的地方是‘那个人’的家时,特意给‘那个人’留了一点儿小礼物。然后去买衣服,多花了一些时间。

    她慌张的冲进了中庭花园,应该没有迟到,婚礼还没开始。

    下一秒,她的视线在花园里寻找父亲的身影。作为女方的长辈,一定会在这里招呼客人的。

    薛美萱没找到人,自然会紧张,会担心。她开始四处寻找,老毛病也在这时候发作。她看到现场这么多人,太阳穴开始痛起来,整个人也开始头晕目眩。

    突然,端着香槟的杨桓凯被人不客气的撞了一下,杯子里的香槟精准的撒在了杨桓凯的西装上。

    杨桓凯震惊的看着自己被香槟打脏的香槟,这是限量版的手工西装,竟然……

    看到视如珍宝的西装被打脏,杨桓凯激怒交加的抬起头呵斥的低吼:“喂了,你知道我这套西装值多少钱吗?你……”

    在对上薛美萱那一张快要晕过去的脸时,杨桓凯脸上的愤怒消失了,取缔的是震惊。

    这个女人……不是昨天晚上和自己共度春宵的女人吗?她怎么会在这里,怎么会找过来?

    难道三百块钱激怒了这个女人,她是过来跟自己要钱的?

    杨桓凯眼神暗沉下来,不过他再一想又觉得不是这么回事儿。赵翰麟的邀请函是放在公司的,不可能被她看到。

    而薛美萱看到杨桓凯的衣服被打脏,她尴尬的表情使得脸色更加苍白。

    她连忙道歉:“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你的衣服多少钱,我赔给你?你给我一个电话,我买好了就赔给你。”

    赔钱?

    限量版的衣服她赔得起吗?动不动就上百万,她全身上下这套衣服也不过一千块。

    好像不是昨天晚上那一套,她是新买的衣服吗?是用自己给她的钱买的,还是用她自己的钱买的?

    下一秒,杨桓凯抛开了脑袋里的想法。

    她用什么钱买衣服,和自己有什么关系?

    杨桓凯瞪着薛美萱说道:“这件衣服你买不起。”

    从母亲过世,她被父亲抛弃之后,她就发誓不会再亏钱任何人。既然这一次是她弄脏了别人的衣服,她就一定要赔偿。

    薛美萱坚持的说道:“你告诉我多少钱,我明天一定买来赔给你。”

    杨桓凯看她这么坚持,勉为其难的告诉她:“三十六万。”

    

三十六万?

    听到这个数字,薛美萱咋舌的瞪大了双眼。

    呵呵,他不是在跟自己开玩笑吧!

    三十六万可以买什么东西?

    对,一套三十平米的房子,开一家似模似样的蛋糕店或者冷饮店。

    杨桓凯看到她咋舌的模样,就能猜到她在想什么。杨桓凯打断她的思路,说道:“我没有开玩笑,我也没有吓唬你。我这套衣服值三十六万,我看沾上了香槟也算是废了。”

    薛美萱害怕的鞠躬谢罪,她脸上布满了真诚的歉意,九十度大鞠躬,好像面前的对象是埋在坟墓里的死人。她大吼:“对不起,对不起,真的很抱歉,我一定会还你三十六万的,可是我现在只有十万,我……”

    薛美萱的话还没说完,突然冲出来一个人拉住她的手臂。来人吼道:“薛美萱,你怎么会在这里?爸病了,赶紧跟我走。”

    一天承受这么多次的打击,让她的呼吸变得更加急促。

    爸怎么会病了?昨天给自己打电话的时候还好好地,还一再的嘱咐今天自己一定要了来这里,怎么可能说病倒就病倒。

    她不敢多想,深怕她父亲会和她母亲那样,突然之间离开人世。她不想像见不得她母亲一样,再也见不到唯一的亲人。

    薛美萱紧跟着那个男人,五六分钟之后,她终于到了酒店为新娘准备的休息室。

    她一看到坐在沙发上休息的父亲,连忙冲到了父亲的身边。她又紧张,又恐惧,连忙说道:“爸,亦辰说你病了。你告诉我,你没事,你的身体很好。”

    鲁沁淑终于看到这孽种,聚集了一上午的怒火全都在这个时候爆发。鲁沁淑霍然起身,不顾事情的严重性,狠狠地一巴掌打在薛美萱的脸上。

    她尖酸刻薄的训斥道:“你这个白眼狼,你这个孽种,让你早点儿过来,你竟然现在才到。你知不知道你爸的病都是给你气出来的?要是你爸出了事儿,有个万一,我是绝对不会放过你这孽种的。”

    薛美萱虽然希望回到薛家,虽然希望认祖归宗,但是绝对不会让她一口一个‘孽种’的叫。薛美萱不顾脸上麻痹的痛楚,冲着鲁沁淑反驳的说道:“我不是孽种,我也是我妈的宝贝女儿。我什么都可以忍,但是我绝对不会容忍你这么羞辱我,这样羞辱我妈。”

    鲁沁淑可没想到她还会反抗,之前把她赶出家门的时候,她也没有反抗过。现在竟然为了维护那个死鬼狐狸精反抗,她反抗有什么用?反抗就能改变那个女人是狐狸精的事实吗?

    鲁沁淑本来就够生气了,想起肖玉珍那狐狸勾搭丈夫薛德求的事情,更是怒火分心,她不分轻重的跟薛美萱大吵:“我不应该羞辱你妈吗?你妈做第三者,破坏别人的家庭,完了还生了你这个孽种出来。早知道你跟你妈一个德行,在你妈把你生出来的时候,我就应该弄死你。”

    薛德求比鲁沁淑理智,他知道现在能解燃眉之急的人只有这个大女儿了。他抓着胸口,故意装出一副心绞痛发作的样子。薛德求站起来,虚弱的喊道:“你们两个别再吵了,现在是解救问题的事情。先想想该怎么解决这个问题,先想想……”

    看到薛德求痛得快要摔在地上,薛美萱只能暂时和鲁沁淑休战。她连忙扶着薛德求坐下来,担心的问道:“爸,你到底什么病?严不严重?”

    薛德求一脸难受的握着薛美萱的手臂,他哀求的说道:“女儿,你答应爸一件事。你妹逃走了,现在我们没有新娘子,你代替你妹嫁给赵翰林,好吗?”

    薛美萱差点以为耳力不好,听错了。

    刚才爸说了什么,要自己嫁给那个传媒大亨赵瀚麟?

    那个男人条件这么好,曼萱怎么会逃走,她是对婚礼不满意,才选择逃走的吗?

    薛美萱疑惑的问道:“爸,曼萱是什么时候逃走的?她都没有跟你们说一声,就这么离家出走了吗?”

    薛德求看了妻子一眼,如今也只能跟美萱说实话。薛德求叹口气,回答的说动啊:“就在昨天下午,趁我们不在家的时候,曼萱收拾了行李跑了。她还带走了家里的珠宝首饰,应该是打算拿出去套现。”

    薛美萱震惊的站起来,她好像明天薛德求昨天为什么打电话给她了。

    自己还以为父亲给自己打电话,让自己来参加婚礼,是愿意承认自己这个女儿,是打算让自己认祖归宗。没想到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今天铺路。

    他早就打算今天让自己替代曼萱,他早就打算断送自己的幸福。

    薛美萱深吸一口气,绝望的摇头:“不!我不会答应你的,如果我答应你嫁给那个男人,只会断送我一辈子的幸福。”

    她的幸福?

    鲁沁淑表情扭曲,大怒的骂道:“你不能断送你的幸福,难道就放着我们一家人的幸福不管了?你知不知道你爸欠赵瀚麟多少钱?如果今天没有新娘跟赵瀚麟结婚,不但你爸的公司抱不住,连你爸都会因为还不起欠款被送到监狱,你是不是想你爸带着病去监狱,你是不是想你爸死在监狱里面?”

    薛美萱脸色苍白的再将目光落到了父亲的脸上,事情真的严重到这个地步了?

    父亲欠了赵瀚麟多少钱,为什么会沦落到破产,还要被送到监狱的地步?

百元新娘火辣辣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