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首页 | 好看的小说 | 完本小说 | 小说库 | 小说排行榜 | 玄幻小说
背景:

字体:

第5章 初吻被夺

    “美女你真性感!” 唐恒正搂着刚刚上手的女人滚床单,冷不防听见扔在沙发上西装袋里的手机响了一下。

    唐恒条件反射地爬了起来,惹得身下的女人不满地捶了他一下,唐恒先是暧昧地朝她挤了挤眼,又用手指在她嘴角比了比,示意她安静,会这么晚找他的,除了他家那个任性的少爷,没别人。

    他拿出手机一看,果然如他所料是洛靖祺发来的信息,只见上面写道:宁老师跟牧清风是什么关系?

    唐恒不厚道地翻了个白眼,心想你都弄得人家劳燕分飞了,还管他们是什么关系做什么?

    等等,唐恒突然想到宁心的那声“二叔”,心下觉着有点不好,神情一肃,如是回道:少爷请稍等,待我让江慕查一下。

    牧野商贸虽然小有名气,但在A市这种豪门云集的地方真算不上什么,洛氏自然不会过多关注牧家的事。但江慕不一样,他开了间征信社,以卖消息为生,A市就没有他不知道的事,问他准没错。

    唐恒立马打了江慕的电话,对方传来令人振聋发聩的咆哮声:“唐公豹,你知道几点了吗?这么晚扰人清梦,你最好有正当理由!”旁边隐约还有女人的呻吟声。

    听到江慕提及自己未改名前引以为耻的大名,唐恒的脸一瞬间变青了,他瞥了一眼床上正等着他怜惜的性感美人,阴测测地说道:“洛氏有个项目与B市的常德公司合作,本特助准备先派小柯过去评估一下常德公司。”

    小柯是洛氏的会计柯敏儿,也是洛老爷子曾经资助过的孤儿,当然,她现在是江太太。

    话筒那头沉默了大约有五秒,突然传来江慕“深情款款”的声音:“原来是唐特助啊,我刚才在梦游呢,你别介意哈,这么晚了你有什么事吗?”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俩是一对儿呢。

    江公子,你的节操呢?

    唐恒鄙夷地翻了个白眼道:“宁心跟牧家是什么关系?”

    在牧家一年多,宁心别的本事没学着,看人脸色那可是一流,洛靖祺掐断电话后一脸阴沉,宁心就觉着有些不好,而且车子越开越偏,一路上连个行人都碰不着,她这心都快跳到嗓子口了。

    这人,不会一言不合要杀了她,然后抛尸荒郊野外吧?

    越想越怕,她身子忍不住又往车门边挤了挤,好像那样就能保证自己的安全。

    洛靖祺见状脸色更是阴沉得可怕,其实他也不知道听到唐恒说这女人已经嫁给牧嘉琛时,自己为什么会那么生气,就好像自己看上的东西突然发现那是别人的,直觉想掐死她算了。

    “躲那么远做什么?本少爷是洪水猛兽吗?”他恨恨地说道,并空出一手来伺机一捞,就把宁心娇小的身子给捞进了怀里。

    嘿,这女人瞧着并不是顶美,这小身板却特别柔软,放在怀里特舒服。洛靖祺想着,手还无意识在她肩膀上捏了捏,愤怒的情绪总算消散了些。

    因为这一举动,车子在路上开得歪歪扭扭的,有好几次差点撞到边上的护栏,护栏那边可是危险的悬崖!

    宁心气得肺都快炸了,十分肯定这洛少就是一土匪,流氓,哪有在车上就迫不及待吃她豆腐的?

    偏生她连挣扎都不敢,就怕洛靖祺犯起浑来会把车子开到悬崖下边的海里去。

    到底气不过,她冷着脸说道:“洛少,你不想活我还想活呢,请你好好开车!”

    洛靖祺瞧了一眼她略显苍白的脸,这次倒没为难她,松了手安安稳稳地开起车来。

    宁心松了一口气,在他捏过的手臂上抚了抚,好像那样就能去除他刚才带来的触感,又不动声色地挪了挪屁股,想离这恶魔少爷远一些,他身上不知名的香水味熏得她浑身不得劲。

    哪知她刚有动作,洛靖祺冷飕飕的目光就跟了过来:“你再躲一个试试?”

    宁心简直快哭了,演神话那,难道还要叠一起取暖?况且她还是有夫之妇,这样不合适吧?

    战战兢兢了一路,等到车子停下来时,宁心感觉自己快虚脱了,但她明白事情还没有结束,这才刚刚开始,等着她的还不知是这男人如何的雷霆手段。

    她假装放松地靠在椅背上,却暗中仔细地观察了下四周的环境,发现这恶霸居然带她来了海边。

    这里人烟稀少,对她先奸后杀或者是先杀后奸,然后往大海里一抛,什么痕迹就都没有了,更有甚者连她的尸体都不会被人发现。

    呜呜,这人实在是太坏了!

    

但她宁心不是个认命的人,人少不等于没人,只要碰到一两个不助纣为孽的好心人,她就有救了。

    宁心悄悄地踢掉了脚上的高跟鞋,伺机而动,等洛靖祺解了车门锁,她便快速地开门,跳了出去,动作一气呵成,然后飞快地朝海边跑去,边跑边高声地大喊:“救命啊救命!”

    据她所知,很多人都有夜泳的习惯,希望她运气好些能碰上。

    洛靖祺本来被她矫捷的身姿给震惊得呆在那,然后见她不要命地朝大海的方向跑,他不由得气急败坏起来,暗暗自问他是会吃人的恶魔,还是专门折磨女人的变态,至于让她宁可丢命也不愿和他在一起吗?

    一向霸道惯了的洛大少爷从没想过他今天的行径跟杀人狂魔、采花大盗根本没啥两样。

    不过生气归生气,洛靖祺看着宁心离大海越来越近,他还是担心起来,此刻正是涨潮时间,这出生时就没带大脑的女人一个不小心就会被海水淹没的。

    他低咒一声,学宁心踢掉了脚上的皮鞋,又脱了外套,解开领带,然后死命地往前追去。“臭女人,快停下,前面危险!”

    然宁心哪会听他的,只知道这混蛋追来了,被他追上她就死定了,于是跑得更欢了。

    该死的,为什么这海边一个人都没有呢?别说夜泳的人了,连偷情的野鸳鸯也不见。难道天要亡她?

    宁心越想越怕,闷着头就往前冲,浑然不知一个浪头正如张着大嘴的野兽一般扑过来。

    她没注意,洛靖祺却看见了,此时他离她已不远,只来得及喊了声:“宁心!”宁心就被浪潮给瞬间吞没了。

    看着面前光秃秃的海滩,洛靖祺的心口没由来地慌乱起来,但他并不放弃,依旧冒着海浪再次袭击的危险冲上去,眼睛不停地在海面上搜寻着,希望能看到宁心的身影。

    好在没过多久海面上便传来她虚弱的呼救声:“救……命!”

    洛靖祺心中一喜,觉得在这过去的十秒里简直比死还难熬。

    “你坚持住,我马上就来!”他手脚并用地扑腾过去。

    宁心此刻正趴在一个小孩子用来凫水玩的浮板上,若没这个东西,她早就被浪头卷到海底去啦。但饶是如此,她也没有多余的力气自行划到岸上去,只能如死狗一样趴着,等着人来救。

    看到洛靖祺慌慌张张地扑过来,她不是高兴自己的小命保住了,而是愤恨地想着赶快再来一个浪头吧,她要和这个恶魔同归于尽!

    洛靖祺一接触到宁心,便紧紧地搂住她的腰,一来避免她脱力掉到水里去,二来生怕她再次消失不见。

    谁能想到一向唯我独尊的洛大少爷也会有惊慌失措的一天呢?

    “你还好吧?”他轻轻地怕打着宁心的脸。后者没啥气力地翻了个白眼。

    洛少你在说梦话吧?你来试试喝了一肚子海水后还好不好?

    洛靖祺大约也能猜到她的心思,这回倒没去计较她态度不佳,让她趴在自己肩膀上,背着她往岸上走去。“你别害怕,这里海水并不太深,但我们要快点上去,浪潮马上又要来了。”

    而且这个天气还不是太暖和,被海水这么一泡,连洛靖祺都有些受不住,何况是身为女人的宁心,洛靖祺都能听到她牙齿打颤的声音。

    回到安全地带,两人都累得不行。洛靖祺脱了湿嗒嗒的衬衫,睨着宁心白得没了正形的小脸蛋,怜香惜玉之心瞬间跑得无影无踪,那个气“噌噌噌”地往上冒。

    “你是白痴吗?你知不知道你差点没命了!”

    宁心本来又惊又怕,就像从鬼门关走了一遭,这还没缓过劲呢,就被他这一阵骂,她心里的火丝毫不亚于他,如炸了尾的猫,再顾不得得罪他的后果,跳起来就回骂道:“你这个衣冠禽兽,有什么资格凶我?若不是你绑架我,我能差点淹死吗?告诉你混蛋,若我死了,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一定日日夜夜缠着你让你不得安宁!流氓!唔……”

    噼里啪啦的,洛靖祺就看见她的小嘴一张一翕没个停歇,听听她骂的什么,衣冠禽兽?混蛋?流氓?胆子不小啊!洛靖祺愤怒地堵了上去,堵住她的嘴,看她怎么骂!

    宁心正骂得起劲,冷不丁嘴巴被他堵上了,防止她退缩似的,他一手还紧紧地扣住她的后脑勺。

    臭流氓!宁心死命地拍打着洛靖祺。

    这让已经嫁作他人妇,实际还是黄花闺女一枚的宁大姑娘彻底石化了,他他他……居然夺走了她的初吻!还以这种不要脸的方式!恶心!
作者有话要说:
下雨了,应景填了首词:《虞美人》小窗雨色品香茗,听莲下蛙吟。痴蝉戏水忘秋寒,芳草有心念春欢,岁月安。    玉楼远眺风光好,看蝶间花摇。暮沉终去碧天长,人生几何需思量,孤自赏。          
亲们耍流氓,看后不收藏,我只能孤芳自赏啦,嘻嘻~

豪门婚宠:权少老公太惹火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