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首页 | 好看的小说 | 完本小说 | 小说库 | 小说排行榜 | 玄幻小说
背景:

字体:

第4章 恶霸行径

    “牧二爷要表达谢意,又何须改日?”洛靖祺盯着牧清风,慢条斯理地说道,在对方疑惑地皱眉间,他从容地笑了。“今天不正是一个好机会?本少爷本就是一个眼睛里容不得沙子的人,今日为了牧二爷的兄弟伤了本少爷手下的心,本少爷心里正不得劲呢,现在好了,本少爷晚上可以睡得着觉了。”

    这本少爷来本少爷去的,说的像绕口令,越说宁心越迷糊,而对洛靖祺还有几分了解的牧清风却是脸色倏然一变。

    待牧清风想要拉着宁心不管不顾跑时,不知何时聚拢过来的打手已得了洛靖祺的暗示,朝两人步步紧逼过来。

    牧清风虽在当兵期间练过一些身手,但耐不住人家人多且全是专业人士,看着四五个打手同时制服住牧嘉琛,宁心十分焦急,抡起拳头就去拍打那些打手:“你们干什么?快放开他!”

    她的力气就跟小猫一样,打在钢筋铁骨似的打手身上如同给他们挠痒痒,打手嘲笑地看着她不为所动。

    只是宁心的举动彻底惹恼了洛靖祺,他生气地冷哼一声,上前一步便拽住她那双不安分的手。

    牧嘉琛挣脱不开打手,眼睁睁看着宁心落入洛靖祺怀中,慌张地用力吼道:“洛少,一人做事一人当,祥子的事是我欠你手下的,跟她没有关系,你放了她,我任凭你发落。”

    他到底自以为是了,以为有牧家的名头洛靖祺总要顾忌一二,根本就忘了他身后的洛家、梅家到底有多大的权利!在他们眼中,恐怕牧家根本就不够瞧!踩死他牧二爷比踩死只蚂蚁还容易!只是连累了宁心,若她发生了什么意外,他万死难辞其咎!

    牧清风急得双目赤红,他有一点想的一点没错,牧家在洛靖祺眼中还真算不得什么,今天牧清风能坐上他的谈判席,左不过那手下触犯了他的底线,他白送给牧清风一个人情罢了。

    洛靖祺凉幽幽地看了一眼牧清风,那表情要多不屑就有多不屑,在他越来越苍白的面色中,勾唇一笑,低头看向怀中的女人。

    宁心本在挣扎,冷不丁对上他邪肆的目光,她心口一紧,就好像温室里的花朵突然遭遇暴雨狂风,让她瞬间明白自己到底有多渺小,而外面的世界又有多残酷。

    “你……”

    洛靖祺不待她说完,便猛然搂了她的腰,在她耳边轻轻地说道:“不担心你男朋友吗?”

    他的语气凉而淡,却威胁意味甚浓,此刻哪怕宁心否认牧清风是她男朋友,她也不认为对方会放了他们。

    “你想怎么样?”宁心忍着心底的惧意问道,对自己和牧清风处境的担忧,让她忘记了自己正以一种极其暧昧的姿势依附在洛靖祺怀中。

    “你说呢?宁老师!”洛靖祺兴味地反问道。

    “宁心,别听他的!”牧清风挣扎着吼道,虽然他没听见两人说什么,但看宁心乖顺的样子,让他毫不怀疑这个傻女人妥协了什么!

    宁心顺着声音看了过去,此刻的牧二爷哪还有往日半分清风皓月的风姿?一身剪裁得体的西装皱巴巴的,里头白色衬衫上的纽扣都掉了两颗,无比狼狈。

    “洛少,你放了他,我跟你走。”宁心垂下了眸子,根本不敢去看牧清风。

    “宁心,你疯了吗?他根本就是在虚张声势,他不敢对我怎样的!”牧清风听到她的答案,气急败坏地吼道,管他洛靖祺背景多么强大,他只知道不能让宁心出事!

    见宁心抿唇不语,牧清风心里一哽,这丫头到底有多倔他早就领教过了,所以只得愤愤地朝洛靖祺怒道:“洛少开了这藏污纳垢的凰朝也就罢了,如今连强抢别人妻子的恶事都做得出来,你以为梅司令真能在A市一手遮天吗?你今天敢动他,我牧清风定与你没完!”

    听他提到梅司令,唐恒及凰朝一干人等齐齐变了色,唯有洛靖祺连个眉头都没皱一下,好像只是听到了一个无关紧要的陌生人。

    而被他越发用力箍住的宁心却知道他不像表面上那么平静。

    即便宁心不喑世事,她对梅司令也略有所闻,此人正是掌控A市军区的最高司令官,就是一市之长看到他也只能装孙子,听说他在国家首脑面前都是说得上话的。

    跟这样背景雄厚的人搭上关系,洛少的确有为所欲为的资本,决不是牧清风放几句狠话就能成的。

    哎,都怪她孤陋寡闻了些,连洛少是什么人都没搞清楚就和他杠上了。

    她忙拉了拉洛靖祺,近乎于乞求道:“我知道你是恼我,跟牧清风没关系,我说的话绝对算话,请你别为难他!”

    洛靖祺半眯着眼看着她,尽管他看起来面无表情,可心底却翻起来惊涛骇浪,这个女人,刚才避他还如蛇蝎,现在为了救牧清风居然一副任他处置的模样。

    这样的认知让洛靖祺心里有股莫名的怒火升腾起来,真想把面前两个人焚烧殆尽啊!

    

洛靖祺半晌无语,直到宁心在他胸口不安地动了动,他才嗤道:“好一对郎情妾意的狗男女!”

    明明是被他逼迫,非要误会他们郎情妾意,这也就罢了,为什么侮辱他们是狗男女?宁心气得够呛,却在恶势力面前敢怒不敢言。

    “洛……”

    “牧二爷!”牧清风还想说什么,却被唐恒出言打断。

    唐恒负手在身后,悠闲地踱步到他跟前,半是警告半是劝解道:“我劝你还是少说两句罢,免得你和这位宁小姐多吃苦头,或者你再想想牧家?听说你那个养父心脏不是很好!”

    居然用牧家、用牧老爷子威胁他!牧清风愤怒地瞪着唐恒,若不是被几个打手钳制着,毫不怀疑他会跳起来掐死唐恒。

    宁心也怕牧清风再说下去,后果一发不可收拾,她故作镇定地安抚他道:“二叔,你先回去吧,别担心我,我和洛少有点误会,解释清楚就没事了。”

    “宁心!”牧清风再顾不得唐恒,急得如困兽般奋力挣扎着,心中直道她实在太不了解洛靖祺了,他年纪不大,却早在A市闯出了“出水蛟龙”的称号,凭她一个弱女子如何与这样的男人斗?

    洛靖祺却不再给他说话的机会,朝其中一个打手使了个眼色,那人便伙同其他四人揪着牧清风往凰朝深处走去。“走吧,牧二爷,我们少爷请你去喝酒。”

    宁心见洛靖祺并没有按约定好的放人,气得跳脚:“混蛋,你竟敢说话不算话!”声音却在对上他越来越阴鸷的双眸时嘎然截止。

    “我有答应你立马放人吗?”洛靖祺问道。

    这人无赖到这种地步,宁心简直是无语了,她一张脸气得通红。

    洛靖祺看着她色厉内荏的模样,心底的怒气忽然消失得无影无踪,反而心情颇好地说道:“放心,本少爷那点节操还是有的,只要你今夜表现得好,明早保证你看到一个活蹦乱跳的牧清风。”

    说着搂住她的腰朝外走去。

    唐恒见主子完全没有带上自己的意思,哀叹一声:年轻真TM好啊!

    一旁有打扮时尚的熟女攀附了过来,在他耳边轻轻地吐着气:“唐爷,刚才那是谁家千金啊?竟然惹得我们家少爷都春心萌动了。”

    她不问还好,一问,唐恒立马哀怨了,洛老爷子和梅老爷子都在少爷身边安插了人,今晚的事想必现在已经传到两老的耳朵里了,他明天该怎么向两老解释少爷勾搭上牧清风女人的事?

    算了,今朝有酒今朝醉,管他明天是否是世界末日呢!唐恒朝那女人勾唇一笑,轻挑地说道:“唐爷我今天有空,不知有那个荣幸可以赏花、赏月、赏美人否?”

    熟女朝他抛了个媚眼,吐气如兰道:“当然!”

    宁心几乎是被洛靖祺半胁迫地塞进了他那辆全球限量版布加迪豪车中,她拍了一下已被上了锁的车门,生气地瞪着洛靖祺。

    想打打不赢,比势力完全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况且他手中还有牧清风这个人质,宁心除了拿凶恶的目光瞪人,毫无其它办法,简直让人郁卒到想撞墙。

    但洛靖祺一反刚才在凰朝的阴冷,只笑着斜睨了她一眼,就启动了布加迪朝前开去,就像抢了良家妇女的街头恶霸,迫不及待地回去享用他的饕餮美食。

    想到洛靖祺刚才说的“表现”,宁心忽然一惊,不由自主地抱紧自己的身体。

    “现在担心自己了?”洛靖祺白了她一眼,不可否认她刚才为牧清风可以舍弃一切的决绝让他很生气。

    心思被拆穿,宁心反而不紧张了,学他的样子斜睨了他一下,她冷笑道:“我担心有用吗?”

    “是没用,”洛靖祺道,“不过……”

    宁心被这“不过”弄得又急切起来:“不过怎样?”虽然她早就做好了会被吃的准备,但若有选择,她还是不希望自己被莫名其妙毁在这恶霸手里。

    洛靖祺看她紧紧盯着自己,一双眸子因为隐含希望而显得流光溢彩起来,长长的睫羽就像是一把小巧的蒲扇,覆盖在她眸子上,给她增添了几分魅惑人的气质,洛靖祺突然感觉心口某处地方狠狠地震动了一下,以他自己都没感觉到的柔意回道:“不过我会很温柔。”

    “你!”调戏人好玩么?宁心气得差点绷不住一巴掌呼上去,最终因为不敢而愤愤地说道:“你说过明早就放了二叔的,希望你说话算话!”

    人模狗样!比蛆还肮脏!

豪门婚宠:权少老公太惹火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