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首页 | 好看的小说 | 完本小说 | 小说库 | 小说排行榜 | 玄幻小说
背景:

字体:

第3章 再次遇上

    汽车在夜色中缓缓而行,宁心见牧清风紧抿着唇,一副生人勿进的模样,她也知趣地不再吭声,目光定定地落在外边的反光镜上,看着一路浮华在镜中慢慢变小、变远,直至消失不见。

    牧清风虽只是牧老爷子的养子,但对比亲儿子的放任不管,老爷子对他当真是期望良多,整个牧野商贸与其说是牧父在管,还不如说实际掌控权在牧清风手中,牧清风说一句话比牧父说一百句都有用。

    “你要去哪里?”牧清风问道,冲动与浮躁褪去,他又是牧家那个说一不二的二爷。

    宁心想了想才回道:“去滨南路吧。”

    牧清风知道那地方,她的好朋友黎阿宝在那租了房子。

    他点了点头,车子转了个方向,他张嘴想多说些什么,可天生性子木讷,也不知说什么好,于是干脆闭口,静静享受这难得的独处时光。

    “……你说爱本就是梦境,跟你借的幸福,我只能还你,想留不能留,才最寂寞……”

    突然来电铃声打断了此刻的寂静。

    “喂!”牧清风接了电话。

    宁心有点想笑,没想到平时不苟言笑的人居然会选这样一首煽情的歌做彩铃。

    见牧清风皱着眉头收了线,她忙问道:“出什么事了吗?”

    “我现在要去一下凰朝,当兵时的一个兄弟出了点事。”牧清风抱歉地笑笑,“处理完了马上送你去黎阿宝那。”

    其实他完全可以先送宁心去滨南路,但他太想她了,舍不得这么快与她分离。

    宁心并不清楚他的心思,只知道凰朝是A市有名的销金窟,他兄弟在那出的事肯定很难善了,忙不迭道:“先去忙你的事,反正阿宝每天下班都很晚,还不知道回没回来呢。”

    牧清风看着她善解人意的模样,很想如大学时代那般揉揉她头顶的发,可他还是生生控制住了,再次为命运的捉弄而感到愤怒。

    十几分钟后,车子在凰朝门口停妥,灯红酒绿照得人晃眼。

    夜已深,可这里的生活才刚刚开始。

    “我一会就回来,你千万别下车。”牧清风再三强调。

    宁心知道好歹,重重地点了点头,催促他道:“你快去吧,我保证不下车。”

    牧清风是牧家二爷,A市黑白两道多少会给他点面子,宁心倒不怎么担心。

    只是一个人坐在车上难免无聊,她打开手机想先给黎阿宝打个电话,发现手机因为没电已经自动关机了。

    她郁闷地瘫倒在座位上,睁眼看着在凰朝进进出出的男女。

    时间一分一秒过了,牧清风的一会儿变成了很长时间,宁心也不免焦急起来。

    到最后,她实在忍不住下了车,呃,真不是她要食言,实在是人有三急,她都快尿出来啦。

    左右看了看,旁的店铺都关门了,宁心只有硬着头皮去凰朝解决人生大急。

    守门的保安看到她都愣了愣,来凰朝的女的可没一个穿得像她这么正经的。

    “小姐你有什么事?”其中一个保安问道,看她的目光隐约带了点同情和戒备。

    宁心不知道自己在这些保安眼中已经被打上了“苦劝失足男友回头是岸”的标签,涨红着脸道:“不好意思,我想借个洗手间。”

    保安各个瞪大了眼。

    宁心的脸都快红成猴屁股了,她微微一抬下巴,虚张声势道:“怎么?不可以么?还是一定要消费才可以?开个价吧!”一副本小姐有的是钱的做派。

    前头与她说话的那个保安清了清喉咙,客气地说道:“来我们凰朝的女士是不用付钱的。”说着一指右手边,“洗手间在那边,小姐您慢用。”

    宁心感觉脸上热辣辣的,低头道了声谢,朝着保安指的方向便落荒而逃。

    这里既是寻欢作乐的地方,又会有多少正经女人会来?是以一路上看到的女人都衣着暴露,她冲进厕所的时候,还看到里面有两个女的正在吞云吐雾,见她进来完全一副见到稀有生物的表情,闭着门的蹲坑里不时有呕吐声传出来。

    她忍着心中的不适方便了一下,走到外面洗手池跟前就用水泼了泼脸,以减轻脸上的热意。

    

早知如此,晚饭就应该少喝点汤的,真是有够丢脸!

    她抬起头来用袖子随意地抹了下脸上的水珠,却被镜子里印出来的那张脸给吓了一跳。

    “你……你……”宁心简直要郁闷死了,此刻正看着自己一脸讥诮的人不是在紫蔓碰到的洛少又是谁?

    其实吧,两人也并没有多大的交集,只是宁心下午被他的冷哼声刺激得够呛,此刻在这种地方相见,她直觉就有些不好。

    果然洛靖祺嘴角一扯,讥笑道:“这不是诲人不倦的宁老师么?怎么会来凰朝这种地方?”说完还回头假意问一下跟在后头的唐恒:“难道现在的老师就是这么为人师表的?”

    宁心简直被他气得半死,又不好意思说她进来是因为要借洗手间,但她这个人从小就拧巴,你不让她干什么,她还非得干点惊天动地的大事给你瞧瞧不可。

    只听她毫不客气地顶回去:“我怎么为人师表跟你有半毛钱关系么?还是说凰朝有明文规定老师来不得?倒是洛少,恐怕是凰朝的常客吧?也不知道有多少无辜的少女被你给祸害了!”

    唐恒看着这对争锋相对的师生,眼角忍不住抽了抽,少爷平时不是得理不饶人的人,这个美术老师也就是无意中说了一下他的不是,又把他的性别搞错了一下,至于逮到机会就痛踩人家吗?

    还有这个宁老师有没有脑子?孤身一人,在这里激怒少爷能有什么好?

    还说什么少爷祸害了无辜的少女,他倒是想,可也要少爷瞧得上眼才行啊。

    洛靖祺完全被气乐了,狞笑了一下,跌破唐恒眼镜似的做出与平时形象不符的痞子样,作势朝宁心抓去:“本少爷是祸害了不少少女,但还没尝过老师的滋味,不如就拿你来试试吧。”

    “啊!臭流氓!”宁心终于后知后觉想起自己的处境来,她尖叫一声就往外跑去。

    她真是笨蛋吧,怎么能忽略男人的劣根性呢?在紫蔓那种正当地方她还能硬抗一下,可凰朝是什么地方?她出了意外别人也只会当她不正经。

    她几乎可以想象得到明天的头版头条:《牧家少奶奶不甘独守空闺,在凰朝夜会风流洛少》,或者也有可能这么写:《牧家少奶奶因一泡尿而失身》。

    无论怎么样,她的下场就两个字:悲惨!

    宁心一边跑一边叫,希望能把牧清风给叫出来,引了一路的侧目,更有男同志们流氓地吹起了口哨。

    不得不说老天还是眷顾她的,刚跑到门口,牧清风也到了。

    “宁心?”牧清风急忙跑到她身边,把她上上下下端详了个遍,见她没受什么伤这才舒了口气,可目光还是有些责备,“不是让你呆在车上别下来吗?你不用担心我,这里的事我还解决得了。”

    牧清风误会她是因为担心他才忍不住跑进来的,虽然不赞同她的行径,但不可否认心里还是有点小欢喜的。

    站在门口的保安看着宁心齐齐笑了。

    宁心脸上刚消下去的热意在那笑声中又火辣辣地烧了起来,想拖了牧清风就走,可后者已经看到了洛靖祺。

    “洛少。”牧清风不咸不淡地打了声招呼,察觉到对方的目光不加掩饰地落在宁心身上,他不动声色地用躯体挡住了小女人的身影。

    洛靖祺看着上一刻还坐在一起谈判的牧清风,脸上露出玩味的笑来,意有所指道:“牧二爷跟宁老师感情真好,出来处理兄弟的事还不忘带上小女友。”

    牧清风是知道宁心去洛宇学院做兼职美术老师的事的,因此并不惊讶洛靖祺这一声“宁老师”的称呼,只是宁心嫁入牧家,因牧嘉琛的强烈要求,只有牧家及牧家的一些姻亲知道,两人也只是登记了事,并没有办婚礼,对于洛靖祺误会她是自己女友的事,牧清风皱了皱眉,不知道解释好,还是不解释好。

    这一犹豫,落在洛靖祺眼中便等于默认,只见他眸子眯了眯,比牧清风还年轻了几岁的脸庞上露出与实际年龄不符的城府来。

    宁心不知牧清风兄弟的事会与洛少有关,但这种地方让她呆得很不自在,忍不住伸手扯了扯他的衣袖小声道:“二叔,我们快走吧!”

    不管怎样,牧家少奶奶都不可以出现在这种灯红酒绿的地方,以婆婆的刻薄劲,若知道牧清风带她来凰朝,还不知会在爷爷面前如何编排两人呢。

    牧清风见她主动靠近自己,心里酥软得一塌糊涂,哪还顾得上洛靖祺,反正兄弟的事情也已经谈妥了,他朝宁心安抚一笑,对洛靖祺客气道:“祥子的事多谢洛少了,改天我再做东请洛少喝一杯。”

    听说他们要走,唐恒都快要放鞭炮庆贺了,他现在万分肯定这个宁老师和少爷磁场不对,两次见面,第一次把少爷气得饭都吃不下,第二次更夸张,连当众追女人这种土匪行径都出来了,他看两人还是趁早分开得好。

    “牧二爷慢走!有空多来凰朝坐坐。” 唐恒笑眯眯地说道,话中包含多少虚情假意用脚趾头猜都知道,谁不知道生活严谨的牧二爷从不涉足这种纸醉金迷的地方的。

    只是他话还没说完,就感觉到两道冷飕飕的目光直直地向他射来,简直要把他凌迟处死。

    唐恒朝着洛靖祺哂笑了一下,然后乖觉地退回他身后。

    宁心并没有注意这对主仆的眼神官司,她还在为唐恒的那句客气话迷糊着,什么叫“有空多来凰朝坐坐”?难道凰朝是洛家的产业吗?

    无意识抬头一看,正好对上洛靖祺那双不怀好意的目光,她心中陡然一窒,感觉一股凉意正从尾椎骨上蔓延开来。

    洛靖祺扫了一眼与牧清风黑色西装对比强烈的白皙小手,本来还含有几分笑意的眸子突然冷凝一片,再抬头时,又恢复了往日的深沉。

豪门婚宠:权少老公太惹火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