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首页 | 好看的小说 | 完本小说 | 小说库 | 小说排行榜 | 玄幻小说
背景:

字体:

第4章 被冤枉

    苏婉兮分辨道:“我并不是故意的,是他冲入柴房,想对我图谋不轨……”

    张嬷嬷打断了苏婉兮的话:“呸!你是什么货色,我儿子会对你图谋不轨?我儿子是心肝宝贝,是从小像公子哥儿一样带大的,会对你这样的贱人图谋不轨?我看你,分明是想勾引我儿子。”

    小翠马上添油加醋:“对对对,我看到了,是她想勾引张生,张生怎么看得上她?张生不从,她就将张生打晕了!”

    苏婉兮气苦,没有想到,这一个个都是睁着眼睛说瞎话之人。

    她就算是再分辨,恐怕也不会有人相信她了。

    张嬷嬷一个耳光扇在苏婉兮的脸上:“贱人,臭婊子,我打死你这个小贱蹄子。”

    苏婉兮被打得头晕眼花,终于想起那个高贵不凡的男人来,分辨道:“我是你们家少爷带回来的,你们不能这样对我……”

    “少爷带回来的?”张嬷嬷鄙视不已,“就凭你这个睡柴屋的货色?我打不死你!”

    眼看张嬷嬷的拳头就要落下……“住手!”

    后面突然传来一声清脆的厉喝。

    张嬷嬷回头,一张脸立刻笑成一朵菊花:“哎哟,轻墨大人啊,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

    别看轻墨年纪轻轻,他可以世子爷身边的红人,得罪了他可了不得。

    轻墨看着眼前的张嬷嬷,这老婆子,人前一副嘴脸,人后一副嘴脸,也真是够了。

    他指了指床榻上奄奄一息的苏婉兮,问张嬷嬷道:“你想对她怎么样啊?”

    张嬷嬷一听,立马跪在地上大哭起来:“轻墨大人明鉴啊,这女的平白无故,就拿东西砸我的儿子,我的儿没招她惹她,就被她打成了重伤啊!”

    轻墨看了看苏婉兮,只见她面色惨白,气若游丝,实在不像是能把人打到的模样。

    再看看地上的张生,头上流血,倒地不起,也不像自己跌倒的。

    小红和小翠见状,忙在一旁帮腔:“哼,就是她打的,我们都亲眼所见。轻墨大人,您可得帮我们张嬷嬷做这个主啊。”

    轻墨为难地摊了摊手,回身对着柴屋外鞠了一躬,拱手道:“轻墨无能,还请世子爷明断。”

    世子爷?

    在场的人都是倒吸了一口冷气。

    世子爷都来了的话,那证明这女人的身份,或许并不简单。

    张嬷嬷这样想着,额上的冷汗不由得渗了出来。

    自己的儿子什么德行,自己也不是不知道。他定时趁着这女子行动不便,想要干苟且之事。

    没想到的是,这女子看似柔弱无能,遍体鳞伤,却这般刚烈,竟然将儿子打成重伤。

    不、不行,就算杀人放火,他也是自己的儿子。

    这女的既然打了他,就一定要付出代价。

    正想着,一双锦缎绣云纹紫靴,已经踏入了这简陋的柴屋之中。

    张嬷嬷和丫鬟等人立即下跪,头也不敢抬起来。

    叶清酌站定,目光薄薄扫过这间屋子,最后停在了苏婉兮的身上。

    昨夜带她回来之后,便将她扔在了这破屋之中,本想看看这女子有何能耐自保,试探一下她的能力。

    没想到片刻不到,她就被这府中最下等之人欺辱到了这个份上……

    想至此,叶清酌嘴角是一个冰冷的弧度。

    他开口,满是磁性的声音传遍这屋内:“既然是打伤了府中的人,又是张嬷嬷的儿子,那张嬷嬷,你看这事情该如何处置呢?”

    张嬷嬷万万没料到世子爷竟然会问她一个煮饭的婆子,顿时有些慌乱地抬起头:“是、是,世子爷说怎么处置,就怎么处置。当奴才的,哪里敢替主人做主呢?”

    叶清酌脸色瞬间转寒,那目光似要将张嬷嬷冻僵:“我问你,你就回答。”

    张嬷嬷要被这逼人的气势吓得屁滚尿流,她看了一眼躺在榻上,虚弱苍白的苏婉兮,这才低下头,道:“这、这女的看样子也是可怜之人,但是打伤老奴的儿子,也是不该……世子爷,您看,若不就让她,把门口那碗狗饭吃了,再也我儿子磕头赔个罪,如何?”

    她也吃不准这女的到底在世子爷眼中是何等地位。

    罚她吃狗饭,也只是羞辱她一番,并没有对她的身体造成任何伤害。

    如果世子爷连这个都不同意……那这女人,就是惹不得了。

    没想到叶清酌听到这个建议,眼波倒是一流转,轻笑道:“张嬷嬷果真是出得好主意,来人!去把门口的狗饭端过来!”

    张嬷嬷一看世子爷居然那么爽快就同意了自己的建议。

    连忙悔恨不已。

    看样子这女人根本就什么都不算,早知道,就让世子爷打她四十大板,给自己的儿子出口气的。

    狗饭端来了。

    叶清酌略微以偏头,命令所有人道:“你们全都下去,今日本世子就要亲眼看看,人是怎么吃狗饭的。”

    张嬷嬷本想跟着羞辱苏婉兮,但想到自己儿子还需要救治,世子爷的命令也违逆不得,便赶忙与丫鬟一起抬着儿子下去了。

    屋子里只剩叶清酌和轻墨两人。

    叶清酌回眼,问轻墨:“还在这里干什么?”

    轻墨没料到自己也会被驱逐,只得瞟了榻上的苏婉兮一眼,便出去关了门。

    柴屋之中便陷入静默之中。

    

须臾,叶清酌的声音才响了起来。

    “还不过来吃,是要等本世子亲口喂到你嘴里?”

    苏婉兮一怔。

    浑身禁不住簌簌抖起来。

    方才,他命所有人出去,她还以为他是要放过她一马。

    没想到,他竟是真要自己享受看她卑贱的模样么?

    她低下头,咬着牙:“我是人,人是不吃狗饭的。”

    “是么?”叶清酌一声冷笑,他坐到了她的身旁,一伸手,抬起了她的下颌,“如果不吃就要饿死,你还会有这样的骨气?”

    苏婉兮又一怔。

    然而她又一咬牙:“我宁可饿死,也不受这般羞辱。”

    “好,好一个宁可饿死。”叶清酌站了起来,眼中是冷冷的光,“早知道昨夜,就让你闷死在棺材之中。看样子你的命,也没有你说得那么宝贵,为了活下去,什么都肯做。”

    苏婉兮抬起头,用有些惊愕地眼神看着眼前的男人。

    与昨夜一般,他俊美的容颜分毫未减,只是那眼中的轻蔑和鄙夷,却是比昨夜还要更浓三分。

    叶清酌轻轻一瞥地上的狗饭。

    “要么吃了它,要么我就将你封入棺材之中,重新把你送回去。你自己选!”

    苏婉兮愣愣地看着地上的饭。

    残缺的碗,肮脏的食物,令人作呕的味道。

    这个男人,是在用这种方式,告诉她……她苏婉兮的命,是他的么?她的尊严,也只有他才能给予么?

    是啊……

    昨夜在乱葬岗之上,她已经把自己所能拿出的筹码,全都拿了出来。

    她已经一无所有,亲人、家世、身份地位,全都已经消失……

    她现在就是这男人捡回来的一条狗,任谁都可以欺辱。

    她慢慢地从榻上支起身子,艰难地动了一下,便滚到了地上。

    伤口撕心裂肺的疼,但比不上内心所有受过的伤痛。

    她用手撑着地,一步步,爬到了那碗饭前面。

    眼泪早已经流干了……

    从此刻开始,她不会再有一滴泪落下来。

    原本以为苟且的活下来,她就总有一天能为家族报仇雪恨,没想到,沦落过后的屈辱,是她从未想过的。

    那些往常只能跪到她面前的人,现如今一个二个如同跳梁小丑,争先恐后地踩到她的头上。

    不过没关系。

    她今日低下了头,总有一日会让所有人都仰望她。

    今日所受的屈辱,总有一日会全部还回去。

    所有踩过她的人,她会一一砍断他们的双脚。

    苏婉兮的手,拿到了狗碗坑洼不平的边缘。

    然而碗突然被踢开了。

    狗饭啪的一下洒了一地。

    苏婉兮抬起头,只看到叶清酌高高在上地俯瞰着她。

    那一刻,她的眼中是冰冷的神色,透着脱胎换骨后的坚毅。她的声音,也不再是从前那般惶然和冲动,而是带着一种冷静与成熟。

    她对叶清酌道:“世子爷不必担心,再脏的东西,再苦的东西,哪怕是一杯毒药,我也会吞下去。”

    是毒,她也要吞下,然后从毒里开出最美艳的花。

    叶清酌却是忽地蹲了下来,双手将她一扶,揽到了怀中。

    还未等苏婉兮有所反应,便将她抱了起来,重新抱回了榻上。

    他面上没什么表情,整个动作行云流水,让苏婉兮猜不透他究竟又是要作何打算。

    良久,他突然面色一暖,俯身下来,唇就在她耳畔,用一种令人难以忘记的嗓音对她道:“记住你今日的屈辱,记住你今日所下的决心。记住,如果在这个府中,连一个最低等的丫鬟都能欺你害你,那你还能做成什么大事?”

    苏婉兮的心里蓦地一惊。

    叶清酌却已经直起了身子。

    他的脸上,重又恢复了那种清冷的表情。

    他的声音也和往常无所差别:“大夫会替你疗伤。今日之事,不要再发生了。我不需要一个连自己都保护不了的女人。”

    说罢这话,他便转身朝屋门走去。

    手放到门上之时,他又顿了顿:“处子之身的女人,我想要多少,就有多少。要想站到我的身边,就想办法让自己特殊一点。”

    门开了,他的身影,很快消失在了苏婉兮的视线里。

二嫁世子妃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