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首页 | 好看的小说 | 完本小说 | 小说库 | 小说排行榜 | 玄幻小说
背景:

字体:

第1章 家破人亡,落井下石

    定乾二十六年秋,梁国,皇城昌黎。

    巳时三刻,朱雀大街上人声鼎沸。

    “让开让开,朝廷押送犯人,午门斩首。”一群官兵将街上的人分了开来。

    官兵之后,是长长的囚车队,一共约摸二十多辆囚车,男女老少皆有,囚车上的人瞧着虽然形容狼狈,身上穿的却是锦衣,想来身份自是不俗。

    “爹爹——”

    突然间,一个素色衣裳的女子扒开人群,冲到了囚车之前。

    她面色苍白,脚步亦是有些漂浮,像是被风吹一下,便会立刻倒下一般。

    囚车之中的中年男子低头瞧见了她,一直平静而冷漠的脸上终于出现了一丝裂痕:“婉兮,你怎么来了?回家去,别看。”

    苏婉兮摇了摇头,嘴里有些甜腥味道,应当是嘴唇被咬破了。

    她抬起手擦了擦面上汹涌的泪水,声音亦是有些哽咽:“爹爹别赶我……婉兮无能,不能为苏家洗去冤屈,让我送家人最后一程,好不好?”

    苏家。

    将门世家,忠烈之后。

    百年来为梁国鞠躬尽瘁,征战沙场,没想到世代忠诚,最后换来的竟是满门抄斩!

    除了苏婉兮,因前年出嫁,才免去了这一劫。

    婉兮的泪顺着脸颊不止的流。

    这些日子,她为了父母家人的事情奔波,却一次又一次地碰壁,如今已经几近绝望。

    马上便要行刑了,她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血亲被推上法场……

    “爹,哥哥,”苏婉兮猛地双膝一软,“皇上昏庸,听信佞臣之言,残害我忠良之臣,此仇不报,我非苏家的女儿!”

    “住口!”苏将军急道,“大庭广众之下,你不得说这种话,授人以柄!”

    他蓦地,从囚车之中伸手,抓住了苏婉兮,将她拖到自己面前,悄声地,不知传授了些什么,这才放开了苏婉兮。

    “去吧,婉兮……”

    囚车推走了,婉兮纤细的身子被淹没在了汹涌的人潮中。

    时辰到,刽子手手起刀落。

    漫天血光飞扬。

    苏家没了……

    所有的亲人都没了……

    婉兮跪在大街之上,泪如泉涌。

    不、她还在,她苏婉兮,苏家的女儿还在。

    昏君,佞臣,杀父之仇,灭门之仇,我苏婉兮,报定了!

    ……

    夜色浓黑。

    马蹄哒哒作响。

    苏婉兮乘了马车,装着棺材,朝城外乱葬岗而去。

    朝廷钦犯,都不能公然埋葬。

    但婉兮岂能看着自己的爹爹和哥哥们死无葬身之地?

    只是,当她赶到乱葬岗之时,却见到那冲天的火光,染红了夜色。

    “不——”婉兮猛然间醒悟了过来,跌跌撞撞地朝着乱葬岗跑去。

    一股桐油的味道和尸体烧焦的味道四处弥漫着,爹爹和哥哥们的尸身全都已被点燃……

    苏婉兮失神地跌坐在了地上,手指深深地陷进了泥土之中,缓缓闭上了眼,眼前却只余下了漫天的红光。

    是谁,究竟是谁,竟这般狠毒。人都已经死了,却还是不愿意放过。

    她苏家满门忠烈,一心为国为民,却竟让落得如此下场,上天何其不公!何其不公啊!

    苏婉兮跪坐了起来,朝着那漫天火光深深叩了三个头。

    “苏小姐,你看这……”棺材店的掌柜,有些为难地问她道。

    苏婉兮回头,低声咬牙道:“所有的棺材,都给我留着!”

    总有一天,她要用它们来装仇人的尸体!

    大部分的棺材,她让掌柜在别处放下。只留了其中一顶。

    待到火势稍小,婉兮捧了一捧滚烫的灰,也不顾那骨灰烧得她手掌炽疼。

    只将那骨灰撒在了棺材之中。

    她对着棺材深深磕了一个头。

    “爹、哥哥、苏家的老小们。婉兮今日就走了……但婉兮会回来。”

    她站了起来。

    “再回之日,就是大仇已报之时!”

    三更天之时,苏婉兮回到了君府,她的夫家。

    

现如今她唯一的家。

    君家老爷是户部侍郎。

    她的夫君,君慕寒,乃君家大少爷。与婉兮青梅竹马。两家母亲甚是交好,故从小为他们定亲。

    然而君慕寒年少时,因狩猎受了伤,导致身残。又因为君慕寒的娘亲过世,现任的君夫人乃是续弦。从此便不受君家待见。

    原本,婉兮乃将军府小姐,可以以此为由悔婚。而大批豪族贵胄子弟,则是排着队的求亲。

    但婉兮因着从小慕寒对她极好,念及旧情,依然嫁给了她。

    如今,将军府没了,但君家还在。

    婉兮当初一个念及旧情,如今给了自己一个栖身之地……

    三更,君家却并未熄灯。

    婉兮匆匆往自己的厢房走了没几步,就听到廊亭之中传来一声尖刻的声音:“站住!”

    婉兮停了脚,抬头望去。

    只见君老爷和君夫人,双双背着手站在亭子之中。

    身旁的丫鬟提着灯,亭子不大,灯笼便显得十分明亮,照得君老爷脸上的不悦和君夫人眼中的讥诮,异常明显。

    君夫人对苏婉兮是素来没什么好脸色,她早已经习惯。

    如今苏家已经破败,在这样的日子里,夜半三更的,君老爷和君夫人还在这里等着她,想必也不是什么好事。

    苏婉兮缓缓闭了闭眼,深吸了一口气,才睁开眼,上前行了礼,轻声唤道:“爹,娘。”

    君老爷尚未发难,君夫人倒是按捺不住了,抬眸轻飘飘地瞧了眼苏婉兮身上的素色衣裙,便蹙了蹙眉道,“你如今身为君家大少夫人,穿得这般素,不知道的还以为君家出了什么事呢。”

    苏婉兮心中又是一痛。

    她张了张嘴,想要解释,却想起,她父母家人之事闹得沸沸扬扬,君夫人不会不知道,这般说,不过是为了再狠狠地踩她一脚罢了。

    心中想到此处,便闭了嘴,终究没有说话。

    君老爷轻咳了一声,叹了口气道:“苏将军的事情,我也十分惋惜。苏将军位高权重,可是千不该万不该,也不该犯上作乱。陛下看在你嫁入了君家的份上饶了你,亦是陛下的仁慈。”

    苏婉兮面色一下子便苍白了起来,心中满是愤恨。

    犯上作乱,陛下仁慈?

    呵呵,苏家如何,君家会不知晓?

    如今苏家一落败,便是这般急着要与苏家划清界限么?

    果真是世态炎凉!

    见苏婉兮没有回话,君老爷又道:“只是作为君家的儿媳妇,你入府已经一年有余,却始终未能为君家传宗接代。这不孝有三,无后为大……”

    婉兮面色愈发惨白。

    如今苏府出事,这些人便等也要等在这里,等到大半夜的,来她的伤口上撒把盐么?

    传宗接代,呵,她倒也是想。

    可是君慕寒当年狩猎身残,哪里还能行同房之事!

    他们是有夫妻之名,而无夫妻之实。

    哪里来的孩子呢?

    想当初她宁愿守着活寡,也要顾及苏家和君家的婚约。而事到如今,不过是自讨苦吃罢了!

    君老爷又顿了顿,才又接着道:“可是如今苏家出了这样的乱子,陛下定然会因此对咱们君府也心存芥蒂。我听闻,你父亲将定北军的军令符交给了你?”

    见苏婉兮眸子里闪过一丝惊色,君老爷忙道:“若是你能够将那军令符交出来,呈给陛下,便也可以将功赎罪,兴许陛下还有赏赐。你在君府这么长的时间,贤良淑德,也并无什么错处,若是陛下下了令既往不咎,我君府也非不能容忍之辈……”

    定北军的军令符。

    原来,君老爷在这里等了这么久,为的就是这枚军令符么?

    定北军是苏家的私军,苏家自靖国开国之初便存在,当初定北军亦是帮靖帝打下了半片江山的,后来靖帝便允许了定北军作为苏氏的私军存在,只受苏府当家调遣。

    定北军虽不到十万之众,却个个都能够以一挡百,且都身怀绝技。

    三百年过去,定北军也愈发的不受帝王待见,有这样一支强力的军队不受自己的控制,自是如鲠在喉,日日难以安眠的。

    只是前面几代帝王都因为忌惮定北军,而不敢对苏家下手。这一回,梁帝却借着定北军正在边关抵抗起义军之时,随意寻了个幌子便将苏府一家满门抄斩了。

    那可调令定北军的军令符,想必是未能从苏将军身上找到,因而找到了苏婉兮的身上。

    苏婉兮冷冷勾了勾嘴角,手在袖中暗自握紧了起来。

    听君老爷的话,今天,若是她不能交出这军符,那君家就要大义灭亲,将她赶出这家门吗?

    苏婉兮低下头,咬了咬唇,满嘴腥味蔓延开来,她方轻声道:“我不知道军令符在哪儿。”

    “不知道?”君夫人的声音扬了开,“好一个不知道!”

    她随即看向君老爷:“老爷,这苏家小姐,恐怕是不把皇上放眼里了,我们君家,可是收不得这样的叛臣之子啊!”

    君老爷的眉头深皱:“婉兮,你若这般固执,也休怪我们君家无情!”

    苏婉兮只觉着从心底升起一股子冷意来,渐渐蔓延到四肢八骸。

    “哪怕是将我休了,我也无法拿出一个军令符来。”她面色苍白,静静地立着。

    “好!好一个休字!”君老爷怒道,“你以为你还是将军之女,让我们君家惹不得,处置不得吗?来人!我今天就要让人见识一下我们君家的家法!”

    恰在此时,身后花帘处传来一个清雅的声音。

    “爹,娘,这么晚了,你们在和婉兮说什么?”

二嫁世子妃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