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首页 | 好看的小说 | 完本小说 | 小说库 | 小说排行榜 | 玄幻小说
背景:

字体:

卷一  夺嫡之计 第9章 准备上山1

    经过这一日的努力,王潇已经累得死去活来。他发誓,做完这笔生意,就远离帝都。至于去哪里,等要走的时候再想吧。可端王爷一天给的银两是平常人家月钱的五倍,有钱就是好。怎么说也是自己赚到了。王潇怀揣着这美妙的银子睡下了。

    苏浅墨三人因今日狠狠地戏弄了王画师一日,很是开心,于是兴奋地倒头就睡。

    因王画师是苏浅墨他们的教画先生,为了方便教画,便安排在后院的厢房下榻。

    第二日一早,端王府便来了客人。苏浅颜让苏浅墨去瞧瞧来者是何人,自己则和尹昙在颜阁喝喝茶等消息。

    不过一盏茶的功夫,苏浅墨便回来了。“浅颜浅颜,是酒生伯伯来了!”人都还没进来,就在门口嚷嚷。苏浅颜和尹昙也不顾形象地冲到他面前,“真的吗?你确定你看清楚了?酒生伯伯来这么早?”

    “真的!我眼睛好得很!”苏浅墨拍着胸脯保证。

    苏浅颜已经迫不及待地想去找她的酒生伯伯了,“我们赶紧过去看看吧。”

    “好!”苏浅墨和尹昙的心情也和苏浅颜的一样,便毫不犹豫地应下了。

    “酒生伯伯!”在酒生和端王爷聊得正开心的时候,一个小小的黑影扑到一个与端王爷相当年纪的男人怀里。

    “丫头!你要将老头子我的骨头撞散咯!”酒生笑眯眯地把苏浅颜从怀里抱出来,放着自己腿上。

    酒生,原名许笙久,因嗜酒成性便自行将姓名改成许酒生。看起来年纪与端王爷相仿,实际年龄却无人知晓。琴棋书画,毒医武盗,样样都精通。来去无影,不知什么身份。

    “酒生伯伯才不老呢,虽然比爹爹要大很多很多岁。”许酒生一脸尴尬。哼!小丫头,酒生伯伯对你这么好,你竟然把这残忍的事实说出来,那酒生伯伯就只能把你们带上山,好好压榨压榨你们。哼!

    一旁的端王爷带着欣赏的眼神看着苏浅颜,真是本王的好女儿。

    而刚赶过来的苏浅墨和尹昙则一阵鄙视,浅颜真是心直口快,可又同时在心中窃喜着,浅颜你是好样的!

    “酒生伯伯好!”苏浅墨和尹昙很有礼貌的向许酒生问好。

    “嗯,好。”许酒生笑眯眯的看了看苏浅墨和尹昙,又转过头来,盯着端王爷。看得端王爷头皮发麻。未等端王爷开口,许酒生又开口了,“端王爷,这样吧,让我带他们上山历练历练吧。你看,我会易容,会武功,会弹琴,会下棋,会……”

    “可是本王已经请了教画先生来教他们了。”端王爷打断许酒生的话,面露难色,他可是看出来许酒生的意图,想着这次要好好坑坑这酒鬼。

    “这……”许酒生尴尬的皱皱眉,“无事,我可不教的更好。”

    “可是本王请的教画先生是帝都第一画师,王潇。”端王爷表示很为难。

    许酒生抿嘴不语。

    “这可让本王很为难啊!”端王爷继续补刀。

    许酒生看了看端王爷狡黠的神情,瞬间了然,“我想着,等浅墨下山就带两坛上好的桃花酿给端王爷……”

    “好,本王准两年。”这酒鬼终于肯把桃花酿搬来端王府了。

    许酒生摸了摸鼻头,真的是,这个端王爷死性不改,总惦记着自己家的桃花酿。

    “噢!”三个孩子高兴的欢呼!

    酒生伯伯是他们遇到的最好的人,虽然也会生气,不过很疼他们,虽然浅墨常常调皮,将酒生伯伯的酒坛打翻,但酒生伯伯也就是骂他两句。虽然浅颜常常调皮地去烧他的眉毛,但他也只是骂两句,虽然糖葫芦经常去找男孩子打架,但他也只会骂两句……嗯,他只会骂两句。

    三人只想着许酒生的好,不知道以后去山上的日子会很难过。当然,那只是后话。

    端王爷则想着深山老林有助于磨练他们。还有那两坛桃花酿。

    “那三个月后,你们再去吧。”端王爷唇角勾笑。

    “啊,还要三个月啊……”苏浅颜已经迫不及待地想去千明山了,一听到端王爷说三个月后才能去,顿时焉了。

    端王爷的俊脸瞬间变臭,“浅颜想现在就走?”

    苏浅颜一看端王爷的脸色,身形抖震,立刻眨巴着眼睛,讨好的看着端王爷,“不是不是,我才舍不得走呢,爹爹对浅颜这么好,浅颜舍不得离开爹爹。”

    端王爷的脸色这才好了些。

    “昨日,宇文子徐来过。”端王爷意味深长地看向苏浅墨。苏浅墨心里咯噔一下,一脸疑惑地看向端王爷。

    “给了本王两个面具,被本王打发走了。”苏浅墨暗暗舒了一口气,幸好只是来还面具的,昨日觉着他看尹昙的眼神不对,许是看上尹昙了……

    可是这不对呀,怎么可能这么轻易被打发走了呢?这可不像他宇文子徐的做法。他应该说要见他墨世子,顺便见见尹昙。苏浅墨暗暗甩头,抬头看了看端王爷,“那正好,父王将面具还与我和昙妹妹吧。”

    端王爷唇角勾笑,“在陈锦手上,等会儿你自己叫他拿。”

    苏浅墨只得点点头,接下来就一直盯着陈锦看,盯得陈锦头皮发麻,索性无视苏浅墨的目光。

    端王爷突然看向许酒生,“酒生,本王昨日已备好厢房,现下你也无事,就让秦时带你去瞧瞧,要是不满意,就让秦时告诉本王,本王再给你布置一番。”

    许酒生默默地翻了个白眼,我哪敢不满意呐,我要是不满意,王爷您会那么好心帮我再布置?

    “也好,那就劳烦秦爷带路了。我就不打扰王爷了。”说着,许酒生便作揖离开,抬眸时意味深长地看了看苏浅颜三人。

    秦时朝端王爷抱拳,随后便退出前厅,许酒生也退了出来。

    “你家小王爷有好好练功吗?”刚出前厅,许酒生就缠着秦时问前问后,问的都是苏浅墨。

    “有。”意简言赅。

    “小王爷每天练多久?”

    “若是没什么大事,一般是从卯时开始,练两个时辰。”秦时如实回答。

    “今日练了吗?”

    “练了。”秦时顿了顿,继续道,“昨日没练。”

    许酒生皱皱眉,“为何不练?”

    

“前晚乞巧,小王爷、郡主、尹小姐偷偷跑出去玩,谁也没带。戌时将近才回府,王爷大发雷霆,罚小王爷跪在祠堂前两个时辰。昨日早膳时刻才醒,于是墨小王爷没有练功。”秦时淡淡的说着。

    许酒生挑眉,“墨小王爷是个练武鬼才,以他的武功应该能打过三个壮汉了,你们急什么。”

    秦时不语。

    许酒生继续道,“凭墨小王爷的身手,保护尹小姐和郡主是绰绰有余。”脸上有些骄傲的神色。毕竟苏浅墨的武功是他许酒生教的。

    “王爷是担心小王爷他们。”秦时有些听不下去了。许酒生张口闭口都是墨小王爷,知道许酒生看好墨小王爷,可是这样宠着都快把墨小王爷当儿子了……

    “哼,你家王爷就是嫉妒墨小王爷有个好师父。”许酒生鼻子出气。这个死苏瑞,竟然罚我的好徒弟跪了两个时辰,王爷了不起啊?

    秦时嘴角抽搐,王爷的这个师兄有些自恋啊。

    “许先生,这间屋子就是你这三个月的住处。”秦时说着,指向苏浅墨所住的墨居旁边的一间屋子。

    许酒生嘴角带笑,拍了拍秦时的肩膀,“知我者,莫若端王也。”

    说着,许酒生便走进屋子,布置很符合他的胃口,抬眼便是一副山水画,桌上摆着紫砂茶具。

    走进内室,有一书案,上面摆着文房四宝。许酒生坐在书案前,拿起那上好的湖笔,怅然道,“知我者,莫若端王也!”

    许酒生研好墨,用湖笔沾了沾,在宣纸上写下一个大大的“苏”字。力透纸背。

    许酒生缓缓放下笔,感叹道,“这么好的四宝,这个苏瑞竟然舍得给我。啧啧,有钱到底是不一样。”

    许酒生蓦地抬头,惊道,“诶,你怎么还在这,你快些走,别在这妨碍我练习书法。”说着,便挥挥手,示意他赶紧走。

    秦时很想扶额,也不啰嗦,转身就走。

    话说许酒生刚走,苏浅墨便朝陈锦伸出手,“面具。”

    陈锦闻声,却看向端王爷,端王爷点点头。

    陈锦却不紧不慢的,“诶,小王爷急什么,这面具迟早还给给你的。”

    “我现在就要。”苏浅墨依旧死死盯着陈锦。

    “那行,不过小王爷必须先告诉属下一件事。”陈锦坏笑。

    “好。”苏浅墨想也不想直接答应了,他的目的是面具,而苏浅颜心里有一股不好的预感。

    “那……那我就去告诉爷爷我要去千明山了。”尹昙感觉事情不妙,只想赶紧溜。

    端王爷点点头,“是要告知尹老将军一声,免得他担心你。虽然尹老将军已将你放在端王府抚养,但你要外出这么久,也是要与他说一声的。你去吧,顺便帮本王向尹老将军问个好。”

    尹昙忙点头,“那昙儿就先走了。”

    “好,就让齐箖护送昙儿去老将军府了。”端王看向齐箖,“齐箖,你务必护昙儿周全。”

    “是。”齐箖领命便跟着尹昙走出前厅。

    “好了,昙妹妹都走了,陈锦,你想问什么就问什么吧。”苏浅墨知道,若尹昙不走,他们也是有办法让尹昙走的。毕竟尹昙不是端王府的人。

    “陈锦想问的是,那日乞巧,逸世子与郡主说了什么?”陈锦明明是问苏浅墨的,可是眼睛却是看向苏浅颜的。

    他也没办法呀,他是得了王爷的命才问的,不然打死他也不敢啊。就凭郡主这看着温婉可人,其实腹黑的性子他也不敢问啊。他已经在心里默默帮自己祈祷了。

    苏浅颜闻言皱皱眉,看向坐在上座的端王。端王一脸悠闲,看来陈锦是得了爹爹的命了。哼,就是宋歌逸,现在可好了,爹爹都知道他俩见面了。见面了就见面了,现在主要的是不能让苏浅墨说实话。

    苏浅墨也皱皱眉,虽然他不如苏浅颜精明,可是他也不笨啊,现在看来,是父王知道了浅颜和宋歌逸见面了,却不知道宋歌逸和浅颜说了什么。一定不能让父王知道宋歌逸说的话。不然宋歌逸可就吃不了兜着走了。

    虽然苏浅墨不喜欢宋歌逸总缠着自己的妹妹,可是三人到底是一起长大的,苏浅墨也不想宋歌逸有什么好歹。

    苏浅墨依旧盯着陈锦,“我哪里知道?”

    “前日浅颜和浅墨在跪祠堂的时候,可是谈了这个话题的。”端王爷适时的开口。

    苏浅墨和苏浅颜齐齐看向端王爷,难不成是方枍听到了?不对啊,如果方枍听到了端王就不会跑来问他们了。

    “端王府和宋王府不可结亲,两大势力结合势必会引来皇上的猜忌,你们两个应该明白。”端王见苏浅墨和苏浅颜的颜色就大概知道了宋歌逸所说的话。

    苏浅颜的脸唰的红到脖子根,“爹爹,浅颜没想……”

    端王爷挑眉看着苏浅颜,“浅颜想没想爹爹不知道,但是本王知道逸世子在想。”

    苏浅颜的脸愈加红了。

    苏浅墨适时的咳嗽两声,端王爷这才放过苏浅颜。

    “行了,爹爹只是提醒你们两个,要小心皇上的耳目,别让人抓到把柄。”端王爷突然正色,继续道,“虽然端王府暗卫和府兵都是一等一的,但是皇上想铲除端王府和宋王府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你们万事要小心,本王虽然不怕死,可是本王怕你们的哥哥出事,本王自诩武功不弱,保你们倒是绰绰有余,可是你们大哥远在封城,本王怕啊……”

    端王思绪渐渐飘远,仿佛去寻找封城的苏坤了。

    苏浅墨和苏浅颜见状,知道是端王爷又在想大哥了,索性退出前厅。

    “浅颜,我觉得是方枍听到了什么。”苏浅墨刚出前厅就一脸担忧的看向苏浅颜。

    苏浅颜则一脸淡然,“方枍并未听到了你我的对话,爹爹只是猜测,但是爹爹这次猜对了。”

    “那你不着急?”苏浅墨看着苏浅颜的淡然神态,却有些着急了。

    “有什么好急的,爹爹本就知道宋歌逸心悦于我。”苏浅颜依旧不为所动。

    其实爹爹早就默许了我与逸世子的事,只是碍于皇上的野心,不让我见逸世子。其实爹爹在等,等老皇帝倒台,等四皇子上位,届时,我与逸世子的婚事就能成了。

    苏浅颜如是想。

倾城一笑:王妃很嚣张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