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首页 | 好看的小说 | 完本小说 | 小说库 | 小说排行榜 | 玄幻小说
背景:

字体:

第10章 秀才遇上兵

    宋羽翎向他投去感激的一眼,将自己解救与水火之中,还真是够义气,这么多年的哥不是白喊的,她这厢感叹着,却忽视了身边人愈发沉闷的气息。

    “既然如此,倒是我来错了时候,叨扰你们叙旧了。”

    声音依旧低沉磁性,宋羽翎心中的警钟却已经敲醒,她明确的知道,沐律这次是真的动怒了,顾不得乔琛惊讶的目光,她站起身子道:“父亲不是说,有要事同阿琛商量么?那我们便先告辞了。”

    说着看了一眼沐律,等待着他的回答,她不能保证再待下去,会发生什么不可挽回的事情,对于身边的男人,她向来不敢忤逆。

    就算是他微微皱了眉头,露出一丝不悦,她都要当科研项目,认真研究上半天,在今天的事态还没有到糟糕的地步,她觉得还是尽早结束的好。

    沐律淡漠的目光落在她身上,顿时让她如坐针毡,他的下一句话也成功的让她死心,好听的声音响起:“我也正好有些事情与乔博士商讨,二位不介意我留下吧?”

    宋羽翎心中一沉,放弃挣扎,做好回去受死的准备,紧绷着脸坐在椅子上,看着这一桌诡异的气氛。

    “自然是不介意!”

    说这话的除了宋震华,舍他其谁?那张老脸上泛起的喜悦令宋羽翎感到厌恶,简直是不想承认这个人是自己父亲,但是没关系,只要她将属于母亲的股权拿回来,便可以同他宋震华一刀两断!

    沐律修长的指尖晃动着高脚杯,血红的液体随着他的动作轻轻的摇晃,薄唇轻动,一串仿若音符的声音流淌出来:“沐氏旗下有家药业,现在正在搞一个医学科研,关于白细胞抗癌的药物正在研制当中,乔博士有兴趣参与么?”

    乔琛闻言面上挂起一丝温和的笑,他道:“多谢沐总的邀请,但是我此次回来的主要目的是为了继承家业,恐怕要让沐总失望了。”

    沐律面上一成不变的深沉,宋羽翎看了他一眼,带着小心翼翼,乔琛应该是迄今为止第一个拒绝他的人,她紧攥着手心,等待着这场暴风雨。

    出奇的是,许久之后,沐律都没有说什么,空气凝结的几乎窒息,他淡淡的一个单音节传入众人耳里。

    “哦。”

    就这样?宋羽翎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个一向喜怒无常的男人竟然这么轻易的妥协,没有想象中的大发雷霆,甚至只是轻描淡写的一个字,她抿了抿唇,一种不祥的预感自心底升起。

    “既然乔博士不能加入的话,我也没有留下来的必要了,各位留步。”

    沐律的身子自椅子上站起,颀长的身形让宋羽翎只能仰着头看他,对上他的眸子,与他嘴角绽放的冰冷笑容,一道清冷的声音响起:“走吧?”

    宋羽翎不敢有半分的懈怠,跟着他的步伐走出宋家,明显的,今天这场家宴,闹得很不愉快,起码眼前的男人,在生气。

    隔得三米远的距离,她都能感受到极低的气压,她小跑着跟上他的步伐,进了那辆迈巴赫,司机老张将车子发动,沐律坐在后座,宋羽翎只得挨着他身旁坐下,却不敢靠的太近,身子紧紧的贴在车壁上,姿势很是憋屈。

    “过来。”

    依旧是熟悉的语气,宋羽翎抿唇,顺从的挪过身子,沐律的气息瞬间涌入鼻腔,她僵直着身子,等待着他的怒火,毕竟方才在宋家的时候,他那么明显的怒意。

    宋羽翎觉得自己现在已经到了神的境界,竟然可以通过沐律本来就少的可怜的表情变化来判断他的情绪,比如现在,她知道沐律正处于发怒的边缘状态,她有理由相信,只要她再说错一句话,他随时可以将她扔下去。

    因此宋羽翎万分自觉的挨在他身边坐着,安静乖巧的像一只等待主人吩咐的猫儿。

    沐律余光中小女人正一脸如临大敌的模样,不觉有些好笑,在她心里,自己就是这么一个爱计较的人?

    “手伸过来。”

    沐律的声音淡淡响起,宋羽翎反射性的将手伸过去,下一刻手被一只温热的手掌包裹住,她面带惊讶的看过去,手掌刚才因为紧张被掐的青紫的地方,正在被他轻柔地按着。

    合适的力道加上温热的触感,舒服的她几乎要像猫一般呻吟出声,余光中,他的侧脸美好,其实如果他不是那么冰冷的时候,真的算是个完美男人了。

    宋羽翎面上不自觉的飘上一丝红晕,悄悄别过去的耳根轻红。

    沐律看了一眼别扭不已的宋羽翎,深邃的眸子里闪过一丝异样。

    “你同乔琛的关系。”

    

良久之后,沐律淡然开口,依旧是清冷的语气,听不出半点的情绪。

    果然还是逃不过被盘问的命运,宋羽翎打量他一眼,踌躇着道:“同你说过了,只是从小一起长大,像是哥哥与妹妹。”

    沐律给她揉着掌心的动作一顿,紧接着宋羽翎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回神时,身子已经被他压在车座上,浓郁的男性气息铺天盖地的传来,她唇瓣微张,只觉得一阵呼吸困难。

    “你觉得我很好骗么?”

    他的手掐在她的脖颈上,纤细的脖子,仿佛手上劲道稍稍加重,便能折断,沐律危险的眯着眸子,看着身下脸蛋越发通红的小女人。

    宋羽翎只觉得这男人简直是疯了,两句话不好好说,就掐着她的脖子,像是捏着一只蚂蚁一般毫不费力,她紧抿着唇,半晌之后还是没骨气的求饶道:“我真的没有骗你,你,你先放开我,咳咳……”

    呼吸道被他紧紧地扼住,宋羽翎不再是呼吸困难,简直是到了缺氧的状态,她拧起好看的秀眉,痛苦的模样终于让沐律有了一丝动容,他手缓缓的松开,低附在她耳边的话语低哑阴沉:“别让我一句话重复两次。”

    宋羽翎重获空气,大口大口的呼吸着,耳边他的话语像是从远方传来,阻隔在耳膜外。

    沐律从她身上起身,坐姿优雅,深如潭水的眸子有了一丝波澜。

    乔琛,他是无论如何也要进沐氏医学科研组的。

    宋羽翎回到公寓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九点的时间,磨磨蹭蹭的洗了个澡,睡到床上。感受着床榻什么的身陷,不由的身子一僵,下面发生什么事显而易见。

    沐律的手所到之处燃起了一簇簇火苗,宋羽翎不由得被攻陷,整个人瘫软成一片,身后的火热身子贴上来时,她脑中的神识已经燃成灰烬。

    一夜缠绵之后,宋羽翎已经累得沉沉睡着,黑暗中,沐律的眸子绰绰生辉,怀中的人儿轻轻的呼吸,倒也不烦人,像猫儿一般,软软的挠心的很。

    将怀里的人紧了紧,沐律闭上眸子假寐,窗外的月光倾泻进来,撒了一地的银灰,一夜无梦。

    宋羽翎醒来的时候,沐律已经不再公寓,悄悄的舒了口气,翻身下床,女佣站在门前轻声道:“宋小姐,先生留话,让您将桌子上的早餐全部吃掉。”

    随着她这句话,宋羽翎看了眼餐桌,不由得面色一黑,这一桌的饭全部吃下,不胖也会撑死好吗?

    严重缺乏自我掌控能力,宋羽翎心中千百个不愿意,但是却还是不由自主的将一桌子的早餐吃完,她咽下口中的牛奶,细眉轻拧,对于自己愈发明显的奴性表示不悦。

    早餐吃完,总算可以逃离他的公寓,出门上了车,老张笑的爽朗:“宋小姐今天可有些迟啊。”

    宋羽翎面上微红,想到昨晚沐律的疯狂,导致她一觉醒来时,已经是早上九点钟,她微微抿唇道:“我们走吧。”

    老张应了一声,将车发动,驶向宋氏集团。

    今天公司照旧是忙碌状态,但是她掌管的后勤部一如既往的闲,她也不着急,仿佛乐得己见,与公司从底层做起的宋勤勤形成鲜明的对比,公司议论纷纷,说她与宋勤勤简直是一个天一个地,不能比。

    宋羽翎美眸里一闪而过的精光,不能比?确实是不能比,她与宋勤勤本来就不是一类人,怎么比?

    因为公司照旧的闲,宋羽翎倒有些坐不住,她想飞奔到医院,算起来她已经三天没有见到母亲了,也不知道医院的护工有没有按照她嘱咐的那般。

    看了眼腕表,还差一个半小时才到下班时间,她眉宇间闪过一丝烦躁,正在她准备翘班离开的时候,周群走了进来,宋羽翎挑眉,他这个时候来找自己有什么事情?

    周群面上挂着谄媚的笑容,两手交握在胸前,如果换一身衣服的话,完全可以去客串宫廷剧里的宦官,她不动声色的将心思收起,面上装作一副漫不经心的模样道:“部长来找我有什么事么?”

    周群是宋震华安插在她身边的眼线这一点已经得到确定,那么他今天是来履行‘每日一探’的么?宋羽翎兀自猜测着,周群已经笑着开口道:“大小姐想来还不熟悉公司的内务,我是来看看大小姐有没有需要帮忙的。”

    宋羽翎挑眉,不是来试探的,而是来‘帮她’的?这倒是稀奇。她不着痕迹的回道:“暂时没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多谢部长关心。”

    心中正疑惑着周群今天怎么换了副嘴脸,很快的,她的疑惑得到了解答,周群笑容扩大,他试探性的道:“大小姐在沐总裁身边,可曾听到什么关于沐氏人员缺少,或者是缺乏人才之类的?“

    宋羽翎心中冷笑,人才?他周群不过一个闲职后勤部部长,也敢自成人才,勇气可嘉,她并不做声,只是浅浅的看着他,周群被她盯得有些心虚,他讪笑着补充道:“哈,也不是说什么自诩天才,只是人嘛,总是要有毛遂自荐的勇气不是,我就是随便问问,大小姐不用放在心上。”

    说完又觉得不妥,再次补充道:“当然如果沐总说诸如此类的话,还请大小姐帮我引荐引荐。”

    宋羽翎嘴角挑出一抹笑容,合着他跑到她这里来,是谋划着她帮他跳槽,这样好高骛远的员工,最后也只是高不成低不就,一辈子没什么大出息!

霸宠娇妻:这个总裁有点冷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