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首页 | 好看的小说 | 完本小说 | 小说库 | 小说排行榜 | 玄幻小说
背景:

字体:

第二卷 第58章

    胖子站起身来拍拍身上的土说“我没名字,你们就叫我花生就好!我的朋友都是这么称呼我的,他们说这个名字最适合我了。”说着,就从口袋里拿出几粒花生吃了起来。

    “给,要不来点?”讨好般的递给方子寒几个,但是看到方子寒的脸又尴尬的拿了回来接着说“我是个昆虫学家,特意和几个朋友来森林里拍照观察昆虫的,没想到遇到了那几个畜生,要不是花爷我聪明恐怕早就升了天了!”花生边说着嘴里不停地吃着花生,这么一会功夫他就吃了十几颗,看得出来花生的名字对他再适合不过了。

    “你是什么时候醒过来的?”不想跟花生继续打哈哈,方子寒直截了当的进入正题。

    花生的表情有些不好意思,挠挠头的说“就……其实,当你们把我把我脸上的纸拿掉之后,我就醒了,说起这纸我就来气,这帮孙子啥损招都能想出来,还一张张纸慢慢贴直到看我没有呼吸才收手,还好花爷我聪明,在他们没有察觉的情况下把纸弄湿,不然爷爷我可真的要去阎王爷那报道了,呸!一帮孙子等爷爷把你们抓起来全部都折磨致死!”说着,花生想起当时那几个人嚣张的脸和笑声就气不打一处来,他们简直就是不把人当人看,最可恨的是还当着他的面把老韩杀了,一刀一刀的剥开肚子还将肠子一条一条的拽出来放在盆里鲜血顿时就流了一地,花生清楚的看到老韩的身体还在抽搐。

    花生的话说到一半就陷入回忆,方子寒看他的脸色变得苍白,双手也攥紧了拳头,看他的样子就知道在地下室里肯定发生了血腥的事,应该是和桌子上已经被分尸的人有关吧,咳嗽了两声将花生的思路拉了回来,“啊,不好意思走神了,我本来是想醒的,但是我刚想睁开眼睛就看到墙角处有个鬼影,我怕是哪些东西回来了,然后我……我就装死了!”说到这花生还有些不好意思的低着头,原来这家伙早就醒了害得他背了一路,一百六七十斤的肥肉全都压在他身上。

    “我说兄弟,你别用这种眼神看着我嘛,我那会也是害怕,要不这样这次换做我背你怎么样,就当是我报答你怎么样!”说完,花生就迫不及待的展示一下自己的肌肉,这家伙看起来虽然很胖但是也并不是全都是肥肉,既然人家这么着急报答他的话。

    “胖儿,上去!”方子寒突变的画风让周璐有些摸不着头脑,呆楞楞的看着他。

    “你发什么呆啊!让花生背着你走,以你现在的腿还没走几步畸形人就追上来了,正好花生说要报答我那就背上你就算是报答我了!”前一秒花生也有些诧异,这小兄弟这是要干嘛,但是看到周璐的腿花生瞬间领会意图,赶紧掏出纸巾擦擦手擦擦胳膊上的肌肉,走到周璐面前蹲下来说,“看你伤的不轻啊,那小兄弟说的对,来让哥哥背着你,妹妹你别看哥哥胖那都是肌肉撑得!”话虽然是这么说,但这个人给周璐的印象真心不好,除了他满身的肥肉以外最让她在意的就是花生的嘴,说话的时候带着痞子的气息,看着花生的手还在背后对着自己发出邀请,很难保证自己趴在他背上不被他占便宜,像这样的人就应该赏他一脚,周璐站在背后迟迟不动,脸上的表情也是多变,方子寒猜出此时周璐的想法。

    “胖儿,你看啊,咱们现在的处境很不好,你的腿还在流血我怕那些畸形人会跟着你的血找到我们,那我们的生命就岌岌可危了,正好让花生背着你,减轻你的伤痛也别让伤口在严重!”方子寒走到周璐身边耐心教导,周璐有些疑惑的看着他,这些话真的是从方子寒的嘴里说出来的?她没有听错吧,这要是从白曦的嘴里说出来她会信也会听,因为人家看着成熟也有安全感,行为举止都是见过世面经历过大事件的人,至于方子寒嘛,不懂世事的小警察他会为她想到这一点?就不怕花生他心术不正在对她不利?花生蹲着腿都酸了,但是脸上依旧保持着微笑,看着这两个人眉目传情不说一句话也不搭理他,耐心都快要磨光了,赶紧做决定到底用不用他背,给句准话行吗哥们摆这姿势就快挺不住了,这两个人怎么这么墨迹。

    “方子寒你……”周璐刚要试探性的小声问他,没想方子寒抢过主权说“你别瞎想,我是想着怎么说你也是跆拳道高手,咱们三个人中就你的战斗力最强,你现在已经受了伤万一一会畸形人杀过来谁帮我们,是吧!”方子寒的话花生听的真真的,尴尬的看了一眼周璐,这丫头是练过的?那自己稍微有一点小动作的话一定会被打的很惨,视线又看了一下周璐的腿,暂时还是安静一下吧,等找到最佳的时机再撤,先看看他们到底是干什么的!

    “你这顶高帽给我戴的很高啊!不过呢你说的也不无道理,好吧待本大小姐恢复恢复定会好好保护你!”说完,周璐趴到花生的背上,花生一本正经的抱住周璐的腿,一点都没有越界的意思,说“妹妹放心,哥哥我不是那种不正经的人,万一碰到畸形人我保证会保护你!”话毕,花生露出他觉得最绅士的微笑,虽然有点做作和肌肉僵硬,但总好过挨打吧!

    结果,现在的处境就是自己被关进笼子内,若潇张开眼首先看到的就是一大张棕色麻布,脸上还残留着乙醚的余味,想把人迷昏这要倒上多少量的乙醚才能起到效果啊!在脸上胡乱的擦了几下,自己没被畸形人杀死反倒被乙醚的味道熏死了,回想起来,这回他们玩的是声东击西啊,可是自己是怎么被他们发现的呢?最可疑的是畸形人明明已经走到家为什么还想做贼一样鬼鬼祟祟的查看,若潇拍了一下头,她感觉自己的大脑已经不够用了,这时一阵脚步声越走越近,若潇马上闭上眼睛假装自己还在昏迷中。

    

畸形人打开麻布看到若潇还没有醒过来,竟然猛烈拍打了几下铁栏,他,该不会是叫我起来吧,若潇闭着眼睛猜不透她到底想干什么,记得在致命弯道的电影中有这样的情景,女主同她一样被关进笼子,醒来后对着畸形人破口大骂,口口声声要求放自己出去,但是畸形人并没有生气反而拍打铁栏吓唬她,就像人类养宠物一样,不听话的时候吓唬一下就好,随后畸形人将女主从铁笼内拖出来强行按在椅子上,并用铁丝将女主手腕缠绕加固,女主每挣扎一次手腕上便多了几处血痕,看到这场景畸形人就会那苍蝇拍使劲打伤口,直到看到女主痛苦大哭为止,想到这,若潇有点害怕,自己不会也面临这样的事情吧!那么现在就要选择是突然张开眼睛趁其不备抓住畸形人威胁同类逃走还是继续装睡等待秋茉姐他们的到来,装睡等待的话那就意味着可能自己接下来的命运恐怕就是和女主一样的下场,这两者到底那样才能行得通。

    畸形人拍了几下见若潇不醒,便转身跑到瘦小畸形人面前胡乱的笔画又吱吱呀呀说着什么,这家伙到底什么意思,是希望自己活着还是着急将自己分尸,忽然觉得貌似后者的可能性很大,若潇眯着眼睛微微转头眼前的一幕让她震惊了,瘦小畸形人居然很温柔的摸着他的头,嘴里发出的尖锐声音好像是在哄着他,就像在哄自己的孩子一样,这个畸形人的个子中等,身穿一件绿色短袖配搭着灰色破烂牛仔裤,打眼看去尺码应该是小号,但是穿在他身上就像大褂一般完全撑不起来,暴露出来的手臂和脖子简直就是皮包骨,一看就是长期营养不良所导致,估计来一场大风就能轻轻松松的将他吹走,看他的举动好像对瘦小畸形人特别服从,两个人站在一起这个人比瘦小畸形人高出一头,可就像个孩子一样诉说他的焦虑,小畸形人有些厌烦的打开他的手又走到若潇面前,若潇急忙闭上眼睛攥紧拳头,心想该来的最终还是来了,该反抗就反抗绝对不能坐以待毙,小畸形人蹲在若潇身边呆呆的看着她,手指轻轻的吧啦一下她的头哼吱的叫了一声,又猛推了一下她的身子,随后又在桌子上拿起一块生肉放在若潇嘴边,哼哼唧唧的声音若潇猜出这是让她吃下去吗?见若潇一直没有醒来的迹象只好放弃远远的走开,稍微眼神好的人都能注意到若潇的拳头松开了,不是因为放弃了生命而是看到小畸形人的动作之后,在那一刻若潇好像觉得这个孩子不希望她死。

    三个畸形人全部都在屋子里,笼子里还关着一个女孩,窗外的眼睛看的清清楚楚,想要救出她谈何容易,瘸子畸形人坐在床上一遍一遍擦着刀,嘴里还哼着不成调得小曲,但是不管擦多少遍还是掩盖不了血腥的气味,有多少人类就死在了这把刀之下,又有多少奄奄一息的生命被他活活分尸,想到这里,若潇恨不得也让他们尝尝那种痛苦,尝尝那种生不如死的滋味,这时,忽然从窗户外飞进了几个烟雾弹,整个屋子顿时变得烟雾浓浓,同时门外突然传来一阵噼里啪啦的声音,那声音震耳欲聋还带着一股子火药味,什么人在门口放鞭炮?小畸形人忽然大叫一声,整个人像疯了一样不受控制的大喊大叫,矮瘦畸形人快速的抱着他让他尽量安静下来,但是无果,小畸形人挣脱后慌乱中跑到床底下躲起来,矮瘦畸形人拿起挂在墙上的弓弩联合瘸子畸形人冲出门外,若潇醒来捂住口鼻,现在正是大好时机,趁现在去地窖看看哪里到底有什么猫腻,刚走了几步玻璃突然被打碎,只见松鼠正欲跳进来。

    “原来你没有死!害我白担心一场!快跟我走!”松鼠蹲在窗台上,看到他脖子上挂着一圈圈的鞭炮,若潇的心里忽然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动,不管他出自什么目的,在最危险的时候松鼠能来救他,就说明……就说明……就说明……他有问题!这个答案只是单纯的直觉,却令若潇感到了意外和松鼠这个人的可怕,可怕到就像是在他的掌控之下,看到小畸形人还蜷在床底下的时候,看到松鼠脖子上挂着鞭炮的时候,他好像很了解他们的弱点,堂堂杀人不眨眼的变态恶魔居然会怕鞭炮?不论怎样这个人除了小心应对以外更多的就是监视了!

    若潇一直盯着他的鞭炮看,急得松鼠再一次提醒她,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这里有暗道,他们……”还没等若潇说完,听到暗道这两个字松鼠马上走到若潇身边连忙问道“在那?暗道在哪?”果然,这家伙的目的不单纯,若潇指了指桌子底下,松鼠兴奋的走过去看到桌子下的小红毯子,若潇站在原地看着他的一举一动,正常人发现这样的暗道第一时间肯定会去打开它,但是松鼠是个例外,他发现后只是确认一下并没有打开,而是在包里拿出好多鞭炮和烟雾弹,连同脖子上一大串点上火全部都丢到外面烟雾更浓响声更大,这个时候,松鼠才打开暗道的门,很漂亮的玩了一招声东击西,转头看向问口时间都过去这么久了跑出去的那两个人到现在还没有回来,小畸形人躲在床底下连头都不敢冒一下。

    “喂,丫头!你先下去!”若潇在神游之际被他一叫有点发蒙,松鼠蹲在暗道外拿着手电筒探着下面的路,若潇很听话的走过来也跟着看进去,暗道不算很深打眼一看就见底,若潇带有怀疑的眼神看着松鼠,松鼠说“你先下去,我随后跟着,地面上我得做一下不然那些畜生回来看到暗道有人动过,肯定会追过来万一没有出口咱们俩就没命了!”若潇点点头一步一步下了暗道,在下暗道的时候,若潇特意摸了一下地毯的质地才慢慢下去,果然,松鼠紧跟着来了,不过在他下来的时候特意把地毯一大部分攥在手里,然后再轻轻的盖上暗道的门,就在马上要关上的时候,再把手里的地毯打开铺好,地毯多出来的那部分正好将暗道全部盖住,然后快速的盖上门,整个地毯看上去就像没有动过的一样,很巧,两个人的想法一致。

    暗道的走廊很长,若潇就跟着松鼠的后面,不是怕他走前面松鼠会害她,而是跟在后面会更好的观察他,从刚才松鼠的所作所为,若潇很有必要的在他面前装傻一次,在松鼠面前表现得越聪明松鼠藏的越深,相反的自己很笨的话松鼠的小动作就很多,很快,前面出现一丝的光亮,松鼠加紧了脚步想一看究竟,根本就不管这里还会不会有畸形人出现,本来以后这里会是关失踪人口的地方,没想到会是这样的景象,血腥的场面冲击着若潇所有神经,她承认看过很多这样的片子,但是真正的遇到并亲眼看见的时候还是会害怕,每根神经都在颤抖,咬着牙硬是坚决不能喊出来强忍着眼泪不能流出来,长桌上躺着一具已经分尸一半的死人,胸部以下之至大腿中间整个肚子被剥开了,胸部还清楚的看到白骨和心脏,心脏已经停止了跳动,身体里连接处只剩下了一条长骨,肉块在尸体的周围散落,肠子团在一块静静地在地上放着,这个尸体除了心脏和肠子外其他的内脏器官全都不见了,脑海里忽然想到了小屋内浴缸旁边的柜子上摆放的人体内脏标本,难不成他们都是真的!也包括自己身上带着的这一瓶?若潇靠着墙面抱着包咽了几口口水然后大口大口的喘气,里面的东西她实在不想带着了,别过脸不想再多看一眼,真是够残忍,他们到底什么心里才能把他杀害成这个样子,松鼠根本就不管若潇的情况,很冷静的走到尸体旁边,很淡定的看着现场丝毫没有受着影响,直到看到死者的头,松鼠突然跪下来抱着他的头轻生抽泣,一直以来松鼠给若潇的印象都是硬汉,虽然有很多可疑的地方但是能让硬汉哭的这么伤心一定有什么隐情,会不会和这个案子有关?若潇试图想安慰一下,可死者的五官都已经被挖走了只剩下一张皮,看着就瘆得慌,松鼠抱着死者的头若潇刚好看到这个人脸上的东西,在他的左脸上有一处小纹身,只有一半看样子应该是个树叶,记得在森林看到的纹着树叶的耳朵难不成是他的,合起来就是他的特征,那小屋里的手指呢?若潇顺着他的下身看过去,他的手完好无损的放在桌子上,那串手指挂链居然不是他的,松鼠的脖子骰子的胳膊还有死者的耳朵,和手指挂件以及人头花盆,人头花盆和手指会不会是同一个人?还是说这里还有一个死人?若潇刚要开口准备套一下松鼠的话,可是松鼠现在的样子估计问什么他也没心情回答。

    “节哀吧,人死不能复生,我们现在能做的就是抓住畸形人将他们绳之以法!”若潇舔舔嘴唇从脑子里挤出这两句话试图安慰松鼠,但当话说出来的时候,若潇哽咽了,她知道自己的语言词语说话表达不是很好,可这一次却被自己的话惊到了,对啊!我们不能抓住畸形人是因为不知道他们是什么路子,可松鼠不一样啊,这么清楚畸形人的弱点为什么不抓住他们呢?就凭刚才鞭炮那招直接就可以把他们解决了何必还要逃这么大费周章,除非,他想留着他们杀人?杀谁?记得在致命弯道第五部里男主人公就是个正常人,他清楚畸形人的所有弱点并让他们听命于他,为了杀人他擅长伪装然后与所有人其交往并引诱他们,借此机会让畸形人一个一个解决,乃至屠了整个小镇,难道说其实松鼠就是那个人,而我们就是他的猎物受他蒙骗惨招致死!只有这个回答说得通,不然怎么解释他的行为,所以在一开始松鼠就已经知道了他们的身份,那些失踪的人口就是他放出来的倒勾,鱼儿上钩鱼饵被他找个隐蔽的地方藏起来了,想法一出若潇感觉到全身的汗毛全部都竖起来了,那也就是说自己的处境很危险,从一开始的认识到对付畸形人,松鼠一直在扮演者好人就像男主人公一样将他们一一解决,若潇不敢相信的回头向密道口看去畸形人随时随地的冲进来要了自己的命,轻而易举的将自己分尸,松鼠整个人都沉浸在难过的海里丝毫没注意到若潇此刻看着他的表情,脸色苍白的表情。

    冷静,我一定要冷静,现在慌了没准就死的快了,刚才松鼠救了她,那自己肯定对松鼠来说还有一定的利用价值,所以现在暂时还是死不了的,那价值用过了呢?自己是不是还是要死?好多个声音众多的想法在若潇的脑子里叽叽咋咋的说个不停,现在该怎么办好身边就只有她一个人,是逃跑还是等着?若潇偷偷的做了一下深呼吸,还是等着吧,等到一个好时机在脱身不然就怕自己过早的表现出来,过早的像阎王爷报道啊!

    见松鼠没有起身的意思,若潇一边深呼吸一边走走看看,在长桌旁散落了几张纸和很长一条透明胶带,有几张完好无损还有几张中间有个小洞,看上去像是什么东西咬的参差不齐,透明胶带被团成一团扔在一边,轻轻将胶带撕开清楚的看到在粘贴处还有几根毛发以及很多白色的痕迹,在纸条的上方还吊着一根长绳子,地下的部分应该是绑着什么东西,不过已经拿下来了,该不会是绑着人吧胶带正好可以绑在手上,那纸是用来干嘛的?在土墙的拐角处还立着两排大柜子,柜子上一排排的标本若潇不想在多看一眼,走过去直接打开下面的橱柜,一股凉气扑面而来,这是什么?冰箱吗?畸形人还会用到冰箱?用他来保持内脏的新鲜度?松鼠依旧跪在那里抚摸着死者的脸看的认真,若潇撇撇嘴不予理会,像那样的人死了也是好事,伸手向橱柜探去四面真的是冰的彻骨,说起来柜面上一点血迹都没有沾到,这不符合常理啊,畸形人取出内脏还放进塑料袋里后再放进冰箱保存?他们会做的这么理智?事后再清洗一番?若潇越想松鼠的嫌疑越大,同样畸形人的嫌疑更大,打开另一扇门同样的凉意涌出来,但这次不一样,凉意好像不像刚才那么厉害,手完全可以直接触碰到柜面不是太凉,两个柜子不同的温度,不得不说想的还挺周到,这是才是保鲜内脏的那个是保存尸体的吧,不然尸体腐烂的太快啊,就在若潇关上柜门的时候,柜角处的东西很是扎眼!

    “这是?白菜?”

女妙探若潇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