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首页 | 好看的小说 | 完本小说 | 小说库 | 小说排行榜 | 玄幻小说
背景:

字体:

第一卷  拾忆 第25章 东海事毕朱雀现

    千万年来,六界内我不愿见的也就那几个,然而,昔蓝的婚宴却让我见足了。酒足饭饱,便跟着我二哥去到珊瑚林散步,龙宫多是奇景,这珊瑚林便是,但凡来龙宫的都会前来欣赏一番。

    这会子宾客大多在席上,偌大的珊瑚林并看不见其他仙佛。我不断惊叹于这珊瑚林千年的变化,二哥倒是一脸无所谓,毕竟这东海也是他经常厮混的地方。

    命运总会有些煞风景的事,比如说现在,我由适才的兴奋转为了郁闷,原因是二哥幸灾乐祸地让我瞧见了不远处的两个身影。男子鹤发童颜,一身水蓝色的袍子格外飘逸,女子窈窕温婉,衣袂飘飘,颇有大家之范。

    我刚想要逃跑,便被二哥拉了回来,只听他说道:“他们早已看见你,还是去打个招呼吧!”

    说罢,他果真拉着我朝前方走去,我硬着头皮跟在他身后,深觉尴尬,远处的不是别人,正是东海的三太子敖瑞。

    还未靠近,二哥便已满面春风,双手一揖,“三哥,好久不见。”

    敖瑞也是个知礼数的,当即回道:“二弟,好久不见。”

    我乍一听 ,总觉得有些不对劲,可惜我没时间去细想,便听敖瑞问候道:“这是昔微吧,变得愈发动人了。”

    我尴尬的笑了笑,说道:“三太子说笑了,倒是蓬莱公主,真如传闻中那般温婉大气。”

    蓬莱公主不自然地笑了笑,回道:“早就听说雪凰上神玉骨冰肌,是六界难得的美人,今日一见,竟比传闻中还要美上三分。”

    难得有人如此夸我,我不禁有些洋洋得意,不想,不等我回过神来,便听二哥说道:“我怎么听说她冷的像块冰,靠近一下就觉得寒气入体。”

    若不是有旁人在,我真是恨不得当场与二哥打一架,奈何当着外人的面,我只能不断提醒着自己:形象要紧,形象要紧。努力挤出一抹笑容,对着蓬莱公主说道:“公主真是谬赞了。”

    不想,那蓬莱公主话锋一转,“听闻当年雪凰上神与我夫君也有一段姻缘,不想造化弄人,最后竟是没成,真是令人惋惜。”

    我明显地听到了敖瑞的咳嗽声,我听着倒没有太多不适,毕竟她说的是事实。二哥安慰性地搂了搂我的肩,反问道:“我四妹与三哥未成,于公主来说是件憾事吗?”

    蓬莱公主略显尴尬地笑了笑,“这倒不是,只是我今个见到雪凰上神如此容颜,倒有些为夫君惋惜。”

    我顿时有些石化了,真觉得刚才应该溜之大吉,而不是随我二哥前来叙旧。

    这样的沉默保持了许久,才听到敖瑞咳嗽了两声,问道:“昔微,如今可还喜欢珍珠?我前些日子得到一盒鲛人国进贡的泪珠,不若改日送你?”

    我心想着不能与这敖瑞再有瓜葛,便答道:“如今这珍珠我倒是看腻了,不若三太子送予公主吧!”

    不想蓬莱公主却是个不识趣的,一脸高傲地回应道:“蓬莱国多是奇珍异宝,这区区一盒泪珠,我倒是不在乎的。”

    我呵呵一笑,倒也没再过多辩驳,只微微一颔首,便转身离开。

    昔蓝喜宴本有三日,因着今日遇见了些不快,到了晚上我便与神父神母提出回人间,二老倒也没有过多阻拦,只叮嘱我万事小心便允我离开了。

    趁着夜色,我便打包了行李,带着一直守在偏房的芳菲离开了。

    不想刚出东海,便见一白衣公子立于东海之上,他那厢微眯着双眼看我,感叹道:“怎么?你这般逃也似地回人间?”

    我冷言道:“公子就这般爱管他人闲事?”

    那公子一笑,“昔微,你于我可不是别人。毕竟我们也是议过亲的。”

    他如此一说,我方才认出他便是狐帝家的大公子白子煜,如此,一时竟不知说什么。

    他见我不说话,便接着说道:“你竟然这般便将我忘了,当年你可是与你二哥专程到青丘看望我的。”

    我一怔,不禁反问道:“你是如何知晓的?”

    白子煜冷哼了一声,不屑道:“入了我青丘,难道还想瞒过我吗?”

    我听着心中深觉不适,他这般来找我,定不是为与我叙旧事,多半是与素嫣有关,果不其然,他说道:“你竟是这般无趣,也罢,我也只是为幺妹来找你。”

    我冷冷地看着他,说道:“她这般欺骗我,还有何可说?”

    白子煜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却很快缓和了下来,有些歉意地说着,“我只说她并非存心,两千年来她也是视你为姐姐,为你放弃她想要的。我只希望你能待她如初,言尽于此罢了。”

    说罢,白子煜便消失在黑夜之中,我有些怅然地站在海风中,不知该如何是好。过了许久,才淡淡对芳菲说道:“我们走吧。”

    我与芳菲回到帝都时东方已露白,因想着离开了些许日子,直接回皇宫倒是有些唐突,便领着芳菲上了元子攸的府邸,不想,门口家丁报,元夫人病重,元子攸已回彭城侍母疾。忽而想到上次与元夫人分别时她那般伤感,加之元夫人身上有我所熟悉的感觉,我便决定去彭城一趟,又生怕宫中耽搁太久生出事端,便令芳菲先行去宫中探探情况,。

    只一炷香的时间,便是到了彭城。一向热闹的彭城王府竟显得有些冷清。

    

虽在意料之中,我却仍有些意外,便隐了身潜入王府内,只听两个侍女模样的人窃窃私语道:“夫人这般模样怕是不行了。”

    另一侍女道:“大少爷那样去了,夫人太过悲痛,到底是伤了身子。”

    说罢,二人摇着头朝别处走去,颇有些惋惜之意。

    我不禁皱眉,这元夫人竟是因为元子直之死悲伤至此,倒也是真性情。

    不远处便是元夫人的卧房,我掐个手诀以移形术进入到房内。房内也是一般安静,元子讷,元子正,元子攸三兄弟一脸沮丧地坐在一旁,两个个贵妇模样的人正坐在床边抽泣,估摸着便是元夫人的两个女儿。床上的元夫人脸色苍白,我仔细一看,她额头上竟有一抹紫光呼之欲出,这元夫人竟真非凡胎。

    那厢元子攸猛吸了两下鼻子,脸上竟是露出些许惊喜的神色,我估摸着又是我身上的香味让他发现了我,看来得向嫦娥仙子讨个可隐身的香薰才是。

    可叹我现在竟是个偷窥者,如此被发现实在是不好,便偷偷溜出门去,消了隐身法,坐在门口的石凳上等着。

    只一会儿,元子攸便跟了出来,他眼睛明显有些红肿,看来是多日没睡得好觉。我怕他再提及救人之事,便直接说道:“我救不了你母亲。”

    不想他沉默了许久,只淡淡说道:“我知道。”

    我叹了口气,解释道:“天法规定,我不得插手凡间之事,若是沾染了因果,我也是逃不过那天劫的。”

    元子攸慢慢走至我面前坐下,犹豫了片刻,说道:“昨日我母妃清醒时曾说想见你,今日你来了倒也了了她一桩心愿。”

    他这话我倒没有太多意外,只淡淡回道:“我知她要与我说什么。”

    正说着,屋内突然传来一女子的声音:“三弟,母妃醒了。”

    元子攸有些紧张地站起来,对我说道:“你也去见见母妃吧。”

    我点头,随着他进了屋内。元夫人看上去精神了许多,正靠在床头与她几个儿女说着什么。我皱了皱眉,这大抵便是回光返照了。

    元夫人不经意间便瞧见了我,竟有些激动,伸着手呼唤道:“昔微,昔微我等你许久了。”

    我一愣,元夫人竟能直接唤出我名字,我大步走到她床前,握住她的手,安抚道:“元夫人你有什么就说吧。”

    元夫人含着泪,说道:“我是要离开这的人了,我知你来此是为何,我只盼你能护住我的几个儿女。”

    我内心生疑,追问道:“元夫人你记起了什么?”

    元夫人垂着头,哀叹:“我都想起了,我该回去了。”

    说罢,元夫人的手垂了下去,一道紫光从身体中冲上了天空。我一急,倒也顾不得身旁哀哭的几位,径直追了上去。那紫光直冲上天,终于是落在了朱雀台上,开始慢慢凝聚。

    我追上去时,看见的便是朱雀姨母的身影了。我不禁有些激动,终于是能与清悦大嫂交代了。朱雀姨母慢慢睁开了眼睛,那眼中仍残留着些许泪水,她慢悠悠道:“昔微,我现在是回来了吗?”

    我点点头,惊喜地抱住了她,“姨母,我已几十年未曾见你了。”

    朱雀姨母叹着气,哀声道:“我与那帮孩子的缘分,是尽了。”

    我轻轻放开朱雀姨母,安慰道:“姨母,这是你的万年劫。劫过,你便能飞升了。”

    姨母苦笑着摇头,“我宁在诛仙台上受尽煎熬,也不愿受这牵挂之苦。”

    我深有同感,却只喃喃喊出:“姨母。”

    姨母笑着握住我的手,说道:“昔微,姨母的劫是过了,你的劫却还没过,我知你是为寻子攸而去,我那几个孩子,还希望能帮帮他们。”

    我仿佛,看见姨母眼中的泪花,她却是淡淡朝我一笑,“昔微,姨母该回去了。”

    我回到王府时,正哭声满天。元夫人平日待下人极好,下人大多感激她,她如此一走,下人多是难过。

    元夫人的几个儿女都在床前跪着,元夫人安详地躺在床上,好似睡着了一般。我朝着元夫人深深鞠了一躬,毕竟这是朱雀姨母几十年的躯壳。

    我静静走到元子攸的身旁,他红着眼,身体略有些发抖,我安慰道:“人生来如此,不要难过了。”

    他看了我一眼,平静地问道:“母妃回去了,是吗?”

    我一怔,竟不知该如何回答,支吾道:“她回了她应该存在的地方。”

    元子攸的嘴角扬起一抹笑,伴着泪水,说道:“母妃不过是恢复了她原来的身份罢了。”

    一时,我竟不知如何是好,大概,我是真的没有经历过彻底失去的悲痛吧。

魔凰乱:折云梨花落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