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首页 | 好看的小说 | 完本小说 | 小说库 | 小说排行榜 | 玄幻小说
背景:

字体:

第5章 嫁给我

    爱情中最可悲的不是我爱你却得不到你,而是我站在你面前,你却不知道我是谁。

    脑海中闪现这一句话,俞致远感觉他真是着了魔!

    “你爸呢?”他上前两步双手搭在她的肩头。

    或许是出于对他爸爸的愧疚,或许是感情的转移,或许只是因为他是她爸爸!现在他迫切的想要见他一见!

    “在屋里呢!”陈忆情指了指屋子,有些心疼他突然流露出来的无措与疼痛,就那么任由他轻易的把手放在了她的肩上。

    “带我看看!”他拉过她的手直接拽着进屋。

    文彬诧异的挑了挑眉,也随即走了进去。

    当看到屋内躺在床上打着吊针,插着胃管的男人之时,他的心也蓦然疼痛起来。

    伸手轻轻扶住胸口,他脸上的招牌笑容消失不见。

    “是正月初六出的车祸么?”磁性的声音中似乎带着一股沙哑的悲伤与追忆的伤痛。

    陈忆情澄净的眼睛扫视过两人点了点头。

    “我说,你们不是要给钱么?钱呢?”吴爱彩见几人都进来屋子便也跟着陈家奶奶一起走了过来。

    “出去!”冰冷的声音仿若是从冰窖中传出一般,一股股寒意从脚底升起,让走到门口的吴爱彩和陈家奶奶下意识的停下了脚步。

    吴爱彩察觉到室内的冰点气压,撇了撇嘴角有些胆颤的想要出去。陈家奶奶毕竟是经过大半辈子的人,一刹那的止步之后便重新抬步向里走去。

    “没出息的,这是我们陈家!要出去也该他们出去!”拽着儿媳壮着胆子往里走去。

    “文彬!”俞致远看着床上的人连头也没抬的叫了一声。

    文彬转头瞪了两人一眼,离开床边。手指头弯曲双手弄得咯嘣咯嘣响。

    “好久都没有练练手了,你们两个是自己出去,还是我动手请出去?”

    脸上带笑,不过两人却觉得那笑容有些渗人。

    “哼!不跟流氓一般见识!”陈家奶奶看他的架势果断放弃,转身走了出去。

    反正这个房间也不是那么喜欢进的!若不是听说他是送钱的,他们早就走人了!她这把老骨头还想多活几年,可不想跟那不孝子似的那么年轻就躺在床上成了个活死人!

    见两人重新走了出来,本来逐渐散去的人群又逐渐笼了上来。

    “都看什么看?走,走,走……”陈家奶奶恼怒的赶着人。

    众人见没有什么好戏看了,便都一哄而散了。

    “婆婆,你真怕他们了?”吴爱彩望了望屋子有些不甘的问道。也不知道那帅的没天理的男人是不是说着玩的,他不会是真来送钱的吧?她的时间可是很宝贵的,若没有利可图,她可不想再呆在这个晦气的地方!

    “怕?我这叫识时务者为俊杰!”陈家奶奶文邹邹的说了一句,转身坐在外边的台阶上,抬眼看向儿媳妇。“你不是说想要她那彩礼钱么?我们等着!”

    屋内,俞致远一直盯着床上的人,但那目光却像是穿过他看到了别处。

    若是可以,他希望他的父亲也还有这么一次机会!只是,那也只能是妄想罢了!

    眸中闪过一丝尖锐的痛,他转头看向陈忆情。

    “为什么不在医院住着?你不知道这样是在耽误他的生命么?”话中带着一丝质问。

    陈忆情一怔,似乎不理解他的意思。但触及他的目光,她似乎明白了什么。

    有些痛,有些伤,是掩藏在内心深处的,不经意间的流露,只是因为波动了那份伤痛。

    莫非,他也有亲人出过车祸?

    陈忆情澄净眸子中掠过一丝悲悯,为他,也为她。

    “他在医院住了三个月……”陈忆情呢呐着不知该如何启唇。

    他的质问像是一根鱼刺似的,直直的卡在她的喉咙,让她无力回答,无法回答。

    “三个月算什么?人没醒来,就该在医院呆着!”他话中带了一丝怒意,“把他送进医院去!找个好医生为他看看!”

    “哟,你说的真是轻松呢!你不知道住院需要花多少钱么?还是,你愿意为她承担了那些费用?”吴爱彩站在门口阴阳怪气的说道。

    刚才她越等心中越焦急,便站在了门口。却不想,听到了这么一番话。眸子下意识的向两人瞟了一眼,吴爱彩忍不住话中嘲讽。

    谁不知道,床上的人醒来的希望极其渺茫!偏偏的,陈忆情要守着他,为他们陈家人脸上抹黑!

    

要她说,陈忆情根本就是一个祸害!表面上看着清清纯纯的,可骨子里根本就是一个不知羞耻为何物的女人!

    “我有跟你说话么?”磁性的声音带着刺骨的凉意透过门直直的射想吴爱彩。

    吴爱彩一滞,看陈家奶奶也站了起来,连忙走两步扶住她。“婆婆,你听听他的口气!”

    “他口气怎么了?若真有那本事把她家的医药费全付了,我老太婆高兴还来不及呢!”没好气的看了看自家的二儿媳,陈家奶奶走到门口站定。

    “你不是说今天就是过来送钱的么?拿来!”满是褶皱的手向前伸出,陈家奶奶一点也不觉得不好意思,“她阿婶当初借给了她五千,这都好几个月了,利滚利也该给个五六万了!”

    “对,对,就是!当初那钱可是她叔叔准备炒股用的,五千呢,说不定半年就能赚个三五十万的!”吴爱彩一听婆婆说她借给陈忆情的钱,立马像是打了鸡血一般精神百振!

    当初她便不想借给陈忆情钱的,可又觉得陈金诺不可能真一辈子躺在床上,一时脑门发热借了出去。可现在她觉得,陈金诺根本就不会醒来了!这钱,她也只能赶紧要了过来!

    “啧啧,真是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啊!得亏我知道你们是他的亲人,不知道的话,真要以为你们两个是放高利贷的呢!”文彬脸上挂着笑容摇头晃脑的说道,“从来不曾见过这么掉钱眼里的人!真是大开眼界了!”

    扭头看向好友,他脸上的笑容越发的灿烂。

    “今天我们可真是来对了!这种极品之人当真是世上难求,可遇不可及啊!”

    “把钱还给他们!”俞致远扭头瞥了一眼脸色不好的女人一眼,冷声吩咐文彬,“只给五千!”

    他虽然有钱,可也不想给这种人。连亲人的生命都可以漠视的人,他不屑于拿钱去砸!

    “你不是说要娶她么?彩礼钱呢?给我!”陈家奶奶见文彬二话不说从兜中掏出了五千,不觉有些眼红了。

    随手就扔出了五千,可见这两个人真是有钱人了!

    “奶奶!”陈忆情诧异的瞪大了眼睛。

    她没想到,她都说的那么明白了,奶奶还会这么做。而且,这次还是要把她嫁给一个刚刚见了面的陌生人!

    “她不配当你的奶奶!”沙哑的声音尽是冷意。俞致远蹙眉看向身旁的她,心中突然生出了一丝心疼。

    她脸上的落寞与难过让他的心也有些难受起来!

    轻轻伸手把她的手拉起,俞致远看向她的眼睛。

    “嫁给我,我保证会把你爸当成是我爸一样看待!”

    “可我爸……”陈忆情摇了摇头。

    现在的她没有资格去说不,可她也不想就这么拿自己一生的幸福来做赌注!

    洁白的牙狠狠咬紧唇,她向后倒退了两步!

    她的心很乱,很慌,她不知道到底该怎么办才是好的!

    她想要让爸爸得到好的治疗快点醒来,但也不想欠人太多的情,更不想拿自己去做交换!

    “真会装模作样!”吴爱彩把手中点好的钱塞进包中,抬眸看向脸色发白的陈忆情,“有钱的大老板看上你是你的福气,别不知道珍惜了!”

    “是啊,过了这村可就没这店了!”文彬难得的与吴爱彩附和道。

    目光若有所思的掠过陈忆情的面庞,他眸中掠过一丝疑惑,但随即便是嘲讽。有这么一大家子极品亲人,即便她曾是一朵洁白的莲花,怕也早被染黑了!

    陈家奶奶听文彬这么一说,眯了眯眼睛。

    “阿情不愿意就算了,毕竟,我陈家也不会要这种不懂得尊老的人来当孙女婿的!”

    吴爱彩疑惑的看了她一眼,见她递给她一个眼神,便知趣的收回了快出口的话。

    陈家奶奶都快成精了!她这么说自然有她的打算!反正,他们绝对不会吃亏便是了!

    “为老不尊的人也想要尊重么?”笑了笑,文彬反唇相讥。

    俞致远皱了皱眉头,总算抬头看向了陈家奶奶。不过,也只是淡淡的一瞥,很快他便又收回了视线。

    “文彬,跟她一般见识做什么?现在是婚姻自由,决定权不在她手中!”简单的一个眼神,轻松的一句话,把陈家奶奶给气得不轻!

    “你,你,你……”颤抖着手指向俞致远,陈家奶奶哆嗦着身子,“要想娶她,你还真得过我这关!”

    “婆婆!”吴爱彩见眼前的情景有些不妙,连忙凑到陈家奶奶跟前嘀咕了两句。

    陈家奶奶眼珠子滴溜溜的转了两转,才拍了拍胸口,狠狠剜了陈忆情一眼。

    “想要不让我管也可以,拿钱来,买断她与我陈家的关系!”

    “你说什么?”陈忆情呆呆的看向她。很难接受,她的奶奶竟然会说出这种话来!或许,她刚才的拒绝根本就是为了要更多的钱?

    陈忆情身子一趔,只觉得浑身冰凉不已。

忆网情深:冷面总裁的幸运妻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