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首页 | 好看的小说 | 完本小说 | 小说库 | 小说排行榜 | 玄幻小说
背景:

字体:

苍颜红泪 第65章 死亡

    深渊下段,蓝臣问张鷂:“你为何哭?难道你也在为我家爷伤心?”

    张鹞不住摇头,却不说话。他该怎样对憎恨着罗言的蓝臣说,他心痛的不是他的主子,而是罗言?莫颜绫子求而不得,为情赴死,无疑令人遗憾和同情,但活着的罗言也不轻松。他所认识的罗言像是冰下的鱼儿,透着惨淡的颜色,惶惶不可终日。这样的罗言今日破天荒地笑了,笑着将自己说得丑陋不堪,用伤敌八百自损一千的方式来达到目的,但她越是不择手段,越是残忍无情,越是显得悲惨可怜。

    深渊上段,燃烧的圆柱上忽然裂出条狭长的口子,一黑衣青年站在口子上问罗言:“你所言当真?”

    此人正是泊来湾古塔中的黑衣人,也就是策划了这一切的真凶,黑臣。他从圆柱中走出,身后的口子便自行关闭。

    “真,真的不能再真了。”罗言笑着问,“不放我进去?”

    “进去,怎么,怕死吗?事到如今难道以为我会放过你?”

    “不,只是不敢相信你如此温柔。的确,只要待在这里就难逃一死,但无论是被烧死亦或被压死对我来说都太轻松了,难道那样就足以解你心头之恨?你的恨只有这点程度,或者说你对王府的感情其实也只有这点程度吗?若真是如此我就无法理解了,你有必要拉上监军府陪葬吗?难道是没将你家主子的死状看够,想再回顾一下?”

    “闭嘴闭嘴闭嘴。”怎么能污蔑人到这种地步?明明是个加害者,却对被害人口出狂言,这样的人,无法理解。为何会有这样的人,无法理解;为何会做那些事,无法理解;为何会说那些话,也无法理解;关于她的所有一切全都无法理解,也不想理解。这种人,就该死了的好。黑臣被她的话刺痛,咆哮着扑将过来,看那血红的双目,扭曲的面容,分明已全无理性了啊。

    罗言望着黑臣,印象中对方并不是沉不住气的人,她也没想刺激他到如此地步,但为何会变成这样呢?啊啊,别说是记忆中的样子,根本就连人类的样子都看不到,这家伙已经变成怨灵了啊。

    罗言没动,黑臣过来就掐住她脖子,指甲戳进她皮肤,嵌入肉里,流出几行血来。他看着她憋得发紫的脸道:“你说的对,我的目的不是让你死,而是要赐予你千倍万倍的痛苦,让你以异常悲惨的方式死去,让你后悔曾活在这个世上。”

    罗言不是初次落他手里,新鲜感甚麽的自然没有。她很冷静,此刻虽然呼吸不畅,但也不是会立刻死去的程度,看来黑臣不打算马上置她于死地,是她的血令他冷静下来了吗?

    深渊里再次传出两声巨响,圆柱上的机关和锁链一顿之后竟忽然开始反向运行,下沉的监军府也转而向上升去。谁,谁动了机括?

    黑臣陡然回头看向圆柱,那个老东西还没死?

    圆柱上密室入口再次开启,黑臣拖着罗言进去,浑身浴血的蔡明立刻扑了过来。黑臣应付他自是不费吹灰之力,侧身躲过之后又在他屁股上附赠一脚。蔡明一头抢在地上,当下就没再动弹。

    “老东西,躺着装死不好,偏要出来碍事。”

    黑臣嗤笑一声,丢开罗言,将被蔡明复原的转轮和手柄重新打到底,涅槃机括再次启动。罗言喘过气来,打量着密室,最后将目光锁定在转轮上,她的目的很简单,只要关掉机括她就能活着出去,但黑臣会让她称心如意吗?

    密室外,监军府再次下沉,从未见过天日的金属圆柱掀开燃烧的屋梁从废墟中探出头来。密室入口并未关闭,一阵灼人的气浪和浓烟之后罗言发现自己赫然已到了监军府上方。往下看,东西监军府均已消失,只余一片红浪冲天的废墟,废墟上的空间因为高温和浓烟的熏蒸而不断扭曲着,摇曳着,像要撕裂了似的。

    这时黑臣走到密室入口,提起蔡明,从圆柱上扔了下去。蔡明尚余半口气,一掉入下面的废墟中就清醒过来,但转瞬就被大火吞噬。

    蔡明在火中哀嚎,翻滚,求饶。黑臣却将罗言拖过来,押着她看,“你看你看,他在跳舞嘞,好奇怪的动作,是你们帝王朝的特色吗?”

    火场中,蔡明的声音转瞬就消失了,他的四肢在奇怪地摆动着,那诡异的动作该如何形容呢?就如木偶似的,十分生硬,并且完全违背人类的常理生理。那并不是甚麽舞蹈,而是由于身体迅速脱水,肌肉萎缩变形,进而牵拉关节,使肢体产生的不自主活动。蔡明已经死了。

    黑臣唏嘘道:“哎呀,就在刚才还有上千人在这儿跳舞呢,那场面才叫壮观。我本想让你一起看的,可惜你没在,啧啧,真可惜。”

    所以说,埋葬一个监军府,埋葬上千人,就是为了给她看?罗言牙咬得死紧,一言不发。

    黑臣强迫她抬起头来,“脸色很难看哦,是场面太刺激了吗?不对,你不是这么不禁吓的人。哦,我知道了,你想起,呃,‘莫颜’对不对?例如他死的时候是不是也像这样之类的。”

    他是故意的,也的确戳中了她的痛处。罗言从未接受莫颜绫子的死亡,更无法想象他死时的样子,而现在她却满脑子都是他像蔡明一样在火中挣扎,然后扭曲变形的样子,真实得好像就在眼前。

    罗言闭着眼,仰着头,不看,不听,也不说话,但她越是不想正视的黑臣就越是要逼着她看。

    “人死之时是不是很有意思?任他是王侯百姓、君子小人到这种时候莫有不怕的,他们求爹告娘,指天骂地,全无半点尊严,为的都只是活下来,尤其是烧死的时候这种戏剧性尤其明显。你看蔡明,多惨呐!当然,你的‘莫颜’,那个你从未叫过名字,从来不曾正视过,对你来说只是一个姓莫颜的男人的我的主子,他也不例外。知道吗?他死前恨透了你。”黑臣贴着她的耳朵,低低地恶毒地说道,“要不是你他就不会那样死去,所以他恨透了你。他在火中一遍遍喊着你的名字,罗言,罗言,都是因为你,都是因为你,这样喊着,喊着,喊得旁边的我身上都起了鸡皮疙瘩。”

    罗言的胸口仿佛受到一拳重击,疼的产生了错觉,好似连指尖都是疼的。

    

黑臣仰头大笑,被火灼伤的嗓子发出拉动风箱一样的怪声,“对对,就是这样,惭愧,悔恨,恐惧,这些负面的感情会像魔鬼一样吞噬你,让你生不如死,然后终有一天你会发疯发狂,被世人厌恶唾弃,像老鼠一样卑微肮脏地死去……”

    黑臣沉浸在想象里。罗言以为机会来了,轻轻朝转轮挪去,但马上就露馅儿了。

    黑臣怒不可揭,将她一把拽回,摁在密室的口子边上,“你就这么想活下去,啊?太难看了。那么多人死了,你就没有一点想要下去陪他们的念头?果然,你这种人,你这种人的悔恨之类的根本就不需要,还是死了的好。”

    黑臣将她的头使劲往下方按去。他的双眼在放光,肌肉在颤动,杀机令他的脸变了形。罗言双脚乱蹬,想要勾住甚麽,地面却空无一物,右手也不听使唤,只有左手紧紧地紧紧地抓住黑臣的衣襟,但这并不能阻止她向下滑去。她半个身子都悬在圆柱外,热浪掀起她散下的长发,高温熏红她的皮肤,死亡仿佛就在眼前,已经触摸的到。

    有那么一瞬,罗言真的产生了放弃的念头,当她将散漫的视线落向远方,却在那滚滚的浓烟和热浪之后看到了一道熟悉的黑影。

    监军府废墟连带周围的大片荒地下沉之后在地面留下了一个面积惊人的巨坑,那黑影站在巨坑边上,如同临渊孤树,说不出的突兀寂寥,却又说不出的强劲有力,任凭狂风拍打,岿然不动。是冷月,自前天晚上那段不愉快的谈话之后他就消失无踪了,原来没有走远,是被这边的变故惊动了赶过来的吗?不,是一开始就知道有这一出,所以特意留下来看戏的吧?

    “还敢分心?太傲慢了吧,还是以为他能来救你?”黑臣也发现了冷月,手劲越发地大了,“别痴心妄想了,没人能救你。即便是墨杀,待他来时你已成一捧黑灰了。”

    “不用你说。”这点形势她是看的懂的。罗言抬起头来,黑臣被她眼中鲜见的执拗震得一愣,就这工夫罗言忽然用双腿夹住他的脖子,腰部用力,生生将他拖出了密室。

    眼看两人就要一起从圆柱上落下,掉进那红浪冲天的废墟,电光火石之间黑臣一把抓住了密室口子的边缘,堪堪悬在圆柱上,而罗言动作快得惊人,竟在那一瞬踩着他,重新回到了密室里。之后黑臣几次想翻上来,都被她借着高度的优势踹了下去。

    黑臣很快就崩溃了,发出凄烈的惨叫,“救命,我不想死,快放我上去,放我上去。”

    罗言不想他竟如此贪生,看了他一眼,但转瞬又别过头去。在挣扎中黑臣的面具已经被整个撕扯下来,不止是脸,连整个头皮都烧没了,坑坑洼洼的,触目惊心。

    这也是那场大火留下的后遗症之一,罗言心情复杂,怒气也散了大半,当即丢下他朝密室内走去,将转轮和撬杆全部恢复原位。但十多息工夫过去了,机括并没有停止。监军府废墟已下落十丈有余,仍在继续下沉。

    罗言问:“怎么回事?”

    黑臣道:“我早知你的目的,所以方才重启机括之后就断开了转轮下的锁链,现在它已经失控了。”

    “你该死。”罗言动怒,猛然欺近之后一脚踹在黑臣脑门上。

    黑臣当即就脱了手,朝下方坠去,别说下方是火场,光是那高度,他已必死无疑。

    罗言看都不看他,再次回到转轮前,将转轮连着下面的铁皮一起掀开,发现转轮下果然只剩半截铁链。另一端的铁链连着圆柱内部的控制机关,才是停止涅槃机括的关键,所幸断开后没有掉下去,但是被卡在两个齿轮中间,动弹不得。那两个齿轮被焊死之后周围大片机关都瘫痪了,可见这片机关都是联动的,而铁链就卡在它的关键位置上,拉动铁链就相当于与这整片机关角力,难如登天。

    罗言将铁皮卷起来,插在两个齿轮中间撬了半晌也不见松动,直接拉动铁链,但任凭她将吃奶的劲儿都使出来了,锁链的那端就像栓着泰山似的兀自岿然不动。

    时间紧迫,蓝臣和张鹞还在下面,她再不停下机括那两人凶多吉少。偏在这时又从下方传来一阵奇怪的震动和声响。她来到密室口子往下观瞧,只见承载废墟的铁架之下波涛汹涌,被赤红的废墟照得如血池一般。原来不知何时也不知从哪里涌进来许多水,已经将深渊下部淹没,而且水位仍在快速上涨,很快就会淹没废墟。

    事实上奉西西北两面紧邻高地,所以奉西地下水脉丰富。机括设计者早在建设机括时就利用了这点,将地底的水脉全部挖通之后引向监军府的地下深渊,再将通往深渊的所有出水口用厚铁板堵起来。当圆柱上的油槽点燃,燃烧的监军府下沉,深渊底部因氧气大量消耗而形成低气压,导致厚铁板全部弹开,地下水就奔涌而入。

    而且最近是西北高地的化雪期,临近的维西又在闹洪灾,奉西地下水脉早已承呈高负荷状态,所以这泄水的口子打开后水势自然凶猛无比,没多会儿就填满了半个深渊。罗言并不清楚其中的细节,却也能猜着个大慨。

    自机括启动之后先是府中大火,然后是地面沉降,大水淹没,招招凶险,若是战时,但凡进入监军府方圆数里之敌估计无人能逃,不愧是为御敌而建的终极机括。罗言对这机括越发感到敬畏,同时也感受到了来自于机括设计者的恶意和杀机,这里分明就是个噬人的魔窟。

    下方,蓝臣和张鷂已经跳到水里,在废墟即将入水之前两人先一步潜了下去。紧跟着废墟入水,“桄榔”一声,水流冲击着废墟和铁架,连圆柱都跟着晃了几晃,上层的水也瞬间染成黑色,好在蓝臣和张鷂早已潜到下面,不然现在连眼都睁不开。之后水位继续上涨,将上层的污水以及废墟中的木炭、焦灰、少数尚未烧透的大梁全部往上推去,藏在废墟下的铁架完全露了出来,继续下行。

    蓝臣和张鷂早就瞅准了这个机会,这时忽然奋力朝铁架游去。铁架的孔并不小,若是能钻过去,就能迅速到达水面,但他们很快就失望了,像是故意设计好的,这些孔就小了那么一点,就连占着女子身体的张鷂都以失败告终。

    张鷂和蓝臣都是海边长大的,水性顶好,但也最多能在水底坚持一柱香的工夫,现在时间已经过去一半,就算罗言现在立刻复原机括,铁架也不可能在剩下的半柱香时间内升上去。

    张鷂不甘心,又绕着圆柱看了一圈,在圆柱与铁架之间也没有可以过人的缝隙。怎么会,如果没有缝隙,他们当初是如何下来的?他不明白,但这正是机括设计者的高明之处。整张铁架只有正中有一个圆形的缺口,当机括未启动时圆柱略低于伪装成地面的铁架,人可以通过这个缺口来到铁架下方,但一旦机括启动,铁架下沉,缺口就会自动被圆柱堵上,无人可以进出。

    蓝臣早想到这点,所以从一开始就没有将希望方在这里,就连铁架上的孔无法过人这点他也早猜到了,果然这么大的疏漏设计者是不会犯的,还真是绝境啊。

觅良缘之女钗裙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