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正文 第一百零五章 风云骤变

    刘启的声音已经有些哽咽了,王娡的死让刘启有些难以承受,“母亲说的是,儿子这就陪母亲过去!”刘启也是想去送送王娡,现在有了这样的机会,自然是不会错过。

    “巧慧,没什么事情也去看看吧,送送她,以后你睡得也能安心!”窦漪房冷冷的说到,刘启看着巧慧,又看了一眼自己的母亲,不知道为什么母亲今天这样反常!

    “太后这么说真是让巧慧惶恐了!巧慧没什么不安心的!”巧慧回了一句。

    “恩,安心不安心的都装在自己心里,自己知道就好!走吧!”窦漪房没多说话,在刘启的掺扶下走了出去,巧慧紧紧的跟在后面,太后说了自己又怎么能说不去,再说只有亲眼看见王娡死了,自己才能安心,这一点窦漪房说的一点都没错!

    一行人浩浩荡荡的到了猗兰殿,巧慧的随从,加上皇上跟太后的随从人数不少,到了猗兰殿之后,猗兰殿的门开着,新柔跪在王娡的寝殿门口。

    “那个是谁?”刘启问了一句。

    “管他呢,进去看看!”巧慧有些急了,巧慧的心太乱了,也太想看到王娡的尸体了,这个时候只有王娡的尸体才能让巧慧安心。

    “你家夫人呢?”刘启过去问了一句,新柔指了指房间里面,没有答话!

    “皇上问你话呢,你哑巴啊!”巧慧的情绪已经开始有些躁动了。

    “算了,可能是太伤心了,一时间有些失神,走吧!”刘启说了一句之后扶着自己的母亲往里面走。

    “其他人都留在外面,皇上皇后跟哀家进去就行了!”窦漪房一声令下。

    “诺!”众人齐声回应!

    三个人各怀心事的走了进去,刘启一眼就看到了平躺在卧榻之上的王娡,巧慧看到王娡躺在榻上,一颗心终于放了下来,看来一切都只是推测,并没有十足的证据,即使是太后怀疑自己也只不过是怀疑罢了,而且大家都知道刘启的多疑,谁也不会说一些没证据的事情惹得刘启怀疑。

    “王夫人长得真美,即使是死了还是这样的美!是吧,皇上?”巧慧微笑着说了一句。

    刘启没有说话,默默的走了过去,拉着王娡的手,两滴泪珠落在了王娡的手上。

    刘启长长的出了一口气,转过身去,不愿意在看着王娡伤心。

    巧慧也是跟着刘启向往外走,“皇上,这看也看过了,叫人收拾了吧!”

    “参见皇上!参见太后娘娘,参见皇后娘娘!”一个声音让刘启的脸色顿时惨白,巧慧更是差一点瘫软在了地上,两个人齐齐的回头,看到王娡正在给自己行礼!

    “娡儿!”刘启叫了一声。

    “皇上!”王娡柔声说到!

    “你!你!是人是鬼?”巧慧此时已经是胆战心惊,浑身瑟瑟发抖!

    “我当然是人了,鬼是没有影子的不是么?”王娡说了一句,巧慧认真的看着王娡的身后。

    “啊!鬼,没有影子,皇上,有鬼!”巧慧失声的喊了出来。

    “呵呵,这是白天,房间里看不到我的影子罢了,就算我是鬼,皇后娘娘也没必要这么怕吧?”

    “做了太多的亏心事,自然就会怕鬼!”窦漪房张口说话了,语气冰冷的可以让水瞬间结成冰。

    “娡儿,母亲,你们这是怎么回事?”

    “皇上,王夫人抗旨,皇上叫她死,她没死!快叫人杀了她,叫人杀了她!来人啊!”巧慧嘶喊着。

    “不用叫了,知道哀家今天为什么带了那么多的随从么?这个房间没有哀家的旨意,没有人可以进的来,抗旨的不是王夫人,是哀家,是哀家不让王夫人死!”窦漪房冷冷的说着。

    “母亲,这是怎么回事?”刘启也是觉得自己的母亲今天很不寻常,肯定是有什么事情。

    “因为王夫人不该死,该死的人,就是她!”窦漪房突然的指向了巧慧。

    “母亲,这是怎么回事啊,倒是让朕有点看不明白了?”刘启一直都不知道这件事情的一丝一毫,自然是十分迷惘。

    “皇上,太后跟王夫人串通好了要陷害臣妾,皇上要给臣妾做主啊!”巧慧已经完全的失了方寸。

    “怎么能这么说太后!听太后把话说完!”刘启呵斥了一句,毕竟窦漪房是自己的母亲。

    “王娡,把东西拿出来吧,有些人想看这个东西想必已经很久了!”太后说。

    “诺!”

    “什么东西?”刘启问了一句。

    

“皇上,是太医令赵忠临死前一天写的一封血书,上面写明了事情的真相,皇上看了自然就会明白!”

    “拿过来!”刘启的脸也是沉了下来,刘启已经知道了这件事情之中必有玄机,刘启很讨厌后宫的人争风吃醋,互相陷害。

    “诺!”王娡又回话,从袖子里拿出了一方白绢,上面有血迹,很清楚的就能看到。

    “皇上,她们撒谎,赵忠根本没留下任何东西!”

    “皇后娘娘怎么知道赵忠没留下任何东西?”王娡笑着问了一句,刘启看着巧慧,眼睛里已经快要喷出火来。

    “说!怎么回事?”刘启怒斥到。

    “臣妾只是猜想,皇上息怒!”巧慧知道自己说错了话,想要补救已经是来不及了。

    “死到临头还不从实招来!”窦漪房一声断喝。

    “皇上!臣妾没有,臣妾真的没有!”

    “你还敢说没有?王娡,把东西给皇上!”窦漪房说了一句。

    “诺!”王娡第三次回话,慢慢的将白绢递了过去。

    “皇上!不要看,不要看,是她们诬陷臣妾,是她们诬陷臣妾!”巧慧已经是声嘶力竭了。

    这个时候门外有人说话,“太后娘娘,陈槐求见!”是陈槐的声音。

    “进来!”窦漪房说了一句。

    “参见太后!参见皇上!参见皇后!参见王夫人!”陈槐手上拿着一个黑色的布包,布包好像被什么弄湿了!依次的行礼。

    “免礼,事情办好了么?”窦漪房问到。

    “回太后,办好了!”陈槐回话。

    “东西呢?”太后又问。

    “在奴才手上!”陈槐回话。

    “放下吧,你出去看好了,任何人不准进来!”

    “诺!”陈槐放下东西,出去了。

    “什么东西,母亲,今天的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刘启是皇上,自然不喜欢这样被蒙在鼓里的感觉。

    “什么事一会皇上就知道了,至于这东西,想必皇后娘娘更想看看是什么吧?”窦漪房冷笑着说到。

    “本宫倒要看看你们还想用什么东西愿望本宫,皇上自然是会给本宫做主的!”巧慧几步过去打开了布包。

    “啊!”巧慧一声惊呼,布包里面放着的,赫然是一个人头,一个刚刚被割下来满是鲜血的人头,儿人头的主人,正是巧慧心中最在意的人,张岚,张将行!

    巧慧一下坐在了地上,倒退着在地上向后蹭!“你杀了他,你杀了他!”巧慧已经几近疯狂,指着窦漪房嘶喊着。

    “如此大胆的奴才,死一万次哀家都嫌少!”

    “你们这是怎么回事!把白绢给朕,朕要看看到底事情是怎么回事!”刘启火了。

    “不用看了!都是我做的!我没怀孕,一切都是假的,王美人的孩子早产是我让太医令做的,王夫人假孕的事情也是我让太医令做的,赵忠医术高明,能够用银针刺穴改变脉象,才会连太医丞都瞒过了!都是我做的,都是我做的!”巧慧颓然的跪在地上,泪如雨下,这泪水是为张岚而流!

    “你说什么?”刘启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刘启没想到一个太医令竟能在后宫掀起这么大的风浪!也没有想到,巧慧竟然会有这样的心机。

    “没错,事情都是我做的,张岚不是阉人的事情也是真的,我跟张岚情投意合,在椒房殿尽享鱼水之欢,都怪张岚鬼迷心窍非要在宫里出人头地,受人尊重!才会让太医令这个小人有机可乘玷污了我的身子!皇上,现在我已经不怕死了,张岚死了,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我恨你,你用凉茶让我不能怀孕,你把我丢在椒房殿一年不来一次,给我一个皇后的头衔让我老死在这深宫里,皇上,我恨你,恨你!”巧慧的最后一声恨你响彻了云霄,声音无比的凄惨。

    “啪!”一个响亮的耳光,刘启对着巧慧怒目而视,“不知廉耻!噗!”一口鲜血喷出,刘启当即瘫软在了地上,愤怒,耻辱,刘启是皇上,怎么能够忍受这样的额耻辱,但是这个耻辱是没有办法洗刷的,永远都会在刘启的心中,作为一个男人,刘启居然输给了一个假阉人,刘启心中的怒火全部化成了一口鲜血喷出!

    “皇上!”王娡跑过去扶起了刘启。

    “白绢给朕!朕要看清楚面前的这个女人!”刘启很虚弱,声音也很微弱。

    王娡将白绢交给了刘启,自己将刘启的身子靠在自己的身上,刘启打开了白绢,“野有蔓草,零露漙兮。有美一人,清扬婉兮。邂逅相遇,适我愿兮。野有蔓草,零露瀼瀼。有美一人,婉如清扬。邂逅相遇,与子偕臧。”白绢之上并不是赵忠的血书,而是王娡用血写成的一首野有蔓草,这是王娡在太子宫的时候念过的一首诗,也是刘启跟王娡爱情的写照,那野有蔓草的情怀,是王娡永远都无法忘记的少女的悸动,也是刘启永远都无法忘记的美妙邂逅!

    “娡儿,朕对不起你!”刘启说完话晕了过去。

凤舞未央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