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正文 第三十二章 皇后之怒

    刘启走后彩荷过去给窦皇后奉茶,“娘娘,太子殿下走了。”彩荷说了一声。

    “哦,咱们也走,陈将行!摆驾宣室殿。”皇后离开自己的寝殿都是由将行伺候着。

    “皇后起驾!”陈将行吼了一嗓子之后伸出手臂让窦皇后搭着,径直向门外走去。皇后的步辇(轿)早已经备下,窦皇后在陈槐的掺扶下上了步辇,直奔宣室殿而去。

    宣室殿中,文帝正卧于榻上,邓通在一边伺候着,皇帝宠信邓通,于是很多事情都是邓通在打理。这时候门外有人通传皇后娘娘求见,皇上听到是窦皇后来了,自然是不得不见,自己跟皇后同甘共苦了多年最终熬到了帝王的位置,这其中窦皇后也是功不可没的。

    “臣妾参见皇上!”窦皇后行礼见过皇上,刘恒知道自己的皇后眼睛看不见,赶快说“皇后免礼,过来坐吧。”刘恒招呼着窦漪房过来坐下,陈槐扶着皇后坐到了龙榻之上。

    “都下去吧!”窦漪房坐稳了之后说了一句,“诺!”陈将行和众宫女都退下了,只有邓通依然弓着身子在一边候着。

    “旁边的是谁,怎么还不退下!”窦漪房有些火了,自己在这大汉朝之中说话居然有人敢忤逆。

    “回娘娘,微臣邓通奉旨伺候圣上,不敢怠慢!”邓通也是这段时间有些被宠坏了,居然敢忤逆窦漪房。

    “大胆奴才,本宫说的话你听不到是么,还是想看看本宫的眼睛瞎了还能不能看见你这个狗奴才赖在这!”窦漪房声色俱厉,邓通一直用眼睛瞟着刘恒。

    “你退下吧,这里有皇后呢!”皇上挥了挥手,意思是让邓通退下。

    “可是娘娘她……”邓通的话说了一半。

    “你是说本宫瞎了,已经不能再伺候皇上了是么,大胆奴才竟敢藐视本宫!”窦皇后已经火了,刘恒知道如果这样闹下去邓通肯定少不了挨一顿板子,于是赶紧下令让邓通出去,邓通委屈的看了一眼刘恒,看到皇上朝着自己点了点头才很不情愿的退下。

    “皇上,这个邓通有些骄纵了!长此以往怕是惹人非议。”窦漪房话中有话,刘恒跟窦皇后这么多年的夫妻自然听得出弦外之音。

    “邓通乃是忠臣,有时候比朕的儿子还关心朕,有什么非议就非议吧,朕身体一日不如一日,要是没有邓通在身边陪着,怕是这会儿已经去见先皇了。”刘恒倒是不以为然,而且还说了这样一番话来堵上窦漪房的嘴。

    “臣妾不能照顾好圣上,都是臣妾的罪过,但是近日来臣妾听闻张苍已经多日不上朝,这个张苍,最近民间流传张苍举荐的中侯官贪赃枉法,罪行累累。皇上虽然身子不适,可是也不能任由这样的事情出现在我大汉吧?”窦皇后虽然眼睛瞎了,但是知道的事情居然比皇上知道的还多。

    “竟有此事,朕即刻派人查证,一旦发现确有此事,定不会轻饶了他就是。”文帝的身体不好,说了一会话之后就已经有些疲惫。

    “如此最好,那臣妾就先告退了,陈将行,回椒房殿!”窦漪房的目的已经达到,自然是转身离去,刘恒看着皇后的背影也是想起了许多年轻时的往事,不由得心生感慨。

    刘启回了画堂,把刚才跟皇后的对话跟王娡说了一遍,“你说母后会怎么对付那个邓通呢?”刘启非常想知道窦漪房会怎么处置邓通,上一次宣政殿自己受辱的事情刘启始终没能放下。

    “处置恐怕是处置不了的,也就是教训一番吧。”王娡轻声的说了一句。

    “就是教训一番?”刘启有些接受不了这样的结果。

    “教训一番也就是了,殿下有何须急于一时呢,他日殿下继承大统,想怎么收拾他都可以啊!”王娡靠在刘启的怀中轻声说到。

    “呵呵,也许真的是我太心急了吧,不过这次父皇也真是的,什么这个世界上谁最爱他,邓通只不过是一个不学无术的小人罢了,居然得到父皇得如此宠溺!”刘启想起那件事就有些恼火。

    “殿下别恼了,只不过是些小事罢了!”王娡说完话竟然又将自己的手伸到了刘启的下体,刘启也是乐得享受,微微的闭着眼睛靠在榻上享受,刘启有些疲惫,在半睡半醒之间感觉到自己下体突然感觉到一阵的温热湿润,立刻清醒了过来,刘启不知道怎么会有这样的感觉,一睁眼才发现王娡正在自己的下身处用嘴吮吸着,刘启是从未见识过这样的花样的,当时便十分的兴奋,王娡也是想让刘启舒缓一下心情,吮吸的十分卖力。

    

终于刘启快要爆发的时候可能是觉得此等污秽之物不能进入王娡的嘴里,于是下意识的想将王娡推开,可是王娡却并没有如此,而是任由刘启在自己的嘴里爆发,王娡起身搽干净嘴角上的污渍,微笑着看着刘启。“殿下,有爱的时候别人看上去很污秽的东西,爱人却会感觉很美好,所以殿下也不要再为那件事恼了!”王娡柔声说到,脸色已经绯红。

    “娡儿你为了舒缓本太子心中的郁结,竟然肯如此受辱,吞下这污秽之物实在是让本太子感动!”刘启的思想并不像现代人这样的开放,对于房中之术基本上还是处于青涩的阶段,宫里的女人们都是很保守的大家闺秀,只有王娡在金王孙的调教下对于这些事情比较精通,所以刘启自然是十分的感激。

    “殿下言重了,臣妾只是把殿下当成夫君一样来看待,这又算得上什么受辱呢。”王娡说的倒是十分自然,王娡越是这样,刘启就越是感激。

    “嗯,我懂!”刘启没有说什么感激的话,但是却牢牢的记在了心里,轻轻的将王娡揽在怀中,闻着王娡的发香。

    两日后未央宫椒房殿,“娘娘,奴才听说张苍今天已经奏请皇上辞官了。”陈将行在窦皇后的身边说到。

    “张苍乃是高祖时候的元老,想必皇上此次也是顶着很大的压力才这么做的,这朝中据你知道可有刚正不阿的人物?”窦皇后问了一句。

    “奴才听闻御史大夫申屠嘉为人刚正不阿,从来不接受私下拜会。”陈将行回话。

    “本宫也早有耳闻,此人的确是治国的栋梁之才,摆驾宣室殿!”皇后一声令下,陈将行马上去吩咐步辇。

    窦皇后到了宣室殿中,文帝刘恒依然卧在病榻之上,“本宫有事要跟皇上说,尔等都退下吧!”窦皇后坐在文帝的病榻前说了一句,这一次邓通十分乖巧的就退下了,邓通也看出来了皇后在皇上心中的位置还是很重的,自己还是少惹为妙。

    “皇后来的正好,朕正想差人去请你过来呢。”文帝的声音有些微弱,也许是近日来被疾病所扰吧。

    “陛下可是有什么事情吩咐臣妾?”窦皇后不知道皇上叫自己来有什么事情,于是问了一句。

    “张苍今日朝堂之上已经辞去了相位,朕有意让皇后的弟弟广国担此重任。”刘恒还是十分宠爱窦漪房的,张苍刚刚把相位辞了,刘恒就想让窦漪房的弟弟窦广国出任相位。

    “陛下万万不可!广国虽有治国之才,但是与臣妾乃是至亲,陛下此举恐怕天下人要说陛下私爱广国!”窦皇后倒是一个明白大是大非的人,朝中的官员在窦皇后跟自己的家人相认的时候就已经怕第二个吕后要出现了,所以窦皇后的家人没有人参与朝中的政事。

    “皇后所言有理,可是丞相之位怎可闲置!”刘恒本来一心想要让窦广国出任相位,所以一时间没有其他人选。

    “臣妾听闻御史大夫申屠嘉为人耿直,从不接受私自拜会,臣妾认为此人可以担当重任。”窦皇后对着刘恒柔声说到,刘恒听了之后也是连连点头。

    “如此也罢,只是委屈了广国!”刘恒知道窦广国才华横溢,但是却因为避嫌不得重用,心中也是有着几分愧疚。

    “臣妾乃是陛下的臣妾,也是大汉的皇后,大汉兴则臣妾足矣!”窦皇后在大是大非之前还是拿捏的十分到位的。

    “皇后此举乃是大义,朕也不得不拜服!”刘恒还是佩服窦漪房能有如此的眼界和胸怀的。

    “臣妾只是做臣妾应该做的事罢了,如此臣妾就告退了。”窦皇后招呼着陈槐回了椒房殿。第二天朝堂之上,刘恒就降旨任命申屠嘉为丞相,而且特意说明了一下是皇后主动请求不立窦广国为相改立申屠嘉的,申屠嘉也听闻了是皇后娘娘举荐的自己,心里也是十分感动的。

    下了朝之后百官都深感窦皇后的贤德,也都像申屠嘉道贺。申屠嘉也被获准亲自向窦皇后谢恩,申屠嘉在椒房殿外求见,很快陈将行就将申屠嘉请了进去。“微臣多谢皇后娘娘!”申屠嘉的确是心存感激,丞相虽然和御史大夫同为三公,但是权力上还是有着区别的。

    “丞相免礼,本宫深知丞相为人刚正,所以才加以举荐。皇上恶疾缠身,身边又有一些宵小之人,有些时候丞相还是要直言相向啊!”窦皇后虽然没有明说,但是申屠嘉为官数十年,自然明白皇后的意思。

    “微臣谨记皇后娘娘教诲,定当维护圣上威名!”申屠嘉起身拜礼。

    “如此就好,下去吧,后宫本是是非之地,本宫就不留你了!”窦皇后还是十分小心的,不会让任何人有任何机会攻击自己。

    “微臣告退!”申屠嘉行礼之后告退。

凤舞未央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