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正文 第三十一章 奇耻大辱

    宛若死后不久,王娡的寝殿就已经打扫好了,但是刘启却以不吉利为由,硬是把王娡留在了画堂,也算是对当日对王娡的不信任做出的一点点补偿,王娡也是有些忌讳自己的那间寝殿,画堂远离太子宫的女眷,倒也清静,王娡的肚子一天天的大起来,元旦一过,刘启便奏请了自己的母后窦皇后,免去了王娡拜见的礼数,安心养胎。王娡也就乐得自在,每日在画堂之中看书解闷,刘启也时常会来陪着王娡说说话。这一日王娡正在看书,刘启却是气呼呼的从外面走了进来,之后一句话不说。

    “殿下怎么了?好大的火气!”王娡说完话端了一杯茶递了过去,然后使了个眼色让自己的婢女们都退了出去。

    “今日我去给父皇请安……其实父皇一直患有隐疾,就是臀部长了一个脓疮,近几日发作,我去请安的时候父皇居然命令我用嘴给他吮吸脓血,我还没碰到患处就已经作呕了,父皇生气的把我赶了出来!”刘启说完话的时候还有些不好意思,毕竟这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

    “会有这等事,按说陛下为人十分简朴,平时又不喜奢华,应该也不至于这样难为殿下吧?”王娡也是知道一些皇上的事情,所以想不出为什么今天皇上会有此举。

    “我也觉得奇怪,父皇怎么会让我做这件事情?”刘启也是一肚子的火,难后倒头就躺在了榻上。

    “殿下,别生气了,小心气坏了身子。”王娡柔声安慰着,刘启还是一脸的怨气。“我出去走走!”刘启心中的怒火无处发泄,也只能是出去走走散散心。

    “良娣,殿下怎么走了!”蔷儿走过来问到。

    “没什么,蔷儿,我记得你以前跟我说过跟你交好的宫女里面有一个若兰是在宣室殿伺候的吧?”王娡的记性实在是好的很,很久以前闲聊的一句话都记得十分清楚。

    “良娣怎么突然间问到此事?”蔷儿不知道王娡怎么会突然间问起这件事情。

    “你去请她有时间的时候来咱们这一下,就当是邀请她过来看看也好啊。”王娡对蔷儿说了一句。

    “那明天就是五天一休的日子了,我就去请她过来可好?”蔷儿知道王娡肯定有自己的道理,自己照做就是了。

    第二天蔷儿果真把若兰请了来,“奴婢见过王良娣!”若兰给王娡行礼。

    “免礼,过来坐把,蔷儿,你出去看看午膳准备的怎么样了?”王娡有意的将蔷儿支开,有些事情还是不能让其他人知道的。

    “王良娣传奴婢来有什么事情么?我与蔷儿情同姐妹,只要是良娣吩咐,若兰自当遵照!”若兰倒是一个聪明人,知道王娡叫自己来绝对不是聊天这么简单。

    “那我也就直说了,就是想知道圣上让太子吮吸脓血的事情!”王娡直接说出了自己想问的事情,却是把若兰吓了一跳。

    “良娣怎么会知道这件事情的?”若兰看了一眼四周没有人,才小声的问到。

    “我知道你们在宣室殿伺候肯定会对这件事情有所耳闻,我只想知道事情的原委,蔷儿说你家里有些困难,这些钱拿去帮帮家人吧!”王娡将一包银钱塞在了若兰的手中,若兰拿在手里也知道分量不轻,权衡利弊之下,还是决定人为财死。

    “良娣如此厚爱,若兰也就不再隐瞒,其实当天太子殿下没去之前,陛下的宠臣邓通就在里面,刚好是奴婢在外面值守,陛下近日来都被身上的脓疮所扰,太医令去了几次开了许多药都没有好转,邓通看到陛下疼痛难忍竟然用嘴给圣上将毒疮的脓血吸了出来,这一来陛下却感觉到疼痛大减,邓通吸了几次之后,陛下居然能够起身了!

    陛下也被邓通这样的衷心感动了,便问邓通天下究竟谁是最爱皇上的人,邓通说自然是太子殿下,陛下当时大喜,正好这个时候太子殿下进来,陛下就让太子殿下吮吸脓血,可是殿下刚刚凑过去就已经作呕,陛下大怒之下将太子殿下赶走。事情就是这样的。”若兰将自己知道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全都说了出来,王娡也是清楚了其中的原委。

    “原来如此,真是有劳你了,大老远的跑来。”王娡对若兰还是很客气的,圣上身边的宫女地位也比别的宫女高上不少。

    

“良娣要是没什么吩咐,奴婢就去找蔷儿了。”若兰也是一个人无亲无故的在宫中,也是想跟蔷儿多亲近亲近。

    “去吧,今天蔷儿也没什么事,你们姐妹好好亲近亲近。”王娡摆了摆手示意若兰不用行礼了,但是若兰还是行了礼之后才告退。

    刘启也是十分的恼火,自己的父皇经过上次的事情之后对自己有些冷淡,刘启今天去请安都被挡了出来。刘启一脸怨气的又来了画堂的寝殿,王娡虽然有着身孕,但是却依然十分的美丽,刘启就是看着王娡心里也是十分开心的。

    “殿下怎么还是为了上次的事情烦心么?”王娡知道了事情的原委之后也是想劝解下刘启。

    “今天我去请安都被挡了回来!”刘启有些恼火。

    “其实事情是另有原委的,臣妾倒是知道一些,……”王娡详细的把刚才在若兰那打听到的一切都告诉了刘启。

    “原来是邓通这个废物,每天除了会巴结父皇之外一无是处,但是却深得父皇得信任,还赏了铜山给他允许其私自铸币,可以说是富可敌国!”刘启提起邓通就是恼火,恨不得将其碎尸万段。

    “既然知道是邓通惹得殿下不高兴,那么也是要给他点教训的。”王娡本来就是一个睚眦必报的人,更何况这一次受到伤害的是自己的丈夫。

    “父皇深信邓通,朝中无人能敌!”刘启倒是显得很失望,邓通在朝中并不是小人物,不是谁都能动得了的。

    “张苍丞相你知道吧,就因为前几日跟邓通之间闹了别扭,张苍请皇帝将邓通治罪,父皇未允,于是这几日都称病没有上朝。”刘启这几天本来就因为邓通的事情有些心烦了,现在又听到是这个邓通害的自己惹恼了父皇心中更是怨恨。

    “殿下怎么总是把目光盯在前朝之上,这后宫中的人物有时候可是比前朝的大臣更能说的上话!”王娡娇笑着说了一句,靠在了刘启的怀中。

    “你是说……”刘启好像是明白了什么,王娡看到刘启明白了也是笑了笑,“你倒是聪慧,有时候我都不知道你为什么能这么猜得透我的心思,为什么对这后宫之事如此的熟络。”刘启倒是真的有些纳闷,王娡进宫不到一年的时间,但是却对自己了解的比程姬等人还要深。

    “臣妾只是把殿下当成丈夫一样看待自然就了解的更深,不管是皇后,妃子,还是其他的封号,都不过是名分上的事情,但是实质上都是夫妻,虽说这后宫的女子与丈夫之间,既是君臣又是夫妻,可更多的还是夫妻而非君臣,如果失去了夫妻的真正本意,那再好的君臣也不会相濡以沫,也不会厮守终生。”王娡说的很有感情,刘启听得也是很有感情,王娡说完话刘启轻轻的抱着王娡,在王娡的额头上一吻。

    “我这就去椒房殿,你好生歇着,我晚点再来陪你。”刘启起身走了,这件事情王娡所说的后宫中的女人自然就是刘启的母后窦漪房,窦皇后在宫中的地位是数一数二的,即使是前朝的事情,窦皇后很多时候也是说的上话的。

    椒房殿中,刘启已经将事情的始末和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窦皇后失明之后表面上不参与政事,但是实际上对于朝堂之上的事情了如指掌。

    “启儿能够识大体本宫很欣慰,只是这邓通乃是你父皇的宠臣,本宫也是不能轻易的处置了他,但是如果继续放任此人在宫中横行,势必会伤了其他臣子的心。”窦漪房端坐在案几之后,语气倒是十分的平缓。

    “母后说的正是,张苍已经告病在家,几日都未曾上朝了。”刘启随口说了一句。

    “张苍老了,不想在这朝堂之上惹气,自然是称病在家来的安逸,白白的拿着我大汉的俸禄在家,在其位不谋其政,我看这个张苍的丞相也是到了尽头了,你去吧,这件事本宫自有打算!”窦皇后说完话之后对着刘启挥了挥手。

    “儿臣告退!”刘启行礼之后退了出来,却看到了一个熟人,“彩荷,你怎么会在这里?”刘启经常去上官婉若的寝殿,自然认识彩荷。

    “彩荷本就是我这椒房殿的人,犯了错才被我罚去伺候上官宛若的,现在既然已经罚过了,本宫自然要让她回来,你下去吧。”窦皇后说完话之后刘启也没有多想,转身走了出去。刘启心中还是很开心的,既然母后答应了自己,那么刘启相信那个邓通是不会好过的。
作者有话要说:
每日两章更新,求支持

凤舞未央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