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正文 第三十章 红颜薄命

    宛若已经失了宠,文月又当场就自杀了,宫女们都感觉到宛若的身边十分晦气,都不敢接近,宛若的身边只剩下彩荷一个宫女了。“良娣,该吃药了!”彩荷很小心的端着一碗药过去服侍宛若喝下。

    “想不到我身边还有你肯留下来伺候我,我已经失了宠,什么都没了!”只是一夜之间就已经物是人非,天堂和地狱之间的距离其实就是这么近。

    “良娣是奴婢的主子,奴婢自然要留下来伺候良娣!”彩荷比起另外的宫女倒是显得有情有义,宛若也希望自己的身边还能有一个像文月这样的人,如果不是文月关键的时候挺身而出,用自己的生命守护了事情的真相,昨夜的事情就足以让自己粉身碎骨了。

    “今日的药怎么味道有点怪怪的?”宛若经过了一个晚上的时间,人也渐渐的清醒了起来,也发现了自己喝的药味道有些怪,宛若熟知药理,自然可以分辨得出来自己喝的药是不是有问题。

    “昨日也是喝的这个药啊!”彩荷有些不解。

    “不对!啊……”宛若刚把药碗放下就感觉到腹中一阵剧烈的疼痛,而且感觉自己的下身有血流出来。“这药里有牛膝!”宛若即刻便知道了自己的药中被人加了一味叫做牛膝的药,牛膝是一种草药的根,冬天挖出来,一般都是用作活血,也有人用其堕胎,宛若刚刚滑胎,服用了牛膝之后自然是血流不止。

    “是你!“宛若的额头上已经满是汗珠,剧烈的疼痛让她根本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良娣这是怎么了?”宛若的表情没有任何的惊慌,但是还是很关心的问了一句。

    “你!…………”宛若瞪大着眼睛盯着彩荷,眼神中满是不解和怨恨,血已经染红了宛若身下的被褥,一个怀着美好的梦嫁入宫中的女子在短短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就得到了太子的宠爱,也在短短的时间里走到了自己生命的尽头,是造化弄人,还是咎由自取,此时已经不重要了,宛若带着满腹的疑惑离开了这个世界,瞪大着的眼睛始终看着彩荷。

    彩荷对于宛若的死好像并没有过多的惊讶,从容的走了过去,用手抚上了宛若的眼睛,端着那一碗没有被喝光的药走了出去,看到四下无人,将药倒掉了。正准备往回走的时候,刚一转身,就撞到了郭震。“奴婢见过郭詹事!”彩荷行礼。

    “你手上拿的什么?”郭震刚刚正好被一棵树挡住了身影,所以彩荷没有看到其实郭震正往这边走,结果自己倒掉药的过程被郭震全都刊载了眼中。

    “没什么,郭詹事来有什么吩咐么?”彩荷赶紧搪塞过去,免得郭震继续追问。

    郭震拿出一包药交给了宛若,“今天给上官良娣用这服药!”郭震把自己准备好的药递了过去。

    “良娣已经用不到药了!”彩荷轻声的回着话。

    “什么?”郭詹事听了之后心里一惊,几步走进了房中,就看到了已经死去的宛若。

    “怎么回事?”郭震怒声问到。

    “良娣早晨的时候血流不止,还没来得及传太医令就已经……”彩荷说着话哽咽了起来,泪水瞬间流过了脸颊。

    “别哭了!死了就死了吧,看来是有人更着急啊!也罢,省的我做下这等伤天害理的事情!”郭震说了一句之后转身走了,很快少府的人就接到了消息,太子宫的上官良娣滑胎之后血崩致死,按照良娣的规格举行了葬礼并对其家人进行了抚恤。事情很快的就被人们淡忘了,太子宫中也没有人对此事议论纷纷,因为第二天有个宫女曾经在太子宫中谈论起此事,结果被杖毙了,当然这都是之后发生的事情。

    郭震这件事情做的很圆满,太子刘启也很满意,郭震当然没有说不是自己亲手除去宛若的事情,但是郭震作为这太子宫的詹事,当然也不能就这么糊里糊涂的,“给我查查上官良娣的宫女彩荷以前是服侍哪个主子的?”郭震交代给手下人这样一个任务,郭震总觉得自己那天早上看到的彩荷有些问题。

    郭震作为太子宫的詹事,对于太子宫的宫人自然都有着记录,很快的手下人就找到了彩荷的记录,“彩荷是跟着贾良娣一起进宫的,但是进宫之后并没有服侍贾良娣多久,就去了椒房殿伺候皇后娘娘了,直到前阵子上官良娣晋封之后不知道为什么调到了上官良娣的身边!不过此事并没有几个人知道,都是以为彩荷本来就是太子宫的人。”手下人回话。

    “好了,我知道了,我去看看殿下有什么吩咐没有,你们都盯紧着点,这档子口上要是犯了错,这脑袋怕是就保不住了。”郭震对着手底下的人嘱咐了一句之后自己出去了。

    郭震并没有去太子刘启身边,太子身边有人伺候着呢,郭震只是想一个人静一静,“皇后娘娘,呵呵,真是无处不在啊!”郭震独自一人微笑着自言自语。

    画堂的寝殿之中,王娡依然住在这里,因为王娡的寝殿里文月刚刚在里面自杀,宛若又在里面滑胎,刘启也认为那个房间很晦气,而且王娡也是有着身孕的,刘启以安胎为由,让王娡留在了画堂,这一次就连薄巧慧也没敢有任何的异议,谁都知道刘启这一次是动了真怒,自然不敢忤逆了刘启的意思。

    “良娣,上官宛若血崩死了!”蔷儿对上官宛若十分的憎恨,所以言辞间没有一丝敬意。

    “哦!”王娡听到了这个消息之后反而并不惊讶,依旧是翻看着自己手上的古书。

    

“良娣好像并不惊讶?”蔷儿也不知道为什么王娡知道了这样的事情怎么会如此平静。

    “呵呵,有什么好惊讶的,有些事情是必须要有一个结束的,有些人巴不得早早的结束此事,所以没什么大惊小怪的。”王娡也许从第一次将刘启推到宛若的房中之时就已经想到了今天的结果,只是没想到会来的这么快罢了,也没有想到是谁动的手。

    “呵呵,这下好了,事情终于结束了!”蔷儿却是大大的松了一口气,这些天来一直是担惊受怕的过日子,可是把蔷儿折磨惨了。

    “一件事情结束了就会有新的事情出现,这太子宫中已经是如此了,真不知道未央宫里的争斗会是多么的惨烈。”王娡有些黯然伤神。

    “别想那么多了,想多了伤身,如今良娣还怀有身孕,还是多休息才是!”蔷儿把锦被往王娡的身上又盖了盖,十分关心的说到。

    “我知道,新柔呢?”王娡这才发现自己的宫女新柔一直没有露面。

    “新柔自从元香出了事情之后就躲在房中不肯出来,要不是奴婢和良娣早就知道了元香的事情,想必奴婢此时也是没脸见良娣的。”蔷儿低声说到。

    “去把她叫过来伺候吧,你下去歇着。”王娡对着蔷儿吩咐到。

    “可是良娣……”蔷儿是一遭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去吧,我有分寸,其实元香自从上次去给宛若梳妆之后我已经有所察觉,只是没出什么事情我也没多想,我能看清楚一个人究竟是奸还是忠!”王娡是一个心细如尘,聪明绝顶的人,即使是当时没有那一块缣帛来提醒,想必也能有所警觉。

    “诺!”蔷儿退了下去,一会的功夫新柔来到了王娡的身边。

    “新柔,去倒杯茶!”王娡自顾自的看着手上的古书对着新柔吩咐了一句。

    新柔愣在了原地,“怎么还不去,叫你来是立在这看的么?”王娡假意的斥责了一句。

    “良娣,我……”新柔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你什么?去倒茶就是了,难道你想我送你去永巷令那里挨板子么?”王娡的语气很严厉,永巷令那里是准备审理犯错的宫女和女眷的地方,进去了再出来基本上也是要脱胎换骨的。

    “诺!”新柔回了一句话之后去倒茶了。

    王娡接过新柔倒的茶看都没看就喝了下去,“小心烫!”新柔的话刚说出口,王娡已经喝了下去,其实茶根本就不会烫,新柔做事还是很小心的,都是用扇子扇到温度刚刚好的时候才会端给主子。

    “你做事我很放心,你敬茶的时候每次都会用扇子扇到温度正好的时候端给我。”王娡依旧是没有看新柔。

    “良娣……”新柔抽泣了起来。

    “我有着身孕,你却在一边抽泣,如果被外人看到了你可是犯了大忌的!”王娡说了一句之后,新柔止住了抽泣,但是眼眶里还满是泪水。

    “你想什么我都清楚,元香是元香,你是你,虽然你们是同乡又是一起进宫,而且也是一起到我身边,但是她做了错事不代表你也错了,我自然不会迁怒于你。我身边也不能就蔷儿一个贴心的人不是,宫中到处都是陷阱,行差一步就是粉身碎骨,元香就是一个最好的例子。”王娡终于放下了手中的书,非常严肃的对着新柔说了刚才的一番话。

    “奴婢谨记良娣教诲,良娣的大恩,奴婢自然谨记,如若此生新柔做出任何对不起良娣的事情,定当五雷轰顶!”新柔的泪水在脸上划过,但是心里却是暖暖的。

    “好了,我有着身孕你要小心的伺候着知道么?”王娡说了一句之后继续看书。

    “诺!良娣有着身孕,还是多休息吧?”新柔心中的结终于打开了,心情也好了不少。

    “也好,那你去守夜吧,殿下今天估计不会来了,你就守在房中吧,天凉了,在门口也冷!”王娡吩咐了一句之后准备歇息了。

    “多谢良娣关爱!”新柔的心是暖暖的,放下了幔帐之后,坐在坐榻上守着自己的主子,一个奴婢最大的愿望也就是能够跟着一个好的主子了,新柔此时已经觉得很满足很满足了。

凤舞未央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