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正文 第二十八章 疑点重重

    刘启凝视着王娡良久,转过身突然指着跪在殿中的元香暴喝,“你这奴婢竟敢妄言,来人拉出去杖毙!”刘启有些疯狂了,根本控制不了自己心中的愤怒,直接下令让人将元香拉出去杖毙。

    “奴婢说的都是实话啊,殿下!”元香听说要将自己杖毙,立刻哭喊着。

    “殿下,你要为臣妾做主啊!奴才固然有罪,但是真正的主谋逍遥法外,臣妾必定寝食难安啊!”宛若也是泪如雨下,委屈的很。

    “殿下,此事是真是假一看便知,不如大家一起去王良娣殿中查看,如果真的有巫蛊之物,那就是说这奴婢并没有撒谎,如果没有到时候再杖毙了便是!”薄巧慧在一边拉了下刘启的衣角,刘启也知道自己刚刚有些失态,“就按你说的办吧!”刘启叹了一口气说了一句。

    “殿下,臣妾从未做过此事,如果就因为奴婢的一句话就要如此质疑臣妾的话,臣妾万般惶恐!”王娡此时也站出来说话了。

    “本太子也相信你是清白的,但巫蛊之事非同小可,定要查个清清楚楚!”刘启也是没有办法,这个时候如果说事情算了,刘启心里的火也是难消,而且刘启的潜意识里也是想要知道究竟是不是王娡做的这件事。

    “既然殿下执意如此,就请殿下亲自搜查,以示臣妾清白!”王娡跪在地上行礼拜求。

    “死到临头还装无辜!你真是太狠毒了,往日里我视你如亲姐妹一般,谁知你却这样害我!”宛若的声音无比凄楚。

    “殿下可否答应臣妾的请求?”王娡根本没有理会宛若的话,继续看着刘启。

    “本太子就如你所愿亲自搜查,也请众人一同验证!”刘启率先走出了正殿,薄巧慧、程姬、栗姬等人都跟在太子的身后,很快刘启就来到了王娡的寝殿,刘启也是有些时日没有来,进了房间,熟悉的气味和环境让刘启有些心酸。

    几步走到了王娡的卧榻之前,一把先开了卧榻之上的被褥,众人都是屏住了呼吸,期待着结果的出现,宛若的眼睛里已经流出了笑意,撇着嘴看着王娡,王娡紧紧的咬着嘴唇,这是王娡发狠的时候必做的动作,也是冷眼看着宛若,王娡的眼睛一刻都没离开过宛若,但是宛若看了一眼王娡之后就死死的盯着王娡的卧榻。

    没有宛若想象中的行巫蛊之术的东西,而是整齐的放着几个婴儿的肚兜,和一个带有龙形章纹的香囊。刘启的心里先是一惊,然后又是一喜,接下来就是一阵酸楚。惊得是居然真的没有什么巫蛊之术的东西,刘启内心中也是认定了这件事情是王娡做的。喜得是王娡果真没有做出这样的事情。酸楚是因为刘启看到了王娡给孩子做的肚兜,和亲手绣给自己的香囊,龙形章纹断然是绣给自己用的了,刘启看到这些感人的画面,想起自己对王娡的不信任和这几日的冷落,眼眶也有些湿润了。

    所有人都愣住了,大家都认为元香肯定是因为害怕所以出卖了自己的主子,但是当人们在现场什么都没有发现的时候,大家都惊呆了,只有贾夫人含笑不语,当然这个时候没有人会注意到贾夫人,而是都目不转睛的看着王娡的卧榻。

    “殿下,可搜查完了?”王娡柔声问了一句。

    “娡儿……”刘启想说什么可是人这么多刘启也没说出口。

    “臣妾明白!”王娡对着刘启点了点头意思是我并没有怪你,刘启也感觉到心里暖暖的。

    “把那个婢女拉出去杖毙!”刘启一肚子的火全撒在了元香身上,元香此时已经瑟瑟发抖,“救我啊,良娣!”元香跪在那高呼救命,眼睛盯着王娡,大家都不理解为什么这个时候元香还对王娡喊救命,却都没有发现王娡的身后站着的正是宛若。

    “多行不义必自毙,我一向待你不薄,但你却心存歹念诬告我,念在你我主仆一场我只求殿下不祸及你的家人就是了。”王娡怎么可能会再去救元香,差一点将自己害死的人还想着让自己去救,王娡也觉得元香有些可笑。

    

“殿下,可是巫师明明说有人行巫蛊之术,想必定是王良娣知晓了此事,于是将证据毁灭,将那些害人之物藏起来了!”宛若依然是不依不饶,坚信是王娡害了自己。

    “殿下,臣妾一向不喜与人争斗,也不愿意在这宫中争风吃醋,怎么会做出这样大不敬的事情呢?”王娡的眼睛里有含满了泪水。

    “你不要在这假装好人了,如果不是你动的手脚,卧榻之下的布偶怎么会变成了婴儿的肚兜!”宛若有些急了,极力的想指正王娡。

    “殿下,想必这个时候事情已经很清楚了吧?”王娡突然对着众人说了一句,刘启也是有些不明所以。

    “上官宛若,枉我一直当你是好姐妹,元香刚才在正殿之上从未提及过布偶,你又怎知我行巫蛊之术用的是布偶而非其他的东西?”王娡说完话,所有人都仔细的回想着刚刚元香的话,由于当时的气氛很紧张,元香说话的速度也很快,大家也都没有注意元香究竟是不是提及了布偶。

    “你血口喷人,元香明明说看到你将布偶藏于卧榻之下!”宛若也是有些慌了神,但是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只能尽量的蒙混过去了。

    “元香,你刚刚提到布偶两个字了么?”王娡对着元香问了一句。

    “奴婢忘记了,应该是有说过!”元香的声音很小,但是众人依然听得十分清楚。

    “大胆奴才,死到临头还敢妄言!各位回想一下当时的情景是不是这样的。”王娡对着大家说了一句话之后瞪着元香,:“当时你很紧张‘奴婢有事禀报!’这是你说的第一句话。‘上前说话!’这是殿下说的。‘殿下,奴婢有一事不得不说。’这是你说的第二句话,‘但说无妨!’这是殿下说的。‘宫中行巫蛊之术的人正是……王良娣!’这是你说的第三句话,当时是指着我说的。‘你有何证据!’这是殿下说的。‘奴婢几日前看到蔷儿跟王良娣在寝殿之中放下幔帐,奴婢好奇为什么白天的时候放着幔帐,却发现良娣在行巫蛊之术,施术用的东西就在良娣的卧榻之下!殿下这个时候去搜定能有所斩获!’这是你说的最后一句话,其中从未提及过布偶两个字,不知道我说的这些让大家想起来没有?”王娡说话越说越快,越说声音越凌厉,元香和宛若都是脸色惨白,她们也没想到王娡竟然说的一字不差,而且连语气都模仿的十分相似。所有人也都很不理解为什么王娡能一字不差的把当时的对话出说来,但是也都回忆起了刚刚的这个场景,的确没有人提起布偶两个字。

    “拖出去杖毙!”这一次是宛若下的命令。

    “你还有什么话说?”刘启看了元香一眼,问了一句。

    “奴婢无话可说,但求一死!”元香把心一横,不再辩解也不再求饶。

    “拉出去,杖毙,念在王良娣为你求情,不祸及你的家人,来世好好做人吧!:”刘启摆了摆手,元香并没有呼喊直接被永巷令带来的人拖了出去。

    “既然事情已经清楚了,殿下也就不要在生气了。”宛若来到了刘启的身边,正要上前为刘启拍两下胸口疏解疏解胸口的闷气是,刘启一把拨开了宛若的手。

    “刚才的事情我想王良娣也需要一个解释吧?布偶的事情你是怎么知道的,又怎么知道王良娣的卧榻之下是布偶?”宛若以为事情就此完结的确是太天真了,今天这么大的阵仗如果只是揪出来一个元香就了事的话,那太子真的就不配做太子了,刘启生性多疑,城府极深,怎么会不查个清楚。

    “臣妾以为巫蛊之术都是用布偶这些东西,所以才先入为主,以为姐姐的卧榻之下定是布偶。”宛若依然是为自己辩解着,这时候郭震走了进来附在刘启的耳边说了一些什么,刘启点了点头,“既然如此,你就解释下这些东西是怎么回事吧?”刘启怕了拍手,郭震端着一个食案大小的案几上来,上面摆放着一个布偶和几块碎步。

    宛若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奴婢怎么知道这些东西是怎么回事。”东西宛若是认得的,只是自己怎么可能承认这些事情。

    “东西是在你的寝殿里找出来的,碎布是在你每日扔掉的杂物之中找到的,已经让少府的人验看过,碎布跟布偶身上的布是同一批,而这批布在太子宫中只有你叫文月去领过,你还有什么说的?”刘启气的拍案而起,指着宛若大吼。宛若的脸色已经是惨白,不知道说些什么,一时间愣在了当场。刘启的脸色铁青,双眼中喷着怒火,对着宛若怒目而视,空间好像一时间凝固了,没有人说话,甚至连呼吸声都能够听得十分清楚,“奴婢该死!”就在宛若已经几近崩溃的时候,一个声音响起。

凤舞未央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