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正文 第二十一章  入主延寿

    王娡用过了膳之后在榻上休息,本来想出去走走,但是刚刚在未央宫的一幕,让王娡也不愿出去,虽然没有人将这件事情传出去,但是王娡也不愿意这个时候再出去,于是就靠在榻上休息。

    “奴婢参见太子殿下。”蔷儿的声音从外面传来,王娡知道是太子来了忙起身相迎。“臣妾参见太子殿下!”王娡行礼。

    “免礼。”太子摆了摆手之后坐到了榻上,蔷儿很乖巧的将房门关上出去候着了。

    王娡看到太子的脸上似乎有些不悦,坐在那里一直没有说话,“殿下有什么心事么?”王娡问了一句。

    刘启皱了皱眉头拉过王娡一起坐在了榻上,刘启将王娡揽在怀中,但是并没有做一些其他的动作,这也让王娡感觉到事情有点不对。“殿下为何事烦恼?”王娡知道刘启肯定是有些话要说,但是又不知道怎么开口,于是又问了一句。

    “唉!就跟你说了吧,但是此事听过之后也就罢了,我也就是有些话不吐不快!”刘启终于说了一句话。

    “殿下但说无妨,臣妾愚钝,记不住什么事情。”王娡很聪明,听出了刘启话中的意思。

    “今日朝堂上,父皇下诏将文帝十七年更为元年,又赦令天下大庆,允许百姓在民间聚众饮酒。”刘启说到此时的时候眉头紧锁。

    “这是为什么,我朝自高祖起就禁止民间聚众饮酒,为何会有此一举?”王娡也不知道为什么当今圣上会有此举。

    “早些时候父皇得一玉杯,上面刻着‘入主延寿’四个字,不知道父皇在哪里得了一个方士新垣平,说此物是神仙赐予父皇,父皇多年来苦求长生之法,听了之后大喜,封了新垣平为大夫,后又听信新垣平的谄媚之言,改元大庆,于是今日在朝堂之上,父皇便下诏改元,同时赦令天下大庆。我朝刚刚稳定,实在是不宜如此大庆,可是父皇根本不顾臣子们劝阻,一意孤行。”刘启将事情的始末说了出来,说完之后长出了一口气,刘启作为太子对于这件事情是有些怨气的,但是也只有在王娡这里才能够吐露心声。

    “这是什么?”刘启看到了王娡榻上放着的古书,拿了起来。

    “黄老之学,你一届女子怎么也喜好黄老之学么?”刘启看到王娡床上的古书是《黄帝四经》中的一本十分惊讶。

    “臣妾只是闲来无事看看而已,黄老之学强调‘道生法’,主张‘是非有分,以法断之,虚静谨听,以法为符’。臣妾也是看着很有道理,所以才在闲来无事的时候以此打发时间。”王娡过目不忘,自然之道这本书中说的是什么。

    “呵呵,没想到你一届女流竟能有如此的见识,那你说说刚才我说的这件事情有什么办法能够解决,我只怕长此以往,父皇必定被奸人蒙蔽。”刘启看到王娡还是有着几分见识的,于是问了一句。

    “臣妾乃是后宫之人,怎敢妄议朝政。”王娡是知道规矩的,一向谨言慎行的她怎么会犯这样的宫中大忌。

    “此处只有你我二人,但说无妨。”刘启倒是很有兴趣听听自己的爱妾怎么看这件事。

    “臣妾不敢!”王娡始终是缄口不言。

    “那本太子给你讲个故事,故事的内容说的就是我刚才说的事情,你认为这个故事中的事情怎么样发展比较好呢?”刘启看王娡十分守礼,无奈之下只好将此事说成故事。

    “既然是故事那臣妾就陪殿下说上一番,臣妾以为万事要究其根本,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做法并不适用于这件事情,如果大家都只是为了阻止一个错误的决定,那其实并没有什么意义,而是要找到问题的根本所在。那个方士就是根本,他做这些事情必定不会是一个人,很多事情需要借别人的手去做。只要找到了这些人逐个击破,那么方士的谎言自然也就不攻自破,臣妾愚见,让殿下笑话了。”王娡说完话依偎在刘启的怀中。

    “呵呵,说的好,看不出你竟然有如此的见识,倒是本太子先前小看了你,好了,我还有事去做,得空再来看你!”刘启似乎是想起了什么,快步的走了出去,王娡在刘启的身后行礼恭送。

    刘启回来的时候,丞相张苍和廷尉张释之还在劝说着皇帝,想让皇帝收回成命,但是已经昭告天下,怎么能够更改,张苍和张释之无奈,摇着头退出了宣室殿。

    张苍和张释之出了宣室殿走出不远,就看到了迎面走过来的刘启,“拜见太子殿下!”张苍和张释之给刘启行礼。

    

“无须多礼。”刘启拦住了正准备行礼的二人,“我来是跟二位商量些事情的。”刘启拉着两个人走到了一边。

    “太子殿下但说无妨!”张苍回话。

    “今天的事情大家都看到了,父皇苦求长生之术,对方士所言深信不疑,怕只怕日后方士再进谗言,恐怕……”刘启的意思很明显,长此以往必将有损国本。

    “老臣和张廷尉几番劝阻,可是陛下根本听不进去!”张苍有些无奈的说到。

    “此番的事情相必已经是无法挽回了,有件事情需要有人去做,但是我又不方便出面,所以还请劳烦二位。”刘启看到张苍等人也是对此事诸多不满,于是说到。

    “愿闻其详!”张苍回话。

    “方士做此事定不会独自一人,还请二位派人盯着方士,只要找到证据证明此人所言皆诈,到时候父皇自然通晓其中的原委。”刘启说明了自己的意思,然后看着张苍二人。

    “如此甚好,老臣愿担此重任!”张苍行礼。

    “老臣愿在一旁助丞相一臂之力!”张释之行礼。

    “那就有劳二位了,此事万万不可让人知道我置身其中,免得落下勾结朝臣的罪名,到时候怕是咱们都自身难保!”刘启身为太子虽然也经常出入宣室殿参与政事,但是跟朝臣们走的太近势必会引起非议。

    “老臣知晓,臣等这就告退了。”张释之和张苍行礼之后转身走了,刘启笑了笑,已经不像刚刚那样的情绪低落了,剩下的时间就等着张苍和张释之的好消息了,刘启相信在这大汉王朝之内,还没有人做什么事情能够躲过丞相和廷尉的追查。

    刘启赶回了太子宫,本想去王娡的房中用晚膳然后过夜,经过宛若的房间时宛若正在门口浇花,看到了太子之后硬是将刘启请进了自己的房间,宛若准备了十分精致的小菜也温好了酒,似乎知道太子定然会到自己房中一样,刘启也是因为张苍二人愿意跟自己联手对付那个方士而比较开心,于是便跟宛若在案几前推杯换盏。宛若虽然不及王娡貌美,也不及王娡会伺候男人,但是几杯酒下去,刘启就感觉到一股热气自小腹向下面狂涌,当即便将宛若按在了地上,婢女们见状急忙放下幔帐躲了出去。刘启也是感觉到了自己的欲望像潮水一般凶猛,这是以前从未有过的感觉,直到刘启瘫软下来之后,感到十分的疲惫,于是倒在榻上沉沉的睡去。

    宛如看着熟睡的刘启,嘴角边流露出了一抹微笑,脱了衣服之后也是贴在刘启的身边,带着自己甜美的笑容沉沉的睡下。第二天快到午时的时候刘启才从梦中醒来,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睡得这么沉。“殿下睡的可还好?”宛若迈着轻盈的脚步走了进来。

    “睡的很好,很久没有睡过这么久了。”刘启看到宛若也想起了昨夜的激情,那跟王娡带给自己的感觉是两个不同的概念。“殿下用了膳再去忙吧,臣妾已经准备好了。”宛若倒是十分的细心,什么事情都想的十分周到。”嗯。”刘启点了点头,刘启起来之后就好像一直有什么心事,宛若问了几次刘启都没有答话,用过了膳就离开了,宛若满脸微笑的将刘启送出了门口,正好看见王娡在门外赏花,刘启走的匆忙,好像并没有看见王娡,但是宛若却是看见了的。

    “姐姐好兴致啊!”宛若刚刚送走刘启,心里美的跟一朵花一样,莲步轻移来到了王娡的身前。

    “闲来无事打发时间罢了,谈不上什么兴致,倒是妹妹满面春风,定是有什么喜事。”王娡看着花有意无意的说了一句。

    “殿下刚走,妹妹我自然是满面春风的,这女人啊,一旦离开了男人的雨露,很快就会形容枯槁的。姐姐虽然还偶尔能见上殿下一面,就怕日子久了姐姐也难免落得跟其他女人一样的下场。”宛若的话里已经有些弦外之音了,但是王娡并没有在意,依旧是低着头赏花。

    “妹妹现在深受太子殿下宠爱,姐姐看在眼里也是欢喜得很,还是妹妹好福气。”王娡嘴上这么说,但是心里却是阵阵偷笑,这个宛若还不知道自己已经卷入了一个螳螂捕蝉的局,而且还正是那只悲鸣的蝉。

    “姐姐真的欢喜就好,怕只怕姐姐心生妒忌将往日的事情从提,不过想必殿下也是不会怪罪宛若的。”宛若是怕当初槐里客栈的事情被王娡说与太子,虽然以自己现在受宠的程度不会有什么大问题,但是毕竟也会影响自己在太子殿下心中的地位。

    “妹妹无需担心,我既然当初没有说出来,日后断然不会再提起。”王娡知道宛若想的是什么,可是没想到宛若竟然这么沉不住气,刚刚得宠就恨不得立刻让全天下的人都知道。

    “我有什么担心的,姐姐赏花吧,妹妹昨夜陪着殿下很晚才睡,是时候回去歇着了。”宛若打了个招呼就回去了,连行礼都省了。

    “良娣,你看这个上官孺子,太没规矩了!”蔷儿在一边有些看不过眼。

    “什么规矩不规矩的,咱们自己知道规矩就行了,过来陪我赏花。”王娡倒是很高兴宛若这个样子,宛若越是站得高,那王娡在众人心中的地位自然就下来了,这个地位可不是什么好事,而是大家认为应该首先对付谁的依据。
作者有话要说:
本书前些天因为签约的事情没有更新,现在已经签约了,以后绝不会断更,希望大家关注吧!

凤舞未央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