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正文 第五章 之子于归

    臧儿知道了王姝以自己的终身换取药材,为自己和田程远治病的事情之后,也是被女儿的孝心感动,金王孙的家世在方圆几十里还是数一数二的,所以这一门婚事也算得上是嫁入豪门了。王姝十分清楚这次婚姻是一个交易,而自己作为交易的货物没什么开心与不开心,总之都要嫁人,嫁到金家也算不错的选择了,金王孙样貌清秀,看上去倒也不是什么大奸大恶之人。

    金王孙娶妻在方圆几十里是一件大事,应有的礼节一样不少,并没有因为王姝是寒门之女而有任何的省略,王姝是以正妻的身份嫁入金家,这也让臧儿这个母亲心中好过了不少。含着眼泪送走了自己的女儿,“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之子于归,宜其室家。桃之夭夭,有蕡其实。之子于归,宜其家室。桃之夭夭,其叶蓁蓁。之子于归,宜其家人。”臧儿为女儿念过这一首《桃夭》,王姝带着母亲的期望上了花轿,花轿缓缓的向着金王孙的家中前进。

    行了礼之后,按照习俗王姝在洞房之中等待着自己的夫君,盖着红盖头的王姝坐在榻上玩着手指,她并不知道接下来要面对的是什么,但是从小到大多次看到过父亲王仲和母亲一起行房,所以她的心中也没有什么忐忑,只是好像在等待着一个必然会出现的事物,王姝的心是那样的平静,完全不像初经人事的那些少女那样的慌张。

    金王孙娶了方圆几十里之内的第一美女,心中也是十分欢喜,酒宴之上多喝了几杯,走到洞房的时候身形还有些不稳,金王孙尽量的控制着自己的身形,推开门,就看到了正坐在榻上的王姝。

    “呵呵,高兴!多喝了几杯!”金王孙一边含糊不清的说着话,一边走到了王姝身前,拉起王姝的手放在自己的胸前。“你等急了吧?”金王孙一边抚摸着王姝的手,一边将王姝的盖头扯了下来,双眼死死的盯着王姝。

    “没有什么急不急的,夫君想什么时候来自然会来,为妻急不急的也不会影响到夫君。”王姝的内心对这件事情既不抗拒也不期待,就好像人即使是不饿也每天吃饭一样。

    “呵呵,说的好,说的好,娘子不急,为夫可是急的很!”金王孙的语气有些调戏的意味,说完话就将王姝扑到在了榻上,酒精的刺激本来就让金王孙感觉到有些燥热,加上看到了王姝绝美的容颜之后更加的难以把持。

    “夫君等我将灯熄了。”王姝在金王孙的身下挣扎着,想要将房中的红烛熄灭。

    “熄灯做什么,熄了灯我怎么能够看清楚你呢,呵呵。”金王孙的眼睛里突然间迸发出一种兽性的光芒,三两下扯开了王姝的嫁衣,已经露出了粉红色的亵衣,金王孙的双眼似乎快要喷出火来,王姝躺在榻上看到金王孙的眼神也是有些怕,这种眼神像极了自己的父亲王仲在母亲身上肆意妄为的时候那种眼神,金王孙一把扯掉了王姝身上最后的防线,粉红色的亵衣被扔到了地上,王姝凝脂一样的肌肤完全的暴露在空气之中,胸前的两点粉红显得格外夺目。“好!好!”金王孙连说了两个好字就匆匆的上马了,王姝只感觉到一阵刺穿灵魂的痛从*传来,金王孙不是善男信女,也没有怜香惜玉,王姝的眼泪因为疼痛瞬间涌出了美眸。金王孙在烛光下看到王姝因为疼痛的抽搐,不但没有放缓自己的动作,反而更加的激烈了。

    王姝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疼痛,放声的喊了出来,这不能叫做呻吟,只能够叫做嘶喊,但是这却让金王孙无比的兴奋,王姝能够感觉到金王孙在自己体内的部分明显的有了变化,这很明显是金王孙兴奋所致。喝了酒的金王孙十分持久,将近半个时辰之后才发泄出欲望的火焰,血红的双眼渐渐的清明了起来,躺在榻上搂着王姝,一只手还不停的在王姝光滑的脊背上来回摩挲。

    王姝一开始的时候还感觉到无比的疼痛,到后来已经渐渐的变得麻木了起来,当金王孙睡着了的时候,王姝只感觉到*有些刺痛,在烛光之下,王姝看到了一方白绢之上片片落红,这一块证明着自己处子之身的白绢是金家一早就准备好的,大户人家娶亲是必须要有这个的。

    

完全陌生的环境,王姝的新婚之夜在阵阵刺痛之中度过,金王孙并不和家里人住在一起,而且家里的生意也都是金王孙打理,虽然说下人们都叫金王孙为少爷,但是其实是老爷的角色,只不过金王孙的父亲刚刚退下来不久,所以下人们一时间没有改过来而已。

    不和老人住在一起,王姝过得还算惬意,虽然金王孙在房中十分粗野,但是生活上对王姝还是十分呵护的,并没有过多的苛求,而且下人们对王姝也是十分尊重,王姝真正的过上了少奶奶的生活。

    金王孙并不是一个清心寡欲的人,反而对男女之事欲望极强,也经常出入烟花之地,王姝虽然知道但是也不敢多言,毕竟夫为妻纲,王姝为人妻自然明白这个道理。

    王姝嫁到金王孙家的第二年,王姝有孕,这一年王姝十五岁,但是身材高挑,金家长者对王姝肚子里的孩子都十分重视,金王孙再混蛋也不敢在王姝怀孕期间与其行房事,正是这段时间,金王孙认识了一个女人凤兰,凤兰出身于烟花之地,虽然不如王姝貌美,但是对于男女之事尤为精通,金王孙对于凤兰的出身并不介怀,很快便正式纳凤兰为妾。男人娶妾是十分平常的事情,王姝也没有在意,反而因为金王孙不再缠着自己与其行房而感到十分轻松。

    凤兰刚刚进门的时候倒也规矩,对王姝也是十分恭敬,毕竟王姝是以妻的身份进门的,但是凤兰却是以妾的身份进门,身份的高低是有着很大的差距的。

    王姝待产期间金王孙并没有对王姝有任何苛待,凤兰也是对王姝礼让有加,王姝并未觉得有什么异常。只是经常听下人说起金王孙和凤兰晚上搞得动静很大,让下人们有时候都觉得脸热。王姝也曾经侧面的跟凤兰说过此事,但是凤兰不以为然,依然我行我素。

    王姝怀胎十月产下一女金俗,金家见不是男孩儿,对王姝的态度也是急转直下,凤兰跟金王孙每日花天酒地,凤兰本就出身风尘,对男女之事十分精通,王姝生下金俗两个月之后身子已无大碍,金王孙又来到王姝的房中,王姝生下金俗之后身形没有一丝的变化,依然是风采依旧。金王孙在王姝怀孕的这几个月跟凤兰一起尝试了很多新花样,全部让王姝一一的做来,烟花女子做起这些事情自然是不言而喻的,很多王姝想都不敢想过的动作和方式让王姝十分的难以接受,便要反抗,金王孙当即对王姝拳打脚踢一番,而后将王姝按在地上强行的行房,王姝泪如雨下,但是这件事情又无法张扬,只能隐忍。

    此事过后不久,金俗只有四个月大小,金王孙有一晚又喝了不少酒,凤兰居然向金王孙提议三人同榻而眠,一龙二凤更加刺激。金王孙当即便觉得十分新奇,于是立刻出去将王姝叫到了凤兰的房中,王姝虽然不悦,但是不敢反抗,只能是在凤兰的榻上默默忍受,也见识了凤兰在房事上的绝活,真是让人叹为观止。金王孙觉得十分刺激,此后经常让王姝到凤兰房中一同休息,但因王姝总是阴沉着脸,金王孙也时常会暴怒。

    时间长了下人们都知道王姝在金家的低位已经大不如前,要不是法令规定不可以立妾为妻,而王姝又没有犯七出之条,王姝怕是早就在家中没有立足之地,王姝渐渐的在金家变成了一个供金王孙发泄的工具。渐渐的金王孙又纳了两个妾侍,尽管王姝貌美,但是金王孙已经尝过了味道,对王姝也失去了兴趣,几个月都没有碰过王姝一次。王姝不到十六岁就已经为人母,而且又这么快就被丈夫弃在一旁,只能每日与女儿金俗为伴用以打发日子。

    王姝的苦楚只有妹妹王皃姁知晓,王皃姁私下里也曾经和母亲臧儿说过此事,臧儿只能叹姝儿命苦,并不能救女儿于水火之中。王姝在金家的低位急转直下,金王孙有了新欢,而几个妾侍都盯着正妻的位置,恨不得王姝犯下七出之条好让金王孙休了她,所以在金家王姝的日子并不好过,手头也十分拮据,金王孙根本就是想*王姝放弃正妻的位置。所以当田程远再次病倒的时候,作为最大的药商家里的夫人,尽然拿不出一文钱,一剂药来救治自己的家人,王姝也只能愿自己命苦,但是总是要回家看看,金王孙倒是派人用车将王姝送回了家,但是马车没有在这里等而是转身回去了,意思很明显,你王姝要是想回去就只能自己走回去了。

    看着马车的背影,王姝只是叹气,自己的命为什么如此的苦,上天为什么要一次又一次的让不幸降临在自己身上,王姝只想问苍天,“我究竟做错了什么要受到这样的惩罚?”

凤舞未央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