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正文 第二章 无妄之灾

     王仲家里的茅草房十分的潮湿,房子本来就十分的狭小,王仲本打算在原有的房子之上接出一间来,但是又逢灾年,只能先全家人挤在一起。王仲不到三十岁的年纪自然是精力旺盛,所以晚上行房事的时候难免会有声响和颤动,经常会将王姝惊醒。王信为人憨厚,而且睡眠很好,似乎根本就听不到这些声音,王姝年幼,不解为什么父母会有这样的举动,经常瞪着眼睛看着父母。

     臧儿怎么能让孩子看到这些事情,只能是将王仲推下去,哄王姝睡觉,王仲因此十分不满。时隔不久,王仲有一日回家就用木板在地上搭了一个可以睡人的榻,说是可以睡人,就是比住在地上能好一些。王姝因为晚上会打扰王仲的好事而被赶到了地上,连雨天本就潮湿,加上王姝的榻根本就没有像样的被褥,最下面都是用陈年的草铺成,格外的潮湿,孩子的肌肤本就细嫩,这样长时间的睡在这样的地方,王姝的身上开始感觉到发痒。臧儿知道了之后想让王姝回来睡,但是王仲认为这是臧儿拒绝与自己行房事的借口,对臧儿大打出手,而且扬言要将王姝卖去外地,那个时候卖孩子并不是什么新鲜事,臧儿从此再也不敢提让王姝回来睡的事情了。

     王姝睡在地上两个月后,身上已经是奇痒难忍,而且渐渐的开始出现红肿,脸上也有一些红疹。臧儿想要给王姝请一个大夫诊治,王仲听了之后火冒三丈,一个本来就浪费粮食的女儿还要花钱看病,在王仲看来这是一件天理不容的事情,王姝的病一直未能得到诊治,臧儿无奈,只能看着女儿被疾病所扰,后来听村子里传说用草灰跟水搅在一起可以可以止痒,臧儿无奈之下只能用这个方法自己为王姝医治。

     草灰跟水混在一起涂抹在王姝的身上,王姝也感觉到一种说不出的清凉感觉,果真止住了全身的奇痒。五日后王姝感觉身上已经没有痛痒的感觉,于是洗去身上的草灰,但是却发现原本细嫩的肌肤上长了一层硬皮,硬皮是灰黑色的,身上有几处都已经长出了这样的硬皮,而且脸上也有。

     臧儿知道是这种谣传的治疗方法将王姝害成这样,痛哭流涕。王姝年幼,并不知道容貌对于一个女子意味着什么,全身的痛痒消失了之后十分愉快,全然不知自己一生的幸福已经渐渐的离自己远去,这样的容貌将来能不能嫁出去还是一个问题,更不用说嫁得如意郎君了。

     王仲对此事视而不见,王姝全身长出灰黑色的硬皮之后,王仲更加的厌恶这个女儿,从来没有过父女之间的嬉戏。更不用说是花钱给王姝医治了,王姝不知道自己的容貌对于自己的重要,只是感觉到村子里的人都不那么愿意跟自己玩了,那些孩子见到王姝之后都远远的躲开,甚至连话都不愿意跟王姝说一句。

    王姝不知道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回家问自己的母亲。“娘!村子里的孩子都不跟我玩!”充满的童贞的眼神看向自己的母亲。

    臧儿根本不知道如何解释这件事情,只能是以泪洗面,“娘,你怎么哭了,他们不跟我玩我就哄着妹妹玩就是了!”妹妹王皃姁刚刚会说话,臧儿又要下田干活,王姝终日在家照顾妹妹,虽然王姝年幼,但是却将妹妹照顾的很好,至于没有人跟自己玩的事情,这个心思很重的女孩儿再也没有跟自己的母亲提起过,隐忍,似乎是王姝与生俱来的一种能力。

    王姝七岁那年,哥哥王信已经长成一个少年,王信的身上充分体现了父亲的遗传,样貌平平,生性愚钝。王皃姁五岁,跟姐姐同样继承了母亲的貌美,十分乖巧,臧儿每次看到姐妹两个玩耍都会想起自己用草灰和水混合为王姝治病,最终落得一身顽疾的事情,经常是懊悔不已。

     王姝七岁已经十分的懂事,开始帮着母亲料理家务,王仲每日回家依旧同往常一样的作威作福,虽然贫寒,但是王仲的地位在家中却是至高无上的。孩子们都已经长大,行房之时更加的有许多不便,特别是王信已经十岁,对男女之事已经有所察觉。但是王仲丝毫不理会这些,依然是我行我素,而且还故意将声音弄的很大,王姝多次在月光下看到父亲在母亲身上那种恣意妄为,看到父亲那邪恶的表情。

     臧儿本系出身名门,自然感到羞耻难忍,王信年少,也经常目不转睛的盯着王仲和臧儿之间的事情,王仲看到王信如此,也并不过于责骂,这让臧儿更加的羞愤不已。臧儿几次将王仲从身上推下,王仲当即大怒,殴打不止,臧儿再也不敢拒绝,只能是默默忍受着这种变态的折磨。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王仲也是多行不义,必有天报,当年九月,王仲身染伤寒,吃了几服药都不见有所好转,有一日王仲失神之下从山岭上跌落,被同行之人救起送往家中。

    “大夫,我爹怎么样了?”王姝问了大夫一句。

    “难得你这个女儿倒是关心你爹,你爹腿骨折断但并无大碍,倒是所感染的伤寒不好医治,所需药材都要到镇上购买。”大夫有些担忧的说到,大夫知道王仲家中本就贫寒不堪,哪来的钱给王仲医治。

    

“你尽管开药方便是!”王仲好像并不担忧,当即让大夫开了药方,等大夫走后,王仲叫臧儿去院子里的水缸下面挖出一个坛子,坛子里没有任何东西,都是一些十分细碎的银子,但是加起来也是不少。

    “这是我父亲留给我的,这一次看来是不动不行了,你快去抓药吧!”王仲催促着臧儿去抓药,王姝看到父亲拿出了这么多的钱,心中很不是滋味,如果当年自己生病的时候能够有钱治病,就不会落得今天这幅摸样!

    臧儿看到女儿的脸色也知道自己的女儿在想些什么,但是自己已经习惯了听从王仲的命令,即刻便去镇上买回了药方上所开的药材,药材的价格并不便宜,基本上花光了王仲拿出来的钱,臧儿又买了几根猪骨用于给王仲补补身子。

    臧儿回来之后,将猪骨炖在了火上,贫寒之家很少吃肉,只有在元旦的那一天才能买上一点肥膘。而现在距离元旦还有二十几天,自己的家中竟然炖起了猪骨,三个孩子都围在火炉旁闻着猪骨飘出来的香味。

     “姐姐,猪骨好吃么?”王皃姁从未吃过猪骨,于是问身边的姐姐,王皃姁声音十分的甜美,摸样也是十分的可爱。

     “我也没吃过,但是闻着很香,应该很好吃吧。”在懂事也是一个孩子,王姝也是对猪骨有着无限的憧憬和幻想,顿时将刚才心中的不快都忘记了,似乎这一顿猪骨已经可以弥补自己丑陋的容貌了。

     “猪骨好吃,还没有王姝的时候咱们家有一年吃过一次猪骨,虽然我才三岁,但是我记得十分清楚,很好吃。”饭量很大的王信对于吃的记忆十分的深刻,几年前的事情说起来好像是就发生在昨天一样,而且只是看王信的表情也能够想象到猪骨有多么的美味。

     三个孩子终于在火炉边上等到了母亲走过来,端起火炉上的粗陶瓦罐,瓦罐并不是很大,因为猪骨本身也只有四块。臧儿扶着王仲坐在了案几前,将瓦罐放在了王仲的面前,案几上还有一碟咸菜,王仲伸手将粗陶罐子揽到自己身前,自顾自的夹起一块骨头啃了起来,案几是放在席上的,并没有大户人家那样的讲究每人一个食案,而是全家人挤在一张案几上吃饭。骨头的香味弥漫在这个穷苦的家庭里,三个孩子的眼睛直直的盯着王仲手上的那一块骨头,随着王仲的咀嚼不断的调整者自己眼神的角度。

    王仲不发话,臧儿是不敢去拿骨头给孩子们的,王仲看了一眼三个孩子,夹起了一块骨头给了王信,“王信,这买骨头的钱是你爷爷留给我的,一直都没舍得用,这次爹有病才有了这骨头你知道么?”王仲的表情有些得意,臧儿低着头吃着咸菜不敢说话。

     “知道!”王信的嘴里还嚼着一块刚刚从骨头上咬下来的肉,呜呜噜噜的回答了一句,全部的精力都放在了那块骨头上。

     “你是我儿子,也是咱们王家的后代,以后王家还要靠你延续香火,这骨头就分你一块。”吃了肉的王仲情绪有些高涨,看来伤寒一点都没有影响他的胃口。

     臧儿听得明白,王仲的意思就是两个女儿根本不能后继香灯,也自然就不能吃肉,可是两个女儿还是眼巴巴的看着王仲和王信不断咀嚼的嘴,王皃姁的眼睛始终都没有离开过那个还装有两块骨头的粗陶罐子。

     王仲自顾自的大嚼特嚼,很快就将属于自己的三块骨头啃得干干净净,还不时发出几声赞美,“骨头的味道真是不错,比肥膘好吃多了。”说完砸吧砸吧嘴,将陶罐中的骨汤盛了一碗给王信,一边给王信一边逗自己的儿子,“王信,骨头好吃吧?”

     王信接过汤几口就喝了个干净,打了个饱嗝,“好吃!”王信的声音十分的憨厚,尽管平日里跟两个妹妹也很好,但是遇到骨头这样的美味,自然是不能相让的,王信可以把自己的馒头分给妹妹一半,但是绝对不会将自己的骨头分给妹妹,哪怕是骨汤也不会!。

凤舞未央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