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第一卷:花开无声 第2章 坠落的蝴蝶

    她的孩子走了……

    她却哭不出来。

    莫言这时上前,将手中一直拿着的红色盒子打开,拿出了里面一颗白色的丹药,喂进了李珞歆的嘴里,说道:“娘娘,这是九花玉露丸,您身子弱,这个……能护着您的心脉,让您不会太痛。”

    说完,捏了李珞歆的嘴,让已经脆弱得无法拒绝的她吞下了药丸,这才叹了口气,转身出了门。

    李思思站在原地,片刻的呆愣,看着自己的姐姐,她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是一步步的后退,一步步的出了冷宫的门。

    冰冷的风吹来,让她打了个冷颤,冷宫外空无一人,帝桀走了……和以往一样,从来不会为她停留脚步。

    莫言走了,因为他的脚步总是跟随着帝桀的。

    李思思勾唇一笑,带着几分凄凉,“姐姐,我的路,会走得比你更好。”

    一阵风吹过,黑暗中不知道什么时候站立了一个影子,一块黑布蒙着他的眼睛和半张脸,只剩下了一张削薄的唇。

    李思思并没有害怕,她似没有看到他一般,两人擦肩而过时,风中有这么一个声音。

    “皇上不忍杀她,但是……我要她死。”

    声音淡在风里,李思思的笑容带着一丝阴沉,凝在了嘴角,一步步走远,直到她窈窕的身影融入了夜色。

    那个女人创造了太多的奇迹,这一次再不会让她得以翻身……

    那个女人曾经拥有过的辉煌,会有人来取代,那个人,必须是她……

    那个女人对帝桀的爱,也一样会有人取代,那个人,还是她……

    母亲的病,再不需要那个女人的支撑,因为有她。

    那个女人可以做到的,她也一样能做到。

    所以那个女人不需要再存活在这个世界上了。

    天空黑云密布,没有一丝的风,夜黑得让人看不清楚,冷宫的门再次打开,微弱的烛火挣扎了几下,还是被那一股突如其来的冷风吹灭了。

    顿时这个宫殿变得漆黑一片,像是一只会吞噬的人的怪兽,长大了嘴,等待着它的猎物。

    黑衣人感受到床上粗重喘息的她,他走近了,感觉到她缩成一团,躺在那里一动不动。

    黑衣人也不急,坐到了床边,静静的等着。

    他知道她没死,正因为如此,才需要他亲自送她一程。

    不知道等了多久,黑暗中的两人就这么一动不动,然后李珞歆动了,她的声音有些沙哑,却依旧好听,“终于还是来了。”

    黑衣人没有回答,李珞歆强撑着自己的身子,从一摊血迹里坐了起来,黑暗中她什么都看不到,只觉得自己裙子湿了,裤管湿了……

    那一阵彻骨的疼痛过了,亏了莫言的药,她从昏迷中醒了过来,她很虚弱,但是不愿意在敌人面前表现出来,于是她坐了起来。

    纵然她是那么的害怕黑夜,害怕什么都看不见的感觉,可是她在黑暗中咬着唇,腰板挺直。

    “还是药,不过是甜的!”黑衣人的声音很沙哑,很低沉,那是明显的不想让人听出他原本的声音来而变声的结果。

    李珞歆不在意,只是勾着唇,接过了那冰凉的瓷瓶,笑道:“还是个温柔的刺客呢,想必,也不会痛苦吧?”

    黑衣人没有回答,他不回答代表了默认。

    “人来到这个世界上,反正也没打算活着回去。”李珞歆说着,喝了瓷瓶里的药。

    毒药,真的是甜的。

    她笑了,黑暗中没人会看得见。

    黑衣人一动不动,坐着。

    李珞歆也一动不动,真的不痛苦,只是觉得原本就虚弱的身子,越发的疲倦了。

    她会一睡不醒……

    于是她轻声道:“带我出宫好吗?”

    黑衣人在黑暗中有些讶异的转头,他看不到她,可是他还是转头了,听她继续道:“反正我也要死了,但我不想死也被困在这里,我想,我死了,该是自由了吧?”

    “你凭什么认为我会答应?”黑衣人的声音沙哑没有情绪,可是越没有情绪,越让人觉得恐惧。

    

“因为我觉得你是一个温柔的刺客。”李珞歆习惯性的笑了起来,似乎这个笑话是她用来取悦她自己的。

    “你认识我?”警惕的提问,握住了袖子里的匕首,若她有一点点的怀疑他的身份,就要命丧当场!

    “不认识,只是一种直觉。”李珞歆摇了摇头。

    能用甜的,没有一丝痛苦的毒药来杀害她的……算是温柔的仇人吧,毕竟很多人希望她死无全尸,挫骨扬灰。

    她知道她逃不过也没有退路,她爬得太高,又失去了依附,摔下来了,就是粉身碎骨。

    黑衣人再不说话,收回了匕首,因为就算他不动手,她也要死了。

    李珞歆有些撑不住身子的疲惫感,又说了一次,“带我出宫。”

    再不是提问,也不是哀求,更不是命令,只是一个平淡的要求。

    “带我出宫。”不厌其烦的,李珞歆重复着。

    黑衣人在黑夜中抿着唇,想起曾经听到过她的笑声,清脆欢快,纯粹温柔得像风一般怡人。

    想起她问他,“你听过花开的声音吗?”

    他的耳力很好,比任何人都好,可是没有听到过花开的声音。那时她还‘咯咯’的笑,“我听到过,那是很温柔的声音,会让人幸福。”

    或许再没有人会跟他开这种玩笑了,而她永远也不会知道他是谁。

    “带我出宫。”李珞歆一直重复着,打断了他的思路。

    最终,他还是背起了她虚弱的身子,她轻得似一阵风一般,似乎没有一点重量。

    李珞歆闭着眼睛,伏在黑衣人宽阔的背上,风在耳边擦过,吹在她的脸上,让她的青丝在身后飞舞。

    她的白衣白衫,像黑夜中翩然飞舞的蝴蝶,划过皇宫的上空……带着决裂的气息,奔向了天边的一丝晨曦。

    黑衣人不知道她要去哪,于是把她在空无一人的大街上放了下来。

    天空已然开始泛白,但是街上空无一人,大家都还在凌晨的酣睡当中,李珞歆睁开了眼睛,看到了这片她阔别已久的天地。

    她笑了,清清淡淡,似梨花浅浅。

    一步步的走向城墙,她的裙摆,几乎被鲜血染透了,她自己也很奇怪,为什么她还有力气走动。

    可是心里就是有那么一股力量支持着她,她想看看京城外的天地……想看看,她这一生也无法跨越的距离……

    带血的脚印,从街边一直到了城墙,一路的血迹滴落,她不在意,也感受不到。她很累,可是却不愿意放弃。

    二十三年,她没有踏出过京城一步……终于在人生的末路时,她自由了吗?

    黑衣人就跟在她身后不远处,一步步随着她走向了城墙。

    登上城墙,李珞歆觉得……眼前是一篇开阔的世界。远处的天和青山交接处,泛起了一丝晨曦,温暖的橘黄色,照亮了墨蓝色的天边……

    “好美的日出。”李珞歆苍白的嘴角干裂了,她说话时城墙下的护城河河水流动着,发出悦耳的伴奏。

    她转身,看着全身被黑色笼罩的黑衣人,光线并不强,她的虚弱导致她的眼前有些黑,她看不清楚他,也不可能看清楚。

    他连眼睛都是蒙着的,他说:“下辈子,记得为自己而活。”

    她的毒发了,她再没有时间,也再看不到太阳升起。

    李珞歆弯唇笑了,“谢谢你。”

    话音未落,李珞歆已从城墙上向后倒去……像是一片飘落的树叶,轻柔的下落;像是一只染血的白色蝴蝶,在晨曦中渐渐模糊。

    她累了,她笑着,真的累了。往事如烟云一般在她眼前划过。

    她用七夜的欢宠,编织了一张密密麻麻的网……而落网的到底是帝桀,还是她自己?

    为自己而活吗?如果她真的为自己而活了,结局会是什么?

    可是世界上没有如果,时间不会倒流,她也从不后悔今生。

    她听到了水花的声音,冰凉的水将她包围,她累了……闭上了眼……任由自己沦落……

    没有如果,因为有如果的话,她不会那么的恨,有如果的话,她不会那么的绝望,不会那么痛苦……

    那年,在灿烂的桃花林中,他向她伸出手的那一刻……就再没有如果……
作者有话要说:
殿下的新文,请大家多多支持
另《弃妃难宠》已完结,没看过的亲不可错过哦!
可以在网站内搜索,也可以直接点击右边的本作者其他作品那里。
简介:攻男攻其心,攻女攻其身。红罗帐内,暗香浮动。他精硕的身躯欺身而下,抬手抹去她眼中一滴清泪, “取悦我,今夜,你的表现,决定他的生死!”  他说爱她,于是囚禁她,胁迫她甚至不惜折断她的傲骨。“我什么都可以给你,荣华富贵,江山天下,一生一世一双人,可你却再也不给我机会!”他也说爱她,却一次次的利用她,甚至将她拱手让人。 “和你在一起,需要下地狱么?那么,我去。”他说不爱她,却为她甘愿放弃一切,宁负天下,宁下地狱,誓死相随。爱,是成全,是禁锢,还是……放手?当爱情与抉择狭路相逢,谁胜谁负?

替身为妃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